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绯绯小心!

    此刻雪萦的脸色很滑稽,有轻蔑有嫉妒还有不屑——

    她和萧然利用法术在流光大陆一直感应不到一丝天神的气息,就在以为那位守护女神惊鸿根本不在流光大陆时,两人突然间感觉到有天神的气息!顺着气息而来,看到的竟然是一副诡异的画面——就是诡异!

    雪萦轻蔑的斜视着那名水蓝女子。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气质可以如此的完美,遂,当她看到水蓝女子有着一张平凡的容貌时,雪萦不淡定了。尤其是!水蓝女子的边竟然有着那样一枚邪魅绝色的紫红男子!

    女人的嫉妒心是没有理由的。而雪萦下意识的将边的萧然与紫红男子做个比较。结果——容貌,萧然败!气质,萧然败!修为,不明……

    雪萦的眼神变化萧然自然是感觉到的,当下看着紫红男子的眼神也冷了下来,极不友善。尤其是,那名紫红男子竟然有修炼法术。不是,非神即妖魔了!

    惊鸿失去听觉,却能感觉到空气的波动,只是淡淡的瞥一眼那两名一男一女。但是花尽泪则是听得清清楚楚,头一转,紫眸冷冷的甩一眼出言不逊的雪衣女子,回过头来,紫眸立马温柔至极隐隐有些祈求的凝视着惊鸿。

    这样前后巨大的反差,竟雪萦气得憋屈。

    “娘子,不管发生什么事,为夫都不会离弃你!你去哪里,为夫就去哪里!”花尽泪极力压抑住内心的殇乱,语气轻柔有些发颤,甚至有丝祈求。

    惊鸿听不出他的语气,却能感受到他的眼神。那样脆弱的眼神,令她心疼。空空的心,一颤一颤。

    “小泪,为什么我会有心疼的感觉呢?从我诞生,我便知道,你是惊鸿的唯一,始终的唯一。但是,最近我感觉很空。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我遗失了。或许是记忆,或许是感,不过都没有关系。即便是忘记了,但是体和灵魂真真实实的经历过,那种感觉是抹杀不了的。每每看到你,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一张网一样,很悲伤也很温暖。小泪,我们是不是夫妻?”

    惊鸿的声音很淡,很浅,甚至毫无温度,却又是那样的真实与轻柔。花尽泪的眼泪刷地经不住的流,哽咽着,说不出话,只是点头。果然,鸿儿失去了心脏,连同记忆也失去了,似乎回到了前世他和惊鸿第一次见面。那是的惊鸿,无心,清冷,淡漠,但是对他,却是不一样的。有宠溺,有疼惜,最后,有意。

    是不是要重新来过?即便那样!惊鸿依旧是他花尽泪的妻!

    而萧然和雪萦两人则是有点茫然和不知所措。一个绝代美男子和一个平凡之极的小小天神?

    惊鸿的音量很轻,但是依旧被对面的缈叶听个清清楚楚。缈叶始终微笑,然眸底却是一片哀伤。果真有那么吗?就算是毁灭她所有的记忆,就算是恢复她纯粹的宇宙之神份,就算是利用宇宙法则——她都要远离他吗?

    宇宙很大,却也很小。小到他亿万年如一的活着。直到感应到宇宙间有心生的生命。于是,他万年如一分分秒秒守在那炫白的光芒附近,守护着,期待着。直到惊鸿的诞生。那样清冷冰美的一个女子,或许在第一眼的瞬间,便已经驻进了他的心里。也或许在那一瞬间,他有了心。她要求到天地间,他同意。她要求前往魔界,他同意。她要求封锁记忆,他也同意。

    他知道她和花尽泪的,甚至缔结了灵魂结合契约。但是他不急,因为惊鸿始终会回到他的边。然而——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惊鸿,似乎从来不曾看到过他!

