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个“吻”就赏了一巴掌?

    “是,是……”寄月忙点头,向承恩跑去了。本以为在皇宫里不会有猴子出现的,幸亏她们还是以防万一备了药。

    给她喂了一粒药丸,司城子隼道:“要把她抱回承恩,那样方便医治,也有利她的休息。”幸亏他听说了她在这里跟皇兄他们碰上,怕她被吃亏赶来看看,岂知她竟吃了这样一个大“亏”!万幸他来了,不然……他真暗暗捏了一把汗。

    正要将她抱起,一直蹙着眉脸色严沉的司城子鸾道:“朕来。”便上前将她抱起,往承恩去。众人也跟去了,有紧张担心的,有看闹的,有幸灾乐祸的……

    她的子没有一点度,冰凉自那夏式稍微轻薄的凤袍透到他掌上,且能感到丝丝冷汗濡渗的湿。她额际湿漉的脸微仰的靠在他右膛上,苍白如腊,就连唇也白得分不清晰了,死寂一般抿着。

    快步将她抱进承恩放到上,寄月已熬好了药,正一边用嘴吹呵着一边走进来,坐到边一勺一勺的喂到辛掬汐的嘴里,那握勺的手不住的不停颤抖,想起小姐第一次这样的形,她心还有余悸汊。

    司城子鸾看她惊惧成这样,忍耐着等她喂完了,问:“怎么会这样?皇后一向有这个病?”

    “回皇上,不是的,小……皇后以前不怕猴子的……”寄月垂垂泪,“但自从小姐从棺材里出来后,就这样了……”寄月难过得很,“她‘死’后醒来,就说她在地下漆黑密封的棺材里时总觉得有只猴子在盯着她,然后在她上爬啊爬的,而她又动不了,喊不了,连眼睛也睁不开,说那感觉可怕极了……”

    司城子鸾心一紧,手指不觉收抓了一下。任谁被这样埋在地下里,就算没有猴子,也会恐惧的……她那时应该多惧怕啊朕!

    “原来,虽然她‘死’了,但还能感知到周围的事物的……想着就可怕……”寄月继续说,“本来以为这也只是一时的恐惧而已,岂知有一天我俩到屋后拾柴枝的时候,遇到了一只猴子,小姐当时一下子就像今天这样了,奴婢害怕得不得了,根本不知道怎么了,幸亏皓王碰巧来……”她抬眼看了看上脸色依然苍白的主人,担心的道:“那次,那猴子还是离得较远的,蹲在那儿看了她一会就走了的……这次,距离这么近,还扑到了她上……不知会怎样呢?”声音又颤抖起来。

    司城子鸾听着,心里一紧一紧的抽缩着,她堂堂的宰相之女,太子妃,要去拾柴枝?可知她那里的生活多贫苦啊!

    “都是绿雀不好,”绿雀道,内疚得像快要哭了,“绿雀不知道皇嫂有这个况……”

    裴青妤忙上前温和的安慰道:“别责怪自己,不知者不罪。姐姐会好起来的。”

    绿雀感激的看着她,轻点了下头。

    司城子鸾道:“三弟,你出来一下。”

    司城子隼便跟着他到了外的窗前。

    司城子鸾问:“皇后这病症具体是怎么样的?”

    司城子隼道:“她只要见到猴子,就会像刚才那样,呼吸困难,心跳紊乱,甚至血脉倒流,晕厥,严重的还会停止心跳……”他一脸沉重,“以后务必不能让她见到猴子!”

    他竟直呼他的皇嫂为“她”了。司城子鸾为她的病紧蹙着眉,同时也没有忽略司城子隼的紧张与对她称呼的变化。

    司城子隼却抬起责备与审视的眸光看向他,道:“以皇兄的手,这么近的距离,怎么就没能阻止事发生?让猴子扑到了她的上,抓伤了她的脖子?”

    司城子鸾有口难言。心里确实也在悔疚。

    “若是皇兄保护不了她,又或是不想保护她,那请把她……”司城子隼见他不解释的态度,大胆的提到。

    然还没说完,寄月面色大白的惊慌跑出,“皓王!小姐她……她没有了呼吸了……”哭着,全颤抖。

    “什么?!”两人脸色大惊,司城子隼风一样冲了进去。

    “呜呜……”寄月擦着泪,紧跟着。

    一旁的绿雀也吓得要哭了,“怎么办?怎么办?皇嫂不要死啊,呜呜……”

    裴青妤不觉也诧愕了,怎么连体也这么不堪一击?

