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雅的挑衅

    暗处,惊鸿靠在花尽泪怀里,花尽泪斜躺在软榻之上,两人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要用软榻从哪里来,千城可是移动空间哦。不要问为什么没有人看到他们,收敛气场降低存在感可是每一个强者的基本本事哦~)

    “娘子,你觉得魔界的总体水准怎么样?”花尽泪把玩着惊鸿的面纱,耳边听着报出的修为等级,心里还是有些失望的。

    毕竟,神界的时间虽然比魔界晚了七千年的进步,但是神界的总体水平,甚至衣食住行都比魔界要先进许多!尤其是建筑!

    神界因为和人界有联系,遂很多东西都是采用人界最先进的设施,甚至连衣着都有巨大的变化。

    反观魔界——最豪华的魔比之神界的一个酒店都不够格。魔界的衣着除了黑色和紫色,很少看到其他颜色。还有就是魔界的平均修为,比之神界还是差很多。再有一个就是空气——魔界的空气虽然接近自然,却因为流动的速度缓慢,停滞的时间也比神界慢了零点零零一秒,灵气自然不充裕。灵气不充裕,吸收灵气自然比神界缓慢,修为也就自然比神界低。

    唉~

    花尽泪轻叹一气,不得已的承认,魔界竟然比神界落后那么多?

    若是惊鸿知道花尽泪所想,只怕要囧了。其实神界的改变,一是因为七千年前,她的出现改变了神界的气数,二是因为神界的很多东西经过她的改革成功。

    “想知道神魔两界的差距?”惊鸿淡淡一笑,眸底有些调皮,然后挑挑眉,神秘一笑,“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看看那里的水平,和流光大陆做个比较,你就会明白魔界与神界的差距在哪里。”

    花尽泪失笑,捏捏惊鸿的鼻头,心里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

    这时,魔突然爆发一阵激动的喧哗。

    两人疑惑的看去,只见其中一台水晶球,正在散发着淡淡的黑色光芒,那抹黑光,在偌大的魔并不耀眼,却很凸出。

    因为,那是无极之境的标志!

    莫云间?

    惊鸿轻轻嗤笑。在魔界,只怕莫云间是唯一一个年纪轻轻晋级无极之境的人。而且,若是她记得不错,貌似不久前莫云间还是神尊巅峰,即便是巅峰,要想突破,晋级无极之境,需要的不仅仅是耐心和时间,更需要和心态。

    某云间的晋级,有猫腻哦。

    而花尽泪则是眯起眼睛,冷冷的瞥向场中央被众星拱月般的‘天才’莫云间。

    左派三长老流域楠的命,是莫云间找来的百冥草救回来的。按理说,百冥草是莫云间费尽心思得到的东西,自然是莫云间的所有物。但是……

    现在看来,似乎是莫云间将百冥草的灵气全部吸纳,给流域楠服用的不过是百冥草的实物而已。虽然那些根茎叶也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却大大降低的灵

    莫云间,的确有些心思。这样做既救活了流域楠,更加不浪费一点灵气帮助自己突破神尊晋级无极之境。

    但是,这种人,却令人不喜欢。

    ——

    “莫云间!莫云间!不愧是天才啊!我最的莫云间!”

    “嗷呜!莫云间!我好崇拜你!莫云间!我叫……”

    “莫云间!莫云间!”

    ……

    整个魔再次疯狂了,上千人的尖叫声似冲破空中防御,震得人耳膜生疼。尤其是女弟子更加疯狂,有些甚至激动地想要冲过去,但是好在男弟子还是比较有理智的,即使维持秩序。场面虽然疯狂,却还算正常。

    莫云间一袭飘逸的紫色袍子,发丝高束,负手而立,整个人直直的站立在水晶球旁边,嘴角边含着浅浅的微笑,看似谦逊,眉眼之中依旧掩饰不住的得意和高傲。

    长老和家主们也很激动,尤其是左派的长老,笑容满面,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好像风光的不是莫云间而是他们一样。

    “大师兄,恭喜大师兄!竟然已经进入无极之境了!”莫云间之后便是飞鹤了,飞鹤走上前,由衷的为莫云间高兴,俊朗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和激动,余光不小心注意到另一支队伍中的神激动慕的影,激动的笑容不由地一顿,变得有些苦涩。

    莫云间自然注意到飞鹤的变化,眼睛似无意般扫一眼不远处的影,眸底的笑意越发深了。

    对于盈,他虽然没有表明特别喜欢,却也没有表现出排斥,一直保持着暧昧的关系。若是左右两派还是对立的之前,他或许会顺应长老们的意思迎娶盈,但是……现在不同了。魔界明显有大变动,而他的修为已经能与那几位长老媲美,若是新皇登基,他的地位怎会比长老们差?

