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好俊美,劫个色如何。

    前一秒还庞大如斯的绵延山脉,下一秒竟然碎成了粉末,烟尘滚滚漾在众人眼中。直到尘埃落定,眼前一片空的尘土之地,众人错愕的嘴巴才合上,机械地望向那个依旧风淡云轻拂拭着衣袖的黑衣女子,有惊讶有窘意更多的是无语——这样也行?

    “时间不等人,走吧。”惊鸿小幅度地弹弹衣袖,不理会惊愕的众人,率先踏上厚厚的尘土。众人回过神来,纷纷跟了上去,而美雅则是一副吞了苍蝇的表,看向惊鸿的眼神也诡异起来。她自然不相信一个君主前期的修为能将高耸入云的碎石山打碎,直觉认定此山或许山如其名,的确很碎。不过白白让惊鸿捡个便宜,出了风头,她心里还是不爽的。

    碎石山的占地面积很广,虽然不能飞行,但是众人皆是魔界新一辈的高干弟子,遂脚程并不慢,走出碎石山不过用了一个多的时辰。

    期间美雅从最初的排斥,到最后开始有意无意地和惊鸿说话,然而惊鸿子淡漠,对话简洁轻淡,美雅心里不爽表面上也是讪讪一笑。最后旁敲侧击得知惊鸿和亚邪的份不过是魔界小家族的旁系时,美雅忽然沉默了,看向两人的眼神又恢复了最初的傲慢和不屑。

    惊鸿不语,亚邪冷笑。

    出了碎石山,巴特看向惊鸿和亚邪的眼神多了一份探究。美雅喜欢巴特的事整个右派都知道,见心的男子竟然时不时偷窥那名黑衣女子,美雅的脸色当即暗了一层,看向惊鸿时也充满了挑衅和警告。惊鸿无语——

    美雅自然不知道巴特并不是对平凡容貌的惊鸿有什么心思,而是——碎石山碎了,一路上都是碎粉灰尘,一个多时辰的路程每个人都是风尘仆仆的样子,衣服上多多少少尘埃不堪,唯有惊鸿和亚邪的衣服干净依旧。巴特不得不怀疑两人是用了什么隐藏修为的秘法,或者丹药。

    红泥沼泽。顾名思义,泥土是红的,以沼泽为主,空气潮湿,颜色诡异,犹如经过了鲜血的洗礼。周围花草丛生,草叶微微泛红,淹没膝盖,坑坑洼洼的小水沟里的水竟然也是红色的,诡异的令人心惊胆战。然而与环境不符合的是,空气中竟然有一股幽幽的香味,令人心神漾。

    “是媚魂草,闭气。”惊鸿瞥一眼那些明显变异的花草,微微皱眉。

    清冷的声音令众人瞬间回过神来,纷纷闭气。“哼,小小媚魂草而已,魔界到处都是,不过是低级的杂草,就连低级的修为也伤害不了,有什么好紧张的。”美雅也被那香味吸引,一时间竟然没有察觉那香味的来源是媚魂草,不心中有些不爽。

    众人无语,对于这位傲的千金小姐的话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在魔界,媚魂草的确是普通的杂草,一点伤害都没有!但是这里不一样!这里是冰火之境的红泥沼泽!是媚魂草最聚集灵气最浓密的地方,空气中的香味明显太过浓郁而且有迷幻的作用在其中,哪怕是一个有戒心的人也不会放松警惕!

    “很抱歉,我说错一个字,是魔魂草。”惊鸿无辜一笑,表无害。

    美雅当即变了脸色,忙捂住鼻子,惊恐地望着周围,下意识地往巴特后靠。巴特对于美雅这种无意识的行为很受用。他自然知道美雅对他有意,虽然美雅不如盈天才美,但是美雅的父亲是右派的大长老,他曾经想过娶了盈,然后纳了美雅,这样前途和女人两不误。而美雅此时的小动作,正好将他男的自尊得到小小的满足。

    然而听到魔魂草三个字,巴特也不由地变了脸色。

    最基本的常识,魔魂草由媚魂草进化而成。但是媚魂草太过低级,千万株里面不一定有一株进化成魔魂草,遂媚魂草的杂草之名一直存在。而进化后的魔魂草,迷惑和迷幻的效果则发挥到极致!吸入过量,轻则产生幻觉做出一些平时敢想不敢做的事,重则永远沉浸在幻想之中,直到灵魂被魔化,完全死去。由此可见魔魂草的厉害!

