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魔者

    天命魔魄?

    亚邪一愣,随后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巴。难怪他总感觉自从灵魂回到体后,修为大大提升!甚至能将脸上的叛徒印记压下去!原来……

    亚邪要哭,不知道是欣喜若狂还是悲催无辜,小祖宗这样的做法,他自然是明白的!因为夫人是天神!小祖宗怎么可能继承魔界的皇位?

    嗷呜——被了——

    被小祖宗了——他找谁哭诉去?

    亚邪的表,惊鸿看在眼里,笑容依旧浅淡甚至有一丝同。想到什么,惊鸿的笑意突然多了温度,温柔而细腻,令好不容易呆愣过来的亚邪又一次像是看到鬼一般说不出话来,只是她接下来的话,令亚邪有些摸不到头脑。

    “亚邪,你会做饭吗?或者你认识的人中有没有厨艺精湛的人?”

    “……我会。夫人想吃什么?”想当初在大鈅小祖宗还是相爷的时候,他的厨艺也是练出来的,后来因为请了仆人,他便十指不沾阳水了。只是,夫人不是很喜欢吃小祖宗做的饭菜吗?虽然味道难吃了些——囧——

    “那好,接下来在魔界的子,我的饮食就有劳你了。”说罢惊鸿不经意间抚上小腹,眸底闪过温柔。真好,她和小泪的孩子。

    亚邪一愣,直接忽视了惊鸿的小动作,但是依旧应下。毕竟,夫人是小祖宗的女人,也算是他的主子。做几顿饭还是可以的。只是惊鸿接下来的一句话,亚邪不淡定了,惊愕加惊喜险些惊呼出来。

    “我和小泪有孩子了,一个月了,为长辈的你要准备好九个月后的红包哦。”惊鸿难得轻快的声音,看到亚邪惊愕惊喜的表,她忽然很期待小泪的表

    而亚邪的满脑子都是——小祖宗有后了——小祖宗有后了——他终于终于可以抱上孙子了!

    嗷呜!

    若是惊鸿知道亚邪的想法,估计会囧囧有神。

    在亚邪的心中,花尽泪如何的强大,依旧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亚邪外表看起来很年轻,内心却是实实在在的老老老爷爷级!还在大鈅时,看到花尽泪对女人不感兴趣甚至厌恶的时候,他的心是流血的啊!曾经甚至惊恐的怀疑小祖宗不行或者不女人,令他是寝食难安——

    亚邪再次感激的望向惊鸿,但是一看到惊鸿那谪仙般的气质时,亚邪的眸光忍不住暗淡一瞬间。神和魔,会长久吗?

    “准备饭菜吧,多准备些流食。小泪几天没有进食,肠胃受不了。我的口味很简单,清淡就好,最好你能配出孕妇的营养餐。谢谢。”惊鸿淡淡一笑,手指下意识的抚摸小腹。

    亚邪连喜悦带窘迫,有些激动的看一眼上熟睡的小祖宗,乐颠颠地去准备饭菜。

    凝视着花尽泪的睡颜,惊鸿抚摸着小腹,脑海中想象着当他知道他们有孩子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突然,惊鸿望向窗外,脸上温和的笑容被清冷代替,下一秒,一抹狡黠的笑容扬起。

    内域魔,作为魔皇的宫和魔界政要大,周围守护着魔斗士中的精英。魔分为三大,流华是魔皇的宫,左云是左派长老们居住议事的大,至于右辉则是属于右派。此时,流华的上空,防御系统的外围,正悬浮着一名黑袍男子。

    男子似乎受了伤,虽然蒙了面,依旧能从男子的眉眼中看出苍白和疲倦,更多的却是无限的恨意和憎恨。一双血红的眸子嗜血而邪气,冷而狠戾。他便是尺修,魔界现在的魔皇!

    虽说依旧是魔皇,却已经没有了实权!

    左派的流域楠服用了百冥草不仅重伤痊愈,并且直接突破神尊巅峰,成为几大长老中第一个晋级无极之境的存在!而右派的长老也突然间倒戈相向,若不是他催动了控制术重伤了右派长老,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关押在魔界暗域中不见天了!

    更加令尺修大怒的是,亚邪不仅摆脱了羽衣的魔,甚至还压制做了叛徒印记!这说明什么?说明了亚邪的修为已经在他之上!

