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性感——(求订阅!)

    噗——!

    由红酒分割而成的无数小分子毫不留的尽数喷在花尽泪脸上。花尽泪还保持着要给惊鸿一个惊喜的表,只是紫眸却下意识的闭上了。

    惊鸿无语,忙放下酒杯,拟化出毛巾,在花尽泪脸上擦拭着,有些发囧,“小泪,你没事吧?”

    花尽泪睁开眼睛,紫眸有些受伤,嘟着唇看着惊鸿——娘子,你反应也太大了吧!

    不怪乎惊鸿失态,实在是此时的花尽泪很——妖艳!很感!很——无耻!

    三千紫发盘了起来,头上竟然带着雪白的兔子模样的道具,虽然可,但是放在那一整完美邪魅的脸上怎么看怎么诡异。更令惊鸿无语的是,小泪竟然穿着标准的三点式!

    露的上,清瘦但很精壮的材,尤其是膛之上那两枚樱红,就那样大大方方的呈现在惊鸿眼前。惊鸿面色一红,喉咙有些干涩。目光止不住的向下,那红色的三点式中央,鼓鼓地包裹着什么,不用想,惊鸿的大脑轰地乱鸣。

    花尽泪的腿很修长,每一寸肌肤都完美无缺。尤其是脖子以下,很难看到一丝毫毛!哪怕是双腿,也难以看到一个毛孔,那细腻的皮肤饶是惊鸿也有些羡慕。更加令惊鸿窘意的是,小泪那个地方也没有毫毛。囧——

    花尽泪赤着脚,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红酒顺势留下。温暖的灯光,暧昧的气氛,轻扬的音乐,依旧此时人的小泪,惊鸿忽然间很想化饿狼扑过去狠狠的咬他一口。

    但是!惊鸿‘淡定’了。‘淡定’地越过花尽泪,从浴室中拿出一条浴巾,‘从容’地走过来将浴巾裹上他的子,动作一丝不苟,眼神‘淡定’无比!

    花尽泪失笑——他家娘子竟然没有什么反应?该死的推销!说什么趣道具能让淑女化流氓,小白兔化饿狼!果真,推销不可信!

    突然花尽泪伸手握住惊鸿的双手,另一只手揽过她的子,一个旋转,将惊鸿牢牢地锢在怀里,而惊鸿的背后则是墙壁。

    可怜的浴巾也顷刻滑落,将花尽泪那完美的躯呈现。

    炙气息继续上升,惊鸿低垂着头,脸色绯红加炙。令惊鸿大囧的是,她这一低头,正好将那两枚樱红看在眼里。一丝邪笑划过,惊鸿恶趣味的挣脱一只手,冷不防捏捏一枚樱红。花尽泪忽然感觉酥麻,无意识地呻吟一声,惩罚的将惊鸿的下巴抬起,委屈的看着她,似乎在控诉她的行为有多么的惹火烧

    惊鸿失笑,抬手轻轻的擦拭着他脸上的红酒。花尽泪重新握住她的手指,另一只手抚上她的唇,邪魅笑道,“娘子,我要你用它。”

    惊鸿无语,脸色已经不能再红了。但是动作却是那般自然,踮起脚尖,伸出香舌,轻轻的在他的脸上舐。鼻息间全是小泪清幽的味道和红酒的味道。

    “嗯……”花尽泪忍不住轻哼一声,忽然抱起惊鸿,两人齐齐的向后倒去。扑地一声倒在上,花尽泪在下,惊鸿在上。暧昧的姿势让花尽泪心大好,“娘子,为夫等着你将为夫扑倒……”

    惊鸿无语,窘迫啊。

    “小泪……你说的惊喜呢……”惊鸿想要从他上起来,却被他牢牢地抱着。花尽泪紫眸深,腾出一只手摘掉头上的兔子道具,邪魅一笑,“娘子,为夫不是惊喜吗?”

    惊鸿再次无语。忽然,花尽泪用力一翻,将惊鸿压在下,声音低沉而沙哑,“娘子,为夫想要你……可以吗……”

    可以吗?可以吗?惊鸿刚刚点头,某只纯洁无害的小白兔瞬间化成为大色狼。

    于是,一群河蟹爬来了。

    欢过后,惊鸿总是很疲惫的躺在花尽泪的怀里。懒懒道,“小泪,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花尽泪自然听出惊鸿问的是什么意思,大囧。他可是纯洁的孩纸啊!

    “咳咳,鸿儿,为夫在购买素材的时候,遇到了推销……”花尽泪哭无泪啊。

    惊鸿失笑。转移话题,“魔界怎么样?尺修虽然重伤,修为减半,但是他毕竟是魔皇。亚邪会不会有事?”

    提及魔界,花尽泪眸底闪过不屑和一丝冷意,“不过是蝼蚁,用不了多久,魔界就是一盘散沙!娘子不用担心亚邪。自从你帮他化解了羽衣的魔之后,亚邪的魔气得到放松,不用压制在神君。现在已经恢复到神尊中期。魔界,除了那些长老,好没有人是亚邪的对手。而那些长老,明里维护尺修,实际上却是我古元一氏忠士。”

    尺修,弑兄夺位,踏着族人的鲜血坐上魔皇的位置。然而,尺修毕竟不是纯正血脉,不能享用‘古元’姓氏。在魔界,以血统为尊。即便你魔力强大如斯,然而不是纯正血脉,也只有俯首称臣!

