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这叫激情燃烧

    郊外一处安静的草地。

    花尽泪还在熟睡,抱着惊鸿不松手。惊鸿轻叹一气有些心疼,看到他上破烂的红衣,眸子越发清冷。

    那是由莲花幻化而成的水红衣衫,莲花具有佛。在花尽泪的天魂被囚在魔魂林的时候,莲花便已经与他的气息灵魂完全的融合——所以,即便水红衣衫有所损伤或者经过万年,依旧如同新的一般!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破烂不堪!

    手指轻轻翻转,清冷的气息缠上花尽泪的子——下一秒,破烂的衣裳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消两个鼻息间已经如同晕开的莲花般干净,清澈。

    凝视着那张完美的容颜,惊鸿轻轻的笑了。安静中的小泪就像是婴儿般可,稚嫩,甚至有一股新生的美好。

    或许是惊鸿的眼神太过炽烈,那双微闭的着的眼睛忽然睁开,紫眸脆弱。

    “鸿儿……”花尽泪霸道的抱紧惊鸿,闻着她上特有的清新味道,他忽然感觉他何其幸运?上一世得到她全部的,这一世又得到她所有的柔

    “……小泪。”惊鸿看不到他的唇形,但是也能感觉到他在唤着他的名字。他的体温已经混恢复了正常的温度,一想起在溪水中他冰凉的体温绝望的气息,惊鸿的心便被什么扎了一般难以呼吸。

    松开她,花尽泪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紫眸认真而小心的凝视着她。那样脆弱的眼神令惊鸿有一瞬间的心酸,和一丝的甜蜜。

    “鸿儿,以后永远不要抛弃我好不好……我是你的夫君,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惊鸿一愣,微不可闻的蹙眉——夫君?但是不知道为何,看着那双脆弱的紫眸,惊鸿轻轻的点点头。

    等到惊鸿和花尽泪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云敛因为有急事,午时购买了一匹马先行出发都城。而老王也因为金钱等人的临时起意赶着马车回了幻城。龙凤胎小水音和小惊颜两人倒是很悠闲的大摇大摆的在客栈走来走去,惹得人人惊叹谁家的孩子这般有福气?当然,最欢喜的要数客栈老板,毕竟如此极品的龙凤胎可是为客栈做了活生生的招牌。

    金钱金币母子也在,大有赖上惊鸿的架势。令惊鸿皱眉的是——缈叶也在。

    “鸿儿,回来了。饿不饿?我已经点了你喜欢的口味。”缈叶似乎没有注意到惊鸿边的花尽泪一般,笑容淡淡,‘深脉脉’的凝视着惊鸿。

    花尽泪心中的小人恨不得冲上去殴打这位柔男一翻!对!用花尽泪的眼光来看——缈叶就是柔男——男生女相,手段狠——

    然而花尽泪似乎忘记了,他的五官似乎也属于美貌一类==、

    “缈叶,你还是叫我惊鸿吧。”惊鸿微微蹙眉,瞥一眼缈叶便与花尽泪手牵着手去了三楼。花尽泪立马笑容灿烂,很明媚的朝着缈叶眨眨眼睛,很无辜很清纯的样子令后者隐隐生怒。

    二楼靠窗喝茶的小水音望一眼娘亲爹爹的背影,摇摇头撇撇嘴,正经而惊叹道,“弟弟,看吧,不管是现在的爹爹娘亲还是以后的爹爹娘亲,我们俩都是透明的……嗷呜,我们这么显眼的组合怎么就没有注意到我们呢?不是说父母与孩子之间血脉相连会有什么感应吗?嗷呜……骗人的!”

    刚咬下一颗糖葫芦的小惊颜瞟一眼打雷不下雨的姐姐,很淡定的将糖葫芦嚼嚼咽下,正色道,“这叫你侬我侬,眼睛里只有对方,就像是小凝阿姨和冉乐叔叔一样。姐姐你不是对这东东很有研究吗?怎么突然间就不明白了呢?”

    小水音卡壳——弟弟,姐姐只是早熟不早恋——

    翌,花尽泪与惊鸿终于正式的与双胞胎见面。

    花尽泪最好奇的就是那位与他三分相似的女孩儿——水音!