    坐到边,司城子隼试了辛掬汐的鼻息,把了她的脉膊,“没有脉膊,没有呼吸,心跳也没有了……”他脸都青白了,“必须马上给她吹气,这样尚还有一丝机会……”说着就俯向她,准备嘴对嘴吹气。

    旁边的司城子鸾臂一拦,道:“朕来!”

    裴青妤冷眉不悦的蹙了蹙,但没有出声阻拦,也不好阻拦。

    司城子隼不得不让开,让他坐到了边。他看着她腊白的脸,想起了数年前似曾相识的画面,他心惊了……

    他俯凑近她脸,不知怎的,心竟有些莫名的悸动!他压忍下去,唇覆在了她唇上。她冰凉的唇柔软细滑,清净好闻……

    他再次压下那令他心怦的涌动,致力给她做人工吹气急救,孜孜不倦……少年时,以防万一,他们就学过自救与救人的方法,他知道这种况,有可能要花上半个时辰,若半个时辰后也没有恢复呼吸,那就真没救了……

    想到这,他心不觉暗颤,动作更加给力了。

    室里很是安静,都在担惊的等待着。寄月用手背紧抵在嘴上,死死不让哭声发出来,怕得脑袋直发胀,轰轰的响。

    不知过了多久,恢复气息的辛掬汐虚弱的睁开眼,便见一张人脸那样近的凑在自己脸上,唇被他轻薄着,她一惊一怒,用尽了全力双掌将他推开,并连带给了那张脸一巴掌,“啪”的那样响……

    司城子鸾只感左脸一阵刺辣,转眸看向她,目光有丝儿错愕,有丝儿放松,又有丝儿冷肃……

    虚弱撑坐着的辛掬汐看清了脸的主人,更是惊愕,脸色唰的又变了,她……打了当今的皇上?!她……袭君?!!

    众人更是惊愕得都忤住了。

    “看来皇后没事了,巴掌扇得这么有力!”司城子鸾冷凛道,心里却是不愠怒的。

    本还在不确定中的她一听,目光一下离散,子一软一仰,又晕了过去。

    司城子鸾马上一个伸臂将她搂进怀里,“皇后?”扭头看向司城子隼,“快看看她怎么样了。”

    司城子隼靠前,试了试气息和脉膊,松道:“没事,大概是过于虚弱和吓着了。”

    打了他有这么怕得晕了的么?司城子鸾这才放下心,轻轻将她放到枕上,盖上被子,站起道:“此事不要惊扰皇祖母跟母后。”又道:“来人,把绿雀那绿猴给宰了!”

    练承书上前跪应:“是,皇上。”

    绿雀虽然很是喜那猴子的,但也不敢不愿意了。

    “以后,朕不想再在宫里见到猴子!”他又道。

    “是,皇上。”练承书又应,便下去办了。

    “皇嫂现在况稳下来了,我们都回去吧,让她好好休息。”司城子隼道。

    众人便起步出去了。

    心脏大起大落的寄月马上坐到边,守着她的小姐,生怕一不为意,她又没了呼吸了。

    风华里,案上摆着做工精致的药瓶。裴青妤坐在司城子鸾边给他上药。

    “姐姐出手还真是重的。”她一边给他脸上的指痕抹药,一边道。

    司城子鸾脸色却不是怎么好看,没接她的话,反语气稍厉的问道:“刚才你为什么拉着朕?”就因为那短短的半瞬,就错过了扫落绿猴的时机。

    裴青妤手顿了顿,随即垂下头来,楚楚道:“臣妾是怕那绿猴伤了龙体,所以本能的……”声音很是委屈。

    “以朕的武功,它能伤得了朕吗?”他问。

    “当时急,臣妾哪还能想到这些?”她一脸难过,“臣妾只想皇上不要受伤……姐姐弄成这样,臣妾也很担心难过……”头垂得更低了,楚楚哭的样子。

    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