    惊鸿得到答案,忽然释然。原来是夫妻,真好。温柔的拭去花尽泪脸颊上的泪水,惊鸿微不可闻的淡淡一笑。因为,缈叶已经离开了。

    “说你呢!你就是这个时空的守护女神惊鸿?旁边那个呢?是天神吗?”雪萦见水蓝女子直接忽视她,心里噌噌的冒出一团火,但是碍于萧然在此,只能压下去。

    萧然看一眼雪萦,皱皱眉头,眼睛里划过一丝厌恶,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飞上去,自认优雅的作揖,正对着那名紫红男子,“在下天界影族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纳溪萧然,这位是师妹纳溪雪萦。还未请教阁下是……”

    花尽泪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揽过惊鸿的肩膀,撒似的嘟嘟唇,惹得惊鸿失笑。惊鸿感觉到那名青衣男子隐火的气息波动,这才看向那两名一男一女。

    男的俊女的靓,一青一雪,看上去很清新的感觉,却因为男子与女子眼睛里掩饰不住的绪而瞬间化为乌有,顶多不俗。

    “你们是纳溪一族。”惊鸿淡淡道。

    萧然无语。雪萦却不依了,飞上前立在萧然边,眼睛一瞪,“我萧哥哥刚刚都已经自保名号了,你也太无礼了!”萧然等到雪萦说完,轻轻一瞪她,雪萦闷闷的一跺脚,不再说话。

    “不好意思。雪萦是影族大长老的嫡孙女,小孩子子,还望惊鸿姑娘不要见怪。”萧然的语气有些轻挑,隐隐有丝得意。影族大长老,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然而,萧然的得意在惊鸿不变的神色上有些发窘,感觉是自卖自夸。

    “无碍,小孩子而已。”惊鸿依旧淡淡。萧然没有想到对方会顺着接话,有些咋舌,而雪萦则是不满的瞪着惊鸿。

    无挂惊鸿还有这种想法。宇宙孕育期间,亿万年的生命过程。她,的确很不年轻啊。囧——眼睛向下,瞥一眼地面上或震惊或惊讶或恐惧的众人,惊鸿微微皱眉。

    而萧然和雪萦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后者不屑一笑,前者嗤笑,“惊鸿姑娘不必在意,不过是一些无知的凡夫俗子罢了。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惊鸿姑娘……”

    惊鸿轻轻皱眉,但是依旧淡淡点点头。花尽泪轻笑,放开惊鸿,向后退一步距离,萧然和雪萦不解紫红男子动作时,便被惊鸿接下来的举动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金光一闪,神杖在握,惊鸿输入法力轻轻一挥,霎时,数万道金光化作游蛇袭向整个大地,原本暗淡如墨的夜色一时间金光闪闪,犹如镀了一层金的奢侈品!金光仅持续几个鼻息间,待金光消失,整个沸腾的地面安静了。

    萧然和雪萦不敢置信的望着惊鸿手中的金杖——封锁记忆!就算是神尊级别的天神也不一定如此大规模的封锁记忆!而且——如果他们感觉不错的话,那金杖有一股帝王般的气势!在天界绝对是绝古的神器!

    萧然的脸色突然有些难看,他刚刚竟然瞧不起这样一个拥有强悍神器的天神?雪萦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似笑非笑,笑的比哭还要尴尬。就算惊鸿容貌不惊人,但是天界是一个实力说话的地方!

    封锁地面所有人的记忆,空中已经没有了惊鸿等人的影。

    地面,小惊颜望着空中,嘟嘟嘴,小手一翻,手里出现一根冰(竟然是词囧)糖葫芦,咬一颗,嚼碎咽下,瞥一眼前方已经回归到莱诺斯后的耶巴斯安,吧唧吧唧嘴道,“姐姐,你坠入网了吗?”

    小水音还在懊恼爹爹和娘亲竟然忘记了她和弟弟的存在,而且还有亚邪叔叔——幸好他们能打开千城,直接将亚邪叔叔扔进去了,否则亚邪叔叔就真的被彻底无视了。一听弟弟幽幽的话,小水音望望远处的耶巴斯安,耶巴斯安似乎也看到她了,笑容一僵但依旧优雅。小水音敲敲头有些苦恼,“问题是怎么把绯绯拉入网呢?”