    而惊鸿则是看着小惊颜皱眉不语。

    反倒是两位龙凤胎,大大方方的坐在那儿,甜甜一笑,目不斜视的任由爹爹娘亲打量。

    “鸿儿……我以天地法则发誓!我和这小丫头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否则我就魂飞魄散!”良久,花尽泪才正对着惊鸿,表严肃,伸出三根手指指天,一本正经的——起誓。

    噗——一向漠然的小惊颜破功,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家姐姐——而小水音嘴角眼角的笑意则是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下——爹爹……你这样撇清关系,让女儿何以堪啊?

    惊鸿无语,感觉有些失笑。回他一个轻柔的笑容,无声的表示信任。花尽泪凝视着她,妖娆一笑,紫眸发电,与娘子噼里啪啦——然而,小水音不干了。

    只见小水音跳下椅子,跑到花尽泪腿边,小手拉扯着他的衣袂,大大的紫眸雾水连连,小嘴一嘟,声音里有些哭腔,“爹爹……你是不是不要小水音了?爹爹……呜呜……”

    花尽泪满额黑线,完美的脸上黑了半边天——弯,正对着小水音,紫眸对紫眸,红发对红发,红一对红衣,说是没有关系连花尽泪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他花尽泪在几天之前还是个雏儿呢!

    “小盆友,不哭不哭哈……哭鼻子的女孩不漂亮哈……不哭不哭……叔叔给你买糖吃……”花尽泪现在的表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囧,他真的不会哄孩子!

    惊鸿失笑——小水音无语——小惊颜笑容更加灿烂——

    这时,缈叶出现,小水音才停止哭泣,冷冷的瞪着缈叶。花尽泪咋舌——这小女娃变脸也太快了!不过怎么没有眼泪呢……

    “惊鸿,一起吃早饭吧。”缈叶越过花尽泪,直直的走向惊鸿,笑意温柔,眸光依旧深脉脉。然而下一秒,眼前的惊鸿便只剩下一抹残影——而惊鸿本人,正在花尽泪的怀中。

    缈叶冷笑,但那一抹冷意稍瞬即逝。看向花尽泪,眸底有着不屑和挑衅,还有——惊讶。

    花尽泪在他的眼中,一直渺小到尘埃,只要他稍微的动动手指就能灰飞烟灭。然而——花尽泪没有!失去心脏失去魂魄——花尽泪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而且——已经不再是那个渺小的天地生灵——仿佛拥有了与他睥睨的力量——

    缈叶为这一个念头吓了一跳。直觉否定了不可能!

    此时的花尽泪,依旧邪魅依旧清纯,却多了令他不安的东西。若是以前的花尽泪在他的眼中是空有容貌的花瓶,那么现在的花尽泪——突然,缈叶似乎在花尽泪的上感觉到一股邪恶的黑暗,一股蛊惑人心的窒息——但是下一秒,缈叶发现花尽泪还是花尽泪。仿佛,他多想了。

    “多谢缈公子的好心。鸿儿只喜欢吃我做的饭菜。前几天被某个变态陷害,没能陪在鸿儿边照顾一三餐,是我这个做夫君的失职。既然我回来了,鸿儿的事就不用劳烦外人。”花尽泪轻笑,眸底却是一片凌冽和寒意,在凝视向惊鸿的时候,却瞬间化为浓浓柔,速度之快,堪称无双。

    惊鸿在他说话的时间便已经离开他的怀中,只是姿势依旧暧昧依旧亲近,并没有看向花尽泪的唇形,自然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然而,缈叶的表绝对是精彩之极。极品龙凤胎则是崇拜得看着爹爹,只差摇旗呐喊——爹爹威武!

    缈公子?变态?外人?

    忍了!

    “呵呵,花公子说笑了。我是惊鸿的表哥,怎么会是外人呢?”缈叶不怒反笑,最后一句看向惊鸿,深款款。虽然有太多的疑惑,但是缈叶能够肯定的是!惊鸿在天地间的记忆已经不再属于她!而且——惊鸿现在是宇宙之神!纯粹的宇宙之神!没有心的宇宙之神!