    而这里——竟然有魔魂草?

    而且看样子,似乎不止一株!

    惊鸿不语,只是随手一挥,原本看着只是怪异的花草瞬间变化,露出本来面目,绵延数里的红泥沼泽,所有的花草竟然都是魔魂草!

    众人倒吸一口气,不忘警惕地闭气,甚至将全的毛孔都闭塞了。

    魔魂草并不常见,一下子进入魔魂草的海洋,这种感觉就像是蚂蚁在伤口上爬来爬去一样。

    “天呢,好恶心的东西……”美雅看到那些鲜红而诡异的花草,胃里一阵恶心,抓紧了巴特的衣袖,尽量往巴特边靠,里面衣裙沾到什么东西。美雅上的少女体香,若有若无的漾着巴特的心思,巴特心神一漾,当下重重吸了一口空气,闻到那浓郁的幽香时,他才瞬间回神,忙闭气。

    “灵沅姑娘,你有没有办法?”飞鹤直觉地认为惊鸿不是平凡之人,而打碎碎石山那一幕,虽然别人认为是瞎猫撞到死耗子,然而他却感觉其中有异样。就像这次的魔魂草,他也不敢确定是什么东西,她竟然能这样毫不犹豫地说出来,并且一挥手就破了魔魂草的幻术?

    “没有。”

    众人听到飞鹤的问话,也期待地望向惊鸿。然而后者直接两个轻淡的字眼——简洁而明了啊!

    巴特看一眼惊鸿,那一眼带着浓浓的试探和警惕,忽然说道,“架起防御,我们冲过去!记住,不要沾到红泥沼泽,也不要踩到魔魂草!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巴特话说完,安抚地拍拍美雅的小手,然而率先凝聚魔气,在他和美雅周围设置上防御屏障,隔绝空气和地面。飞鹤等人一见,也纷纷凝聚魔气,与巴特的屏障联合在一起,不多时,一个足以装下十个人的小型空间屏障已经成型,将几人笼罩其中。

    “叫灵沅是吧?君主前期虽然低下,但是好歹也是一份力量!我们每一个人都无私地奉献魔气,你呢?躲在我们的羽翼里坐享其成?”美雅见惊鸿和亚邪竟然丝毫没有释放魔气的迹象,不由地动怒了。那位水红男子没有修为,不能凝聚魔气能够理解,但是这名黑衣女子呢?明明是君主前期的修为,即便是低了一点点,但是竟然没有搭把手的觉悟?!

    惊鸿无语,瞥一眼飞鹤,淡淡道,“我和古邪退出你们的队伍。若是遇到什么麻烦,心里默念一声我的名字。还有,我帮你们是看在我夫君的面子上,他初来乍到,有许多事需要支持。告辞。”

    惊鸿说罢,径直从空间屏障旁边走了过去,黑色的现代装竟然也有一种飘逸的感觉,精致简洁的鞋子踩在红泥地上,竟然丝毫没有沾染泥土,鞋底依旧洁白干净。

    巴特愣,飞鹤愣,美雅愣,文藏愣,甲愣……就连亚邪也有一瞬间的怔愣——夫人好牛!不过——小祖宗是初来乍到吗?

    直到惊鸿两人已经走远二十多米,众人才回过神来。

    “狂妄!什么叫做默念一声她的名字?太狂妄了!”美雅面目有些狰狞,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可以那样潇洒有气势,令她感觉只有仰望的份儿,这种感觉很不爽!

    而飞鹤的眼神中则闪过一丝落寞——夫君?她已经有夫君了——是古邪吗?看着不像。古邪虽然话不多,但是可以看出来对她很尊敬,就像是主仆。什么样的男人,配拥有那样风华清冷的女子呢?