    对于亚邪,尺修并没有多大顾忌。他担忧的是古元叶。

    二十三年前,亚邪劫走古元叶逃离魔界,至此不知所踪。现在亚邪回来了,那么古元叶呢?

    就算古元叶的修为低级到废物,但是古元叶拥有天命魔魄,那就是魔界的皇!

    一想到他今的处境,尺修的薛血眸霎时冷起来,杀意滔天。二十多年前他有办法嫁祸古元聆勾结恶魔之主,杀光族人,二十多年后他一样有办法屠杀古元聆的儿子——古元叶!

    眸光一转,尺修在空中防御的暗处隐了形。魔的防御系统的等级在无极之境级别,但是只有在午时,防御力量会有一瞬间的薄弱。而他正要等待那一瞬间的薄弱!

    不多时,尺修便感应到无形的防御突然闪现一瞬间的透明,尺修大喜,正是此时!

    几乎是在一瞬间,尺修便化作一道光,向防御袭去。

    嗡——!

    闪电般的动作像是打在海绵上一样无力,尺修一惊,条件反的稳定形。面无表的望着防御上空的一抹同样是黑色的女子。

    一眼,尺修血眸闪过震惊和惊艳,但是瞬间便被冷代替。

    这名黑衣女子,他怎会不认识?

    上一次他算准了天地的时间,硬生生撕开时空结界的时候,便是这名女子一挥手将他的撕裂时空打击得粉碎!

    纳溪惊鸿!

    不过,多不见,她似乎更加冰美了。气息也更加的虚无。

    尺修一惊,暗道她不会已经进入了无极之境吧?下一秒,尺修便否定了这个猜测。他能够晋级无极之境,全因为他一诞生便拥有神尊级别的实力,却因为木秀于林必摧之而隐藏锋芒,不然,他怎么可能仅用十几年晋级无极之境?

    “惊鸿小姐似乎来错地方了,这里不是神界!”错过了最佳的防御薄弱机会,尺修的心有些恶劣,冷冷的声音不难听出杀意,心里暗暗寻思着她的来意。

    惊鸿却是轻淡一笑,眼神却无比清冷,无形的气息将尺修上散发出来的威压瞬间压制,风淡云轻道,“古元莫誊,很久不见。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令我讨厌。”

    尺修大惊,不敢置信的望着惊鸿。

    古元莫誊?

    她竟然知道他是古元莫誊?

    他诞生之后,逐渐有了思想,知道自己叫做尺修,却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他的名字叫做‘古元莫誊’,是魔界历史上的一位魔皇!随着长大,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前世是魔皇!并且经常梦到一些模糊的前世画面,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他是魔皇!他是魔皇!他应该姓‘古元’!

    所以,他对哥哥古元聆很憎恨,却依旧便显出温和听话的弟弟模样。尤其是当他得知古元聆的儿子古元叶,那个明明体质很弱的小婴儿竟然拥有天命魔魄时,他真的是要疯了!

    魔皇之位,本就应该是他古元莫誊的!本就应该是他古元尺修的!

    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而眼前这名神界女子竟然……

    一瞬间,尺修脑中闪过一个画面,画面很模糊,但是他依旧抓住了几个关键点。

    他高高在上,台下,粗大的寒铁紧紧的锁着一名紫发紫眸的邪魅男子,成千上万的魔义愤填膺的喊着‘废物’‘妖孽’‘杀了他’……他笑的很狂肆,一声令下,眼看那名邪魅男子就要神形俱灭,这时,天地失色,一抹清冷神圣的白光由远方飘来,一挥手粉碎了寒铁,抱住邪魅男子……那抹白色,绝代冰美,清冷倾世……

    “你……”尺修瞪大了眼睛望着惊鸿,有些暗哑的声音只能发出单一的字眼。

    纳溪惊鸿!

    纳溪惊鸿!

    神界的神皇纳溪惊鸿!神魔大战中将魔界千万魔斗士封印在人界的纳溪惊鸿!拥有降妖镇魔的降魔者——纳溪惊鸿!

    一瞬间,恐惧,绝望,害怕,颤栗……全部涌聚在那一双暗淡无光的血眸中,尺修仿佛被抽干力气般,面色死灰,无比绝望的望着惊鸿。

    “记起来了?很好。”惊鸿嫣然一笑,在空中缓缓走向尺修,步步生莲,神圣冰美,却像是吹命符一般令尺修绝望到任其宰割!

