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

    魔界,从七千年前开始,魔气似乎受到了一种莫名力量的压制。魔界的命运出现衰竭(其中参加神魔大战的魔已经被封印在人界的魔魂林中),魔界的气数也由于被压制遂突破神君晋级神尊的魔几乎很少。这也是魔界在发现神界被冰封之后而没有趁机攻上神界的原因。

    那股力量压制了魔界七千年之久,直到二十多年前,魔界的魔皇古元聆不仅突破了神君晋级神尊,更加在魔后分娩出魔界小皇子之时大喜过望,竟然达到无极之境!成为魔界七千年第一人!

    可惜,好景不长。在魔界众人以为衰竭现象开始走上重生的轨道时,古元聆竟然勾结恶魔中人,意图吞并魔界,将魔界拱手送至恶魔之主手中!幸好魔界右派的长老们和魔皇的胞弟尺修即使发现,制服了古元聆,还有魔界的叛徒——古元聆的座下护法亚邪。

    一夜之间,魔界被噩耗席卷。古元聆因为事迹败露魔大发,杀光了所有皇族,毁灭了魔界至宝——天命魔魄。并且亲手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魔界的小皇子——古元叶。而亚邪,也被右派的长老们生擒,烙上了魔界叛徒的印记。

    之后尺修在右派的拥护下继位,冠上魔皇的姓氏——古元。

    而那位叛徒亚邪,在尺修继位那,挣脱魔牢,从此不知所踪。

    ——

    魔界外域。

    “巴特!你们右派不要太嚣张!这可是左派的地盘!”飞鹤面无表的看着对面十几名右派旁系弟子,心中暗暗分析对策。

    二十多年前,左派的长老们因为为直系弟子莫云间的晋级护法而错过了那场震惊魔界的大动乱。而左派的弟子一直崇拜古元聆,长老们也信任古元聆,虽然觉得魔皇勾结恶魔的事有些蹊跷,然而一直没有证据。自从尺修继位后,右派得到重用,左派由于是古元聆的亲信长老而受到打压。二十多年来,左派的封地和权利逐渐被剥削。右派的弟子越来越多,行为也越来越嚣张。有些右派直系弟子甚至不将左派长老放在眼里。

    三个月前左派三长老忽然间昏迷不醒。而此次,大师兄莫云间为医治大长老而前往外域最危险的冰火之境寻找最重要的灵草,他和几位师兄弟不放心大师兄的安危,得到师父(二长老)的许可后一步跟来。哪知道,一路上竟然不断遇到右派的巴特等人前来捣乱,有好几次甚至差点大打出手。

    “哟?师弟们,我没有听错吧?这里是左派的地盘?哈哈哈……左派现在还有地盘吗?”巴特刺耳的轻蔑笑声引起右派弟子的恭维,一个个不屑地嘲笑着对面的飞鹤等人。

    “你……”一名左派弟子血气方刚隐忍的功夫差了点,幸好被飞鹤即使拦住,否则就中了巴特等人的计。

    原来,在右派和左派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不管事起因如何,最后错的那一方就是先动手的那一方!这样的规定原意是为了使右派和左派更加友好相处,然而却成了右派无理取闹的金牌。最近右派似乎越发嚣张,隐隐有挑衅左派的势头。遂,长老们曾经告诫门下弟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与右派的人发生矛盾。

    “怎么?看不惯你你打我啊!你敢吗!”巴特的语气尖酸而鄙夷,那得瑟的模样就像是挂在树干上的内裤一样迎风耀武扬威,滑稽而可笑。

    “十六师弟,记住师父的话。我们走!”飞鹤拉住冲动的师弟,深深地看一眼巴特等人,冷哼一声越过他们继续赶路。

    “啐!”巴特笑着对着飞鹤等人的背影吐口唾沫。

    凡是魔界直系的弟子都知道,左派出了两个天才,一个是二十岁便是神君巅峰的莫云间,一个便是飞鹤。飞鹤虽然没有莫云间妖孽,却也是天才级的人物,十八岁便已经成功晋级神君!而右派的巴特与飞鹤,小时候本是好朋友铁哥们,十年前在选择派系时,一个选了左派一个选了右派,虽然敌对却不影响两人的交。直到一个美丽少女的出现,那人便是左派三长老的孙女盈。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竟然同时喜欢上盈,于是两人的矛盾开始浮出水面。

    巴特子外向,虽然面子却很活跃。而飞鹤则内向沉稳,不善言辞。可惜,盈对巴特一点好脸色都没有,反倒对飞鹤有说有笑,这就更加令巴特嫉恨飞鹤。其实,飞鹤也冤枉。因为飞鹤与大师兄莫云间关系比较好,而盈暗恋莫云间遂才将飞鹤当做朋友。当然,这些飞鹤可以感觉到,然而巴特却粗心大意认定了是飞鹤在搞鬼,遂盈才讨厌他。

    “师兄,怎么办?那些家伙也太能忍了!”一名右派弟子语气轻挑之极。

    巴特冷笑,“放心,前面可是有见礼物在等着他们,爷就不相信飞鹤看到那件礼物还能理智!”