    花公子?水音惊颜面面相视,随后很有默契的齐齐看向缈叶,双眼微眯,眼珠倾斜,双手做八,齐齐向下——鄙视!

    惊鸿不经意间看到水音惊颜的小动作,突然间失笑,走过去摸摸两个孩子的头发,语气轻柔,“水音,惊颜,谁教你们这个动作的呢?是你们的父母吗?”

    一想到水音和惊颜最终是要离开她,惊鸿忽然觉得心中堵闷。而花尽泪和缈叶也因为惊鸿的笑声,齐齐达成共识——暂时和平。

    “不是!”小水音率先忽回答,随后想到什么,灿烂一笑,甜甜道,“是小凝阿姨教的……小凝阿姨说,遇到坏人,而你又懒得和坏人说话时,就用这个动作无声的鄙视坏人。刚刚缈叶叔叔的样子好可怕哦……和小水音想象中的坏人一模一样……所以小水音就想起了这个动作……弟弟,你是不是也因为这样呢?”

    小水音眨眨眼睛,可至极,天真无邪,将‘童言无忌’运用的淋漓尽致。花尽泪忽然感觉这小丫头很顺眼!

    “姐姐,我没有这样想哦。”小惊颜很拽的嘟着唇,然后很大方的走到缈叶边,扬起头,灿烂无辜的微笑大大的咧起,“我只是感觉这位爷爷好慈祥好像小黑臭的样子……每次小黑一臭,我就这样鄙视它的哦……然后小黑就乖了……”

    于是,花尽泪笑容更胜,直接将小水音和小惊颜归纳为自己人。

    缈叶无语的抽搐着嘴角——爷爷!慈祥和臭?小黑——!好!这对龙凤胎已经激怒了他的底线!

    惊鸿无语——那个小凝果真不是一般人!竟然将两个孩子荼毒成这样——“水音,惊颜。缈叶比你们年长许多,不可以这般无礼。”

    直觉,惊鸿认为水音和惊颜绝对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对于小水音之前提过的大坏人缈叶,似乎缈叶和龙凤胎之间有什么过节——

    “是,娘亲!”水音和惊颜一本正经的望着娘亲,乖巧的点头,然后齐齐的走到缈叶前,无辜的大眼睛可之极卖萌之极,“缈叶叔叔对不起,我和弟弟‘姐姐’不是有意的,还请缈叶叔叔多多原谅。”

    一定要【多多】原谅哦!

    缈叶轻笑,表示不介意。

    辰时末,花尽泪找来一辆马车,便拖家带口的全部坐上马车,前往大鈅。而缈叶,算是这一家四口中顶级的电灯泡。当然,由于龙凤胎童言无忌的功劳,缈叶被迫做了马夫——赶马车!

    “娘亲,这些树好长好长哦……”

    “爹爹……路边好多野花啊!不过……小凝阿姨说过,野花是用来踩的,最好狠狠踩!她最讨厌小三小四的了……对了,弟弟,缈叶叔叔和我见过的一个小三长得好像哦……我还以为缈叶叔叔和那个小三是兄弟呢!”

    “爹爹,娘亲,姐姐说的那个小三我也见过的!真的好可怕哦!如果以后见到和缈叶叔叔很像的人,一定要远离哦!很有可能就是小三小四哦……缈叶叔叔我不是说你哦!”

    ……

    一路上,缈叶在马车外,面无表的赶着马车,眸底一片冷意。

    而马车内,车窗开着,惊鸿一直被花尽泪的手握着,然眼睛始终望向窗外,似乎在想着什么。没有看到唇形,她自然听不到水音和惊颜之间很有万俟的童言无忌。

    花尽泪一只手握着惊鸿的双手,一只手揽过惊鸿的子,温柔的凝视着她,似乎永远看不够,偶尔看向那两个孩子,眸底有着发自内心的喜欢。是的,他喜欢这两个孩子,尤其是那名和惊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惊颜。

    偶尔,花尽泪的视线会不由地移向惊鸿的肚子,但是很快就会移开——然后脸色一片微红。闻着惊鸿上特有的清新,花尽泪体有些僵硬,内心一片火体又不自觉的起了反应——更加尴尬的是,边还有两个孩子!

