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心却牵着她!

    “你的郎在前院生死未卜,而你却在这里,真是痛快!”他狂狠攻侵着她大敞的城口,嘴角轻蔑得意,肆意加剧动作。

    “嗯……”从昨夜至现在,她无穷无尽的承受两个男子的侵要,疲弱至极,瘫弱无骨的软体任凭他蹂躏侵撞。

    腿间的狠辣,搅和着体内的阵阵潮痉/挛,让她又又恨……

    他一下掐住她下巴,看着早已被他侵要得虚迷的她,问:“你不担心他的生死?!”

    “不担心……”她两眼迷乱看着他,字名隐约从塞布后传出。

    “很好!体是给他了,内心却是很坚定啊!”他满意的道,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我接下来好好奖励你!”说罢,一把将她反过持住她的翘,疾狂起来。

    “嗯!”她蹙眉承欢着……

    一个时辰后,司城子鸾屋里的慌乱平静了。忙碌的丫鬟们也退出了屋。

    “幸亏你们带有上好的药,不然难说啊…..”大夫擦拭着手上的血迹,说。额上的汗水都没来得及擦。

    “有劳大夫了。”中年仆从掏出一银锭递上。

    “谢谢大人。”大夫接过,满脸笑容谢道。

    “大夫慢走。”

    “好,好。”大夫收拾了医箱,走出了门。

    躺在上的司城子鸾因大量失血而脸色腊白,前包扎的纱布渗出血色,“我看见她被人抓去了,你去打听一下。”向青年仆从吩咐道。

    见他迟疑不动,又道:“这里有少傅在,我没事的。”

    青年仆从才带着不愿领命出去。

    司城子鸾这才安心的闭上眼休息。

    门外的裴以盛小心走进来,颤颤问:“少傅大人,太子……怎么样了?”眼睛向上窥看。

    中年仆从转过,道:“让裴大人心了,太子无恙。”

    “哦!”裴以盛大大松了一口气,拭去额上的汗,“那就好!那就好!太子乃龙之贵子,必是吉人天相。”

    “只是需好好休养,得在府上打扰一月半月了……”中年仆从道。语气听着客气,却更像命令。

    “少傅言之过重了,别说一月半月,就是一年半年也不打扰。这是本官的荣幸。”裴以盛躬道。

    “那就有劳裴大人了。”

    “少傅大人放心,本官必定好生照料太子。”

    ***************************************************************

    “王爷,人没死。”

    篱儿回来了!新文《帝术,皇上请入坑!》驾到,亲们多多支持哦~o(n_n)o求收藏求月票求咖啡求花花求评论求包养(*__*)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诱帝术,皇上请入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