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圣南——温雅的白莲花

    纳溪婀娜有些意外惊鸿竟然安然无恙,而且似乎昨夜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她第一反应是找那两名工作人员问罪,收了她两名高级晶石竟然毫无动静!

    两枚啊!那可是她一半的私房钱啊!

    纳溪婀娜疼般的冲向职工休息室,拐弯处眼前突然出现一抹紫红。纳溪婀娜愣了愣,不敢置信的望着那抹紫红,心脏砰砰砰的直跳,脸色也羞红一片。

    美!

    原以为圣南大人和那名叫做缈叶的男子已经是最美的男子了,没想到世间竟然存在着这般惊艳邪魅的男子!

    铺天盖地的紫发随意而懒散的披散着,露出一张完美到极致的惊世容颜,一抹淡淡的邪肆笑容冷酷无而充满蛊惑。一袭水红的轻盈衣裙难掩修长,弱骨扶风的柔弱令人担心唐突了佳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把玩着指甲,每一个动作都惊艳到极致,每一个弧度都邪魅到绝伦!

    比月,比血妖,比夜魅——邪魅而妖娆,高贵而优雅,最令人惊艳的是,那一双纯紫色的眸子!竟然是那般的清澈与邪魅融合,充满蛊惑的味道。

    纳溪婀娜突然感觉她很幸福!竟然让她遇到这般绝色的男子!

    “你……你好……我叫纳溪婀娜……是暗族的公主……”纳溪婀娜痴痴的望着紫红男子,一颗心漾不安,好久才找到舌头,吐出的话竟然凌乱不堪。

    紫红男子由始至终没有抬眸,依旧有条不紊的修理着指甲。那懒散而邪魅的美态令纳溪婀娜罢不能,望着紫红男子,突然她体一阵颤栗,脸上布满了痴迷漾——竟然**了!

    紫红男子一顿,缓缓抬起修长的睫毛,紫眸如冰,不屑而厌恶,手指随意一挥——

    噗——!纳溪婀娜突然间倒地,双目瞪大,然而脸上依旧是痴迷漾的表。虽然她的内脏已经被完全粉碎!

    紫红男子看也不看地上的婀娜少女,掏出手帕,轻轻的擦拭着施法的手指,厌恶的将手帕遗弃,转,离开。而那手帕即将落地的瞬间,突然间化作星星点点,消逝。

    “爹爹杀人了?”紫红男子离开不消若秒,骤然出现两名五岁大的龙凤胎。男孩淡漠精致,女孩邪气唯美。正是水音和惊颜。

    “没有,还活着,不过命不久矣了。唉,爹爹竟然是闷型的!”小水音瞥一眼地上的少女,摸摸鼻头,有些叹气。

    自从娘亲踏入神界,爹爹就知道了。她也不知道爹爹是怎么想的,竟然别扭的不许他们暴露踪迹,而是像尾巴一样紧跟在娘亲后面。每一次看到缈叶大坏蛋对着娘亲那个温柔的笑,她都无法理解爹爹为什么不冲过去将娘亲抢过来。可惜爹爹虽然每次醋酸的不行,但依旧没有暴露气息的打算。

    特别是昨天冰漪叔叔竟然靠在娘亲的肩头上,她明显的感觉到了爹爹上腾腾的怒火和无边的醋意,若不是她和弟弟有危险意识及时的制止爹爹发狂的绪,只怕冰漪叔叔连骨头都不会剩下。这名叫做纳溪婀娜的少女对娘亲竟然起了杀意,买通人企图伤害娘亲,结果被爹爹一招秒杀。

    小水音很疑惑,很纠结——爹爹明明紧张娘亲紧张得要死,为什么不出现在娘亲的面前呢?为什么还要给那个大坏蛋缈叶接近娘亲的机会呢?唉——╮(╯_╰)╭

    “姐姐,你说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和娘亲相认哦?”小惊颜也不明白爹爹在执着什么。

    “这个要看爹爹。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将爹爹转型为明。”

    小惊颜正想问怎么转,突然间小水音手腕上的手表亮了。小水音按掉提示,兴奋道,“是我家绯绯。弟弟你先回去,我要去约会了。拜拜。”

    说罢,小水音一溜烟的消失无踪了。小惊颜无语——姐姐,姐夫好老的说!