    尤其是两个孩子的眼神看似无邪童真,可他总感觉有种小恶魔的味道——

    【以下为小水音小惊颜的眼神交流。

    “姐姐,爹爹好像生病了……”

    “你不懂,弟弟,这叫做浴火,意思就是在火里沐浴。小凝阿姨说过,遇到这种况,要么厚颜无耻的当顶级电灯泡,要么挥挥衣袖做个月老……”

    “哦……那我们怎么办啊?”

    “……现在爹爹应该还不知道娘亲没有记忆……弟弟,我们继续电灯泡吧。”

    “……嗯哦!”】

    十后,大鈅都城。

    当缈叶驾驶着马车进入城内的时候,很快的成为路人围观的对象。毕竟,四国争霸刚刚结束异国的美男多多,都城的百姓虽然偶尔会见到几位异国选手,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的男子!而且——还是马夫!暴遣天物啊!

    “吁——”缈叶面无表的将马车停靠在一家客栈外。这十来,他简直度如年!从来不知道人类之中竟然有如此令人炸毛的极品存在!而且还是两枚!

    还是五岁的小孩子!一切隐忍于——童言无忌!

    开始的时候,惊鸿对不温不火的告诉水音和惊颜不能那般无礼,后来——极品龙凤胎只在惊鸿看不到的时候甜甜微笑,无邪的说着‘童言无忌’的话。

    “闪开。”缈叶扫一眼围观的路人,极轻极淡的两个字竟然令所有人硬生生打了寒战,然后——齐齐的闪人。

    小水音和小惊颜率先跳出马车,好奇的望着周围,看样子很兴奋很活跃。随后是花尽泪。

    当远处的众人看到跳下两名可精致的龙凤胎时,已经羡慕一片,惊叹那名完美男子好生有福气。但是当一抹紫红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立马惊艳一片!随之众人也看出来了,极品龙凤胎是紫红男子的孩子!

    “鸿儿,慢点。”花尽泪伸出手,拉着惊鸿的手,笑意温柔而充满宠溺,令远处的众人都感觉到了浓浓的温暖。纷纷好奇那名‘鸿儿’该是怎样的人物。

    惊鸿在花尽泪的搀扶下跃下马车,朝花尽泪温柔一笑,便在众人或遗憾或失望的表中进入了客栈。

    此时的惊鸿,依旧水蓝,依旧银发。水蓝色轻柔的衣衫看似美幻,一头银发仿佛泛着神圣的光泽,材隐约可见丰肌弱骨,卓然清冷。然而,那样清冷卓越的气质下,竟是一张平淡无奇的容颜。

    五官平凡,脸上虽然白皙,却已经平庸之极。除了气质不俗之外,唯一惊艳的就是一双眸子,清冷而漠然。但是镶嵌在那一张平凡的脸上,反而给人一种惋惜的感觉。可惜了那么好的气质那么美丽的眸子……

    花尽泪只开了一间上房,便和惊鸿上了楼,将后的缈叶望之脑后。缈叶面无表,变成银子特意将要了惊鸿隔壁的房间。一回头,缈叶才发现龙凤胎不见了。不过,对于那对极品的本事,他是知道了,当下只是以为小孩子心泛滥,并没有在意。

    且说极品龙凤胎——

    “姐姐,你确定那是小凝阿姨吗?”小惊颜和小水音还是知道做事低调的,遂在上用了隐术。此时,小惊颜纠结着眉毛望着不远处鬼鬼祟祟的一个——小乞丐。

    那应该是一个乞丐吧!

    看形的确和龙小凝小玲珑的材很相似。不过小惊颜实在没有办法将记忆中的无赖抽风的小凝阿姨与那名乞丐联系在一起——

    “嘘,不要说话,隐术只管隐,外人还是听够听到声音的。而且小凝阿姨法术很高,会看到我们的——”小水音有些激动又有些兴奋——

    并不是因为想念龙小凝——而是,小水音很期待将狼狈的龙小凝记录下来,到时候小凝阿姨若是剥削他们姐弟,她手中可是有金牌的哦。

    这样一想,小水音更加兴奋,拉着弟弟向那名小乞丐跑去。近了,两人躲在小乞丐后,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这下更加确定是小凝阿姨了!

