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溪惊鸿——番外一

    宇宙茫茫,浩瀚星河。光明与黑暗,两种极端,一天一地,一暗一明,无形地运转在银河星系。几万年,几亿年,在宇宙中不过一瞬间。

    我知道,他在。

    距离我几亿光年的宇宙间,他与我同在。

    一样的孤寂,一样的孤独,一样的祥和。直到他提前诞生,浩瀚的宇宙间,只剩我。

    宇宙法则赐予我名字,曰惊鸿。掌管宇宙间的平衡与惩罚。

    缈叶说,宇宙之神无心,生命不过是一种形式。

    我不懂。若是如此,我的诞生有何意义?

    缈叶体会不了我的迷茫,便将我放回神界纳溪一族,让我自己寻找答案。原来,缈叶是掌管元素与空间的宇宙之神。

    ——

    “大人,圣南大人请您去神。”

    龙阙,神界幻族的后裔,拥有引以为傲的幻术和速度。亦是圣南先生赐予我的护法使者。

    “嗯。”我本无心,遂对于万事皆是漠然。

    缈叶说过,宇宙之神若是有了心,便有了感和私,那便失去了宇宙法则的力量。

    其实,我一直想问缈叶,我未诞生之时,与我同在的‘他’去了哪里。我一直纠结这件事,是否这便是私

    我已经大概猜到圣南先生请我去神的目的。

    我来神界一百年,法力已经晋级无极之境,在神界新一辈的精英中独居天位。并且在幻化法宝时,凝聚了万神之力的神杖,成为神界乃至妖魔冥三界力量最为精纯最为强大的神器。

    遂,圣南先生有意禅让神皇之位。

    龙阙走在我侧,前往神时,远远地我便感觉到一股沁人心田的气息。天际,冉乐靠着白云假寐。

    银白色的发丝与白云相映,纯净,祥和。

    龙阙的气息瞬间变化,我感觉到了她的悲伤和尴尬。

    听闻,冉乐本是羽族的圣子,拥有象征圣洁纯净的银白色羽毛。羽族与幻族交好,羽族的圣子与幻族的公主结合,用人界的话说,便是夫妻。然而,冉乐与公主气数相克,灵魂结合得不到天地法则的认可,遂,两人有无缘。

    冉乐绪失控,悲伤过度,一头乌黑的墨发瞬间变为银白。从此,冉乐心冷漠,再无绪。冥界冥王气数将尽,冉乐有意请缨前往冥界,担任冥王之位。然圣南先生有心撮合我与冉乐,遂没有答应。

    而幻族的公主,便是龙阙。

    这便是吗?即便是两颗心至死不渝,然气数相克,最终分离。在心和气数之间,哪个重要呢?

    缈叶不知,我也不知。

    踏入神,圣南先生与神族长老皆在。圣南先摆手,示意我走近,然而在瞩目注视之下,我却化作一道光瞬间消失。

    ——

    “缈叶,你掌管着宇宙空间。能否将我送至魔界!”我的声音依旧清冷,一丝焦急在其中淡化。

    缈叶看着我不语,我也沉默。灵魂深处却是有一丝的疼痛。这是我至诞生以来,第一次有痛的感觉。

    是他。

    缈叶最终撕裂空间将我送至魔界,并未问我去往魔界的理由。

    ——

    踏入冥界的瞬间,我便感觉到了不舒服。缈叶说,我在神界吸纳了神息,与魔气相克。我淡笑不语。

    寻着与他之间诞生前的联系,我找到了他。

    黑压压的魔人围绕着一座庞大的嗜魔台,泛着寒冰气息的锁链紧紧地锁定着着他。只露出一双微闭的着的眼睛。

    相距千米,我甚至能看到那双眼睛上一根一根紫色的睫毛,微微颤抖,他是在害怕吗?

