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变故

    “卖弄。”对于耶巴斯安的拉风出场,花尽泪仅是淡淡的一句不屑。

    耶巴斯安优雅降落,与花尽泪三人各占一角。听闻那句淡淡的不屑,温和的笑容依旧不深不浅,猩红的眸子对视上那双紫眸,眸底划过一丝狡黠,“花尽泪阁下,镇魔剑的气息,很有趣,不是吗?”

    不管是魔还是恶魔,对于与之相驳的气息都有一定的感应,从耶巴斯安进入赛场的时候,他便已经察觉到那位大鈅队员上有镇魔剑的气息。只是,很巧合的,这一场,那位大鈅队员在,魔也在。就是不知道,镇魔,镇的会是魔还是恶魔。

    “蝼蚁而已。不过,若是可以克制你这只狡猾的黑鹰,那倒确实有趣。”花尽泪笑容邪魅,眸底若有若无的冷邪气息令那双猩红眸子不变了变,就连温和的笑容也淡化许多。

    实在受不了诡异气氛的龙小凝,直接挡在两人中间掐断两人的眼神‘切磋’。“司仪,宣布比赛开始吧!”

    随着锣鼓敲响,第四场比赛随之开始。

    花尽泪与耶巴斯安依旧不动,仿佛置事外般悠闲。反倒是龙小凝率先有了动作,一个旋风无影腿直接将那名两米高的魁梧年轻人踹下擂台,叉着腰,不屑的俯视着台下众人,一脸的激昂,“尼玛!个子高个子矮怎么了?不带眼神攻击的!如果大爷再听到有谁说什么不经一拍不如回家吃,信不信老子发飙?”

    一口一个大爷一口一个老子,尤其是那彪悍的语气以及强悍极速的伸手,谁还敢有微词?

    谁也没有注意到评委席那位法师龙南一脸的尴尬表,甚至有一丝的窘迫——家门不幸啊。

    龙小凝成功的震骇住众人,一转美的脸上严肃之极,凝重之极,像是换了一个气质般,深邃认真,完全不是一个十五六岁小姑娘拥有的成熟和稳重。

    “花尽泪,即便你是惊鸿的人,本尊也绝对不会手下留!”龙小凝,龙门降妖者!

    花尽泪失笑,并不是因为龙小凝自称‘本尊’,也不是因为那句惊鸿的人,而是一种被当做对手的滑稽。的确滑稽,他被一个神尊的降妖者给威胁了——

    “呵呵,尊上阁下,鄙人可以等。”耶巴斯安温和的声音响起。脸上虽有笑意,然眸底却是一片戏谑。

    言下之意就是,此人交给花尽泪解决。

    花尽泪轻轻冷笑。龙小凝面色发囧,她竟然被一个很有可能是同乡(穿越)的家伙给轻视了?

    “这场,我龙小凝赢定了!”一声霸道之极的吼声,龙小凝周围掀起一股风,发自风扬,怪异的服装(咳,西装)微微掀起,一把扯掉脖颈上的吊坠,众人只觉的空气一瞬间变得温而干燥,这时台上红光一闪,一柄泛着金红光芒的剑凭空出现在龙小凝手中。

    那是一把造型奇怪却散发着震慑人心的长剑。

    剑柄雕刻着一条通体金红的怪兽图案,更像是那只怪兽盘旋而上。七颗五角的星星由大及小连接至剑尖,每一颗星星如同蕴含了无边的炙气息般散发着金红的光芒,令邪气息消失无形。

    镇魔剑,上古神器,幻族公主龙阙的神器。当七颗星星苏醒,镇魔剑本的镇魔骇神气息便会觉醒,威力仅次于神杖。

    而龙小凝手中的镇魔剑,无疑已经觉醒,升级为真阳剑,能镇压天地间一些邪力量,甚至当其主人实力达到一定的高度时,真阳剑能镇魔骇神!

    果真,当花尽泪与耶巴斯安感觉到镇魔剑的不同时,皆微微变了脸色。真阳剑不同于镇魔剑,真阳,蕴含的是天地间一切真气与至阳的气息,对于邪魅的妖魔和冥界而言,是终极克星。

    “真阳……凝儿竟然就是传说中的真阳剑之主……”法师龙南此时的表比任何人都要震惊,激动。他原以为龙小凝契约了镇魔剑,没有想到她竟然能召唤出传说中的真阳剑!

