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恶魔的上场

    这些平时安逸的普通人由于上几场见识到了斩魂剑的威力和火红女子突然间的‘变’,遂,对于台上突然出现的诡异现象没有露出惊世骇俗的表,却依旧震惊不已。

    浓浓的烟雾顷刻间吸纳入赫连昀奕的体里,一袭冷峻傲然的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然而由于距离的原因,除了花尽泪和一些法力修为较高的人之外,并没有看到赫连昀奕脸上迅速消去的恐怖疤痕。

    惊鸿微惊。那疤痕消失的太快,她却依旧看到了。

    那是一张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恐怖面容。一张脸,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细小的疤痕,像是涌动的虫子,依稀可见里面流淌的黑色血液。疤痕微微颤动,像是心脏一般跳动着。在烟雾被吸纳进他体里的瞬间,疤痕像是受到限制一般,渐渐消失,却也快速。

    是变异。

    赫连昀奕突然释放的气息,惊鸿再熟悉不过。那是妖气,魔天隐的妖气。她忽然间明白了,为何赫连昀奕每个一段时间便会带上银色面具。因为,魔天隐的灵魂在赫连昀奕的体里,只是由于突然的闯进而对体造成了伤害,留下这种后遗症。

    “花尽泪!现在的我,可有资格与你一战!”狂肆,冷傲的声音充满了王者的气息。赫连昀奕,也是魔天隐,面无表的望着与之对立的紫发红衣男子。

    花尽泪,魔界尊皇,曾经引起神魔大战,神界的衰竭一部分因为花尽泪的存在,另一部分因为惊鸿女神。惊鸿女神在继承神皇之位的同时,利用神杖封锁了神妖魔冥四界所有生灵的记忆,而神界也被惊鸿女神冰封。这些,都是小时候他的母后讲给他听的。那时,他父皇并不引以为然,认为那全是母后编出来哄小孩子的。

    原来,那个故事是真。只是母后为何会知道这些?

    魔天隐并不知道,妖后无意中得到神杖,在神杖的影响下,看到了那场神魔大战。

    “神尊?几天前或许有可能。”花尽泪的‘几天’实际上却是三个月前。毕竟,他那几天是在冥界度过的。而且,被惊鸿契约之后他的修为晋级了无极之境,更加在天魂与地魂融合后以及吸纳泪魂果之后,已经突破无极之境晋级虚无之境。

    即便是站在他面前的是一招秒杀他的冉乐,他也有把握一招将冉乐秒杀。更别说是神尊修为。

    然而,花尽泪的‘诚实’,在赫连昀奕耳中却是不屑,他正想先发制人,这时,一声惊喜的声音划破天与地。

    “隐儿!”

    众人略带惊讶的望着那个风风火火冲来的华贵女人。只见那女人,三十多岁左右(实际上40多),一袭华贵精致的袍子,头上戴着几根简单的首饰然每一样皆价值连城。更令人惊讶的是,女人竟然能御空飞行,说明武学修为已经在武君甚至武君之上!而那个朝廷官员以及赫连昱则是惊愕的不敢置信——因为,那华贵女人正是——太后纳兰夕!

    听闻到陌生而又异常熟悉的呼喊,赫连昀奕有一瞬间的难以置信,当他看到那向他飞奔而来的华贵女人时,虽然是熟悉而陌生的样貌,虽然是熟悉而陌生的亲,然,母子间的血脉相连依旧牵绊着前世今生。

    “母……母后?”

    “儿啊!我的隐儿啊!真的是你!母后终于找到你了!你竟然就是娘的亲生儿子,而娘竟然不知道你就是娘的隐儿……隐儿……”纳兰夕抱着赫连昀奕,泪泗横流,十几年的追寻十几年的想念,原来他们依旧是母子!原来儿子就在边——

    那厢,因为母子相见,赫连昀奕没有心继续比赛,扶着纳兰夕回了皇宫,诉说十几年的思念。这厢,台上台下却炸开了锅——太后纳兰夕竟然是一位武学高手!而且,一想不亲近亲生儿子的她今竟然如此的失礼——儿子逸安王是武神,母后纳兰夕是武君甚至武神更是太后——可想而知赫连昱的脸色已经变成了调色板五颜六色精彩之极。

    “娘子,为夫好像赢了?”一声戏谑充满玩味的声音将众人拉回现实。可不是,赫连昀奕弃权,自然是水红男子赢了。不过,大鈅与傲宪不和已经深入基层,遂,大鈅百姓对于傲宪这种赢法很是鄙夷。