    没错,那位破烂衣衫头发凌乱鬼鬼祟祟的小乞丐正是终极女配——龙小凝。

    龙小凝哭无泪,直呼命运坎坷——==、一觉醒来,变态师兄竟然向她表白了!而且非要她唤他‘冉乐’不可——更令龙小凝纠结的是——变态师兄竟然夺走了她前世今生三十年的初吻!眼看着连初夜都不保,幸亏她激灵——打不过,咱就玩花招——==、一口咬向变态师兄的小**,立马开溜!

    由于强行将镇魔剑升级升真阳剑,龙小凝的法力受到限制——苦的从环城一路躲躲藏藏来到都城——更加苦的是,尼玛的!还没有进入城内,就被两名青衣雪衣,无限包的男女一个掌心雷给炸了!

    说什么她上有妖气?尼玛!她是正宗的人类!

    刚刚好不容易碰到黎国燕尾服的完美男子——耶巴斯安,冲上去以为遇到救星了,特么的!一个字还没有说就被一记掌风给击飞了!

    她的老腰啊!

    龙小凝望着前方提笼里的包子,闻着香味,艰难的咽咽口水,猛地一抬头对视上包子小哥那双鄙夷不屑的眼神,于是龙小凝坚强的心理防线瞬间被炸开。“尼玛!狗眼看人低!”

    冷喝一声,龙小凝傲的仰起头,双手叉腰,头一甩,脚一迈,想要以一个又拽又酷的造型挽回自尊。然而,一使劲,腿没有动。再一使劲,还是走不了。一回头,龙小凝不淡定的,立马撒开脚丫子惊呼——“狗啊!”

    可不是,一只足有六十厘米高的灰毛恶犬,正死死的咬住龙小凝破烂的裤腿,眼神更是凶神恶煞。龙小凝一用力,撕拉一声,本来就狼狈的破烂裤子瞬间被撕烂半条裤腿——而路上的行人,只看到一抹极快的影子大呼小叫的眨眼间就没了踪迹——

    暗处。“弟弟追!”小水音拉起小惊颜便向龙小凝追去——刚刚那一幕她实在汗颜——没有像想到傲加极品的小凝阿姨竟然有如此‘养眼’的历史——

    都城东大街,也就是使节馆所在的街道。此时,人群鼎沸有些拥挤,但是道路中央却是干净一片,拥挤的人群全在道路两旁,由官兵维持着秩序。

    从使节馆走出来的正是傲宪、黎国和颜国的代表以及队员。一行人在大鈅官员的接送下,即将进入皇宫参加盛宴——太后纳兰夕的生宴会。

    四国争霸,黎国夺魁。黎国的队员耶巴斯安,除了第一项,其余三项皆是完胜。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之后的全部比赛,皆由耶巴斯安一人所包,从比赛开始到最后,耶巴斯安一直温和有礼,翩翩绅士。即使完美取胜,也依旧淡淡而笑,似乎并不在意。至于最后一场的武赛出现的黑衣人,由于夜妖娆收回了黑衣人体内的复生之水,遂黑衣人全部消灭。而在场的所有人,则被夜妖娆、冰漪和浴凰联合起来洗去了记忆。

    ……

    “啊——!耶巴斯安!是耶巴斯安!完美的王子!”

    “耶巴斯安!耶巴斯安!”

    ……

    一直到从使节馆走出一名黑衣男子,众人焦急的心瞬间激动起来,一个个伸出手惊呼着。与21世纪的粉丝有的一拼。

    而罪魁祸首耶巴斯安,目不斜视的走在九下莱诺斯的后,干净整洁的黑色燕尾服,精短的黑色碎发,以及淡淡的笑容——似乎每一样都成为众人疯狂尖叫的理由。

    颜国和傲宪的队员诡异的看一眼耶巴斯安,后者依旧笑若风,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九下莱诺斯微微蹙眉,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冷冷道,“很受欢迎的嘛。”

    “主人谬赞了。”耶巴斯安淡淡而笑,声音清澈如水。

    “哼……别忘记了你的契约使命!离开大鈅之前本下要见到千城主的人头!”

