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内伤

    随意在魔界找了间客栈住下,惊鸿忙着整理魔界的改革方案,耶巴斯安就像是守门神一般倚靠在窗前,似乎在看着惊鸿,又似乎在想着其他的事。而花尽泪则是面无表的盯着耶巴斯安,偶尔冷笑一声。气氛还算和谐,就是有些诡异。

    “好了。耶巴斯安,我许你跟着我,先去送个信,把这份资料送到魔一个叫做亚邪的人手上。”惊鸿整理好改革方案,伸伸懒腰,不客气的将方案递给耶巴斯安。

    花尽泪心疼的走过去捏捏她的肩膀,本来还想锤锤腰,忽然想到在大鈅时曾经听人说过孕妇不能做按摩尤其是捶腰,便住了手,只是环着她,心疼之极。

    耶巴斯安囧——不带这么秀恩的,而且他什么时候沦为送信的了?

    不过看在音音的份儿上,耶巴斯安毫不犹豫的接过方案,一个闪便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好了,电灯泡终于走了。小泪,带我去公公婆婆的灵堂前祭拜一下吧,我有一些话要对公公婆婆说。”惊鸿淡淡一笑。

    花尽泪一怔,刚刚欣喜的绪有一瞬间的黯然,神色有揶揄之极。

    惊鸿皱眉,“怎么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更何况我自认长得还可以,而且,我相信,公公婆婆也很乐意见到他们的孙子孙女的。”

    “父皇和母后没有灵位……当年尺修以勾结恶魔之主的罪名将古元一族全部屠杀,尸体全部用地狱之火烧尽,哪里还会设上灵位?”此时的花尽泪神色黯然,气息低沉,紫眸里有哀伤也有痛苦,紧绷的体泄露了他隐忍的滔天恨意。

    惊鸿一惊,反手抱住他的子,将头放在他的肩膀上,轻轻道,“以前你所受到的伤害和苦难,我不能与你同甘。但是,从我们相的那一刻起,你的生命便不再孤独。小泪,你有我,有我们的孩子,我们很幸福。”

    闻着惊鸿的味道,花尽泪欣慰一笑。是啊,他有她,此生足矣。

    忽然搂住惊鸿的腰,惊鸿忍不住低呼一声,瞬间,两人已经消失在魔界。

    “小泪,你做什么?我现在是孕妇,你这样会吓到孩子的!”

    “……娘子,我花尽泪的孩子哪里有那么金贵?好不容易摆脱那只恶魔,其实不走更待何时?”

    “……”

    “一个缈叶一个圣南一个赫连昀奕一个雪零一个夜妖娆……该死!一个个都觊觎我的女人!简直就是找死!再多一个恶魔?我岂不是要被气死?我才不要!娘子,我们以后远离那些危险好不好?”

    “……”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入了神界,降落在内域一处僻静的地方。

    不再掩饰头发的颜色,惊鸿轻轻闭眼,瞬间,一头乌黑的长发以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被银白代替。她最近似乎很偏向黑色,依旧是黑色的衬衣和牛仔裤,只不过这一次拟化出一副超大型的墨镜戴在脸上。

    花尽泪的发色已经恢复成紫色,紫眸依旧深清澈,一袭水红袍子看似妖娆实则圣洁。

    “娘子,我们现在要去神还是住酒店?千城已经装修好了,不如我们进千城怎么样?”花尽泪有些揶揄地看着惊鸿,眸底有着莫名的期待。话说——自从鸿儿有了孕,他好久没有亲亲了!好久好久没有和自家娘子亲了!这种感觉很内伤啊!

    惊鸿正要说话,蓦地感觉到他炙暧昧的眼神,脸上一,但是理智依旧清醒无比,啪地一声拍在他的肩膀上,一脸的严肃一本正经,“夫君!我现在是孕妇!而且还是危险期的孕妇!你这种炙的、**的、暧昧的眼神会伤到孩子的!”

    花尽泪内伤,哭无泪的扯出笑容重重点头,“嗯!那为夫可不可以亲亲你?就一下下……”

    惊鸿囧,还谈福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你可以尽的抱,亲的话……等我睡着之后吧。”

    花尽泪无语——那不是更加内伤?