    “嗯……找小凝阿姨吧!这方面她似乎有研究。”小惊颜一本正经。完全相信了某人自大时吹牛说下的话。

    小水音点点头。小凝阿姨是必须找的。

    镇魔崖。

    不远处就是魔魂林,惊鸿等人骤然出现在镇魔崖,惊鸿立马就感觉到了远处的镇魔骇妖气息,有丝熟悉的感觉,却没有多想。

    “你们找我有何事?”惊鸿随意的瞥一眼魔魂林,便看向青衣雪衣男女。

    “惊鸿姑娘久不在天界,或许不知道。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天界百年一度的九族交流会,负责此事的天神查出所有不在天界的天界,发出任务,作为历练。我和雪萦接了寻找流光大陆守护女神的任务。现在找到你,我们也算是完成任务了。”萧然的语气不似刚才那般的轻挑,有丝敬意。

    天界九族交流会,说白了就是九族之间的比拼会,拼人才,拼修为,拼弟子——俩字,无聊。

    惊鸿不语——她遗失的记忆,竟然还有天神这么一个份?

    雪萦见她不说话,想了想说道,“虽然你是幻族的旁系,但是为纳溪一族,每一个天神都必须参加交流会。如果事后查出,会对族人照成不利的影响。”

    雪萦说的倒是实话。天界因为时间差的原因,平白无故的落后其他界近万年。所有才将交流会提前举行,目的之一就有锻炼族人奋发向上,多历练,才能提升。而且,魔界和妖界的进步,已经威胁到了天界的高层!

    花尽泪咋舌——幻族旁系?他家娘子没有成为神皇之前,地位仅次于神皇,是九族族长的老大好不好?

    天界(纳溪)九族分别是:幻族、影族、精灵族、月族、光族、羽族、暗族、金凰族和火凤族。值得一提的是,金凰一族和火凤一族,在千万年前还位于天界,后来金凰与火凤大战,两败俱伤,隐居起来,进过千万年的时光,虽然九族之中还有两族的存在,但是已经成为形势。事实上,这两族已经很久没有在神界出现了。

    “好吧。我会去参加。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惊鸿瞥向萧然,淡淡道。

    萧然和雪萦囧——惊鸿大神您确定您不是故意的吗?貌似萧然都已经说过了的!

    而花尽泪则是轻轻的皱眉,紫眸里划过一丝咤疑。他了解惊鸿的格,绝对不会问一些无用的话。

    “那个……咳,在下纳溪萧然,影族大长老的关门弟子。惊鸿姑娘的名字是……”最后一句,萧然突然想咬掉自己的舌头!窘迫啊!他竟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

    雪萦奇怪的望向师兄萧然,而花尽泪则是敌视。

    惊鸿一愣,淡淡道,“灵沅惊鸿。”

    惊鸿之所以没有说‘纳溪惊鸿’,是因为遗失了记忆。而萧然明知道她的名字还问,惊鸿理当以为他是问姓氏。她所说的自然是本源的姓氏——灵沅。

    萧然和雪萦皆是有些咤疑,毕竟——灵沅?怎么没有听说过呢?神语里也没有这个姓氏哦?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任务完成了!

    向惊鸿和花尽泪告辞,萧然和雪萦化作光影骤然消失。

    “娘子,你还不知道为夫的姓氏呢。”花尽泪突然从后抱住惊鸿,将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口吐莲花,语气似乎在撒。紫眸里却注意着惊鸿的一颦一笑。

    惊鸿一怔,自然感觉到脖颈间的气息——他在说话。

    转过,面对着花尽泪,惊鸿淡淡一笑,眸子低垂着好久,眉毛微微皱起,良久才抬眸,淡淡道,“那小泪的姓氏是什么。”

    花尽泪一愣,随即笑了。暗道原来是多疑了,鸿儿怎么会听不到呢?