    更何况,他古元叶是天命的魔皇!

    感觉到他气息的冷意,惊鸿有些心疼,抚上他的手心。花尽泪温暖一笑,抵触着她的额头,淡淡道,“鸿儿,等解决了神魔两界的事,我们就隐居起来可好?我会把千城重新装修一边,有家的感觉,然后我们再生一对可的龙凤胎,不问世事。你说,可好?”

    忽然想到龙凤胎,花尽泪失笑。当下不正是有一对龙凤胎吗?

    “我可记得某人说过不想要孩子的。”惊鸿忍不住打趣。然心底却是一片暖意。

    “我想要属于我们的孩子,的结晶。但是我也担心有了孩子,你就不那么我了……”

    “小泪……”惊鸿失笑,哪有那样的说法。“你是我生命里的唯一。孩子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没有你,哪来的孩子?”

    花尽泪不语,紫眸意浓浓。他自然知道,只是一想到会有人分担惊鸿的,他就是有点扭捏。或许,等到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吧。

    忽然想到了什么,花尽泪大手一挥,墙壁之上骤然出现一幅画面。惊鸿一愣,因为那画面上的坏境正是惊鸿之前在三楼的房间。

    “娘子,你看好了,好戏才刚刚开始。”花尽泪将惊鸿裹紧了。哪怕是画面,他也不愿意他家娘子露出一点肌肤在外面。当然,若是这小肚鸡肠的心思被惊鸿知道,惊鸿又要囧了。

    不多时,画面之上出现一抹白色西装的影。那人,竟然是纳溪凌风!

    “是他?”花尽泪冷笑,紫眸不屑而冰冷。惊鸿疑惑,“他在干什么?”

    “没什么。”花尽泪手掌收回,画面消失。转而温柔一笑,捏捏惊鸿的鼻尖,笑道,“娘子,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为夫抱着你。”说罢,在惊鸿额前轻轻一吻,果真是要睡觉的架势。

    惊鸿虽然疑惑,但是的确累了,闭上眼睛,假寐。

    直到确定惊鸿熟睡,花尽泪幽幽地睁开眼睛,凝视着怀里安静冰美的容颜,紫眸一片冰冷和杀意。

    敢对他的女人下手!就要承受他的怒火!

    深夜。

    神界没有月亮,然依旧灯火通明,与21世纪的夜市有的一拼。酒店三十九楼之上的楼顶,一片幽静之中,缈叶静静地坐在栏杆之上,抬头望着天空,一瞬不瞬,飘渺的眼神虚无之极。那萦绕在他周围的寂寥和孤寂,就像是亿万年不曾融化的冰封,肆意地缠绕。

    本是寂静的楼顶,突然间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缈叶眸光一沉,一个完美的空间封锁在他的周围形成。姿势依旧,眼神依旧,似乎不曾动过。

    “哥……哥哥……已经很晚了……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一道怯弱的少女声音传来,在寂静的楼顶尤为突出。那声音夹杂着一丝厌恶和一丝惊慌,但更多的则是恐惧。

    “不要怕,有哥哥在,哥哥自然会保护好我亲的妹妹。”男声轻佻之极,三分暧昧,三分冷邪,三分肆虐。

    借着暗淡的余光,勉强可以看出两人的形。少女材婀娜,看似柔弱。男子材中等,举止猥琐,不时地在少女上摸两把。

    此二人正是纳溪婀娜和纳溪俊秀。

    “哥哥……我大病初愈,父亲大人说不易吹风……我们……还是回去吧……”自知躲避不开纳溪俊秀的魔爪,纳溪婀娜只有卖力的讨好。这一切都是她当年犯,竟然为了一件衣服,色了纳溪俊秀。遂才被纳溪俊秀缠上。而纳溪俊秀只对她的体感兴趣,每次对她猥琐至极,甚至经常肌肤相亲,但是纳溪俊秀总是很奇怪的在最后关头把持住自己,不捅破最后的防线。纳溪婀娜不明所以,也不敢问为什么。

    对于纳溪俊秀的手段,她只有隐忍。纳溪俊秀是个十足的变态。便面上端端正正,只有在她面前的时候,才会露出本,经常用各种变态的手段羞辱她。有一个词叫做‘**’。

    突然,纳溪俊秀一把推倒纳溪婀娜,坚硬的地板令纳溪婀娜盈弱的子痛疼不堪,但依旧忍住没有吭声。因为她知道,越是呻吟,纳溪俊秀越兴奋,而兴奋的结果是越变态。遂,她很会隐忍!

    “哥哥……这里不好吧……万一有人……”纳溪婀娜露出讨好的笑容,然而下一秒衣衫便被无的粉碎,红果果的子暴露在楼顶。纳溪婀娜很淡定地没有慌张,没有遮掩。“哥哥?哼!”那柔顺的态度令纳溪俊秀恼火,扑上去,展开攻击。

    若是真有血缘关系,或许他会更加刺激兴奋!但是纳溪婀娜虽然父亲的骨髓制造出来,却没有一点血缘关系,这令他不满!

    起风了,夜更深了。缈叶依旧望着天空,姿势不变,眼神不变。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