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娘亲呢。

    灯光明亮,红酒幽香,冰美的女子静静靠在椅子上,气质清冷,眸光冰凉,一瞬不瞬,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亚邪,你不说点什么吗。”

    清冷的声音不温不火,淡然而清凉。黑烟——亚邪不由地打了个寒战,惊讶归惊讶,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夫人,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夫人?都已经承认了还装。既然装,那就装到底!“我说,你只需回答是与不是。”

    “夫人请。”亚邪尴尬地笑笑,笑容里有丝感激。小祖宗,我可没有亲口出卖您哦!是夫人太英明了!

    “小泪与你互换体,去了魔界,是为了对付尺修?”

    “……是。”您要不要那么精明啊!

    “若是如此他大可与我商量。我问你,他离开的时候边是不是有一个气质飘渺的男人?”

    “……是。”这也能猜出来?小祖宗,您老保重!

    惊鸿不语,勾唇轻笑,眸底看不出绪。她之所以猜测有和缈叶有关,一是听水音和惊颜提起昨夜楼顶见到了大坏蛋缈叶,二是昨夜小泪并没有回房间早上时候亚邪已经做好了饭菜,而她一直没有感觉到缈叶的气息。只是缈叶什么时候与小泪那般熟悉了?而小泪竟然不与她商量或者辞别就不语消失,魔界……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样一想,惊鸿忽然站起,冷冷地瞥一眼亚邪,淡淡道,“找个人假扮我,你随我去趟魔界。记住,不许用小泪的做什么出格的事!”

    亚邪无语,囧啊——夫人,我能做什么出格的事

    翌,龙小凝起后,呆滞地望着笑若风的惊鸿,眨眨眼,狠狠掐掐自己的大腿,感觉到疼,像是见了鬼惊恐道,“呀呀呀!女主转转了!惊鸿姐姐你肿么了?笑容好YD哦!不过还是这样好看,当然如果恢复本来容貌就更加倾城倾国了!”

    惊鸿依旧微笑,眉毛轻轻抽搐——YD?什么眼神!

    “好饿,昨晚都没来得及让你请我吃饭,走,去餐厅洗劫一番!”龙小凝依旧是昨天的男装,帅气之极,搂着惊鸿的肩膀,竟然有几分豪迈之气。可惜她小,惊鸿即便没有穿高跟鞋也有些高挑,遂看上去不伦不类。更何况今惊鸿竟然破天荒地穿上了高跟鞋!高估计一米七五左右,可怜的龙小凝更加矮小了。

    两人下了楼,一路上遇到的工作人员或者客人皆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二人,更可甚者看向龙小凝的时候还有嘲笑。

    可不是,龙小凝为‘男人’,竟然才到惊鸿的肩膀,这落差——好在龙小凝自我安慰的功夫强大,直接无视惊鸿的高。

    到了餐厅,龙小凝在询问过惊鸿的家之后,很疯狂地点了一大堆饮食,数量之多,饶是见惯了各种客人的服务员也忍不住多看了龙小凝两眼。

    “女主,怎么感觉你好像怪怪的?”龙小凝啃着一只鸡腿,边吃边瞟一眼对面的惊鸿,由于龙小凝很是饥饿自然没有注意到惊鸿眸底闪过的一丝鄙夷和轻蔑。

    “我不都一直这样吗?呵呵。”惊鸿端起茶,有条不紊地喝上几口,那高贵的姿态有点像是故作优雅。龙小凝虽然神经大条,然而也是女子,女子的心向来是敏感的。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嘴上的功夫依旧奋斗着鸡腿。

    自从上次在皇宫‘不小心’与鸡腿分开之后,龙小凝对于鸡腿竟然有了一份心思,感觉这东西特别香。就拿现在的早餐而言,竟然吃了三只鸡腿!还是直接用手啃的!

    那毫不做作的吃饭姿态,在龙小凝看来是自然流露,然而在其他人眼中则是毫无教养。感受到周围异样的目光,优雅喝着茶的惊鸿不自然地脸红了红,有些厌恶地扫一眼龙小凝。

    就在惊鸿坐如针毡时,一道清脆的童声响起。

    “娘亲,咦?小凝阿姨也在哦!哇哇好多好吃的……我也要吃!”小惊颜拉着圣南的手进入餐厅,目光很快被餐桌上的食物吸引,松开圣南的手,跑到龙小凝边,学着龙小凝的样子用手抓起一只鸡腿咬了一口。后,圣南无奈地笑笑。

    惊鸿见到边突然间多了一个小孩子,有些发怔,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只是瞄一眼小惊颜,继续喝自己的茶。直到注意到余光里有一抹白色走来,惊鸿才望过去,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圣洁白莲花全部开放的场面——美丽,高贵,圣洁,纯净!