    右派弟子相视一笑,邪恶之极。

    冰火之境外围。

    “飞鹤师兄,大师兄的踪迹到这里就断了……”左派弟子有些焦急。

    飞鹤面色凝重地看着手中的罗盘,内心也是一片焦急。大师兄虽然已经是神君巅峰,但是万一有右派的长老埋伏,那岂不是必死无疑?近几年魔皇尺修明显偏袒右派,对左派不闻不问,甚至刁难左派长老。若是大师兄出个什么事,对左派的打击可谓是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突然,四周一阵嗡嗡的响动,飞鹤等人立马提高警惕,巡视着四周。

    “不好!是蜂群!快撤!”飞鹤刚吼完,天边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灰蒙蒙的蜂群,比雨点还有密集的蜂群像是感应到飞鹤等人似的一冲而下。

    众人大惊,眼下撤退已经不可能了,只有凝聚魔气设置上屏障防御蜂群的攻击。然而蜂群的智力虽然低下,然而团队精神却是一等一的好,且数量庞大,纷纷不要命地像箭矢一样刺向屏障。由于蜜蜂的毒针仅能使用一次,遂不到几秒钟,飞鹤等人的周围已经掉落了密密麻麻的蜜蜂尸体。可惜,蜂群依旧数不胜数没有停止攻击的意思。

    蜜蜂的攻击很弱,然而最厉害的却是毒针。即便再强大的魔法屏障,也不住成千上万之蜜蜂的毒针攻击。不消几时,飞鹤等人明显感觉到吃力。

    “特么!怎么那么多蜜蜂!”外域虽然险象环生,但是一下子碰到蜂群,他们还真是太有运气了!而且看这蜂群的数量,似乎很庞大!

    “大家不要慌!这些蜜蜂只听命于蜂后,找到蜂后然后秒杀!”飞鹤对蜂群有些了解,当下做出决定。然而屏障外界密密麻麻的蜜蜂根本看不出那只是蜂后。

    “啊……!”突然,一名弟子的魔气防御被蜜蜂刺破,手掌上挨了一针。

    “九师弟!”飞鹤一惊,连忙又加强了魔气的释放才将那刺破的防御补上。要知道毒蜂虽然力量弱小,然而毒针却是剧毒!解药很难寻,那便是毒蜂采集的蜂蜜!

    九师弟被毒针刺中,虽然没有立即出现中毒反应,然而体已经开始僵硬,动作也迟缓许多。飞鹤等人大惊,心里明白若是三个时辰之内寻不到蜂蜜,九师弟只有死于毒针之下。

    魔,也有死亡。无论是人类还是神妖魔,甚至是冥界生灵,都存在着死亡。有者,死,灵魂归冥界,视生前作为进行轮回或者惩罚;魂魄者,若是死亡那边是真正意义的死亡,没有轮回,彻底消失在天地间。

    一般修为做君主之上的神妖魔或者冥,即便死亡,灵魂依旧会存在,若是灵魂承受时间内没有找到契合的或者没有进入冥界,那么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遂,哪怕是魔,也是惧怕死亡的。

    “师弟们抵住!蜂后的体型是普通毒蜂的一半!找到蜂后,毒蜂群就能控制住!”飞鹤边说边注意着屏障外的毒蜂,忽然间感觉一阵不安。蜂后的体型本就较小,现在周围全是蜜蜂,想要找出蜂后根本是痴人说梦!而且蜂后擅长隐匿,难道——今他们就要丧生在毒蜂群之下吗?

    暗处,距离蜂群三十多丈之外,巴特等人隐藏在丛林之中,并且隐匿了气息。

    “巴特师兄,您说的礼物就是蜂群?好厉害!巴特师兄竟然能召来蜂群!”右派弟子恭维地望着巴特,望向远处密密麻麻的蜂群时,眼睛里闪过恐惧和惊悚。

    其他弟子一听纷纷恭维巴特的本事。巴特笑意邪恶,趾高气昂地接受恭维,然眸底却是一片疑惑。他准备的并不是毒蜂群,他还没有那个胆量招惹毒蜂群。不过,出现这样的意外,他是很高兴的。不费一兵一卒,利用自然的力量干掉飞鹤等人岂不是更好?

    “走!毒蜂的速度和嗅觉可不是闹着玩的!”巴特幸灾乐祸地望一眼远处的蜂群,招呼着师弟们悄悄离开。想着若是左派的老家伙们得知他们的得意弟子飞鹤丧生的消息是何等模样?

    巴特等人离开不过若秒,天空中骤然出现两道极光,光线经过刻意的内敛显得极浅。极光消失,两抹人影骤然悬浮在空中。一抹清冷影,极致的黑色现代装幽暗优雅,高贵淡然,将凹凸有致的材衬托出来,张狂而内敛,邪肆而狂野,清冷而淡漠,矛盾却融合;墨发仅用一根簪子固定,露出一张平凡的容貌。此人正是惊鸿。

    另一抹影黑发三千,水红晕染,完美的材比例很是精致,然而容貌却遮上了一层薄薄的黑色面纱,看不出样貌。正是占用了花尽泪体的亚邪。

    由于魔喜欢黑暗,遂魔界的发色大部分是黑色,衣着也是紫色和黑色两种。惊鸿为了融合魔界中,将银发掩饰为墨色。至于亚邪——盯着花尽泪的容貌,很自觉地蒙上了面,发色也变化为黑色。

    “夫人,要不要帮忙?”亚邪看着前方的蜂群,声音依旧是属于亚邪的声音,有些低沉。

    惊鸿瞥一眼蜂群,忽然淡淡一笑,“五灵蜂……这些人还真幸运,上古的灵物都能遇到。”

    亚邪无语——是霉气吧!五灵蜂的蜂蜜虽然是神妖魔觊觎的圣物,甚至和神界的圣水有得一比,但是五灵蜂善于隐匿和速度,并且蜂后多疑贪婪且毒辣,这些人遇到五灵蜂——只怕没有都是好的。不过,能抵御到这么久,这些人的力量还是有点意思的。

    “那夫人是救还是不救?”亚邪现在只想着快点找到小祖宗,将体换回来。

    “初来乍到,做件好事吧。”惊鸿轻笑。

    两人骤然降落,毒蜂发现有人闯入领地,一股脑地冲刺过来,尾后的毒针泛着寒光。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