    “花尽泪,你放心,我只是想赢这场比赛,绝对不会伤害到你,毕竟惊鸿姐姐那儿我不好交代。”龙小凝很满意花尽泪与耶巴斯安的反应,得瑟的给真阳剑抛个媚眼,大有‘真给主人长脸’的意思。虽然花尽泪的气息很古怪,龙小凝隐隐觉得不是人类,但是对方好歹是惊鸿的人,她也不想伤了和气。

    惊鸿失笑,花尽泪无语——这丫头以为凭借一把真阳剑就能赢?

    “呵呵,我暂时退出,赛场交给你们。”看到花尽泪像是吃了苍蝇的表,耶巴斯安终于认真的笑了,一跃而起退至擂台一角,让出场地,表明了让他们两个决斗。

    “吼吼!女配的精彩时刻来了!美男,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威力!”美男——龙小凝为真阳剑取得很拉轰的名字——霎时,天地间异常炙,龙小凝被至纯至阳的真气包裹着,映得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然而,就在众人万分期待龙小凝会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动作时——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小凝——”

    一声清凉温润的呼唤穿透炙的空气,清晰的进入龙小凝的耳朵,龙小凝当场形大振,像是受到刺激般连真阳剑都没有来得及收回,几乎是条件反的扔下真阳剑——溜之大吉!

    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台上已经没有了龙小凝的影,而一抹纯白之色就那样静静的立在擂台之上,毫无瑕疵的纯白冰清玉洁,精致绝美的五官白璧无瑕,那漠然飘逸的姿犹如谪仙神诋。

    “茗香公子!是茗香公子!”不知道是谁率先从惊愣中回过神来,大声惊呼。

    众人恍然,原来那抹谪仙神诋就是大鈅第一公子——茗香公子!

    从茗香公子骤然出现的瞬间,花尽泪慵懒的气息便微不可闻的添上一丝冷意。一双紫眸冷冷的瞥着那个望着真阳剑黯然伤神的男子。

    是他!

    即便那具躯体是龙祈的,然而,气息已经由于那个人的缘故完全变化!分明就是那个一招秒杀他的银白男子!

    惊鸿也是一怔,随即了然。冉乐竟然将自己的魂魄与龙祈的灵魂融合在一起。为了拥有重新追求的资格,牺牲了千万年的修为,逆天而行。

    ,有时候很简单,简单到只要你愿意,便有机会。

    浴凰和冰漪对于龙祈的出现仅是微微惊讶。毕竟冰漪在契约浴凰之后,龙祈的灵魂便被人偷走了——现在看来,似乎是灵魂回归?

    真阳剑一见主人竟然扔下它自己开溜,突然间金光大作脱离男子的手心向某一处追去。男子紧跟其后——

    从男子出场到瞬间消失,不过两个鼻息间,若不是台上毫无龙小凝的影,众人当真以为是做梦。

    “当真是有趣。”耶巴斯安缓缓走至擂台中央,笑容温雅,定定的望着花尽泪。

    他对于夏澜行云*翼再了解不过,虽然曾经觊觎过夏澜行云*翼另一份纯净的灵魂,却也惊讶竟然有人强行融合了不属于自己的灵魂。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

    “我家娘子想赢,做夫君的自然无条件支持。”花尽泪与之傲然对立,邪魅的笑容依旧蛊惑冷邪,紫眸一片寒意。“况且,我也好奇恶魔与魔的不同。”

    两人对视,无声的交流瞬间湮灭在紫眸与猩红眸子中。

    骤然,由于真阳剑温的周围霎时冷起来,众人只感觉过了一个炙的夏天又毫无预兆的迎来了一个冬季!

    台上,一抹幽黑修长温雅,一抹水红邪魅绝美。明明两人都没有动,众人却依旧感觉到空气中瞬间凝聚的水滴与冰花。

    远处,一抹柔红静静悬浮在空中,媚眼如丝,望着台上的两人,眸中闪过杀意,却在移向一抹水蓝色时瞬间消失。凡夫俗子不知,她却知,台上两人的灵魂已经出窍,正在某处打得水深火,台上不过是两具毫无招架之力的躯体罢了。她只需一根手指头就能秒杀那两具躯体。

    然而,她不敢动。

    因为,惊鸿在。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