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缈叶绝望——花尽泪昏迷

    美幻银河,黑色优雅,神奇的宇宙无形中运转,形成一道道美丽而夺目的奇迹。

    一抹纯黑如夜,银发如莲,姿卓然的冰美影静静地立在一道光芒之上,高贵、圣洁、淡然、安静。

    当缈叶醒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美丽的景致。

    其实缈叶不过是消耗过度,并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三四个时辰恢复体力便醒来了。

    “鸿儿……”缈叶站起,有些激动的向惊鸿走去,甚至忘记了他可以用飘的速度更快。

    惊鸿转过,清冷的眼神令缈叶硬生生的停住脚步。此时的惊鸿,如同他第一次见到她一般,陌生而熟悉,明明眼神依旧清冷,他却在感觉出一丝的凉意。

    “鸿儿,我们成亲可好?你想要你哥什么样的婚礼,我好置办。”缈叶温柔一笑,走过去,想要搂住她的子,却被她的眼神看的心慌不已。

    “缈叶。”良久,惊鸿才淡淡道。

    缈叶一喜,笑容更加温柔。他改变想法了,他想要和她恩恩的过一生一世,不理会天地俗尘那些渺小的人和事。

    然而,缈叶的温柔在惊鸿接下来的话中瞬间僵硬。

    “你就那么恨我恨我的孩子吗?”

    一句淡淡的话,没有质问,没有悲愤,没有哀伤,就像是询问天气一般的风淡云轻。却令缈叶感觉到窒息般的压抑。

    “你……你知道……”

    “你不希望我知道。”惊鸿移开视线,望向浩瀚的宇宙银河,眸底是无尽的迷茫。在缈叶告诉她将琼浆玉露牵引到丹田,他有办法控制琼浆玉露的力量并且完全剔除时,她是信任的。但是并不是盲目的信任。

    因为,丹田,是一个人的力量储存地。但是对于缈叶的惯信任,她依旧按照做了。

    法力在体内牵引着琼浆玉露的一瞬间,她强烈的感觉到了窒息般的痛苦。那种痛苦,来自于她的心脉和灵魂。牵引的同时,她审视体的状况,结果发现,她怀孕了。

    但是,牵引已经开始,强行终止,不仅会被琼浆玉露的力量爆破得形神俱灭,就连孩子都保不住。

    一个女人,只有在体验到即将成为母亲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伟大。

    为了她和小泪的孩子,她依旧强行牵引,却并不是将琼浆玉露的力量牵引到丹田。而是——强行吸纳!

    几千个亿万年的宇宙力量,那么庞大无尽的宇宙力量,岂是她一个小小的宇宙之神可以吸纳的?

    但是,她只有自己吸纳琼浆玉露的力量,才能保住孩子!

    在吸纳第一滴琼浆玉露时,她便已经痛苦的失去神智,然而却依旧本能的吸纳着。

    哪怕挤压,消磨,压制,变形,爆炸……所有的吸纳行为,她全部牵引到灵魂世界中!不伤害在体一分一毫!

    因为,她有孕。

    七天时间,对于她而言,漫长而无止尽。

    在她终于将所有的琼浆玉露吸纳完毕,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多么的想痛快的哭一场,为了她和她可怜的孩子痛哭一场。

    她和她的孩子,同生共死,创造了奇迹。

    六十八滴琼浆玉露!

    几千个亿万年的宇宙力量!

    硬生生的让一个修为在混沌之境的女人和一个尚未成型的胎儿,强行的吸纳完毕!

    一滴不剩!

    这样的痛苦!这样的委屈!竟然是她一直尊重的缈叶带来的!

    “不……我不知道……鸿儿我不知道你怀孕了……我真的不知道……”缈叶忽然感觉这样的惊鸿太陌生,虽然近在眼前却遥远缥缈,他一激动冲上去就要抱住惊鸿,却依旧被惊鸿回眸一个眼神止住了动作,所有的话咔在喉咙里,吐不出,说不成。

    他知道自己对惊鸿做了多么一件无法原谅的事,但是……“鸿儿……我你!我是你的啊!你是我的!我怎么可能容忍我的女人怀着别人的骨!”

    面对缈叶突然的歇斯底里,惊鸿忽然轻轻一笑,就像是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眸底一片讽刺和清凉,如水的声音淡淡的吐出风淡云轻的话,“到要我亲手杀掉自己的孩子?到两次夺走我夫君的命?到粉碎我的心脏挖走我夫君的心?你的,好沉重啊。七千年前,我只要求你封印我的记忆,可有说过要你粉碎小泪的灵魂?”

