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哼!纳溪惊鸿!我看你在决赛上怎么哭!”

    “敢觊觎神圣的圣南大人,明年的今就是你的祭!”

    “不过是旁系子弟,竟敢在神界撒野?你们看,就那小样儿?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的!比丑八怪还要入木三分啊~”

    “金悦公主!教训她!狠狠的教训她!”

    “金悦公主!”

    ……

    高台之上,圣南一袭隆重的银白黄袍,面无表的俯视台下绪高涨的众人。眉眼之间尽显疲惫和郁色,由始至终眼神都是飘渺的,似乎心不在焉。

    小惊颜不见了。他查遍整个神界,都没有小惊颜的下落。冥界妖界包括魔界,他都利用司南查探过,根本没有小惊颜的气息。若不是他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些回忆,他甚至以为小惊颜只是他虚幻出来的一个孩子。

    而纳溪惊鸿,不知道怎么回事,丝毫不关心小惊颜的失踪。甚至在神界作威作福,丝毫不知道矜持,一天若不调戏上百个男子,都是奇迹!

    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个纳溪惊鸿,并不是他心中的那个惊鸿。但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已经没有关系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在意小惊颜的失踪,就好像是有刀子在心的位置狠狠的宰割一般疼痛。

    想到什么,圣南无力的抬眸看一眼场上那个穿着想斗鸡似的‘纳溪惊鸿’,最终是失望的移开视线。

    “靠之!小鱼儿,你一定要争气!扒光那只山鸡的毛!老娘的真阳剑都交给你了!你要是敢让老娘奔,老娘就扒光你的鳞片!小鱼儿!加油!加油!”尖细高昂的女声似乎加入了法力,竟然比周围的呼声还要高。

    场下,冉乐无奈的站在龙小凝后,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和叹气。

    此时的龙小凝,一袭鱼尾服,本就较小的子拖着长长的鱼尾吧,头上戴着鱼头,一蹦一跳神激昂亢奋,鱼头也跟着晃动似乎在打气。两只小手戴着鱼鳍,脸上也贴满了闪光的鱼鳞,就像是鱼精进化失败的妖精一般惊悚怪异。以龙小凝为中心方圆五米内,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原因无他,只因那条长长的鱼尾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扫到你了,那叫一个疼。

    也只有冉乐不怕死的站在龙小凝边,但是也是不时的蹦跶一下,否则被鱼尾扫到还真倒霉。

    “放心亲的!”台上,小鱼儿朝着龙小凝扔个飞吻,扛着龙小凝的真阳剑,懒散痞气的站姿比混混还要混混,痞气十足。

    不同于龙小凝的鱼尾服,小鱼儿穿的则是龙装。

    算是两个人互相打气。

    足有五六斤重的龙头压在小鱼儿的头上,那两根龙须时不时的吹过来挡住她的视线,小鱼儿还没有开战,心就极度的不满。暗骂龙小凝太狠心,竟然真的用铁皮把龙装做出来了,好重的说!

    小鱼儿的龙尾巴比龙小凝的鱼尾还要长上三米多,站在擂台上,长长的龙尾便是一大亮点。

    上面的龙鳞全是闪光的金属。用龙小凝的话说就是,打不过就闪花那只山鸡的眼!

    的确,小鱼儿能进入决赛全是那些激愤的孔雀们做的手脚。她的修为不过君主后期,能在神界停留这么长时间已经是勉强的了,还想着使用法术?

    小鱼儿有苦说不出啊。不过,一眼望去,周围人山人海的帅哥,小鱼儿郁闷的心立马兴奋起来。帅哥!就素动力啊!

