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剑拔弩张——惊鸿的锋芒(2)

    “是不是纳溪惊鸿?”一名女子‘好心’的提醒。柳舒云一听立马做恍然大悟状,惊呼道,“对对就是纳溪惊鸿!听说纳溪惊鸿与煞妃百里如幻极为相似哦!”

    由于柳舒云一群人的惊呼,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这厢。

    花尽泪懒懒的单手托腮支撑在椅子上,一只手把玩着一缕银白的发丝,由于那缕银白几乎与包裹着惊鸿的水蓝混成一色,遂并无人注意。花尽泪就像是没有听到那些讥讽一样,笑容依旧,然而紫眸里却是一片寒意和期待。

    因为,他家娘子动怒了。

    “煞妃?那不就是曾经的第一神童吗?哦不对,五岁之前是神童,五岁之后就是傻子了。呵呵呵……”接话的是一名容貌清秀妆容粉黛的少女,约十七八,衣着华丽,名为李湘柔,是户部侍郎的嫡女,亦是李玉莲的同父异母的姐姐。

    “湘柔姐姐别这么说,人家好歹也是个妃子不是?即便是个弃妃煞妃,即便与人私通险些造反,那也是个妃不是?”

    柳舒云的声音拿捏的极到好处,既不会太大让那厢主位的人听到,亦不太小足够惊鸿等人听到。然而,柳舒云丝毫没有注意的是,周围的温度已经越发的清冷。

    蹦——!

    突然,弹奏乐器的宫女们手下的乐器纷纷戛然而止,宴会因为这一变故而突然间安静下来,恰好,将柳舒云之后的一段话,很是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

    “可怜那位先皇后,才貌无双,却死于自己亲妹妹手中。听说那把刀子是直接刺进先皇后腹中的,血模糊啊!一个未出生的可怜婴儿就这么——”越说到最后柳舒云的声音越小,等到她发现全部的人都已经很诡异的看着她时,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臣女一时糊涂,臣女心中崇拜先皇后,绝没有亵渎先皇后的意思——皇上饶命——”柳舒云此刻凌乱惊恐的神色与之前骄傲张扬的形象完全天然之别。幸好左相柳公没来,否则定会被吓死。

    全场寂静,众人的目光在地上诺诺发抖和面无表的赫连昱上来回移动,大部分已经猜到了柳舒云的下场。然而众人疑惑的是,赫连昱只是冷着脸,不怒不气,丝毫看不出什么表。就连赫连昱边的姬贵妃也是低垂着头,若有若无的抚摸着肚子,丝毫不关心此事。

    “你错了。”

    寂静剑拔弩张的气氛,一声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众人的注意力被那声音吸引,纷纷望去,却见傲宪的那位水蓝蒙面女子缓缓起,步步生莲,淡漠若素,不急不慢的向柳舒云走去。

    众人都被这安静的一幕惊愣的忘记反应,很有默契的没有发出声音。就连赫连昱也不说话,一直低垂着头的姬贵妃这才抬起头,望着淡漠的惊鸿,媚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走近,淡然而立,露出水蓝袍子外的眸子无波无澜的瞥一眼惊恐无措的柳舒云,良久,淡淡道,“你该求饶的对象,是百里姐妹。”

    “你……”柳舒云闪躲着眼神竟然不敢直视那双清冷的眸子,此时的她毫无高高在上的凤凰感觉,有的只是无尽的惊恐。猛的想到什么,柳舒云像是抓到什么,猛地望向赫连昱,悲愤而义正言辞,却因为害怕的缘故声音很是颤抖难听,“皇上皇上……她就是煞妃百里如幻!她就是杀死先皇后的煞妃啊……皇上……”