    小惊颜撇撇嘴,同的瞥一眼地上依旧漾的少女,一跃而起,从窗户边跳过去。

    “小朋友,你这样很危险的。”

    突然,一声温和的男声响起。小惊颜抬头望向发声地,只见远处走廊从容的走来一名材修长的男子。

    容貌约二十五六岁,一袭干净的白色古装,整洁正规。银白发冠束着墨发,将整个面部轮廓露出,俊朗秀美,眉如墨,眸如月,鼻梁上挂着一幅金丝边眼镜,看上去温雅温润。最令小惊颜吃惊的是男子那淡如风的微笑,温暖人心沁人心田。男子很美,也很俊朗,有着女子的文雅宁静,也有男子的成熟稳重。小惊颜看到男子的第一感觉是——攻还是受?

    邪恶——囧——

    不能怪小惊颜如此邪恶的思想。实在是男子的长相让人联想不到男人,也联想不到女人。这样温润犹如圣洁的白莲花存在,当真是世上第一人!

    “白莲花,你好,我叫古元惊颜。你叫什么名字哦?”小惊颜走过去,仰起头望着男子。若是让小水音听到小惊颜竟然管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叫哥哥,估计会认为小惊颜发烧了。

    蹲下,将高与小男孩平视,圣南凝视着小男孩的容貌,月眸里闪过一丝复杂,随后恢复正常。“圣南,哥哥叫圣南。跳窗户很危险的,记住哦,以后要走正路,知道了吗?”

    或许是小男孩与那个女子很相似的缘故,圣南忍不住伸手摸摸小男孩的头,动作轻柔而轻盈。

    小惊颜脸色一红,别扭的错开圣南的抚摸,认真道,“我的外型虽然才五岁,但是我的IQEQ和心理年龄都已经成熟了。以后你要是想摸,可以摸我的脸。我可以叫你圣南吗?”

    圣南失笑,暗道竟然有这么可的小孩子,于是认真的回答了小惊颜认真的话,“好,以后哥哥不摸你的头了。但是哥哥的名字可不能乱叫,等你长大了再叫我的名字,好吗?”

    小惊颜囧——真当我是小孩子?我长你也长,年龄不还是相差那么多吗?

    “那我叫你南哥哥好吗?”小惊颜眨眨眼卖萌加天真无邪。

    果真,圣南被小惊颜如此可的模样萌到了,竟然伸手刮一下他的小鼻头,笑道,“可以啊。小惊颜,你的家人呢?”

    “娘亲和浴凰阿姨冰漪叔叔还有一个大坏蛋在吃饭,爹爹在吃醋,姐姐和一个老……叔叔约会去了。小惊颜好可怜,都没有人陪……”小惊颜本来想说‘老妖怪’,但是忽然想到天神的寿命一般都很长,那么南哥哥一定也活着很久。于是——小水音努力无数次让小惊颜改掉‘老妖怪’一词依旧失败,而此时为了眼前不认识的美男子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改了。

    “小惊颜有吃早饭吗?”圣南凝视着小惊颜,忽然很惆怅。想不到一别竟然是七千年,若不是无意中听到悬赏任务中有一名天神叫‘纳溪惊鸿’,他或许真的就忘记了曾经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查到那名惊鸿女神已经到了神界,他便来了幻族,并且将交流会推迟了一个月时间。他不敢深想那名幻族旁系是不是他要找的惊鸿,但是他依旧不放过一丝希冀!

    “没有。”小惊颜脸不红气不喘道。小水音暗暗鄙视——早上谁啃了一整只鸡来着?

    “南哥哥也没有,我带你去吃饭好不好?”圣南清风一笑,再次刮了刮小惊颜的鼻头。他发现他似乎很喜欢刮小惊颜鼻头的时候,小惊颜条件反的眨眨眼,很可很萌。

    小惊颜重重的点点头。伸手抓住圣南的手指,露出牙齿甜甜一笑,圣南被萌到,便拉着他去了餐厅。

    小惊颜腹语——南哥哥的手好大好温暖哦!

    圣南腹语——好小好柔软的小手——

    快到餐厅的时候,小惊颜才猛然想起娘亲也在里面——拉住圣南,囧了囧,“南哥哥,我三急——”圣南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小惊颜所说的三急。习惯的推推眼镜,一把抱起小惊颜,笑道,“南哥哥陪你去。”

    小惊颜囧——我真不是小孩子了!