    花尽泪不知道的是,惊鸿将脖颈间的气息完完全全的回忆一遍,然后根据气息的波动,还有每一个字的发音所带出的气流和形状,快速的总结出他说了什么。直觉的,惊鸿认为小泪还不知道她失去听觉和味觉的事。她不想他担心。她现在是纯粹的宇宙之神,只需要净化便能完全洗去遗失记忆前所有的不好症状。但是,不能。若是净化,洗去了上沾染的天地气息,那么她便和缈叶一样,不能在天地间多留。

    “娘子,古元叶,这是为夫在魔界的名字。不过嘿嘿……为夫还是喜欢花尽泪这个名字,为夫喜欢娘子唤我小泪……”花尽泪忽然抱住惊鸿,将额头抵着惊鸿的前额,鼻尖碰鼻尖,眼睛对视着眼睛,近在咫尺!

    这几鸿儿总是怪怪的,对于他的亲近说不上排斥,但是也避免着亲密的举动。害得他还以为惊鸿是碍于缈叶在,原来——是遗失了记忆。

    就算鸿儿什么都忘记了,不记得他是谁,不认识他,她也是他花尽泪唯一的妻!

    “小……小泪……”惊鸿突然间心脏跳动,有些紧张,也没有心思去查探为何会有跳动。此时的惊鸿依旧是那张平凡之极的容貌,然而眸子里的羞涩却是真真实实的,就那样印入花尽泪的心中。花尽泪隐隐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尤其是闻到鸿儿上清凉的气息和拥抱着那美妙的子,花尽泪的心脏也砰砰砰的跳动着,时快时慢,霎时折磨人。

    “娘子……”花尽泪深的呼唤一声,便吻住了惊鸿的唇。很凉,很软,像水。有水的甘甜,也有水的润滑。花尽泪用手抵着惊鸿的银发,伸出舌头,加深了这一个吻。惊鸿不自觉的搂上他的脖子,感觉到嘴里的清甜,惊鸿有一瞬间的失神。香香甜甜的味道,有荷的清,有莲的净,很美妙的感觉。

    “……小……泪……”惊鸿第一次感觉深吻竟然如此的令人窒息,下意识的抱紧他。花尽泪忽然离开她的嘴唇,伸手轻轻摩擦着她的唇瓣,惊鸿低垂着眸子,然而脸色却是一片绯红。怜的捧起她的双颊,花尽泪的紫眸里迷离而深邃,声音暗哑,“娘子……唤我夫君……”

    即便惊鸿再如何清冷也明白他眼中的**,于是脸色更加绯红,却静静的凝视着他,温柔轻笑,“夫君。”

    夫君!多么美妙神圣幸福的字眼!

    花尽泪忽然懒腰将惊鸿抱起,那轻盈的重量令花尽泪一阵心疼,凝视着怀里心的女子,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娘子,可以吗……为夫……可以吗……”

    惊鸿搂紧他的脖子,将小脸埋进他的怀里,嘴角边抿起一抹轻柔的微笑,很青涩,很温柔,淡淡的点点头。花尽泪其实很高,比她高出十公分,应该在一米八左右。一袭水红看上去很清瘦,然而体却很硬朗,甚至很健壮。并不是那种硬邦邦的肌,而是很温暖很安心的感觉。

    惊鸿只感觉眼前一晃,下一秒她和花尽泪已经处一处宽敞静谧的空间。惊鸿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感觉很熟悉。

    进入千城,花尽泪小心的放下惊鸿,抱紧着她的子,吻着她的发丝她的眼睛她的唇她的脖颈和锁骨,粗重的呼吸声和细腻的呻吟声令惊鸿迷失的意识一瞬间回神,脸色更加绯红。

    花尽泪很温柔,也很小心,尽管浴火焚,依旧保留着理智。当轻柔的抚摸上惊鸿的子,一路向下,花尽泪紫眸里的火焰更加旺盛。撕拉一声,水红外衣被他扯开——然而!

    伴随着撕拉一声的,还有——砰!

    花尽泪猛地抬眸望向发生地——紫眸中的宠溺和迷离瞬间被怒火代替,冷冷的锁定着前方摔倒在地尴尬得不知所措的黑衣人——亚邪!

    该死!