    的确,参加过品赏会的人基本都会怀疑傲宪的水蓝蒙面人就是纳溪惊鸿。毕竟,气质一样的清冷,一样的风华绝代,眸子又是一样的无波无澜。更重要的是,惊鸿丝毫没有掩饰真名。

    “柳舒云是吗。”一句淡淡的清冷打断柳舒云的‘义愤填膺’,惊鸿伸手,在柳舒云害怕的眼神中,将水蓝袍子撤掉,动作轻柔而优雅,本来慵懒的花尽泪瞬间便闪到惊鸿旁边,接过惊鸿递来的水蓝袍子,笑容依旧。

    美!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一袭水蓝美若美奂,银白的发丝没有苍老的感觉反而有一种神圣精致的美丽,那张五官完美的冰美容颜足以令天地失色!清冷的气质比花至美,比水至冰,毫无瑕疵。清冷无波的眸子令人心惊,世间竟有如此淡漠的颜色。

    赫连昱望着那张冰美容颜,眼中划过痴迷也划过贪婪。而姬晚歌感受到边男子的绪,媚眼里划过受伤和酸楚。

    卡萨和维诺已经惊愣的说不出话来。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惊鸿银发的摸样,竟然比黑发更加的圣洁——

    见过惊鸿真容的耶巴斯安,猩红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同比其他人的惊愣和惊艳,最震惊的当属赫连昀奕。那双被掩盖的黑眸一瞬间闪烁着银光,有震惊,有惊愕,有惊喜,也有不敢置信。

    那张熟悉的容貌,他怎么会忘记?没想到‘他’竟然是她!没想到惊鸿竟然就是他苦苦寻找的‘白衣男子’!

    “那我就客串一次百里如幻。”一声清冷,将众人的神识拉回现实。

    “你……你要干什么……”柳舒云虽然惊愕羡慕嫉妒惊鸿的绝世不俗,却也没有忘记现实的处境。

    惊鸿淡淡一笑,伸手,顷刻间一股凌厉的清冷气息向柳舒云等人袭去,声势浩大令在场的人无一不心惊,似乎都已经看到了柳舒云等人的死亡。

    “啊——!”凄惨的尖叫几乎划破众人的耳膜,柳舒云尖叫最甚,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惊鸿收回手,笑容依旧清冷。众人这才看清——

    那一袭虽然声势浩大却太过分散而没有多大的攻击。柳舒云等人全部跌倒在地,清冷的气息不仅令她们的衣衫有些凌乱,最重要的是——

    “啊——!我的头发——”

    “我的头发——我的头发啊——”

    ——

    一瞬间,尖叫声此起彼伏,柳舒云等人抓狂似地趴在地上,抱着地上那些凌乱的黑发痛哭流涕。

    “人!我和你拼了!”

    一名材高挑的女子率先爬起来,狰狞着面孔,向惊鸿袭去。

    不是柳舒云,而是右相之女颜如玉。颜如玉有些武学底子,高傲,虽然与柳舒云李湘柔等站在一起,却自持清高不屑说话,然而对于李玉莲和‘煞妃’的鄙夷却是真真实实的,而柳舒云的放肆大部分有颜如玉挑拨的功劳。本来,她见柳舒云竟然出那么大的丑很是得意,然而,没想到惊鸿竟然将她也算在其中,‘削’光了她的头发。高傲如她,她怎么肯淡定?

    “不自量力。”惊鸿只是淡淡一句,挥手,一股清冷气息袭去,‘啪’地扇在颜如玉脸上,颜如玉被气息弹倒,脸上红了一片。

    惊鸿虽然客串了百里如幻,却并没有想过打人的脸。毕竟,大家都是女子,而且,脸,是一个人的尊严。然而,这些人,已经失去了令人尊敬的基本。

    “放肆!百里如幻!你当真不把朕放在眼里!不把你的夫君放在眼里吗!”突然一声爆和,竟然是赫连昱。

    此时的赫连昱,没有丝毫的温和气质,文人风范,而是冷酷如冰,怒极如火,脸色难看到极致。

    “赫连昱,你是谁的皇帝与我无关。而且,我的夫君生生世世只是小泪。你,配吗?”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