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看了一午的床欲!

    “真的吗?”她心满意足,手缓缓撩开上的外袍,露出了里面剔透的金色纱衣,那双硕峰在窗外阳光的映照下清晰招摇,峰顶上的两颗嫩红,更是穿透

    他看着她羞涩的两臂一垂,外袍自她肘处滑落地上,全露出了内里的金色纱透连裙裳,在太阳光辉下闪闪生辉,而裙裳内,全上下已无一物

    催药的效力在他体内已发挥得淋漓尽致,任凭谁也无法控制得住它张狂,何况是在自己的随时可以要的女子面前?

    她在他的注目下慢慢解开腰侧的裙带,打开衣襟,并掀落了这唯一阻隔,使光//体暴/露他的眼前,任凭阳光洒照在上面,挑撩着他的燥动

    “臣妾今生能遇到皇上,真是好”她仰起脸,微微拱迎起上,凝视着他,“臣妾真有福气,能得到皇上专心如一的,是吗?”她温柔的抚上他脸,问汊。

    他没有回答,看着幸福的她,在体内燥动汹涌下,一下吻上她唇,狂妄啃吻着,双手恣意侵抚着她妖娆的双峰,他喘促的气息弥散开来,漫进了书架后辛掬汐的耳里,冲击着她的耳膜,轰轰的痛

    “嗯”裴青妤的呻吟声更是张狂,声声叠叠的溶和在他的喘息声里,淹没了辛掬汐的两耳,她难受得失措,低着首垂眸看着地上,紧紧抵在腹前的袖里交握的十指加重了力度。

    裴青妤享受着司城子鸾的唇自她颈脖而下,开垦向她峰尖的愉悦,喘促的呻吟着,唯恐辛掬汐听不见一样,媚的眉眼目光得意的斜斜看着缝隙那边一动不敢动僵直的影,嘴角满足的扬着,“啊子鸾,我要”那条雪白柔软的腿便轻易的伸搁到他肩上,拉开了城口朕

    司城子鸾惊讶体内的异样动之余,又无法歇止,喉间一声低吟,一下捅进她的城,狂狠的动!

    “啊!子鸾”她极尽承欢的叫。

    他的那一声低吟冲进辛掬汐的耳里,击得她灰飞烟灭,并随着他声声高频的动之声,那灰烬也冲散没了

    裴青妤在他的冲撞下欢愉妖娆,知道他被催药的效力控了,心里极是得意,蛇般的体极尽所能的发着它

    他一把将她翻转来,压在书架上,双手持握着她腰胯,从后狂侵!

    “啊”裴青妤双手扶着厚重的书架,极尽可能的翘着圆,迎合他的冲撞

    辛掬汐的心像是被铁丝一圈一圈的紧紧缠扎上,再高高扯吊在空中一样,使得她痛至快要窒息了!紧紧盯在地上的目光,焦距以外,还是从细小的缝隙处映入了他光/结实的腰股强猛的摆动

    若是可以弄出声响,她一定会从这二楼高的窗子跳下去,逃离这里,哪怕会跌得粉碎骨,她也愿意,逃离这里逃离这令人窒息的喘息声,叫吟声,撞声

    而书架那边的喧狂声似乎不愿意体谅她,更是肆意的传来。不知是多久以后,是两俱体滚到地上的声音她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紧紧的,紧紧的,掐握着十指

    地上,裴青妤大大的张着腿,任由司城子鸾发泄着那强劲的药力,她一举两得的享受着,不管书架后面的辛掬汐了,集中心思被冲与烈迎合,他还从没服过催药来要她的,她可要好好把握和享受

    他的喘促声越来越急,脑海里不时飙现的明净的脸让他很是气怒,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看着下几近虚脱的心女子的脸,不让“她”有机可乘!

    他借着体内排山倒海的浪,疯狂施于裴青妤上,算是对她的愧疚,也是对自己的提醒。他变换着各种的体位,肆意的侵要着她,让她吟叫连连

    那样激狂,又那样残忍的,窗外的光渐渐向斜,那欢愉仍没完没了,辛掬汐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坐到地上的,早已不会动的她只两定定的看着地面。

    那边的粗喘仍旧传来,“子鸾”裴青妤骑坐在他的上,腿间边收纳着他的顶撞,边将雪峰喂在他嘴里,脸上又忧虑哀伤起来,“你真的只我一个吗?真的绝不会碰她吗?”她似乎还嫌事不够残忍,引导着他说出打击她的话。

    他再无力纠结,闭上眼,斩钉截铁的从齿缝里摒出话语:“真的!朕只你一个!朕绝不会碰她!”说着,双手束着她腰,疯狂的顶似乎藉此来撇开心里的矛盾与违心后的内疚

    “啊——”她的吟叫声被他的狂狠力度冲得细碎,前的硕峰高频的上下抖动着

    终于,一切归于清静——

    裴青妤心满意足的伏在他上歇息,而他,两眼茫茫的看着顶,无助于心内的苦闷、纠结、愧疚、矛盾、还有.难过

    裴青妤还想黏腻在他上,他坐起,穿上衣裳,道:“落快西山了,回去吧。”

    “嗯。”她倒是乖顺的应。慢慢的整理衣衫。

    “小姐”一声寻找的叫声响起,“小姐你在哪呢?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宫?”是寄月声音,自门处一排排的寻来。

    司城子鸾一惊,脸色大白,想到了什么似的,霍的一下冲到书架后!那一刻,他心震动得两耳听不见了四周一丝的声音,所有的感官,只有她静静的,静静的,静静的低首坐在书架角落下

    那一堆铺地的裳袍中,她的子那样的直,那样的僵

    他的心被重物撞着,撞着,撞着不停的撞着

    却见她在衣袂窸窣声中慢慢的站起,又慢慢的重新跪下行礼,“臣妾参见皇上。”那标准的度垂脸更低了,低得他只能看到她前额的发,以及那一丁点的鼻尖,可已只够让他知晓她脸色有多苍白!

    他震愕极了她表面的平静,她的声音那样平,那样淡,又那样凉

    不等他言语,辛掬汐努力维持着子的平稳,声线的正常,道:“臣妾告退。”便站起要走,她只想尽快逃离这里,有多快就多快!

    他却站在那儿不动,挡着她的去路。

    她便立在那儿再说了句:“臣妾告退。”声音凉如水。

    “把头抬起来。”他却道,眸光紧紧的落在她脸的方位。他想知道,在此听了一下午他与裴青妤的激狂,她会是怎样的脸色?她会有多难过?!他心又揪紧,眉宇蹙得不能再蹙了。

    她却不动,依旧低着头,吞咽着那难受的不该有的酸泪。

    “把头抬起来!”他不死心,语气重了。

    她仍是倔强的不动,大袖里的交握着的十指深深掐进皮里。他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为难她?看她的难堪?!

    “皇后要抗旨?把头抬起来!”他又道。

    在后面停住脚步的寄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愣在那儿不敢动。

    辛掬汐还是不动,心里难受极了。

    他不知怎的就恼了,虎口一下捏住她的下颌,将她脸仰于眼前。

    她没有吓到,在脸被仰于他眼前的前一瞬,她吞下了眼眶里氤氲的水气,面目平静的呈现在他眼下

    新年好!新的一年,送上色色的虐哈!呵呵,希望你们喜欢,继续支持篱儿啊!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负岁的郡主》:(已完结)

    《何必生在帝王家:公主三嫁》: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