    亚邪抓狂——尼玛的主仆!

    “灵沅姑娘!为什么?为什么不一起?”眼看惊鸿两人就要消失在前方,飞鹤忍不住喊了出来。

    惊鸿一顿,没有回头,声音依旧轻淡,却清晰地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她说,“为了他,我可以容忍任何一个魔。但是,若有谁抵触到我的底线,一个不小心降服了谁,他的处境会很尴尬的。”

    亚邪囧——夫人,您真直接。而且,魔可不是那么好降服的!

    “你什么意思!”美雅怒了,但是空间屏障的速度不许她直接冲过去,“既然你能对付魔魂草为什么不早说!是害怕我们的实力?还是你想独吞那个东西!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不是我们右派的人还穿着黑色的衣服,说不定有什么谋!还有你旁边的那位不敢露脸的男人,长得丑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丑还装神秘!想要勾引无知少女还是干了什么坏事不敢见人啊?”

    亚邪囧了。不就蒙个面纱,至于想那么多吗?

    飞鹤本是想要为惊鸿辩解的,但是一听美雅的话,后面虽然过分了点,但是也不由地有些质疑。毕竟,惊鸿和亚邪能大摇大摆地走过去,自然是有办法的,现在退出队伍,的确有独吞的嫌疑。而且——惊鸿刚刚的话,确实太过……压抑!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发号施令一般。

    其实惊鸿冤枉。她不会拐弯抹角。

    原本默许加入队伍是为了小泪。这些人一看就能知道左右派的分量人物,而且是小泪的同胞,她没有想要拒绝的意思。但是她是尊者,她是降魔尊者!哪怕已经恢复了宇宙之力她也是降魔尊者!一个魔对降魔尊者的轻蔑质疑不屑等等侮辱尊严的行为甚至眼神,她都是不许的!

    因为降魔尊者的骨血里,存在着压抑魔的力量!那便是降魔印!

    听闻美雅的话,惊鸿乐了,被她的话逗乐了,转回眸,瞥一眼已经走过来的几人,轻轻笑道,“对于你口中的什么东西,我没有兴趣。若是你再无理取闹挑战我的底线,后果不是你可以担负的。”

    明明是那样轻淡的话,却令人感觉很压抑。美雅被那一双清冷的眸子惊愣地说不出话来,但是从小生惯养的她哪里肯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哼,谁知道是真没有兴趣还是假的?没有兴趣你来这儿干嘛?旅游观光?哼。”

    美雅一连冷哼了好几声,气焰明显降下许多。即便她在无知,也可以感觉出惊鸿定然不是普通的魔——能毫不顾忌魔魂草的魔,当真是修为只在君主前期?她不信。

    “好了,灵沅姑娘。红泥沼泽危机重重,就算你和古邪修为高深,两个人也应付不过来。我们还是一起吧。”飞鹤考虑若秒,还是出言挽留。虽然他也开始怀疑这位来历不明的灵沅,但是毕竟人家帮他们驱散了毒蜂救了文藏。

    “是啊是啊,灵沅姑娘,一起吧……万一遇到什么危险,多个人多把手,就多份希望嘛。”文藏没有那么多心思,对于惊鸿的救命之恩,他一直记在心里。对惊鸿,他选择无条件信任。

    惊鸿皱眉,无奈一笑,“随你们。不过,不要妄想借用我的力量,除非威胁到生命,否则我不会出手。”

    飞鹤无语,对惊鸿的话仅是皱皱眉。

    甲则是嗤之以鼻。

    巴特申请复杂地看一眼惊鸿,没有说话。

    美雅气极反而悲催地笑了,暗骂这女子太过自大,什么借用你的力量?还出手?

