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石,是这么碎的。

    收回变异气流,黑熊已经血模糊。或许是神经系统受到刺激,变异气流一消失,黑熊立马撒开丫子狂奔,溜之大吉!

    亚邪失笑。“夫人,您是怎么降服这变异气流的?”

    收好变异气流,惊鸿一顿,脑中不由地想起在神界遇到纳溪萧然等人被困变异气流中的画面。淡淡道,“它自己赖着我的。”

    亚邪囧——有这么不争气的自然灵力吗!竟然赖着您不肯走?

    惊鸿所言非虚,在天界她本没有打算出手相救,的确是变异气流自己跑到她面前的。至于救下纳西萧然,不过是因为与纳溪萧然有过一面之缘。

    看吧——惊鸿与善良无关。

    “正午时分,换季就结束了。”惊鸿看看天色,忽然幽幽道。

    亚邪一愣,面纱下的表也凝重起来。

    换季结束,冰火之境恢复两重天的诡异,那么,危险就会增加许多!看来,必须要在午时找到小祖宗。关键是——小祖宗您在哪里哦!

    “走吧。”惊鸿向西南风向走去,亚邪跟上。直觉地,亚邪感觉惊鸿并不是一个小小的天神那么简单!

    神与魔的气数相克,普通的天神能划破结界穿越魔界?普通的天神能在魔界毫无影响安之若素?答案是——NO。

    “你好奇什么。”惊鸿的步子依旧从容。

    亚邪一愣,讪笑道,“夫人好心思。您是神,应该知道神与魔气数相克。知道我家主子是魔,您就没有一点伤心难过吗?”

    “他不是。即便是,那也是我的人。”惊鸿的声音依旧淡漠,却令亚邪一怔,久久沉默。

    自古神魔不两立,能有几对神魔能毫无顾忌的相恋,能这样毫无波澜地说出‘即便是,也是我的人’这样的话!

    “夫人,我称您为夫人,是将您当做自己人。希望您能好好护我家主子,不要伤他。他……很脆弱……”良久,亚邪才轻轻道,声音低沉而有一丝的哽咽。

    惊鸿一愣,回眸看一眼亚邪,忽然笑了,“没有人比我更懂小泪。你,也一样。”说罢,惊鸿继续走路,丝毫没有理会惊愣的亚邪。

    没有人比她更懂小泪——亚邪忽然发现就算是相处了二十多年的他,也不能说是了解小祖宗!

    他知道小祖宗的坚强和执着,也知道小祖宗的脆弱和无助。但是——自从惊鸿出现后,小祖宗似乎变了——变得他捉摸不透!不——应该说他从来不曾了解过小祖宗。他的思想里只有复仇,只有守护着小祖宗。很多时候,他就是小祖宗的属下和老师,教导小祖宗,遵命于小祖宗,从来不曾用之外的份却感知小祖宗的内心。

    忽然间,亚邪内心一片悲凉。二十多年了,他在小祖宗的上从来没有感觉到快乐,即便是一个笑容,也是皮肤在动而已。从惊鸿出现,小祖宗才有了笑,有了更多的绪。

    亚邪为自己险些扼杀了小祖宗的‘人’而震惊而自责。

    “亚邪,你为他做了很多,已经很好了。若不是你,只怕小泪受到的伤害会更多。谢谢你。”惊鸿忽然停住脚步,转,看着亚邪,淡淡一笑,清冷的眸子里有一丝温度。

    亚邪一愣,面纱下脸色大囧。被表扬了!竟然被表扬了!

    “走吧,找到小泪,换回体。然后,拨乱反正。”惊鸿灿烂一笑,头一歪,有点调皮。亚邪继续囧——怎么感觉像是变为小孩子了!

    行到一处四面都是峭壁陡崖的地方,竟然遇到了‘熟人’。原来飞鹤等人忌惮变异气流,逃开之后,遇到了文藏、美雅、巴特、还有右派的一个弟子叫做甲

    “灵沅姑娘!”飞鹤看到惊鸿,喜悦地走过来,本想开口询问有没有受伤的事,却被美雅打断了。

    “巴特师兄,他们是谁?我们的人吗?怎么穿红色衣服?”美雅不满是有源头的。她自认为能不穿弟子服装的人只有她一个,这就叫做特俗。现在突然间多了一个水红男子,而且还蒙着面装神秘,她心里自然不爽。

    之所以下意识地认定这两人是右派弟子,只因为黑色是右派的专属!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是右派的人不能穿黑色,但是整个魔界都很有默契地延续着这种‘规定’!

