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尽泪——番外一

    我是魔。

    诞生三百年,我的修为一直停留在初级巅峰期。一般的魔,一出生便是初级,血统纯正的中级也是有可能。像我这样,三百年的修炼还是初级阶段的,不能说是后无来者,绝对是前无古人!

    遂,我是魔界最低等的魔人。

    不知从何时起,魔界开始出现衰竭的现象,一些神尊级别的魔尊强者闭关晋级统统以暴毙告终!

    他们不知,我却知晓。

    那是因为,神魔两界已经开始不平衡。因为一个神的诞生,她名为,惊鸿。

    ——

    “都是你这个怪物!紫发紫瞳的怪物!魔界一定是因为你才衰竭!一定是因为你的诞生!一个修炼三百年还停留在初级的废物,怎么可能是魔?你一定是纳溪族派来的细!来啊,杀了他!杀了他魔界就有救了!”

    “杀了他!杀了花尽泪这个废物!”

    “废物!怪物!细!”

    ……

    魔界嗜魔台,千百斤重的锁链紧紧地锁着我所有的皮肤,唯留下一双紫色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台下那群义愤填膺的魔界精英。

    这就是魔。毫无魔的魔。当遇到噩耗,再强大的魔也会惊慌地寻找说服自己的理由。于是,我,花尽泪,魔界唯一紫发紫瞳修炼三百年仍是初级的魔,便成为了这个噩耗来源的理由。

    讽刺。

    魔本就如此。

    “杀了他!皇!请启动嗜魔台,吞噬花尽泪的魔魂!”

    尖细刺锐的声音,来源于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虽为少年,却也活了近一百年。他是魔界新一辈的精英。一副柔精美的帅气面孔让他成为魔界女的梦中郎。

    当然,我的出现,彻底打碎了他的魔界第一美男子称号。

    “小白脸,听闻昨夜你在女人上险些走火入魔?呵呵,不过却幸运地突破君主晋级神君。有意思。看来,魔界若想繁荣,应该多找几个女人。”我的风淡云清只是对魔界中人的无所谓。

    魔界,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更没有能牵动我心的东西。遂,我无所谓生与死。

    “哼!将死之魔!不,你不配是魔!”

    “好酷啊,不愧为魔界绝古的妖孽美男子!可惜……魔法太低级……唉……”

    “姐姐,花尽泪虽说魔法低级。但那模样……啧啧,美!太美了!若是他肯开口求饶,以魔皇陛下美的子一定会饶了他!啧啧……”

    ……

    我冷笑。不屑地俯视着台下丧失魔的生命。

    即便我陨落,魔界若没有一个气息与惊鸿女神相克的魔尊强者平衡魔界的气数,魔界的衰亡,只是早与晚的事。

    我乐意在冥界,为这些个魔,接风洗尘!

    台下的喧哗与叫嚷,与高高在上的魔皇形成鲜明的对比。魔皇老不死的一直着一张脸,赤果的眼神令人作呕。台下魔人的绪逐渐失控,魔皇才抬手制止。

    “花尽泪!本皇念你上流淌的还是魔界血脉,只要你衷心臣服于本皇!本皇便饶你一死!”

    我冷笑不语,只是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宇宙初生的时候。

    ——

    真空的宇宙,浩瀚的银河,我与她,静静地漂浮在其中。没有生命,也没有意识。然,我却知道,她在。

    她被无尽的光明包围,我却被黑不见底的黑暗笼罩。

    直到我睁开眼睛,已经来到了魔界。而她,却成了神界最耀眼的女神。

    ——

    “嗜魔台,启!”

    随着魔皇的运转魔法,我上千百斤重的锁链突然锁紧,狠狠地勒着我的体,寒冰刺骨的温度从发丝冷到脚趾。魔与魔之间,也是这般冰冷的温度吧。

    我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清醒,不发出一声疼痛的呻吟。

    锁链蕴涵的千年寒气丝丝入骨,袭进我的体里,我如同被冰封在寒池一般彻骨寒冷。头脑胀痛,似爆炸一般,我知道,那是魂魄被千年寒冰吸附的征兆——

    “……啊——”我丧失神智,灵魂被强行割除的痛苦令我难以忍受,就在我绝望地以为,魂魄就此分离时,一股清澈的冰凉气息源源不断地想我涌来,包裹着我的体乃至灵魂。

    这种冰凉,不似寒冰的冷酷和霸道,而是一种令人安心的清爽。我费力的睁开眼睛,然视线却是一片模糊,朦胧中,一抹白色向我飘来。

    “别怕,我在。”

    在一片杂乱的叫嚷声中,她的声音很清冷,却很轻柔。很漠然,却很平静。清凉的声音如流水般流淌我的心,抚摸千疮百孔的心脏。

    之后,我变陷入昏迷。朦胧中,我被一股清冷冰凉的躯抱着。我的心忽然有丝疼——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她是谁。这是我与她诞生以来,第一次交际。我以为她被光明包围,会是温暖的温度,没想到她的子那般冰凉。

    ——

    “为什么救我?”我的声音冰冷到连我自己都不可思议。而她的美,却是那般的天地失色!