    “第三城,傲宪胜。”司仪年轻男子适时的出场宣布结果,引来众人一阵唏嘘。虽然傲宪赢的有些匪夷所思,然赢了就是赢了,众人也仅仅是唏嘘。

    花尽泪傲然落下,瞥一眼那名司仪,与之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邪笑,“魔息真令人倒胃口啊。”那名年轻男子形一怔,笑容有些僵硬,“在下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花尽泪仅仅是停顿了一下,也不屑与之多说什么,错而过,跃下擂台,便是回到傲宪队伍中。顺势倒在惊鸿肩上,把玩着紫发,淡淡道,“娘子,为夫酷吗?”

    惊鸿轻笑,“嗯,很酷很帅很迷人。”

    花尽泪这才妖娆一笑。

    三场比赛皆是诡异,距离午时还有一个钟头,遂,第四场比试继续开始。

    花尽泪椅子还没有做,便一跃而起飞而下,当擂台上再次降落那抹水红影时,全场不淡定了。但是,每个人也只是闷声不服,毕竟被顶替的那位傲宪队员都没有说什么,他们有什么资格呢?

    那名傲宪队员,很憋屈。他终于明白同伴为什么一脸‘淡定’的不言不语了,因为根本就说不了什么啊!

    “嗷呜!”突然一声狼嚎,众人只感觉一道影一闪,再望去,擂台之上已经多了一名清秀男子的影。不过,众人已经知道了那名男子是女扮男装。之前怀疑那名女子小小年纪有什么能耐的心思又再一次的涌现出来,然而众人还没有发表意见,便被那名女子如狼似虎的眼神吓回来了。

    “吼哈哈!第一女配与正牌男主的战斗耶!吼吼吼!”龙小凝忍不住的仰天狼嚎,脸上虽然是兴奋之极,然眸底却是一片凝重。别人认为花尽泪侥幸,她却不敢大意花尽泪。

    惊鸿的男主,实力会差吗?答案是,否。紫发紫眸的人物会是花瓶吗?答案是,否。连神尊妖气都不放在眼里会没有实力将她秒杀吗?答案是——不确定。

    因为,她龙小凝也是有备而来!

    台上,法师龙南见龙小凝摩拳擦掌看似把玩着脖颈上一枚项链,神色不由得有些温怒,然而随即又是惊喜和激动的表

    然而这一系列举动,一丝一毫完全落入一双清冷的眸子里。惊鸿再才向那枚项链看去。只见那是一枚由其七颗星星组成的剑形模样的吊坠,吊坠似乎感应到龙小凝的兴奋而隐隐颤动。

    惊鸿了然,那是镇魔剑。龙阙的神器。随即惊鸿有点无奈和失笑——浴凰遇到了斩魂剑,小泪竟然遇到了镇魔剑——还真是——点背啊。

    颜国上场的是一位虎背熊腰的年轻人,很巨人的感觉,高约两米,背上扛着两把巨大的斧头,颜国选手一上场,便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花尽泪自成一片天地,唯美至极,气势邪魅之极。而龙小凝则是很不幸的与那位颜国选手对立而战,一个材魁梧虎背熊腰,一个小玲珑,两成形成天与地的巨大差别,令大鈅的人不由地悬到嗓子眼。毕竟,龙小凝代表的可是大鈅!

    “黎国选手快出来!”年轻人两手向后各持一把巨斧,在台上重重一划,众人甚至能听到嗡嗡的气流磨擦声音。这时,众人突然感觉擂台骤然变暗,天空中似乎有东西飘落,近乎透明的黑色羽毛为擂台渲染成一幅诡异而充满蛊惑的画面。

    似乎是感应到什么,众人齐齐的抬头,想擂台空中望去,一抹黑色的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眼前。

    黑色的奇怪服装,不显累赘反而无比贴切的衬托着那具修长的躯。后两片黑色缓缓的飘动自有一番柔美的感觉。两条手臂垂至的放在子两侧,手上似乎戴着一双白色手。精短的碎发,完美的五官,温和的笑容,还有那一双令人惊心动魄的猩红色眸子。

    又是一个妖孽!

    ------题外话------

    咳咳,恶魔也学花尽泪,准备重复比赛。

    可怜的黎国某位队员,躺着被恶魔先生打了一枪。

    下一章,某意会让打斗出现的!龙小凝很可怜的成为跑堂,剩下花尽泪与恶魔——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