    巴特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他对那两人的份也不熟悉。

    “灵沅姑娘,有没有受伤?我们和其他师兄弟分散了,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飞鹤不理会美雅,语气关心地询问惊鸿。

    美雅一听立即冲上来,反驳道,“飞鹤!这个队伍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右派不嫌弃你们愿意和你们组队已经是自跌价了,你现在竟然还要让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人加入?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冰火之境!是冰火之境啊!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带着这么两个累赘是想拖后腿吗?”

    飞鹤一时窘迫,愤然地瞪着美雅,却说不出什么辩驳的话来。美雅的话虽然难听,却不无道理。他们之中,飞鹤已经君主巅峰,虽是有可能突破。而文藏因为服用了蜂蜜现在是君主中期,修为也是有利!巴特和飞鹤一样是君主巅峰,但不是瓶颈,离突破还有些时。那个叫做甲的弟子修为也在君主后期。而美雅,虽然只是君主前期,属于几人中最弱的,但是她是右派大长老的女儿,份显赫,自然是重点保护对象。

    而眼前的黑衣女子和水红男子,一个修为在君主前期,还是刚刚突破的样子;一个根本没有任何能量波动,要么是神尊之上,要么根本没有魔力!相对于前者,众人更愿意相信后者!那边是水红男子根本没有魔力,废物一枚!

    但是——飞鹤和文藏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惊鸿才君主前期!毕竟之前惊鸿可是在蜂群中大放光芒的!但是——人家的气息明明就是君主前期,而且还不稳,摆明了刚突破。

    惊鸿囧——被嫌弃了。

    亚邪幸灾乐祸——最好不要再一起!拖后腿的不知道自己是拖后腿的,真可怕!

    “飞鹤,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和古邪不过是路过,再会。”惊鸿淡淡一笑,清冷淡漠的声音在此时清脆而优雅,令美雅当即变了脸色。

    她一直认为只有容貌美,才是真的美!只有容貌能带动气质!

    然而此时,这名来历不明的黑衣女子,明明那么平凡之极,然而却给人一种高贵圣洁优雅的感觉!甚至——很美?

    “恐怕不是路过那么简单吧?”美雅冷笑,本来精致的容貌因为声音和表的衬托竟然将那份青之美硬生生减弱几分,看上去世俗而酸薄。

    “好了,人多力量大。只要不给我们拖后腿,想跟就跟吧。”美雅话锋一转,语气轻挑而骄傲,眼神也变得不屑轻蔑。

    飞鹤尴尬,亚邪囧囧无语,惊鸿皱眉。

    这位美雅少女玩的是哪出?

    “灵沅姑娘不要介意,美雅没有恶意的。那个,你们还是加入我们的队伍吧,人多力量大……”说道最后飞鹤也囧了。该死的,他竟然学了那跋扈小姐的话?

    惊鸿淡淡瞥一眼美雅,轻轻点点头。亚邪见夫人点头,有些无奈。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碎石山,走过碎石山就是红泥沼泽,那东西开花的时间大约在明午时左右。到时候我们各凭本事,谁能拿到就是谁的!”巴特是这个小队伍的队长,毕竟——人家看过地图。

    虽然不知道所言真假。

    “怎么过啊?不能飞行,这山也太峭了,你看,你碰就碎,根本不能爬!”甲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容貌也算清秀,年龄之这里最大的,修为却是中等。因为家族在右派中很有分量,而且他又是家族的嫡系子孙,自然没有人敢明面上奚落他的修为。

    果真,这些高耸入云的峭壁陡崖看似坚硬庞大,然而一碰,就会有细碎的小石子掉落。果真是——碎石山!

    瞥一眼碎石山,惊鸿皱皱眉。“时间不等人,过了午时,换季的时间就终止了。”

    众人一愣,望向惊鸿。美雅一惊,有些质疑,“你懂什么?没有能力过碎石山,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但是美雅惊慌的眸子已经出卖了她的害怕——若真的恢复冰火两重天的现象,他们拿到那个东西的机率几乎为零!生还的机率连五成都不到!

    “灵沅姑娘,我信你!”飞鹤瞥一眼美雅,走到惊鸿面前,正色道。文藏也走过来,憨厚一笑,“我也信你。从你救了我的命开始,我就莫名的信你,嘿嘿。”

    惊鸿两手一摊有些失笑,“这般容易相信别人,会吃亏的。”越过两人,抬头瞥一眼碎石山,惊鸿忽然腹黑一笑,“既然名为碎石山,打碎可好?”

    众人一愣,亚邪也惊讶惊鸿那一笑,似乎——很诙黠?

    突然,惊鸿伸手出拳,不急不慢的拳头击向碎石山——众人无语的无语,不屑的不屑,惊讶的惊讶——然而令人震惊的在后面!

    轰轰轰——悉悉索索——

    绵延百里的、高耸入云的、犹如蚂蚁面对大象的碎石山——竟然在那小小的一拳之后,顷刻倒塌,碎石滚滚——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