    “哼,纳溪惊鸿!受死吧!”被小鱼儿和龙小凝称为山鸡的女子,正是纳溪雪萦也要敬畏的精灵族族长的亲妹妹——金悦。

    金悦一袭火辣的感紧衣,将火的材和美艳的容貌衬托得淋漓尽致,一条流光长鞭挥舞起来隐约还能看到火花。金悦的本体是狼,遂眼眸中也充满着狼的光芒。司仪一宣布比赛开始,金悦便率先冲上去,长鞭上凝聚着法力,狠狠的向小鱼儿抽去。

    鞭未到,气势先人。小鱼儿大惊,忙蹲下蜷缩着子。

    只听啪地一声狠狠撞击声音,鞭子狠狠的抽打在龙装上,顷刻间,重金属的龙装裂开一道碎裂的痕迹。

    虽然没有直接打在小鱼儿上,但是撞击的力道也让小鱼儿叫苦不堪,一跃而起,脱离龙装,小鱼儿一轻便的现代运动装,在擂台上左躲右闪,就是不正面对上金悦的鞭子。

    “尼玛!小鱼儿你太怂了!丢盔弃甲也就算了,竟然把老娘的真阳剑也扔了?”龙小凝在台下大急,恨不得冲上去将小鱼儿揪下来好好的教育一番。原以为小鱼儿是惊鸿,后来两人醉酒大吐心事,她才知道小鱼儿竟然是魔界的灵宠。而且两人秉相投,短短的相处已经成为鱼死党。

    她也明白小鱼儿不是金悦的对手,遂才费尽心思的打造了龙装,做防御。只是她似乎太高估神界的材料了,才轻轻的一鞭,竟然碎裂了?

    小鱼儿边躲便狼嚎,“你那什么破剑?根本就不听我的使唤!比猪还重,拿着也是累赘!”

    龙小凝囧——貌似真阳剑已经认主了,非她不能使用。她怎么把这茬忘了?

    “冉乐!只要你能让小鱼儿赢了那只山鸡,我就委屈自己嫁给你!怎么样?”既然打不过,龙小凝只能和边的冉乐商量。她宁愿嫁给冉乐,也好比奔强!

    冉乐无语——内心虽然哀嚎一片,但还是苦尽甘来的点点头。不管过程如何,只要能绑住龙小凝就行!

    台上,金悦已经被小鱼儿左躲右闪的无耻行径惹恼,竟然施出了大量的法力用来锁定小鱼儿的行踪,然后便是狠狠的一挥——

    时间仿佛停止一般,小鱼儿暗呼不好,有命危险!不过小鱼儿内心还是异样期待惊鸿能够在瞬间回来!她现在可是代惊鸿出战啊!

    小鱼儿似乎忘记了,她假扮惊鸿,只是顶着惊鸿的名号,格依旧是自己的。闯出那么多响亮的名声却是惊鸿的。

    冉乐瞅准时机,暗暗弹指。

    眼看长鞭就要抽打在小鱼儿上,众人似乎都已经看到小鱼儿血模糊的惨样——突然,长鞭似乎受到什么影响,竟然在空中拐弯向小鱼儿侧抽打去。

    又突然,刚柔并济的长鞭被一道凌乱的气流干扰,霎时竟然碎裂成粉碎!风一吹——散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过在一眨眼之间,众人回过神来时,金悦的手里哪里还有长鞭的影子!

    小鱼儿喜极而泣,突然间仰天长吼,嚣张得意之极,“恶人有恶报啊!吼吼吼!老天都站在我这边,你这只山鸡等着被雷劈吧!”小鱼儿说完,周围的空气突然扭曲,她一怔,忙提高警惕。

    下一秒,一道黑色影凭空出现,静静的站在小鱼儿的对面。

    众人惊讶加惊艳。

    那黑衣女子,姿卓越,气质清冷,五官冰美,绝代风华,一头银发丝丝入扣玲珑剔透。犹如深潭中的黑色莲花,圣洁而高贵,神秘而幽静。令人不敢亵渎不敢直视。

    仔细看去,黑衣女子的形与那名‘惊鸿’几位相似,就连发色都是银白。而闻名神界的三大美人之首的金悦,在那一刻竟然真的犹如山鸡般自惭形秽,暗淡无光。

    而小鱼儿则是异常惊悚。前一秒还嚣张之极的得瑟模样,下一秒凌乱不堪,犹如见到大灰狼的小白兔,“嗷呜……惊鸿姐姐……俺不是故意的……谁让神界美男太多……俺一不小心就调戏了几个……”

    几个?