    “遵命,我的主人。”

    ……

    就在众人疯狂的呐喊声中,突然一阵风,众人只看到一抹黑影朝着三国队员驶去——耶巴斯安从后面轻轻抱起九下,轻一跃——众人只感觉空中的两人犹如神诋一般的神圣俊美——然而下一秒——

    砰砰砰——!

    三国队员包括大鈅接待的官员全部被黑影击倒——狼藉一片——而众人的口型也全部变为了(⊙o⊙)——

    虾米?保龄球吗?一击一大片?

    ……

    “……尼玛!”良久,三国队员之中的一坨黑色轻轻动了动,一句隐忍而狰狞的粗口爆了出来。

    这时,刷刷又是两道影子,众人一回神,再次惊叹更加惊艳!

    只见,两名五岁的精致龙凤胎竟然直直的站立在那团影子边——众人疑惑,这俩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小水音皱眉眉头,纠结的看着地上的一坨。很不确定是不是龙小凝——毕竟——这运气也忒衰了点。这时,小惊颜无辜的仰起小脸,童言无忌的说出一句雷到一片的话。他说——

    “姐姐,这坨儿就是小凝阿姨吗?”

    ……

    这坨儿……

    龙小凝虽然点背,但是还没有傻,一听有人叫她一坨——阿姨?那还得了!猛地睁开眼睛一跃而起,正想教训说话之人,却在看到一对极品龙凤胎时,口型(⊙o⊙)了,立马激动的一手拉住一个小孩子的胳膊,惊呼道——

    “尼玛!太劲爆了!惊鸿终于穿回男儿了!特么的!花尽泪成女的了——哦哈哈——果真!老娘的人品还是逆天的!还有人比我更倒霉!哦哈哈——”

    小水音小惊颜相视无语——果真,是小凝阿姨没错。

    这时,三国队员都已经站起来了,大鈅官员更是怒不可遏的瞪着变故的罪魁祸首,一声令下,命令官兵将罪犯拿下——

    法力被限制的龙小凝顷刻间便落入了官兵之手,而那两名龙凤胎——官兵也犹豫要不要将两名龙凤胎也拿下(毕竟两孩子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其中有一人是紫发紫眸,可能是他国之人),谁知那名精致的小男孩对着小女孩,稚嫩而天真道,“姐姐,我们好像都进过大牢——要不要陪陪小凝阿姨哦?小凝阿姨好可怜——”

    龙小凝无语——她才十五岁好不好!咳,虽然心理年龄已经三十了==、

    最后,极品龙凤胎也被官兵加入大牢——

    大鈅官员连连向三国致歉,最后终于安全的将三国的代表及队员送入皇宫。大鈅官员终于长长的松一口气……突然,大鈅官员不敢置信的望着宫门内的三抹影——随后揉揉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大鈅官员自嘲一笑,暗道自己多疑。三名被关进大牢的人怎么可能进入守备森严的皇宫?

    当然,前提是,那三人是普通人。但是,很抱歉——

    皇宫。

    龙小凝熟门熟路的带领着一对极品龙凤胎穿梭着。就在刚才——龙凤胎中的姐姐,那位与花尽泪三分相似的女孩听到押解他们的官兵自言自语说什么太后生宴会,什么生贺礼——然后,一道红光闪过,官兵竟然昏倒了。

    龙小凝自然认识那是法术。下意识将这对龙凤胎当做是龙门中人——毕竟,她的确经常离家出走,不关心龙门内部,不知道龙门有这么一对惊艳的龙凤胎也在理之中。只是,一听到‘小凝阿姨’几个字,龙小凝就忍不住抽搐。

    龙小凝的法力受到限制,只能跟着龙凤胎混。这不,小水音想要看看人界的生宴会,她就带着他们来了。

    对于那句‘人界生宴会’,龙小凝表示理解和默哀。毕竟,龙门可以说是一个封闭的存在。将外面的世界当成人界,也在理之中。这样一想,龙小凝更加同极品龙凤胎出生在龙门。

    皇宫深处,一处宽敞精致的外。朝堂之中有点官衔的官员都已经到齐,坐在下位,同僚之间交谈敬酒,一片融合。随着三国代表及队员的到来,本来宽敞的外倒显得闹了。

    主位之上,是龙袍加的赫连昀奕和雍容华贵的太后纳兰夕。而次位,分别是黎国九下,傲宪塞娅公主,颜国孟袁将军。孟袁将军是孟毅将军的长子,二十五岁模样,是那种军人特有的狂野型。而孟毅将军在几前被召回颜国,遂又孟毅将军的长子孟袁担任颜国代表。