    亚邪也很无辜——黑袍下的表都快囧哭了。小祖宗——亚邪用生命和灵魂起誓!他真不是故意的啊!他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出现在千城!千城没有小祖宗的气息或者许可是进不来也出不去的——他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但是绝对不是故意偷窥小祖宗啊——囧——呜呜呜——

    惊鸿也感觉到了有人在,抬眸看去,却是一个全黑袍的黑衣人,唯露出一双眸子,那是一双有故事的眼睛。掩饰不住的沧桑和深邃,眸底隐藏着隐忍和仇恨,还有汪洋大海一般的绝望。但是看着花尽泪的时候,有宠和忠诚。就像是长辈对待后背的宠,就像是士兵对待国家的忠诚。如此的矛盾,如此的融合。

    惊鸿松开花尽泪,伸手帮他整理凌乱的衣衫和发丝,动作轻柔和从容,丝毫没有任何尴尬和窘迫。几个鼻息间,一个完美的花尽泪展现。惊鸿满意一笑,转过,走向亚邪。

    亚邪的形明显一怔,眼睛望向小祖宗,顿时绝对小祖宗着待遇非常不公平啊。看向惊鸿的时候是温柔和宠溺,怎么看向他的时候偏偏是恼火的呢?不就不小心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吗?

    “你是小泪的什么人?”惊鸿静静的站立在亚邪面前,声音清冷,不温不火,直直的看着亚邪的眼睛。亚邪下意识的缩缩脖子,感觉惊鸿将他整个人看透了似的。

    “夫人,我是亚邪啊,您不记得我了?”囧——他就知道!他属于隐的人物!不常出现就会被众人遗忘——但是这遗忘的速度也太快了——貌似不久前还见过面的!

    惊鸿不语(关键是没有唇形,她实在不知道他说什么),看一眼他的黑袍,淡淡笑道,“羽衣,羽族的神器。我很好奇,你的本体是魔,怎么能穿上神界的东西?”

    惊鸿的话让后的花尽泪一愣,冲上来,神色复杂的看着亚邪,“亚邪?”

    羽衣,羽族的隐匿神器。传说神圣而圣洁,穿上它,能隐藏踪迹能提升速度。虽然亚邪的黑袍散发着魔息的味道,但是花尽泪相信惊鸿。

    亚邪没想到惊鸿竟然看出黑袍的本源,想到往事,眸子里划过悲痛和憎恨。忽然跪下,声音冰冷而沉重,“属下有苦衷,不能说,还能主子惩罚!”

    花尽泪不语,面无表的看着亚邪。然而一颗心却是冰凉冰凉的沉重。这个世界上,除了鸿儿,亚邪对于他而言,很重要。若不是亚邪,他早已经死在那个人的手中。但是,他不许有背叛!

    忽然感觉到一丝温凉,花尽泪回神,是惊鸿。惊鸿轻轻牵着他的手,淡淡一笑,看向亚邪,“亚邪是吗?我是小泪的妻,小泪在意你,我不希望看到小泪伤心难过。那么,你可愿接受我的帮助,解除羽衣的锢?”

    亚邪明显一愣,猛地抬头望向惊鸿,随后眸子里慢慢染上苦涩和绝望,“夫人,没用的。”

    那个人何其残忍!弑兄夺位,踩着族人的鲜血爬上魔皇的位置,不服从的人就口上叛徒的罪名,烫上叛徒的烙印!他为了救出小祖宗,被那个人设计,穿上羽族的神器羽衣,原以为会被羽衣反噬得魔气尽失,魂飞魄散——谁知羽衣的本体竟然是个孩子,也讨厌那个人将它掳来,便与他签订了契约。幸运的是,羽衣因为和魔签订契约虽然沾染了魔,他却活了下来!并且融合了羽衣所有的功效!成功救出小祖宗,利用小祖宗的天命魔魄离开魔界来到人界——

    “鸿儿,你真的有办法?”花尽泪不理会亚邪的绝望,望着惊鸿,深邃的紫眸里那掩饰不住的担心,既担心亚邪,也担心亚邪的事会伤害到惊鸿。

    惊鸿轻轻一笑,伸手虚扶起亚邪,“羽衣已经和你融入骨髓,我没有办法将二者分开,但是能化解消极的魔,使你不必受到神力的反噬。而且,我可以消除你上叛徒的印记。”

    最后一句话犹如大山般重重砸向亚邪,在他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

    他听到了什么——能够消除叛徒印记?那个跟随了他十几年,折磨了他十几年耻辱的印记?