    “咳咳,不急了,放我下来……”这样被抱着,小惊颜感觉和他相差了一辈儿,这种感觉,很不好。

    圣南失笑,放下小惊颜,对于小惊颜如此扭捏的行为,圣南直觉认为是不好意思。一想到抱起小惊颜的时候,柔弱无骨的小板和上淡淡的香甜味道,圣南微不可闻的皱皱眉。

    一进入餐厅,小惊颜便紧张的望向靠窗的那张桌子,见到没有什么人,小惊颜才放下心来。圣南注意到小惊颜的眼神动作,了然一笑,便拉着小惊颜去了靠窗那桌,召来服务员,点了一份清淡的汤和一份淡口味的小菜,看向小惊颜,询问他喜欢吃什么。

    小惊颜认真想了想,甜甜一笑,“一壶茶,要天池茗毫的茶叶。没了。”

    并不是小惊颜和花尽泪一样喜欢天池茗毫,而是这对父子在某些方面皆属于懒惰型的。亚邪买茶叶的时候便挑贵的天池茗毫,于是花尽泪就喝那一种,久而久之成为一种习惯。小惊颜的习惯也是这样养成的。

    “你不饿吗?”圣南一愣。

    对哦,他‘还没有’吃饭,这样一想,小惊颜笑道,“那就一碗饺子吧,要韭菜馅的。”听说韭菜能壮阳,冉乐叔叔天天吃韭菜,小凝阿姨每次看到都很无语。

    ——餐厅偏僻一角。

    惊鸿安静的坐在冰漪的对面,执起茶杯慢慢的品。而冰漪则是浑不自在,似乎又有点期待惊鸿接下来的质问。不用说,冰漪也能猜到昨晚浴凰一定找惊鸿‘谈心了’。

    “咳咳,小鸿儿,你已经喝了三杯了……”冰漪窘迫。

    “没事,利于新陈代谢。”惊鸿继续品。

    冰漪囧。

    “那个……浴凰……”冰漪实在是难以启齿。虽然浴凰是他暗恋多年的对象,但是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强上,而且还被他最尊敬的惊鸿知道,他再如何的此时也不过是一个不好意思的大男孩。

    “听她的意思,很担心你会认为她水杨花。”惊鸿放下茶杯,瞥一眼冰漪,有些想笑,但还是忍住了。能让骄傲如斯的冰漪如此的窘迫,浴凰还是第一人。

    “什么?”冰漪差点站起来。水杨花?就算是撑死,浴凰和那些恶俗的词汇都不沾边好不好!

    “冷静。”

    冰漪囧了囧,淡定不少,随即有些哭笑不得。他为了避免浴凰尴尬,尽量给她时间想通,谁知竟然让她钻进了牛角尖!

    “浴凰现在是火凤的皇,而我……”冰漪淡定的心因为两人的份再次黯淡下来。那些长老为浴凰选择的夫君人选,他都有调查过,在火凤一族都很有成就,虽然最高的不过神君级别,但是——门当户对不是?他的份始终很尴尬,为妖魔两界所不容,火凤一族不可能为了一个妖魔的后裔沦为神界的笑柄。他和浴凰……

    “小浴若是在乎份地位,还值得你吗?”惊鸿执起茶壶,再倒了一杯,那薄薄的气就像是冰漪此刻的心一样,有些朦胧。但是相信不久之后便会烟消云散!

    惊鸿的话令冰漪一怔。是啊,浴凰能吸引他,能令他义无反顾的上,不正是浴凰有一颗纯粹的洁白的灵魂!

    似是相通了一般,冰漪紧绷的体突然间放松,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不顾气浓浓一口饮下,朝着惊鸿邪邪一笑,有点酷酷的味道,“小鸿儿,不愧是结了婚的人,有见地。”

    说罢,冰漪起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浴凰。惊鸿囧——她果真老了!

    腾腾的饺子端了上来,小惊颜装作很饥饿的样子捧着瓷碗,拿着汤勺,小嘴一咧,呲牙微笑。内心却在泪流满面。早知道之前就不吃那么多了!天啊!为什么他今天像是中邪一样呢!

    就在小惊颜万分纠结的时候,突然余光里出现一抹熟悉的影,望去,竟然是冰漪叔叔。印象中的冰漪叔叔一直冷傲酷酷的,偶尔有点小不正常,但是如此迫不及待的欣喜模样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冰漪并没有看到小惊颜,直接冲出餐厅,去找浴凰。

    “小惊颜,你认识那位叔叔?”圣南顺着小惊颜的视线看去,当看到冰漪的容貌时,的确有些惊艳,如此冷傲硬朗的美男子,当真是不多见。但是为何,他心中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呢?

    “算是认识吧,冰漪叔叔很宠浴凰姐姐的,是个妻奴。”小惊颜嗤牙一笑,继续对着一晚水饺纠结。唉,还有一壶茶水呢,他的命,可真苦!

    圣南失笑。

    听小惊颜的话,似乎那位冰漪和浴凰是一对,但是怎么一个叔叔一个姐姐?这辈分——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