    虽然她蒙着面,然那一双清冷的眸子却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上。我想,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她很美。卓然的姿,清冷的气质,漠然的眼神,令我想到九天玄女。然,我却在她上看到一丝孤独。

    是的,和我一样的孤寂和孤独。

    她接下来的话,却深深敲击我的心脏,令我一生难以置信。

    ——

    为什么救我?

    惊鸿,只为花尽泪而诞生。你生,我生。你亡,我亡。

    ——

    为这一句话,我彻底沦陷。心中从此进入一个女子。也为这一句话,我与她决裂拔刀!

    在我疯狂的着她的时候,她清冷依旧,漠然依旧。每天为我疗伤,不惜耗费法力为我打通阻塞的经脉。每一次,看着她虚脱地倒在我怀里,我是既幸福又心疼。

    她说,小泪的体里被宇宙的混沌之气侵入,遂修炼才停滞不前。

    她说,小泪是魔界注定的皇,担负着魔界兴盛的使命。

    她说,小泪是惊鸿的唯一。生死相连。

    我信,只要她说的,我全信。我每天努力修炼魔法,几年之内从初级,升至中级,越过高级,连蹦终极,君主,神君。直到神尊巅峰。

    那天,她突然说她要走。我第一次违背她的意思,强行将她留在边。她并没有反抗,漠然的神色依旧清冷。似乎,世间并没有什么东西能牵绊她。

    她说,“小泪,我没有心。不能体会七,无法理解你的心意。对于你,我的确有种模糊的感觉,但是,没有心注定我不会。这样的惊鸿,不值得你。”

    不!我将她的手放在我心脏的位置……“小泪的心,只为鸿儿而跳动!鸿儿生,小泪生。鸿儿亡,小泪亡。”

    最后,她竟然答应了我的求婚!

    ——

    鸿儿,你可愿做小泪的妻?灵魂不离不弃,共享同一颗心脏?

    我愿意。

    ——

    之后,我杀回魔界,嗜魔夺皇,成为魔界至高无上的皇!

    而她在成为我的妻子之后,却消失了。

    我闯入神界,只为要她一个答案!却听到,她要和纳溪圣子结合的消息……

    【惊鸿,只为花尽泪而诞生。你生,我生。你亡,我亡。】你曾经说过的话都是假的吗!我们的灵魂结合契约生生世世永不分离都是开玩笑的吗?你对小泪,丝毫没有一丝感吗?

    若这一切都是假的,为何我的心还在跳动!若是真的,为何你要离开小泪,抛弃我们共同许下的誓言!

    ——

    在神族,我杀戮无数,引起纳溪族的通缉。成为纳溪族对抗魔界的导火线。

    神魔两界的战争,一触即发。

    ——

    “小泪。”

    “鸿儿!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给我温暖给我!却又狠狠的抛弃我!”我与她对立相望。她依旧是冰美绝世,清冷漠然,无波的眸子没有一丝涟漪。这令我更加心痛!

    “我没有抛弃你,惊鸿只为花尽泪而生。然,你我气息相克,我是宇宙间执掌平衡与惩罚的神。”

    淡淡的语气,清冷的眼神,瞬间将我打入无间地狱!

    是啊!宇宙之神拥有无边的法力却没有心!我早该想到……我深的女子竟然是执掌平衡与惩罚的神……

    她救我,只为平衡魔界失衡的气数——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愿!

    “纳溪惊鸿!今起,你我一刀两断!我花尽泪誓死铲平神界!”我愤然离去。并未看到她眼角的泪水。

    从此,神魔之战不停息。

    ------题外话------

    O(n_n)O番外啊——花尽泪篇。下午第42章。O(n_n)O

    明天番外,惊鸿篇。

    咳咳,嗷呜,某意求收藏~

    ——

    泪盈眶!某意是个大意的懒孩子!今竟然看到某意有史以来收到两朵红花!

    两朵啊!其中有一枚还是10月份的!某意竟然不知道!嗷呜!

    感谢【cmyxmmcmyxmm】呜呜……感谢【723622】呜呜……

    两朵红花啊!某意左鬓别一枚!右鬓别一枚!好看不?

    呜呜……激动中……

    用鲜花砸死某意吧!呜呜……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