    宫顶上,露出三颗人头,从左到右分别是——龙小凝、小水音、小惊颜。

    此时三人好奇的望着下面闹的景象,偶尔还能听到从龙小凝肚子处传来的咕咕声音。没办法——她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

    “小凝阿姨,你吃吧。”在龙小凝望着宴会上格式格式的佳肴的时候,突然间眼前出现一只鸡腿。一扭头,竟然是小惊颜!

    龙小凝那叫一个感激涕零,内牛满面,伸手,鸡腿却不见了。一抬头,对视上小惊颜一双幽黑而戏谑的眸子——没错!就是戏谑!

    “小凝阿姨要答应我,以后不准欺负小黑小白,鸡腿才能给你!”可怜的小黑小白,不知道是不是与龙小凝命中犯冲,每次都成为龙小凝动了胎气的罪魁祸首而被冉乐叔叔一招甩了(其实龙小凝对毛过敏)。

    囧——龙小凝重重的点头,为了表示诚意,她的眼神从来没有过的真诚!于是,一只鸡腿终于到手了!

    尼玛!这年头!

    而小水音从头至尾只是望着下面不动声色,若是龙小凝有心,定会发现小水音的眼神很深邃很冷酷,完全是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而引起她眼神变化的原因,则是那位一直风淡云轻绅士有礼的黑色燕尾服男子——耶巴斯安。

    好吧——说白一点就是——有兴兴趣。╮(╯_╰)╭

    这时,耶巴斯安似无意的抬头瞄一眼,小水音正对上一双猩红带着玩味的眸子——于是,纯洁的孩纸小脸刷刷的一下子红了。

    小惊颜自然是注意到姐姐的变化,顺着视线看去,幽黑的眸子立马警惕的瞪着耶巴斯安——不许打我姐姐注意!

    耶巴斯安本是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才望过去,一见顶之上竟然趴着本应该在大牢的三人。而且那视线的主人正是那位紫发紫眸的精致女孩。谁知那女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然后他便收到了女孩弟弟的眼神警告。耶巴斯安好笑——阁下放心,在下有自知之明。

    小惊颜得意一笑——那还差不多!

    小水音由于脸红,已经低垂着头,自然看不到耶巴斯安与弟弟之间的眼神交流。

    这时,小水音突然抬头,紫眸凌冽而邪魅,定定的望着空中某一处。下面的耶巴斯安一愣,似乎没有料到一个五岁大的女娃会有那么震慑人心的眼神,于是饶有兴致的顺着女孩的视线看去,同时将精神力放去,下一秒了然一笑。

    “小心——!”

    龙小凝正在眼泪奔奔的啃着鸡腿,突然小水音一阵惊呼将她一推,龙小凝形不稳跌落,眼神无比激动无比痛心的望着还没有啃完的鸡腿飞向空中。

    轰——!

    一道不大不小的轰炸声将整个生宴会炸个惊慌失措,暗处的御林军也争相冲了出来。

    这时,三道影骤然降落,正是龙小凝三人。可怜的龙小凝依旧保持着和鸡腿依依不舍的姿势,而小水音和小惊颜则是将龙小凝放下,在御林军冲上来的时候,骤然一跃飞向空中——于是,御林军震惊,全场惊愕——

    如果他们没有看出的话……那应该是两个不过五岁大的孩子!