    “你不用激动。小泪是我的夫君,他是魔界中人,那么早晚都要回去一趟的。即便不夺回失去的东西,我也该向小泪的父母上一炷香。”惊鸿温柔的看一眼花尽泪,花尽泪忽然抱住惊鸿,不顾旁边还有一个亚邪的存在。“鸿儿……谢谢你!”

    惊鸿看不到他说什么,也只是任由他抱住,看向亚邪皱眉道,“化解反噬并不难,关键是消除印记。我需要施法者的精血。”

    随后,惊鸿利用神杖将亚邪气息中的反噬力量全部吸纳化解。亚邪上的黑袍以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褪色,直到最后的纯白。

    干净,圣洁,美丽。真正的羽衣!

    亚邪明显感觉到体内那股压制的力量消失了,还来不及激动,刷地一下子便被花尽泪扔出了千城——

    惊鸿囧。花尽泪妖娆一笑,揽过惊鸿的腰,撒道,“娘子……我们继续好不好……”

    惊鸿羞涩。小泪竟然是色狼!

    翌,从千城出来,惊鸿和花尽泪回到客栈,缈叶已经不见了。而迟迟未到的金钱金币母子刚进城则很荣幸的就进入了大牢。原因很简单,偷窃!

    可怜的金钱好不容易改过自新,捡起路上的钱袋追着给别人送去,结果那人抢过钱袋愣说金钱是侏儒,偷了钱袋。金币少年好强血方刚,一见到母亲受委屈和侮辱那还了得?于是——开打!结果打的那人有点背景,于是金钱金币母子光荣的被押进大牢。最后由小惊颜和小水音误打误撞的救了——当然,绝对是误打误撞!

    小惊颜和小水音本是挨个大牢寻找龙小凝,结果竟然发现了金钱母子,于是顺便救了。

    惊鸿和花尽泪回到客栈的时候,正好是小惊颜小水音救出金钱母子的那天,六人碰面,小惊颜和小水音那叫一个激动——因为,爹爹和娘亲明显感升级了!而金钱母子则是一阵委屈——在幻城的时候,花尽泪只雇佣了一辆马车,金钱母子错过了马车,历尽千辛万苦才赶到都城!当然,花尽泪并不知道这些。毕竟当时是缈叶说金钱母子和老王一起回去了。

    “娘亲,爹爹……”小水音小惊颜一见到惊鸿花尽泪就冲上来抱住两人的腿不松手。花尽泪囧——惊鸿微笑——

    “娘子!我真的是清白的!”花尽泪立马望向惊鸿,眼泪汪汪,楚楚可怜。

    小惊颜小水音无语,松开手,眼睛眯着,齐齐斜视,伸手呈八,齐齐向下。

    花尽泪无语,眉毛抽搐——这个动作他认识,是鄙视的意思。这俩孩子曾经对缈叶做过——

    “水音惊颜,接下来我带你们去找你们的爹娘好不好?”惊鸿忽视花尽泪委屈的眼神,看向小惊颜和小水音,心里划过暖意。之所以带着这对龙凤胎来都城,便是因为水音说,他们的爹爹和娘亲很有可能在都城。当然,惊鸿自然想不到小水音那是权益之计。

    “娘亲,不用找了。我和弟弟已经找到了。爹娘说,要我们跟着爹爹和娘亲,乖乖的,时候到了就会来接我和弟弟。”小水音灿烂一笑,异常无邪。小惊颜也跟着齐齐的灿烂微笑,努力是微笑看着甜美可,天真无邪。

    ⊙﹏⊙b汗——有这样的父母吗?