    到那时候,女人对于他而言,要多少有多少。

    “哪里,飞鹤师弟还年轻,有的是奋斗的机会。”莫云间谦逊的笑笑,眉眼之间的得意却丝毫无减。

    飞鹤讪笑,走上前去,将手掌放在水晶球上,运输魔气注入,霎时,光芒从赤橙黄绿青节节高升,一直到浓郁的青色光芒后,飞鹤的神色明显有些吃力,但是依旧坚持注入魔气,若秒之后,一层淡淡的紫色爬上青色,逐渐将青色光芒代替。淡淡的紫色就像是风中的油灯一般,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却犹如雨后阳光般温暖了飞鹤的心。

    神尊!

    神尊前期!

    他终于突破了神君巅峰晋级神尊!

    收回手,飞鹤有些激动,忙向那抹影望去,想要第一个分享他的喜悦,却在望去的一瞬间,犹如冬季被泼了一盆凉水一般冷得彻骨。

    他心心念着的盈,那样一个可明媚的少女,此时正在羞的站立在莫云间的边,那一双眼神中充满了羞涩神和浓浓的意。飞鹤苦笑,成为神尊又如何?他永远追不上莫云间的脚步……

    虽然飞鹤的测试令几位长老也很满意,但是比起莫云间还是差的太远。之后的测试,一直到东方鱼白也没有几个特别出色的。

    魔内的弟子大部分都已经散去,但是依旧留下一些弟子看闹。美雅闷闷不乐的站在一支队伍中,脸色黑了一片,神色也充满了消极。

    她的修为在神君前期,而且是靠着灵物的消耗累积出来的修为,根本是绣花枕头,恐怕一个君主的都打不过。而盈——一想起刚刚的那一幕,美雅的心更加沉。

    神君后期!盈竟然已经晋级为神君后期!

    她明明还比盈大上两三个月呢!修为竟然比盈还要低?

    她虽然知道全在于她不认真修炼,但是,她就是不服!

    尤其是,一直不沾花惹草的第一美男子莫云间竟然温柔的看着盈?她的亚邪哥哥也多看了盈好几眼!甚至连她的父亲还有右派的几位长老都称赞盈……她如何能淡定?

    只是她的修为比人家低是事实,她也只能心有不甘,却做不出什么。

    眼睛不经意一扫,美雅被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吸引。

    确切的说是,角落里的两个人。

    那两人,看似随意,完全没有激动紧张或者失望的神色,远远看去姿态随意悠闲。黑衣的形似乎是女子,蒙着黑色面纱看不真切,但是那种感觉令美雅感觉熟悉,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至于那抹紫色影——看形态是名材修长的男子,衣服的款式不像是左派弟子的服装,那张脸一直凝视着黑衣女子,虽然距离很远,但是美雅依旧感觉非常熟悉!

    两个影都很熟悉!

    这时,那名自已男子不经意间向这方瞥一眼,美雅霎时惊讶起来。

    那名男子竟然和紫红男子很相似!

    再望向那名黑衣女子,美雅突然想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灵沅!是在冰火之境遇到的黑衣女子灵沅!

    “灵沅姐姐!你怎么站在角落里?我好像还没有看到你测试!灵沅姐姐快过来!”不得不说美雅有头无脑,单凭亚邪上次称呼惊鸿为夫人,她便应该对惊鸿与’灵沅‘之间的关系有所察觉。可惜,美雅心智不成熟,只想着发泄心中的闷气。而那名黑衣女子’灵沅‘,便是她出气的对象。

    因此,美雅的惊呼中加入了魔气,不仅令声音扩散几倍,还异常响亮。在已经接近尾声的魔中,尤为突出。

    声音一落,便吸引众人的注意。

    众人这才发现,距离魔不远处的僻静之地,站了一男一女。那悠闲的姿态,就像是看戏一般,与魔内的气氛格格不入,却自称一片天地。

    亚邪也注意到了,当即脸色沉了一分。几位长老和家主也看到了,修为高深的人眼睛犀利,在看到那名紫衣男子的容貌时皆是一阵惊艳。唯有右派的三位长老暗自为美雅默哀。

    众目睽睽,被近千名弟子瞩目,惊鸿淡淡地抿开一抹轻笑,连带着眸光也清冷许多。

    “鸿儿,为夫去给她点颜色!”花尽泪冷眼扫过远处的美雅,紫眸眸底闪过一丝杀意和嗤笑。手腕传来一阵触感,回头,却见惊鸿眉眼含笑凝视着他。

    “无妨,我是你的妻子,这点小事都摆平不了,我惊鸿在天地间还怎么混?”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