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的独享

    她承欢在两个男子间,沉溺又得意。

    *******************************

    窗外夜色浓郁。

    屋里,案几前的司城子鸾神肃煞,灯火摇曳着他的脸,深沉莫测。

    “太子,万事已俱备,随时可以行动。”案前欠立着的青年仆从报。

    “好。”司城子鸾目光冷凛。遂摊开纸,执笔写了一封密函,折封好,交给青年仆从,道:“五百里加急,送回京城。”

    “是。”青年仆从接过。

    “另外,通知老师马上收拾好一切,我们连夜回京。”又道。

    “是!”

    罕有的,他竟一夜没来。从那夜后,这是他第一次让她“独守空房”。

    她梳洗完毕,温柔得体的走向他的房间。

    推门进屋,没有他的影。她脸上有些愕然。又见屋里平时放着的他的物品也没有了,她更是疑惑不解。

    眼角余光瞥见案上摆着一封信,信上压了一平安扣流苏腰挂。她上前拾起拆开,一看,只有六字:一月后回,等我。

    他走了。

    一月回。

    可回或不回,谁能知道呢?

    虽说她信心十足,不过心仍是不觉有丝儿忧虑。

    秘密的大里,池水氤氲。

    司城子隼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勾起裴青妤的下巴,“人走了大半天了,不想他吗?”

    她目光挑/逗的看着他笑,“现在还不想。”

    他冷笑,体贴近她,她高酥软的双峰顶得他阵阵潮,“你就不怕他回去就忘了你,不回河陵县了?你知道一个男子玩弄一个女子,那是何等平常的事。何况,他是太子。”

    她举着杯,勾唇一笑,“不会,他会回来的。”

    “哦?这么肯定?”他将杯里的酒饮尽。

    “当然!从他进到我体里的感觉我就知道了。”她唇特意前迎,挑衅道。

    他眼角凛了凛,一下掐住她下颌,猎上她唇,将酒灌进她嘴里。另一手一把扔掉酒杯,直袭她的高峰!

    “啊……”她在他嘴里叫,嘴角酒液源源溢出。

    “那我呢?”许久,他松开她唇。

    “总有一天,你会上我的。”她道,推开他,转双手交叠伏在池边上。

    他贴上前去拥住她水里的纤腰,唇在她耳鬓厮磨,“那这个月,你就是我的了!”说着,两手已握持住她浑圆的,毫不留余力的从后直捣了进去!

    篱儿回来了!新文《帝术,皇上请入坑!》驾到,亲们多多支持哦~o(n_n)o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__*)嘻嘻……

    每天收藏满30加更哦~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