    我的到来,令魔人一片慌乱。我明白,他们是惧怕我的气息。

    我的眼睛一直未离开他,他突然地睁开眼睛,一片泛着紫色光芒的暖意向我袭来。

    很温暖,很柔和。这是我见过最美的一双眼睛。

    “别怕,我在。”

    就像是曾经几亿年的分分秒秒,他一直在我边一样。

    挥手,锁链从他上抽离,他顺势倒在我的怀里。是一片我从未感觉过的温暖,很安心的温度。他比我想象中的要美。紫色的发丝不觉中缠绕着我的发丝,水红色的衣衫紧贴着我的白衣。他的容貌很细致,很唯美。闭上眼睛的时候像初生的婴孩,干净,纯洁。

    然,抱着他的一瞬间,我忽然失落。

    因为,我的气息排斥他。

    我想到了冉乐和龙阙。

    不曾理会魔人的叫嚷,我抱着他找到缈叶。缈叶仅是皱着眉头看着我和他,久久不说话。缈叶从未有过任何绪,缈叶的皱眉让我不安。

    ,缈叶将我和他送至人界。

    ——

    “为什么救我?”

    他醒了,声音是我从未感觉过的冰冷。那一刻,我忽然很痛。我没有心,遂我不知道痛在哪里……难道他忘记我了吗?在宇宙的深处,与他同在的我?

    “惊鸿,只为花尽泪而诞生。你生,我生。你亡,我亡。”

    是的,我是因为他而诞生的生命。黑暗与光明,从来同在。

    他听闻我的话,紫色的眸子里是深深的震惊。似乎要把我刻进眼睛里。

    ——

    我从未想象过他在魔界的生活。他比我早诞生两百年,然而魔法却在初级阶段。巡视他的体,我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混沌气息。

    那是宇宙的混沌力量。宇宙的力量只有宇宙之神才能消化,这种力量对于他而言,却是致命的毒素。遂,我决定将他体里的混沌力量吸出。

    当我要剥去他的衣服时,那双紫色眸子里闪现着惊慌、羞涩、尴尬……那么多的绪,几乎是在一瞬间全部出现在他的眼睛里。我不解,这便是有心,才能拥有的绪吗?

    他的体很美,很细腻,很光滑,甚至泛着微微的光芒。令我想到人界夜间的月亮,同样的吸引人。

    “那个……你看了人家的体……就要为人家负责……”

    他的脸一直是白皙的,现在泛着红晕,更加的迷人。他的声音很轻柔,很清澈,如水流划过指尖。

    他的话,我懂。

    天地间,只有人之间才能如此的坦诚相待。遂,我轻笑,“小泪是惊鸿的唯一,生死相连的唯一。”

    是的,他是我的唯一。生死相连的唯一。

    然而,他却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放松下来,反而更加的紧张,我甚至能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砰、砰、砰、

    很有节奏。

    拥抱着他,感觉着他体内混沌的气息,我吻上他的唇。软,像云一样的柔软感觉。香,清淡的甘露气息。

    神界,一些契约结合的伴侣也经常这样,他们称之为‘接吻’。

    果真是很美妙的感觉。

    ,他体内原本稳定的混沌气息却瞬间高涨,他的心脏跳动得更加的不规则,吸纳很久,混沌气息才过滤掉十分之一。由于是在人界,人界的气数并不能支撑我运用混度之力,遂,每次吸纳,我都会体力不支地虚脱过去。

    在我昏迷之中,我能感觉到他一直在。很温暖的感觉。

    ——

    混沌气息从他体内吸纳干净,他的体经脉竟然通畅度达至完美。修炼魔法的效果与剧增。然人界的魔气毕竟受到限制,我便找到缈叶,请求缈叶将他送至魔界。

    缈叶告诉我,花尽泪是魔界天命的魔皇,拥有穿越结界的力量。

    我忽然不安。因为天命魔皇的气数,与神界之皇的气数,完全相驳。若是知道他是天命魔皇之前,对于圣南先生禅让神皇之位我并无异议,然,现在不行。

    因为,我不想与他为敌。

    ——

    缈叶说,我有了私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