逃离

    她没有吓到,在脸被仰于他眼前的前一瞬,她吞下了眼眶里氤氲的水气,面目平静的呈现在他眼下

    那窗外斜阳的余辉打在她脸上,也不能让她苍白的脸显出些儿亮色。

    “把眼抬起来,看着朕。”他道,目光定格在她那几乎闭瞌的眼睫上。

    她眼睫丝毫未动,目光仍是低低的看着右下方书架的一角。

    “把眼抬起来!”他又道,掐着她下颌的手加重了力度汊。

    当他以为她会如之前那样倔强的时候,她却缓缓抬起了眸,目光淡凉的看着他。

    迎视着这目光,那当中心如死灰一样的凉静,让他心像被沉重的车轱辘辗过一样,研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并不是想让她难堪,更不是想对她再残忍,他只是只是想她难过的时候他知道,知道她难过的样子也让她知道他知道

    他隐忍着心里的折磨,势利的目光扫视着她的眼眶,深而沉,她眉眼如画的双目那样坚忍的藏着泪光,呈现着淡凉她刚不只只听了他的疯狂,还听了他说的话,那些残忍打击的话朕

    他眸没有错过她口下发抖的藏在大袖里的手,他另一手一把抓起她的手,只见那紧紧握着的拳几近僵硬了,冰凉得没有温度,那五指卷曲得像是用力掰也掰不直,四指的指甲插进了掌心的皮里,半凝着血迹

    他触目惊心!她该是有多么的痛?!!!他抓着她拳的手也用力了,心里的难受不觉发在了指上

    “臣妾告退!”她快要忍不住那要缺堤而出的泪水了,语气坚决与冷凉,长睫加快了眨动,努力缓住眼眶里的水气。

    他看着她极力掩饰的眨动眼睫,那眼里的氤氲之气进了他眸,他心蹙得眉也蹙了,他竟没有勇气看她落泪他以为,他可以知道她的难过的,可以用他的知道来减去一点她的难受,岂知他心却没有这么强大

    他一把松开她的手与下颌,侧退一步,两眸不能再看她一眼。

    辛掬汐如释重负,一瞬不耽,直着一国之后的腰“正常”迈步走过他的边。她何尝不想狂奔而逃,然而,她没有这样做的理由,他并不是偷,并不是做了对不起她这个皇后的事,他只是只是到浓时,疯狂的要了他心的女人而已而已

    “妹妹妹妹参见姐姐”好死不死的,衣衫不整的裴青妤见到她走出书架,露着那双玉肩行礼道,嘴角几近张狂的勾扬。

    辛掬汐脚步一顿,这行礼场面,这一声“姐姐”,无疑是如一支利箭一样,迎插进了她的心脏!她目不斜视,强撑着常态,淡凉的道:“起来。”便大迈步走向门,那她一直想走去的地方

    “小姐怎么了?”寄月看着走上前来的她脸色难看得不得了,问,紧紧跟随着她走去。

    司城子鸾紧握着拳,龙颜难看,叫道:“来人!”语气吓人。

    看管藏书阁的官员马上远远的趋上前来,也不敢走得太前,应:“皇上有何吩咐?”诚惶诚恐,稍机灵点的人都知道气氛不对。

    “把藏书阁封了!以后谁也不许进!”司城子鸾道。

    官员愕了愕,忙应道:“是,皇上。”

    便摔袖转走向外。

    “皇上”裴青妤颤颤的叫住他,两眼满是不可思议与楚楚犹怜。

    他一下顿住脚,转头看到她眼里凝着哀伤的目光,似是在说“你竟然把臣妾忘在这里了?”,他一阵愧歉,又责怪起自己来,轻轻的道:“我们回去吧。”

    “嗯。”她低低的应,心里不满他的这等反应。不过,她的目的已达到,也就不在意了。

    一出了藏书阁的门,辛掬汐就快步如飞,尽管泪水硬要夺眶而出,她就是快速的眨着眼睛,不让它们流下来。

    是的。它们不能流下来。它们甚至连涌上来也是没有理由,没有资格的!她脚下的裙袂焦急的跟着她的脚步,跟地面拖曳出窸窸的声响。但她的脚步仍是越来越快,仿佛这样心里的难受就可以被迎面而来的夏风冲走了一样

    她完全听不到后寄月焦急的叫喊,脑里一片混沌,见路就走,渐渐竟小跑了起来,那两旁的宽袍大袖在迎风的流动下漂扬起来,拖出她失乱的

    两旁的宫墙在她的快步下后退,她深深呼吸着,不停的对自己说:

    忍一忍就好,忍一忍就过去了就过去了她又不是第一次撞到他俩**了,早就灵犀公主府里她就遇过一次那次还不只是耳听,还声色并茂

    所以,没什么的,没什么的他只是与他心的女子欢,这与她无关,与她无关!她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各种的劝慰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逾越了,是她最近脑子发,忘了自己的本份,忘了之前调整好了的心态对,是这样的!是她的错,是她的不该,她不该出自己的宫,不该因他的“所好”而喜悦,不该给他抹紫萱胶,更不该给他送去

    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是她的不该!还有,她活该!!

    就如现在!她不该难过,她应该心平气静的回承恩去,做她平时要做的事,而不是在这里失仪的胡走她走进一道单门开着的宫门,终于停了下来,背靠在门后轻喘着气,努力的调整着呼吸与心跳

    后的寄月早已被她抛离了,在第一个三叉路后,她就没有跟上。她从没见过自己的小姐跑这么快,而且怎么叫也叫不住,心里一急,脚下便摔了一跤,忍痛爬起来后,前面便不见了辛掬汐的影。她慌急了,一时不知往哪个方向寻去,急之下只能凭直觉挑了左边的路找去

    缓过气息,她才知道自己进了一个宇的院子。这院子安静得很,也荒凉得很,一丝儿人的气息也没有,在落最后的余辉掩映下,更显得静谧

    然她不觉得沉,反而很喜欢这清静。她一步步穿过寥落的院子,轻轻推开门,扑鼻就是一股物体久未见阳光的气味。借着朦胧的暮色,她能看见宽大的室里陈设清雅,想必是女子住的。

    虽有股陈旧的味道,但整个室都很干净,没什么尘埃。她觉得奇了,难道这里平时都有人来打扫的?才几步的时间,暮色便四合,这黄昏还真是沉得快。慢慢习惯了漆黑,她走到紧闭的一扇窗子前,打开了它,从这向外望去,能看到院子里的石桌与石凳,桌凳不远的一旁,还有个秋千,只是那本应种着花草的花圃里早已满目枯败

    忽的,她听到后似是有些声响,子不觉感到有些冷,转看去,一个影不知何时站在了她后,她吓得抽了一口冷气,斥声问道:“谁?”窗子外微弱的天光照不到他站的位置,她看不清晰他的脸。

    只见那影稍稍欠了,道“奴才以前是这个里的内监,现在偶尔也会回来走走,或打扫打扫”微垂着头的司城子隼一眼便猜出了她是谁,鸷的双眸散发着难以捉摸的光芒,比这宇的荒寂隐沉还要寒悚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