    惊鸿无语。

    “哦!女主啊!惊鸿姐姐啊!您老终于出现了!再不出现我和小鱼儿就要奔了!嗷呜!”

    突然一声凄厉的长啸,惊鸿只看到一条造型夸张的鱼向这里跑来,随即满额黑线。

    龙小凝果真不靠谱。

    冉乐哀怨的看着惊鸿——早不出来晚不出现,偏偏在那丫头终于答应嫁给我的时候出现!这不是截断我的追妻路嘛!

    而龙小凝那一句话则通过直播第一时间传到整个神界。

    于是,神界疑惑加沸腾了。

    惊鸿?那名黑衣女子也叫惊鸿?

    那旁边那个呢?

    “呵——呵——呵——神界的同志们,俺只是素惊鸿的一道意念。”小鱼儿整理整理衣着,对着镜头第一次端正,说罢,便化为一道光消失了。

    明面上是惊鸿收回了意念,实际上则是小鱼儿已经瞬间回到了亚邪的灵魂中。她不能直接承认是替,否则按照神界规定,惊鸿便失去了比赛资格,而且还要受到惩罚。但是说是惊鸿的意念就不同了,就算是意念,那也是属于惊鸿体的一部分,也代表着惊鸿本人。

    遂,小鱼儿一消失,整个神界又凌乱了一把!仅仅是一道小小的意念,竟然也能打入决赛?

    牛!

    惊鸿汗颜——

    暗族的区域主位,纳溪凌风在惊鸿出现的一瞬间,眼睛都亮了,眸底的贪婪毫不掩饰。他早在酒店便看出惊鸿的真容,但是当真容真的完全呈现时,他依旧狠狠惊艳了吧。然而眼中刚流露出猥琐的痕迹,霎时一股悄无声息的紫色袭过,再看去,哪里还有纳溪凌风的人影?

    【花尽泪语录:这就是觊觎我家娘子的下场!】

    “抱歉,我不在的期间为大家添麻烦了。”惊鸿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淡淡道。

    声音明明并不大,却依旧能清晰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霎时,整个神界又再次沉醉了。

    什么色女?什么废物?全部不关那位冰美女子本人的事!就算是调戏男子,估计排队的人都能绕神界好几圈!

    圣南在惊鸿出现的一瞬间便腾地站起来,激动万分!并不是因为他终于确定她就是他曾经深的女子,而是——他相信他一定知道小惊颜的下落!

    最凌乱愤懑的当属金悦。

    她从来不知道竟然有人那般美好,仅仅是一个眼神一道声音,就能倾世绝代。尤其是当她注意到一直心不在焉的圣南大人在那女子出现的瞬间竟然不顾礼仪的失了态,她自惭形秽的心瞬间被不甘和嫉妒代替。

    手腕翻转,一柄寒光人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剑尖指着惊鸿冷冷道,“废话少说!就算那是你的意念,打的赌可是经过神认证的!你输了一样要奔!”

    金悦说完,便感觉到一道道愤怒的眼神打在她的上,令她异常不自在。

    金悦的话通过直播,整个神界都听到了。神界众人没有猥琐的想象那样的画面,反而下意识的认为那样冰美的女子怎么能用那么猥琐的方式对待呢?

    惊鸿皱皱眉,看向边低着头一副做错事模样的龙小凝,失笑,“小凝,什么赌?”