    花尽泪还要说什么,突然余光中出现一抹熟悉的黑色影,一怔,看去,在没有看清那抹黑色影的一瞬间,花尽泪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他明明已经将自己和鸿儿的气息收敛了,耶巴斯安那只老不死的恶魔竟然还能追来?

    只是,当花尽泪看清那人是谁时,有一瞬间的松一口气,但是随即又如临大敌起来。

    惊鸿也有些意外在这里能遇到夜妖娆和雪零两人。

    雪零一头蔚蓝色长发随意的披散着,依旧是一从耶巴斯安那里抢来的黑色燕尾服,整个人没有丝毫的存在感,漠然之极。夜妖娆则是一袭破旧不堪的黑色袍子,发丝和面部都很整洁,只是——衣服似乎也太旧了。

    “鸿儿?鸿儿!”夜妖娆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的惊鸿,直接将花尽泪无视,刷地一声冲过来就要一个久违的拥抱却被花尽泪面无表的拦下。

    “夜妖娆,貌似你混得不太好。”惊鸿无语,淡淡笑道。

    哪知夜妖娆一听,当即泪流满面,苦着一张脸指着雪零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干脆委屈的趴在雪零的上捶打着雪零的子,一副受苦受难的模样。

    雪零面无表,一个抖肩,可怜的夜妖娆没了倚靠,当即更加悲愤无语了,“惊鸿大人啊……我的命不是一般二般的苦啊……”

    原来,夜妖娆抓到雪零,本想追查复生之水被何人所盗。最后查出那些服用复生之水的黑衣人全是魔界低等的魔人。于是,夜妖娆抓着雪零带着他利用冥界连地地脉的优势,进入魔界,却不想一进入魔界竟然就出现在魔界的冰火之境。两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走出冰火之境,却又遇到极品的变异气流!

    更加倒霉的是,令人被极品气流旋转得修为丢失了近乎一半!醒来,竟然已经处神界!

    这也就算了,令他们难以接受的是,他们处的还是神界素有魔兽王国之称的万恶森林!于是——逃命呗!

    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因为两人的修为已经减半,穿越不了结界,只能在神界呆着。

    雪零还好说,一燕尾服是魂魄状态的耶巴斯安拟化的,只要雪零的魂魄健在,燕尾服便依旧崭新。而夜妖娆则不舍的浪费法力洗涤衣服,更加没有晶石买衣服。

    本来他们无意中救了羽族的族长,而且羽族的族长似乎很喜欢雪零。可惜,雪零不善言辞,寡言少语,对于羽族族长的报酬愣是不屑一顾,直接走人。

    他们能安然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听完夜妖娆的诉苦,惊鸿有些讪笑。

    这两人的遭遇还真是——可

    “雪零,你不想回到羽族吗?”惊鸿走到雪零面前,想起微零临死前看向雪零时那充满慈的眼神。雪零很俊美,但是毕竟被冰封七千年,心智不完全,可以说还是个孩子。他需要亲人的关心和护,而羽族的族长,正是冉乐和冉雪的父亲。她相信,冉雪和微零泉下有知,也是希望雪零能回到亲人的边,健健康康的成长。

    “跟着你。”雪零淡淡道,眸光似乎都不曾闪动一下。但是惊鸿明白他的意思是,不回羽族,跟着她。

    惊鸿无奈了,花尽泪怒了,上前一步揽过惊鸿的子,面无表的瞪着雪零,不屑的冷笑,“本尊的女人也是你能肖想的?滚!”

    雪零不动,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旁边的夜妖娆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有些惊恐的望着花尽泪,心里直骂雪零简直是找死。别人不知道花尽泪的霸妻程度,他会不知道?七千年前,花尽泪不过是听闻圣子冉乐和惊鸿有过一丁点的绯闻,竟然一怒之下在神界乃至冥界妖界散布神界圣子冉乐喜欢男子的谣言。于是凡是圣子冉乐出现的地方,痴迷的不仅仅是女,还多了很多男

    “小泪。”惊鸿无奈,转而看向雪零,“羽族族长毕竟是你的亲外公,是你母亲冉乐的父亲。你若是改变主意,随时可以回去。”

    雪零不说话,但是态度已经表明了不会改变。惊鸿无奈,也就随他。

    于是,花尽泪刚刚摆脱一个耶巴斯安,有多了两个超大型的累赘。

    雪零还好,寡言少语,存在感很低。关键是夜妖娆!