    明知道小水音话中的水分很大,但是惊鸿私心的没有追究。对于这两个孩子,她是真心疼。而且——看着就像是她和花尽泪的孩子一般。这样一想,惊鸿下意识的看向花尽泪,正好对上花尽泪诡异的眼神——惊鸿面上一,基本上已经猜出他在想什么了。

    果真是夫妻,心有灵犀啊!

    花尽泪当相爷时候的院子,已经被新皇赫连昀奕解封,洗去了罪名。金钱和金币母子打扫一下,暂时在都城安家落户。而惊鸿和花尽泪则依旧住在客栈。并不是他们不想有个家,而是都城,不适合他们。对此,金钱母子虽然有些失望,却依旧祝福着,只是要离开小水音和小惊颜有些舍不得。

    第一神捕沧海龙神秘失踪,一时间成为都城议的话题。

    是夜。惊鸿和花尽泪静静的走在幽静的小道,约会的感觉很美妙连带着夜色也可几分。花尽泪牵着惊鸿的手,一路两人脉脉无语,只是静静的享受着人间最美丽的夜景。

    不觉中走到一处湖塘边,花尽泪停下,从后面抱着惊鸿,呼吸着她上的味道,望着月色,很是祥和。惊鸿也不说话,她并不担心‘读不出’小泪说什么,只是靠在小泪的怀里,轻轻微笑。

    “鸿儿,我们成亲吧。我要给你一个幸福的婚礼,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花尽泪微眯着眼睛,靠在惊鸿的脖颈上,贪婪着闻着她的闻到。

    惊鸿轻笑,“嗯。神界的交流会结束后,我想陪你去魔界。”

    魔界——花尽泪眸中闪过一瞬间的杀意和冰冷。惊鸿自然是感觉到的,却什么都没有说。她并不是敏感的小女生,但是对于周围的气息波动能很快的分析出,这不是故意为之,而是本能。从亚邪的事上,她隐约感觉到,魔界,有着伤害小泪的存在,也有种小泪离开魔界的理由。

    以前的惊鸿可以只在意小泪,不管其他,但是现在不同。他,是她的夫。

    “小泪,讲讲我们以前吧。”惊鸿淡淡道。花尽泪一笑,伸出舌头了一下她的脖颈,感觉到鸿儿体明显的僵硬,花尽泪才住口,笑容邪魅而宠溺,声音轻轻的将前世今生,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都说给她听。

    砰砰砰——!

    突然寒气袭来,花尽泪眸光一冷,抱起惊鸿一跃而起,嘭地一声,湖塘掀起巨浪。

    而空中骤然出现两名一黑一白之人。

    不对——算上正在迎面跑来的男子,是三名。

    花尽泪紫眸冒火——该死!谈个说个怎么那么不容易!

    空中,亚邪也很无语——他明显也是看到了地面上的小祖宗和夫人——泪啊==、

    他被小祖宗扔出千城,自然要查是谁控制了他吧?结果,人还没有查到,骤然便出现一名黑衣男子!

    “耶巴斯安!我命令你!砍下他的人头!”地面上的男子边跑边冷冷的向空中大吼,那冰冷的语气比冬雪之夜还要寒冷几分。

    “遵命,我的主人。”空中,耶巴斯安与亚邪傲然而立,温雅的笑容,自信的绯红眸子,以及体贴的黑色燕尾服,无一不精致完美。

    而地面上已经跑到湖塘边的男子终于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定定的站立在地面上,仰着头,冰冷的眸子泛着仇恨的光芒盯着空中的纯白。此人正是九下莱诺斯。

    可怜的亚邪,因为花尽泪很神秘的缘故,遂一直被认为是千城主。而耶巴斯安正是通过那夜太后宴会上的黑衣人(亲不要问为何惊鸿没有封锁耶巴斯安的记忆哦美╮(╯_╰)╭),查到了千城主。

    “小泪,亚邪好像遇到麻烦了。”惊鸿依旧靠在花尽泪怀里,瞥一眼空中完美绅士形象的黑衣男子,不温不火道。

    “没事。正面迎敌亚邪不是黑羽毛的对手,但是亚邪胜在速度和隐匿。”花尽泪温柔一笑。

    耶巴斯安无语——黑羽毛?

