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羞涩。

    千城。天拂晓,两抹小的影穿梭在千城之中,那急速的速度令风叹为观止,那零散而不杂乱的步伐令人惊讶而无地自容。

    “弟弟,你攻左我攻右!趁着娘亲和爹爹还没有回来快点逮住它!”声音清脆而不失稚嫩的是一个模样精致气势邪魅的小女孩。女孩约五岁,紫色的丱发像是从森林走出的精灵,精致的五官与花尽泪有三分相似,一双清澈流彩的紫眸死死的盯着前方速度奇快的一抹白影。

    可怜的白色小貂,因为一出生便是终极法术修为而太过自负,离家出走闯天下。不想,竟然落入一个紫发红衣的妖孽男子手中,说是什么给宝宝当宠物?天知道那个妖孽男子的一对龙凤宝贝有多么恶魔!它只有一个,对方可是两个绝世恶魔啊!

    “姐姐,你看前方又出现一个黑貂!”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一眼见到黑貂便凝聚起法力顷刻间与那只黑貂纠缠在一起。

    小女孩也暗暗高兴多了一只貂儿,便专心的与那只白貂周旋。貂的速度本就是疾快无影的,然而无论两只貂怎么甩都甩不掉那两名五岁大的小孩子。

    白貂:“弟弟,你怎么来了?这下可好,被小恶魔盯上了……”

    黑貂:“哥哥,我可是为了救你才来的……嗷呜……这两个小娃娃怎么那么快?”

    白貂:“没有找到娘亲说的天命主人,就要沦为宠物了吗?弟弟……”

    黑貂:“呜呜……哥哥……早知道就不来救你了……呜呜……”

    白貂:……

    突然,一股清冷的气息波动骤然出现,两只被小女孩和小男孩追的无路可逃的小貂儿顷刻间被清冷气息锁定形,无法动弹。

    小女孩小男孩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皆是一愣,随即露出天真无邪的孩童笑容,齐齐的向某一处张开双臂,奔跑过去,“娘亲娘亲……”

    一抹清冷骤然凭空出现,两只貂儿好奇的瞪着圆鼓鼓的眼睛望着那抹清冷,它们很好奇能生出两个小恶魔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至清,至冷,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女子比花至美,比水至冰。犹如遥遥从远方飘然而至的清莲。然而那般清冷的女子温柔的抱起那对小恶魔,嫣然一笑,竟然那是百花绽放,空灵之极。

    连带着那两个小恶魔,竟然看着也可许多。两只貂儿如是想着。

    “水音,惊颜,它们是你们的朋友吗?”清冷女子瞥一眼那两只小貂,小貂立马恭敬的站直了板,大有抬头的架势。

    “嗯嗯,是爹爹送给我们的哦。”名唤水音的小女孩灿烂一笑,指着貂儿认真道,“娘亲放开它们好不好,我和弟弟就快要追上它们了!”

    “娘亲,我和姐姐追上它们,可以让它们常来我们家玩吗?我好喜欢那只黑貂哦……”名唤惊艳的小男孩定定的望着那只黑貂,幽黑的墨瞳里似乎倒映着那只貂。

    女子轻柔一笑,收回气息,摸摸水音惊颜的头发,淡淡道,“去吧。”

    竟然能进入千城,可见那两只小貂不一般。

    得到自由的两只貂虽然很好奇小恶魔为什么不直接借用女子的力量征服它们,但是现实在前,它们依旧展开吃的速度——逃命!

    紧跟在两只貂后面的,赫然是两抹小巧的影,一抹邪魅却清澈,水音玲珑。一抹漠然却可,惊颜一世。

    女子静静的站在千城前,望着空中两人两貂的追逐打闹,嘴角边始终挂着轻柔的笑意。

    龙凤胎,宇宙之神孕育出来的生命竟然要经过宇宙的劫难!命悬一线之际,惊颜琴化作护胎引子,成功的助她分娩,喜得龙凤。而惊颜,则是完全吸纳了惊颜琴的力量,并且与惊颜琴缔结生命契约。于是,她便为儿子取名惊颜。

    突然一阵喜悦的笑声,女子抬眸望去,原来是两个孩子已经追到了小貂,并且似乎得到了小貂的认可,正在玩的不亦乐乎。

    “娘亲,这个爷爷是谁?”正在和黑貂一起玩耍的小惊颜不经意间瞥见千城楼顶之上,那一抹紫红交错有些乌黑的影。

    实在不是小惊颜故意称之为‘爷爷’,而是那抹紫红影,衣衫凌乱,发丝染上了乌黑,而且一张脸也是略微有些乌黑——似乎——似乎像是被炸过的痕迹——

    紫红男子形一个不稳险些摔倒——爷爷?囧——小惊颜,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起,一跃,紫红男子气定神闲,降落的姿势优雅而完美。抬头,拂去凌乱的发丝,扬起一抹熟悉的邪魅笑容,“儿子,带着姐姐回去睡个回笼觉。爹爹有事和娘亲商量。”

    哦!小水音和小惊颜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齐口同声正色道,“原来又做错事了。”

    紫红男子扬起的邪魅笑容微微抽搐了下,好在小水音和小惊颜说完此话便抱起小貂心照不宣的离开此地——

    “娘子……为夫在上面都几个时辰了,你都不看一眼……”确定两个小恶魔已经走了,紫红男子突然一改邪魅气势子一歪倒在清冷女子上,语气委屈,姿弱柳扶风。

    女子无奈的轻叹一起,伸手拂去男子鬓前的乱发,眼神宠溺而略带歉意——“小泪,龙小凝怀六甲而冉乐竟然无故消失,她也是心急才联系我。我当时没有考虑到我的‘消失’对你也是一种伤害,小泪,这些天,我好想你。”

    伸手揽过女子的子,男子的紫眸划过一丝冷意。好你个冉乐!为了找到最佳的安胎草药竟然害的我家娘子去找你?哼!这个仇,记下了!

    某处,正在亲自熬安胎药的某人突然无由的打个寒战——

    “鸿儿,你让为夫伤心了好几天,不行,要惩罚你!”

    女子一怔,待看到男子紫眸中红果果的意时,不由地脸色微红。男子邪魅一笑,横抱起女子,大步向内走去。

    ——

    “姐姐,为什么娘亲的脸那么红哦?”暗处,一直躲着偷听的某男孩一本正经的问出很严肃的问题。

    “嘘……你不懂,这叫羞涩。小凝阿姨说过,女子遇到喜的男人就会羞涩。脸红是正常反应。”某女孩回答的老气横秋,那严肃的小模样令两只小貂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哦。那姐姐你看到我会脸红吗?”某男孩好奇道。

    “不会,你暂时还不是男人。”某女孩正色道。

    “哦啊。”

    某两只已经被那句暂时不是男人雷得里焦外嫩了——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