    龙小凝囧了囧,抬起头,双眼卖萌,可怜兮兮的说,“就是……那只山鸡输了,就要承认自己丑陋如烂泥,还要在直播上跳脱衣舞……”

    龙小凝可怜兮兮的表通过直播放映在神界的空中,众人凌乱了——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那个被讨伐的色女竟然如此的玲珑可呢?瞧那小表~瞧那标准的古典美……

    “然后呢?”惊鸿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隐约中已经猜到什么了。

    “我们输的话……在直播里奔……还要向那位帅哥磕头认错……”龙小凝一指主台位上的圣南,看去,咦人呢?再一回头,圣南竟然已经站在了惊鸿的面前,神激动,但是却没有上前碰触惊鸿。

    龙小凝八卦了,暗处的夜妖娆不爽了,雪零依旧面无表但是牙齿已经咬紧了,整个神界看到画面也冒出了小泡泡——

    他们心中的神圣圣南大人竟然有喜欢的人了吗?若是那名叫做惊鸿的女子的话,他们很乐意哦——

    但素!

    “惊鸿!小惊颜不见了!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天地间似乎都没有他的气息!他在哪里?小惊颜子啊哪里?”

    惊鸿皱皱眉,这样焦急憔悴的圣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样担忧心痛的表——突然,惊鸿囧了,嘴角有些抽搐——

    千万不要告诉她,圣南对小惊颜有意思?

    她虽然认为不需要限制,但是——这组合也太诡异了——

    “咳,那个——惊颜没事。你若是真的喜欢惊颜,那就等待吧。若是你们有缘,总有一天会见到的。”囧啊囧。囧啊囧。

    圣南一听,神色明显有些放松,但是依旧黯然。失魂落魄的回到主位,再也无力看一眼擂台。

    “喂?还比不比?本公主上来不是看你耍猴的!”金悦不爽的冲上来,拿着剑随时都有可能刺下来的样子。

    “原来姑娘的本体是猴。有礼。”惊鸿轻笑。

    台下霎时哄笑一片。金悦一愣,回过神来羞怒不已,举起剑便袭过去,瞬间将惊鸿劈开。然而得意的表还没有扬起,眼前被劈开的惊鸿便消失不见了。竟然是残影。

    金悦怒,再次举剑向惊鸿刺去。

    惊鸿继续闪

    一连几次,金悦终于忍无可忍,干脆指着惊鸿大骂,“你有本事就不要躲!光明正大的和本公主比试一场!这样耍人算什么?”

    她已经隐约的感觉到自己万万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这样的耍人,她颜面何存?

    众人一听,看向惊鸿也有些不耐。无论在哪里,强者都是值得尊敬的。惊鸿此举,的确不够光明磊落。但是惊鸿接下来的话,让神界沸腾了,直呼太狂了!狂得有品位!

    她说,“你是女子,在众人面前跳脱衣舞今后还怎么做人?所以,这场比赛,我不会赢,但也绝对不输。”

    金悦一愣,随即终于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当即又恼又怒又羞,最后竟然气得扔掉剑,愤然走人。

    “这……”司仪为难了。金悦公主这算是弃权,胜者是惊鸿?但是司仪还没有判决惊鸿胜。惊鸿便开口,“不好意思,我也弃权。”

    众人惊愕——这场比赛就这么完了?不过,能看到那样一枚绝代女子也值!

    接下来的几场比赛,惊鸿也无心观看,只是坐在观众席上,听着龙小凝大吐苦水,将冉乐骂个透澈。若是听龙小凝的片面之词,冉乐就像是一个猥琐卑鄙的负心人,色狼——可怜的冉乐就坐在龙小凝的边,一脸的怨妇模样,人忍得可怜——

    突然,龙小凝眸光一闪,注意到惊鸿的边竟然有两枚绝色美男,苦瓜脸当即惊艳而发亮,直接冲过去,颠的望着夜妖娆和雪零,激动道,“极品啊!难得的极品啊!两位美男叫什么?今年多大?可有婚配?”