    砰砰啪啪——!战斗一触即发!耶巴斯安的黑暗力量很霸道很狂肆,每一击看似随意温柔,却蕴含着无数的狂傲力量!开始亚邪靠着速度一一避开,耶巴斯安就像是不在意他能避开攻击一般,依旧毫不留的展开攻击!

    而惊鸿原本没有打算出手,但是看到耶巴斯安的攻击即将袭向地面的时候,她才皱起眉头在空间设置了空间封锁。宽敞的空间里,足够耶巴斯安和亚邪战斗,而不殃及地面。九下由于看不到空间封锁内的形,面色很冷有丝焦急,只是面无表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上空。看上去孤寂之极。

    片刻之后,确切的说是耶巴斯安完全掌握亚邪速度的规律之后,耶巴斯安忽然停止攻击,傲然悬立,动作优雅的扯掉白色手,看也不看对面的亚邪一眼,淡淡道,“主人之命,作为仆人的我不得不完成。完毕,游戏开始!”

    啪——!

    一记冷泉毫无预兆的打中亚邪的下巴!

    嗵——!

    一腿横扫毫不留的踢中亚邪的后背!

    砰——!

    一刃手背毫无温度的袭中亚邪的锁骨!

    砰砰砰——啪啪啪——嗵嗵嗵——

    可怜的亚邪丝毫没有反应的余地,就像是一个毫无招架之力的靶子,任由摧残——

    “况不太乐观。”惊鸿皱皱眉。

    “……”花尽泪不语。不到必要的时候,他是不会出手的。自己惹的祸,就要自己承担。当然——花尽泪自然不知道亚邪这一战很无辜,完全为某主背了包袱!

    画面闪闪闪——

    “弟弟,你说娘亲和爹爹约会怎么还不回来?”小水音望着窗外,一颗心隐隐有些不平静,像是要出什么事似的。

    “不知道,没有女孩子请我约会,我也不知道。”小惊颜有模有样的握着小号狼毫,规规整整的在宣纸上用茶水练字。他的正楷很规整,曾经无聊时在21世纪什么书法大赛上赢过一等奖,为此,他自豪了好几天。

    “好无聊哦——也不知道绯绯在做什么。有没有想我哦,有没有梦到我呢。”小水音自言自语,没有期望小惊颜能够回答。

    “男人嘛,无非事业和家庭。他有了你,自然在忙事业。”小惊颜一丝不苟的练习着大鈅的字体。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注意听姐姐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回答而已。

    “什么事业哦?”小水音刚说完,忽然想到什么——摸摸心脏的位置,越发的感觉不安了。跳下椅子,冲出去,只留下一句话,“我出去一下,爹爹娘亲回来就说我很快回来!”

    “哦。”小惊颜依旧一丝不苟。

    ——

    ‘噗——!’亚邪被耶巴斯安一记重拳打中要害,吐了一口鲜血。而耶巴斯安似乎很享受游戏的过程,一跃后退,完美的脸上始终是温和的笑容。“不错。不过我的主人等急了,很抱歉我要完成主人的命令。”

    一想到完成契约任务,取走莱诺斯的灵魂,他就是自由之,他忽然很想那个小巧却很调皮的紫红小女孩。摇摇头,耶巴斯安失笑。他一个活了亿万年的老妖怪,竟然对一个五岁大点的孩子动心了?果真是魔障了——

    嘭——!还没等耶巴斯安动手!惊鸿的空间封锁突然间碎裂!一袭邪气冷的黑色骤然出现在耶巴斯安的后,手中高高举起一把无弦的弓箭!

    若是耶巴斯安转,定会惊讶那弓箭正是四国争霸中,突然消失的——魔弓!

    “绯绯小心!”

    ------题外话------

    亲们╭(╯3╰)╮动力啊——~(>_<)~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