    七千年前,她冰封神界,删除神冥妖魔四界关于神魔大战的记忆。之后中了缈叶的秘术竟然要求缈叶封印了自己的记忆,但是,小泪的和灵魂被粉碎的一刹那,她依旧感应到了。

    她强行拆散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三:天魂,地魂,生魂。并且用尽全力凝聚小泪的三魂,可惜小泪的魂魄太过虚弱,有两魂不受控制的丢失,唯留下天魂被她保护在魔魂林。

    而她,经过七千年的时间,轮回重生,虽然记不起小泪,却依旧隐约的感觉到她在等待在寻找。

    现在她的三魂归位,而小泪,只有天魂地魂,唯独少了生魂。她感应不到小泪生魂的存在,唯有一个解释,那便是已经被缈叶发觉毁灭或者生魂太过虚弱自行毁灭。

    她对于小泪,有的不仅仅是,还有

    缈叶似乎被惊鸿的话惊愣到了,说不出话,只是望着惊鸿,眼神痛苦而绝望。他知道,他已经消失在惊鸿的世界中了。

    “缈叶,我不恨你。但是我无法原谅一个伤害我孩子的人。希望你,好自为之。”说罢,淡淡一笑,惊鸿的形渐渐消散。

    缈叶一惊,想要冲上去抱住她,却扑了个空,望着周围空的宇宙银河,缈叶歇斯底里地发出绝望的吼叫。

    “啊——!”

    宇宙银河,第一次有了声音,一道绝望的声音。

    —分割线—

    魔界。

    花尽泪盯着罗盘喜极而泣,血泪模糊,干血泪,加速输送魔气至罗盘,在他激动而焦急的等待中,那枚血珠仅仅是微微颤动,一直停留在原地。

    花尽泪从最初的惊喜,到失望、愤怒和窒息。

    为什么?明明察觉到鸿儿的气息,却判断不出鸿儿的位置?为什么?

    已经七天了!

    鸿儿失踪已经七天了!

    他在天地中找不到鸿儿,宇宙中,他又进不去,只能通过罗盘确定鸿儿的位置与她进行联系。现在呢?为什么血珠只动不移?!

    为什么!

    “噗——”气急攻心,花尽泪喷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血液洒在罗盘之上,竟然被罗盘慢慢吸收,完成了认主仪式。

    呵呵,讽刺!心高气傲的默契罗盘现在认主,岂不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无声的笑笑,花尽泪体里翻浆云涌,一股温的液体涌上喉咙,再次喷了出来。血液染红了他苍白的容貌,染红了罗盘,更加染红了他破碎不堪的心。

    扶着罗盘,子无力的滑落,花尽泪心力交瘁,很想就这么倒下去,沉睡。

    强撑着子,深深的看一眼罗盘,转,花尽泪决定出去寻找!

    哪怕是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的娘子!

    啪地一声,他整个子摔倒在门上,门经不住他的力量徒然开了,花尽泪落入一个清凉但却轻柔的怀抱。

    闻着熟悉的清新味道,花尽泪苦涩一笑。果真是太想念鸿儿了,竟然出现虚幻的味觉。想要抬眸,哪怕是幻觉,也要看看心心想念的女子的容貌,然而眼皮沉重,无力抬起,意识也由于疲惫开始涣散。在昏迷前,他似乎真切的听到鸿儿担忧的声音。

    小泪。

    真好。能有什么比听到鸿儿的一声‘小泪’更加幸福的事呢?

    意识涣散进而沉睡,然而他依旧有着模糊的感觉。似乎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家娘子的眼泪滴满了他的心,他好想吻掉她所有的委屈,好想抱紧她给她依靠给她温暖。耳边,她轻柔的声音一直存在,诉说着想念。

    很长很长的一个梦。若真是一个梦,他依旧要醒来!

    因为,他家娘子还在等着他!

    ——

    “夫人……这几天您去了哪里,怎么不对主子说一声?”亚邪像往常一样进入雅阁想要向花尽泪汇报魔界的状况,一进门,竟然看到惊鸿守在边,而主子则安静的躺在上。踯躅再三,亚邪依旧有些埋怨地询问惊鸿。至于小水音,他只当惊鸿将小水音送到了千城

    惊鸿不语,只是温柔的抚摸着花尽泪苍白消弱的五官,嘴角边一直挂着轻轻的微笑。

    良久,在亚邪责怪的眼神中,惊鸿才站起,走到他面前。亚邪一愣,发现她似乎不一样了,气质依旧,然而整个人的气场却似乎更加的无形,本来就风华绝代的容貌,更加的水润清冷。

    “亚邪,对不起,以后不会了。谢谢你这几天对小泪的照顾。魔界现在的况怎么样?”

    亚邪一怔,有些惊讶于惊鸿竟然开口道歉。至于‘谢谢’,这是他第二次听到。犹记得第一次听到‘谢谢’是在主子命令他将惊鸿引到府邸的时候,惊鸿询问赏金猎人的组织在那里,他‘恶劣’地说出叶相爷的府邸。

    听到她询问魔界的状况,亚邪整个人的气场也严肃起来,“右派长老们体内的控制术已经全部剔除,当他们知道尺修早在二十几年就对他们下了控制术的时候,对尺修是恨如滔天。现在尺修的下落还不明,不过相信他的子也不好过。三之后,右派和左派的长老联合魔界各个大家族举办一次魔斗士大会,到时候,我会以亚邪的份出场。在此之前,我准备抓到尺修,在大会上当众揭露尺修的罪孽。还有……”

    见亚邪犹豫不言,惊鸿看一眼花尽泪,淡淡道,“他不会当魔皇。”

    亚邪一惊,正想反驳,却看到惊鸿嫣然一笑,煞是惊艳。连说的话都令亚邪震惊加悲催不已。

    她说,“因为现在拥有天命魔魄的人,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