    冉乐囧,面色当即黑了一层,又冷又酷,走过去面无表的将龙小凝领起来,不顾她的反抗将她锢在怀里,定定的坐着。龙小凝本想大喊非礼,但是看到冉乐那比冰块还要冰冷的脸色,有些怏怏的弱了气势。

    这时,周围突然想起一阵比浪还要高的惊呼声,几人看去,只见一队耀眼的队伍向场上的贵宾席走去。

    走在前方的是一名头戴皇冠衣着隆重的火红女子,貌美妖娆,气质冷艳。女子侧跟着一名俊美冷傲的男子,蓝眸冰凝,材修长。赫然是浴凰和冰漪两人。

    “竟然真的是火凤一族!是火凤一族!听说火凤一族的新皇是一名修为在无极之境的女子!没想到竟然那样年轻貌美!”

    “听说火凤一族已经将金凰一族收服!他们的皇就是上古神器凤仑认主的人!”

    “我以为关于火凤也进入决赛的事只是谣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啊——!你们看!精灵族竟然出现了灵狐!”

    “不会吧!灵狐可是精灵族的贵族啊!比狼还要珍贵!”

    “看来精灵族的族长要让贤了——本来精灵族的族长就是灵狐担任——”

    “怎么办怎么办?好美!都好美好帅啊!我都不知道喜欢哪一个了?”

    “啊啊啊!他们向这里走来了!”

    ……

    惊鸿无语,但是心还是很好的。

    “主人。”浴凰径直走到惊鸿面前,恭敬的笑笑,眉眼之中有着灿烂的幸福,与刚刚的冰山冷艳形成鲜明的对比。

    霎时,迷倒一片。但是众人还是抓住了关键词——主人!

    直播的镜头本来就锁定在火凤的皇——浴凰上,此时,她的一言一行皆播放在神界的天空之中。

    一句恭敬的主人,令众人再次震惊于纳溪惊鸿的份。

    但是,惊讶不止一次。远处的姬晚歌也领着灵狐的队伍走过来,看向惊鸿的时候,露出久违的微笑,“惊鸿,好久不见。这位是龙丘壑,我的……夫君。”姬晚歌拉过边的冷酷男龙丘壑,说道夫君的时候,脸色微不可闻的羞了一下。

    龙丘壑淡淡抿唇,算作打招呼。

    惊鸿则有些囧——龙丘壑果真将姬晚歌体内的灵丹激发出来了——

    “小鸿儿,你哪位醋坛子呢?”冰漪没有看到花尽泪有些惊讶,而且花尽泪竟然放着惊鸿边有那么多美男不管?实在是奇迹。

    冰漪当然不知道,花尽泪此时正在尽的惩治某位下媚药的同志。他若是知道他家娘子边有一干美男,他早就杀过来了。

    只是惊鸿还没有说话,突然边的冉乐站了起来,可怜的龙小凝差点从他怀里掉下来。龙小凝气得挣脱他的怀抱,闷闷地站在惊鸿边,余光觊觎着冰漪和龙丘壑以及夜妖娆和雪零这四位美男。想着等到再次见到小鱼儿,商量着建立一个美男集中营。

    惊鸿注意到冉乐的反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羽族的族长竟然也走过来了。

    就在众人以为羽族的族长也要和那位惊鸿打招呼的时候,羽族的族长却直直的走到雪零边,猛地就抱个满怀,泪纵横,“孙子啊!我的孙子啊!孩子……你是我的孙子啊……”

    众人囧,雪零只是眸光闪了一下,并没有反应。反倒是冉乐极力忍着心酸——这是他的父亲,他来到神界这么久,一直不敢去看望他的父亲。因为他怕,怕见到父亲失望的眼神,怕见到父亲悲痛的神色。但是现在,既然父亲边已经有了一个孙子,能代替他行孝道,真好。

    惊鸿有些纳闷,雪零是冉雪的儿子,羽族的族长是怎么知道的?

    【花尽泪语录:有家不回赖着我家娘子?哼!接下来是夜妖娆!得想个法子将夜妖娆甩掉!】

    ------题外话------

    还有最后一章结局!

    估计要等几天—明天就要回家了,估计要有好几天碰不上电脑——囧——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