    圣南似乎也注意到了惊鸿不同以往的眼神,有些尴尬地笑笑,走过去坐在小惊颜旁边,召来服务员,点了几样小惊颜喜欢的口味。

    “你这孩子太调皮了!本少可是帅哥一枚,什么阿姨?还有哦,我才十六,叫哥哥或者龙哥哥,阿姨阿姨的乱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少变态呢!”见到小惊颜,龙小凝也很高兴,但是对于小惊颜的称呼很不满意,作势要抢过小惊颜手中的鸡腿,小惊颜一跳,躲到圣南后面,耀武扬威地摇晃着鸡腿,吐吐舌头,笑道,“哥哥不行,我只有南哥哥一个哥哥,那就叔叔吧。嘿嘿嘿,小凝叔叔……”

    龙小凝无语,这才注意到圣南,立马放开鸡腿,抽出纸巾擦了好多下,双眼冒光道,“帅哥啊!还是极品帅哥啊!小惊颜有眼光啊!帅哥,你姓甚名谁,可有婚配?等等,我做个记录……”突然想到装着美男资料的乾坤袋没有带上,龙小凝兴致勃勃地劲头消散不少。

    惊鸿责怪地瞪龙小凝一眼。她本想和圣南搭讪,结果被龙小凝抢先,她自然不爽。惊鸿的表一闪而过,但是依旧被一直注意着她的圣南看个清清楚楚。圣南微不可闻地皱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小惊颜不乐意了,跳过来打掉龙小凝的手,冷冷道,“有一个冉乐还不够你用的吗?还想那个觊觎我的南哥哥?哼哼,信不信我告诉冉乐叔叔你在外边色男人!”

    小惊颜的声音冷而严肃,不大不小的声音却依旧清晰地在餐厅内听个清清楚楚。龙小凝囧,面色尴尬至极。惊鸿无语,抽搐着眉头,似乎在责怪小惊颜竟然如此没有家教。而圣南原本的尴尬在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之后,愣了愣。

    冉乐?他记得七千年前,神界的天之圣子便是纳溪冉乐。纳溪冉乐与羽族的公主龙阙曾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故事,但因为两人气数相驳,最后被迫分离。他那时候一直暗恋纳溪惊鸿,然而也看出了惊鸿对任何事毫无牵念,遂便以牵合惊鸿与冉乐的理由想要留住惊鸿。然而,最后惊鸿却上了魔界的魔皇花尽泪。

    对此,圣南一直认为是自己的错。若不是他有意撮合惊鸿与冉乐,是不是惊鸿便不会因为逃避而去了魔界,认识了花尽泪,并且酿成七年前的惨剧?当然,圣南不知道的是,惊鸿离开神界,并不是因为逃避,而是要救花尽泪。

    “小孩子家家的你说什么呢!什么不够用?当老娘是什么啊!以后别再老娘面前提什么冉乐音乐的!老娘人生的字典里没有那两个字!”龙小凝窘迫之极,一想到冉乐的‘恶行,内心的憋屈又涌上来了,竟然腾地站起来,冲着小惊颜一阵大吼。

    吼完,看到小惊颜目瞪口呆似乎被吓傻的样子,龙小凝又有些后悔了,刚想语气柔软一点,忽然小惊颜有了动作。

    小惊颜愣愣地站着,似乎真被吓傻了,缓缓地伸出手,指指龙小凝的后,然而内心一片哀悼——小凝阿姨,我罪过我沉思我面壁,我不是故意激怒乃的,希望您以后有什么不测请不要怪倒偶的头上。阿门。

    龙小凝一愣,内心忽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机械的转过头,龙小凝的表瞬间从自责和纠结变为惊恐。

    尼玛!神界好小啊!

    餐厅门口,一袭银白飘逸古装的俊美男子,三千墨发随意而束,五官虽然俊美,然而面色却很憔悴,那清瘦的躯似乎风一吹就消逝无踪。那一双如月眸子此时含着薄薄水雾绝望而受伤地望着龙小凝。那凄然的模样和神色瞬间令在场所有人怜惜,直接将责怪的眼神向龙小凝,似乎龙小凝做了什么伤害俊美男子的大恶之事。

    此人,正是冉乐。

    龙小凝见到冉乐的第一反应自然是逃,然而逃的想法还没有成型,体竟然定定地站在那里忘记了动作。因为龙小凝即便有万千委屈和惊恐,在那一双绝望的泪眸中也瞬间烟消云散。不知为何,看到那一双眼睛露出绝望受伤的绪,龙小凝忽然感觉她刚刚的话——貌似重了点?

    确实重了点!

    “小凝同志,请节哀。”小惊颜继续抓起鸡腿,咬一口不忘记安慰龙小凝。

    龙小凝无语,想哭的心思都有了。于是咧开一抹微笑,却比哭还要难看,“好巧啊。冷不冷?要不要一起用餐?”

    说完龙小凝窘迫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什么跟什么嘛。冷和吃饭有什么关系。

    “不必了。既然你的字典中都没有我的名字,我若是还站在这里污了你的眼,那就太不知趣了。你……保重。”冉乐轻轻一笑,那笑容太过唯美。令一向美至深的龙小凝竟然嗅到了寂寥的味道。她本想开口解释什么,然而冉乐却转,消失在餐厅门口。

    龙小凝食不知味,忽然感觉心的位置丢失了什么。

    一旁的圣南自然猜到了那名俊美男子便是小惊颜口中的冉乐,见到冉乐的本尊,他虽然惊讶神界竟然有那般谪美的男子,却也看出此冉乐非彼冉乐。

    而惊鸿则是若有所思的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默。忽然,解决完一只鸡腿的小惊颜仰起头,认真而严肃地看向惊鸿,淡淡道,“我娘亲呢。”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