    砰、砰、砰——凸凸凸——凸凸凸——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空中突然间出现一片奇怪的响动。

    空中,两大两小,自称两处阵地。一方俩小,正是那俩五岁龙凤胎,此时龙凤胎怀中抱着两把很奇怪的东西——凸凸凸的声音正是那怪东西发出,每一次发出都带一次火花——

    另一方两大,一男一女,男的青衣潇洒,女的雪衣美,然而此时两人皆悬浮在空中,手掌变化出光球类的东西向龙凤胎袭去,那砰砰砰的声音正是光球爆炸的声音。

    “萧哥,怎么办?那妖怪不仅没死还有帮手?”雪衣女子正是雪萦。原本在城外她和萧哥不经意间遇到一名小玲珑的女子,那名女子模样精致,标准的古典美人,萧然竟然频频看向那名女子。于是她急了,便骗萧然说那名女子上有妖气,于是萧然一个光球就将那名女子爆了。

    谁知,他们在空中正在追寻那位惊鸿女神的气息,竟然让她眼尖的发现那名女子还活着!那还得了!光球炸不死,一定不是人类!萧然一个光球扔下去——

    原以为不过是普通的龙凤胎,谁知竟然能拟化出武器!并且将法术运用的如此娴熟!龙凤胎上没有神息,那么不是妖就是魔了!

    “尼玛!机关枪都用上了!牛!”龙小凝一只手放在额头向空中眺望,有些惊讶双胞胎竟然拟化出21世纪的武器——不是惊鸿和花尽泪,还真说不过去!不过——一想到惊鸿穿回男儿,花尽泪成为小女孩——龙小凝还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果真,她并不是最倒霉的一个!

    “两位是人还是妖?”萧然应付的有些吃力,想他神君级别的法力竟然还应付不了两个小鬼头!还有——小鬼头手中的武器他一定要得到!

    “姐姐,我们是人还是妖哦?”小惊颜拟化出一颗手榴弹,犹豫着要不要扔过去——对方虽然对小凝阿姨有杀意,但是娘亲和爹爹说过,人界会法术的,只有龙门。而小凝阿姨是龙门中人,若是伤了龙门的人,小凝阿姨会不会伤心呢?

    “不管是人还是妖,对方不是人就对了!弟弟,拿着,我研究出一个新型的武器,试试威力!”小水音将机关枪扔给小惊颜,向前一跃,紫眸邪魅,双手凝聚起紫色魔气,瞬间魔气便拉长变大,竟然有小水音十个高一般长!

    低下众人惊恐——耶巴斯安失笑——而雪萦和萧然则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因为那竟然是死神的镰刀!

    不对,是加长版的镰刀!而且是用魔气拟化出来的!

    “萦妹小心!虽然这只是拟化的死神镰刀,但是那小鬼的魔气怪异,千万不要被死神镰刀碰到!”萧然说话的同时,眉心凝聚法力,一道光芒闪过,一柄长剑骤然握在萧然的手中。雪萦一喜,萧哥竟然召唤出了本命武器!虽然到神君的时候便能召唤出本命武器,但是极大部分都是到神尊级别才能召唤出来!萧然年纪轻轻,竟然能召唤出武器,可见前途无限!

    当然,现在不是雪萦YY的时候。

    “NONONO,这才不是什么死神镰刀!”小水音傲了,得瑟的挥舞着魔气拟化出来的武器,“这是正宗的镰刀!收割麦子的镰刀!嘿嘿……”

    地面,耶巴斯安失笑——的确,死神镰刀在他手中,别人若想拟化出来,除非拥有死神镰刀的气息。而那名紫红小女孩手中的的确是——收割麦子的镰刀。

    眼看着巨大的紫色镰刀就要向那对男女砍去——众人仿佛已经能看到地面上的他们也跟着遭殃的画面。

    嘭——!

    突然,紫色镰刀被拦腰斩断,因为紫色而黯淡的天空骤然明亮,将俩大俩小中间那位悬浮着的黑衣男子衬托的高大而神秘。

    小水音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低垂着头悬浮在小惊颜边,手指慌乱的把玩着和小惊颜的衣角——

    龙小凝无语加鄙视==、多大点的孩子,不会是思了吧?尼玛!那惊鸿怎么办?

    小惊颜则是冷冷着瞪着黑衣男子,幽黑的眸子腾腾的泛着寒气,足以将任何人冻死!却扑灭不了姐姐紫眸中的火花——

    耶巴斯安一向绅士的微笑也纠结了——囧。他就算没有经历过什么,也看出来了那小丫头浓浓的羞涩——囧——她才多大?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