    唯有露出真心笑容的只有亚邪,可惜面纱挡住了他的微笑。对于惊鸿,他虽然不了解,但还是知道一些的。比如惊鸿的子,太过淡漠清冷。此时能说出如此毫不顾忌的话,对她而言本就是再平常不过。惊鸿的最后一句话,已经确保了这几人的命安全,可惜,由于说话没有艺术,反而变了味儿。

    最后,几人同行度过红泥沼泽。一路上也遇到一些蛇虫鼠蚁,等级不高,三两下便解决了。等出了红泥沼泽,巴特飞鹤等人已经衣衫狼狈,一撤掉空间屏障,美雅便找个借口离开一会儿,再回来时已经换上了一件米黄色的连衣裙,看上去清新而美。

    “巴特师兄,接下来是什么?都已经快午时了……”美雅望望天色不由地有些焦急。

    “……灵沅姑娘,你是不是来过冰火之境?”后面是什么,巴特实在不知道,他沉思若秒,才严肃地看向惊鸿,语气里甚至有一丝责备的味道。

    美雅一听,急子的她当即怒了,“我说你怎么能打碎碎石山,走出红泥沼泽,还知道那么多,原来你来过?你为什么不早说?看着我们狼狈不堪你是不是很高兴啊?”这样一说,众人才注意到惊鸿和亚邪的衣服似乎一直是干净的,就连鞋子都是干干净净的!

    “灵沅姑娘,接下来该怎么走?快午时了,我们要抓紧时间。”飞鹤望一眼惊鸿,然后看着周围这一片茫茫的大地,竟然连一根草都没有,比沙漠还要沙漠,土地干裂,气温虽然不毒辣,却也经不住这么耗。

    惊鸿不语,轻轻皱眉。飞鹤虽然明面上没有说相信美雅的说,然而话里已经说明他也认为惊鸿来过。

    对此,惊鸿仅是皱眉。

    忽然,惊鸿转,背对着众人,声音清冷而风淡,令人听不出温度,却很冰凉,“亚邪,我们走。”

    亚邪一愣,并不是因为惊鸿毫不顾忌地喊出他的名字,而是——惊鸿似乎生气了?

    众人一见惊鸿和亚邪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赶紧跟上,美雅更加认定惊鸿曾经来过,忍不住抱怨,“想甩开我们独吞东西想都不要想!”

    巴特和甲一听,对惊鸿和亚邪有几分忌惮。刚刚由于惊讶惊鸿选择了方向,遂他们并没有听到惊鸿称呼亚邪有什么不对之处。反而是飞鹤感觉有一丝的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那个名字,不过他更加确定了‘古邪’是假名!那么——是不是灵沅也是假名?一想到惊鸿很有可能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接近他们,飞鹤忽然感觉很难受。

    最无知的当属文藏。虽然听不惯美雅的语气,却也没有多想。

    走了大约半刻钟,周围全部都是干裂的土地,一望无垠,众人忽然生出不知所措的感觉,只有跟着惊鸿的步伐,只希望快点见到树木或者水源也行。这种一望无际的都是干裂土地的环境,令人心生不安。

    突然,前方有一枚白点,在一片苍茫的天地中尤物突出,更加令人惊讶的是,那枚白点似乎是飘的!

    御空飞行!

    众人皆是一愣,纷纷凝聚魔气,却发现依旧飞行不了。

    那枚白点由远及近,众人这才看清竟然是一个人影!

    惊讶的,惊愕的,还有不敢置信的——竟然有人能在冰火之境飞行,说明什么?说明他们遇到大BOSS了!

    白影似乎知道这方有人似的,径直朝这儿飞来,近了,众人才看清那人的模样,皆被狠狠惊艳了一把!

    男子年轻模样,白衣如雪,圣洁如莲,俊美神诋,墨发如稠,一举一动飘逸灵动充满韵味。俊美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还有那一抹姹紫嫣红的温柔笑容——极品啊!

    亚邪抽了——这是我吗?囧——果真,都是一样的皮囊,不同的灵魂不同的气质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己那么有男人味儿呢?亚邪自恋中——

    白衣男子以一个极其优雅的造型降落,与惊鸿对立而战。在众人或惊艳或嫉妒或花痴的眼神中,惊鸿轻步走上前,伸手,手指勾起男子的下巴,邪气一笑,“公子好俊美,劫个色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