    仗着自己修为减半,佯装可怜,非要赖着他们。一路上唧唧咋咋,丝毫没有冥界之王的半点气质,反而像是——像是狗皮膏药!

    “惊鸿大人,明天就是交流会的决赛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暗族的那猥琐小子!”夜妖娆一想起前几他和雪零听到惊鸿在内域的消息还没有进入内域,便被一个长得人魔狗样的暗族世子狗眼看人低的轰出去,他就不爽!

    尤其是——尤其是,惊鸿竟然还调戏过那名暗族世子?叫什么来着?纳溪俊秀?俊个的秀!整个一败絮累累的纨绔子弟!

    惊鸿一愣,有些惊讶。听夜妖娆的意思,似乎是她已经进入决赛了?连选拔都没有参与,怎么会进入决赛?是小鱼儿吗?她记得小鱼儿的修为才君主后期来着——

    惊鸿不知道的是,小鱼儿和龙小凝以调戏神皇圣南的罪名被关押在天牢里,在交流会前夕便被放了出来。但是,她们两人之前得罪了不少上流贵女,于是,小鱼儿明明很平凡的修为愣是被那些贵女给打通了关系进入了决赛,为的就是在决赛的场上,让整个神界都看到‘纳溪惊鸿’的狼狈,并且还要她当众向神皇圣南磕头请罪。

    可以说,小鱼儿版的惊鸿,和破罐子破摔的龙小凝,这两人已经成为神界响当当的人物。小鱼儿色胆包天,调戏神皇,更加令人无语的是连各族的几位活了上万年的族长也调戏个遍。而龙小凝,也令人羡慕嫉妒恨。边明明有一个俊美无双的男子,偏偏还当着那名男子的面扬言找美男,更令神界女嫉妒的是,那名男子对于龙小凝的做法不但不生气,反而越发温柔。

    总之,惊鸿不在的时候,‘惊鸿’和龙小凝的名声已经迅速蹿红神界。

    “我尽力。”暗族的小子?惊鸿想起纳溪凌风的嘴脸和纳溪婀娜的无知。而花尽泪则是一闪而过浓浓杀意。

    “哦对了!今天好像是决赛来着……惊鸿大人您怎么出现在这里?”夜妖娆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惊鸿一怔,有些哭笑不得。

    “决赛?”不是延迟了一个月的时间吗?貌似明天才是交流会的开始时间哦!难道——她记错了?还是圣南临时改时间了?

    “您不知道?昨天您可是亲口当着直播的面扬言要在决赛上夺得第一,若是失败的话,您便和龙小凝围着神奔一圈……这事,整个神界都知道了啊?”夜妖娆一想起在神界听到的关于他心中的女神的传闻,他便是哭笑不得,一阵内伤。

    纳溪惊鸿的名号,在神界就是猥琐、流氓、无赖、无耻……的代名词。甚至还左拥右抱被娱乐记者拍到,扬言要创建无敌后宫。其嚣张猥琐的行径都已经上了神界新闻头条!起初他十分坚信他的女神这样做是有目的的,但是——当选拔会的直播播放出来,他才知道,他的女神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转变。那一张平凡至极的脸,还有那一头爆炸型的银发,他真不愿意相信那就是他的女神,他暗恋了七千年的女神啊!

    不过,今的惊鸿,完全和那些传闻报道不一样,完全是惊鸿本人的形象啊!

    废话,她当然是惊鸿。

    惊鸿囧了。奔?

    这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幅超大型的画面,赫然是决赛的直播。

    画面中,龙小凝和小鱼儿的镜头被无限放大。惊鸿甚至还能看到那两人眼神中的不屑和笑。

    惊鸿内伤了,小鱼儿竟然用了短短一个月便将她的名号打响,并且如不出意外,很有可能会遗臭万年!

    亚邪的灵宠,真是人才啊!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