    “古元莫誊,你陷害我的小泪成为魔界的妖孽,险些杀了我的小泪,这一世,你又伤害了我的小泪。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明明是轻淡的微笑,明明是风淡云轻的语气,尺修却由绝望到突然间胆怯如鼠,浑颤抖发软,绝望似的等待惊鸿的发落。

    无极之境?和,无极之境又如何?

    对方可是拥有封锁神冥妖魔四界历史记忆的神皇!一个随意的降魔印便封印了魔界千万名魔斗士的降魔者!

    在她的面前,无极之境?

    惊鸿停住脚步,不屑在往前一步,伸手弹指,气流成刃袭向尺修的心脉。尺修却躲也不躲任由宰割,明白了她是纳溪惊鸿,他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气刃划破黑袍,渗出心头血。心头血飘向惊鸿,一瞬间便被她收了起来。抬手,掌心一抹炫白的光芒缓缓向尺修拢去……

    尺修面无表的望着那抹白光,因为他的心在知道惊鸿的份时已经死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降魔印吗?

    果真美丽……

    其实降魔者并不可怕,关于降魔印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毁灭,一种是净化。惊鸿从未用过直接毁灭的降魔印。只有被净化的降魔印降服的妖魔才能明白,降魔印其实并不可怕,反而很安详平和,净化灵魂,使得灵魂在安静中死亡。

    收起降魔印凝华的白玉,惊鸿习惯的将白玉放到灵魂世界。转,便看到了空中震惊得忘记动作的亚邪。

    惊鸿眸光一闪,嘴角不经意抿出一抹轻微的弧度。就那样静静地悬浮在空中,似笑非笑的看着亚邪。

    亚邪的确震惊了,比知道小祖宗有后了还要震惊!

    降魔者!

    她竟然是降魔者!

    那一瞬间,亚邪说不出的震惊和悲凉!所有人都可以是降魔者,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偏偏是小祖宗的女人!

    本来他捉摸了一系列的营养餐,想要让她过目一遍,却感应到空中防御外界有波动,好奇之下赶来,竟然看看到那么震惊的一幕!

    为什么她可以这样平静的站在哪里?为什么她明明知道降魔者对魔的致命而招惹小祖宗!

    这一刻,亚邪心里复杂了。若是小祖宗知道她是降魔者……亚邪不敢想象……

    “这是尺修的心头血。你既然知道了我是降魔者,还愿意让我帮你去除叛徒烙印吗?”惊鸿淡淡一笑,似乎不甚在意他知道她降魔者的份。手掌一翻,几滴鲜红的血液悬浮在手掌心。

    亚邪面色僵硬,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

    尺修虽然是魔,却是他的同类。一个魔,看到另外一个魔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降魔者封印,这个魔要当做没有看见?

    看到亚邪的反应,惊鸿的眸光有些暗淡。

    她明白,降魔者,是魔界的公敌。

    只是,亚邪毕竟是她愿意接纳的朋友。被朋友质疑的感觉,真不好。

    “收好,想通之后来找我。”手指一弹,鲜血向亚邪飘去。亚邪神色一僵,瞬间做出防御的放音,看到是什么之后尴尬的收回防御,接住那几滴血。

    惊鸿不语,只是嘴角边的笑意淡化许多。转,便要向流华降落,下一秒,亚邪竟然挡在面前。

    亚邪眸中隐藏着的警惕,令惊鸿怒了,一挥手,无形的波动瞬间便封锁了亚邪,语气也冷了许多,“看在你是小泪长辈的面子上,我不计较你现在的行为!但是,你若是干涉我和小泪,请你做好被我封印的准备!”

    惊鸿语毕,不理会亚邪有些懊恼的神色,便降落在流华,走向雅阁。唯留下空中被封锁的亚邪。

    其实亚邪在有了动作的瞬间便后悔了。惊鸿是降魔者的事实对于他哪怕是任何一个魔而言,都是震惊的打击,他下意识的做出那些防御全部是对降魔者的本能。他是深信惊鸿不会伤害小祖宗,而且她现在怀有小祖宗的孩子……但是,夫人啊!您能否给点时间让偶消化一下事实哦!

    于是,悲剧的亚邪被封锁在空中整整三个时辰!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