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抗议无效+第一战神

    “抗议无效!”

    一声冷喝,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喧哗的场面一瞬间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的望着那名水红男子,显然是不敢置信那般冰冷骇人的语气是来自于那名弱柳扶风的水红男子。

    “有明文规定队员不能重复上场比赛吗?”花尽泪傲然而立,冰冷的声音不温不火毫无温度,自成一股睥睨气势,令在场的所有人无端的感觉到一股压抑。

    的确。抽签决定号数,只是为了各国队员之间的参赛顺序,并不限制一名队员多次参赛。只是,并没有人像花尽泪这样明目张胆的重复参赛,因为没有人会剥夺别人的参赛资格。显然,傲宪队伍里那名‘淡定’的队员,躺着也被花尽泪打了一枪,倒霉至极。

    “无耻之辈!就让我‘金笔书生’结束你的猖狂!”比赛一经开始,颜国的文弱男子突然间气势大发,武君级别的强者威压令距离近的观众感觉到一片窒息。那根细长的狼毫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散发着人的气势,与文弱男子的攻势成为一条完美的天作之合。

    之前唏嘘文弱男子的众人突然间对文弱男子无端的生出畏意。

    金笔书生,颜国一等一的高手!年纪轻轻便已经晋级武君!一杆狼毫夺了多少高手的生命!不知的人皆被金笔书生文弱的外表蒙骗,遂,金笔书生又为——笑面狐狸。

    众人激动不已,摩拳擦掌等待金笔书生如何以一杆小小的狼毫令比赛更添耀眼!然而,就在金笔书生发动攻击的一瞬间,也就在众人无限激动的一瞬间——

    噗——!

    武君气势的夺命狼毫啪地插进金笔书生的发丝里,金笔书生以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呈大字型趴在水红男子的脚边——台上气势停滞,唯留下一片诡异和尴尬。

    花尽泪双手环,走近金笔书生,懒懒的抬起一只脚‘翻’开金笔书生的正面,邪邪一笑,“除了我家娘子,没有谁有资格用‘无耻’形容本尊。”

    话落,抬脚,金笔书生被踢下台。那一瞬间有闷闷的异声响起,只可惜众人还没有从金笔书生磕倒的尴尬之中回过神,自然没有注意到那闷声。只有金笔书生自己心知——他的骨头碎了,以后再也拿不起狼毫!

    回过神来的众人神色怪异,只认为水红男子的运气也忒好了!金笔书生竟然自己摔个五体投地,让水红男子一脚捡了便宜!

    “大鈅的,你我联手如何?”众人无知,褐发男子却隐隐察觉到了其中的端倪。大鈅与傲宪素来不和,他相信那名大鈅的面具男一定会同意他的建议!

    可惜,他和那名‘淡定’的傲宪队员一样倒霉——

    啪——!

    一股浑天凌冽的武神气势,令毫无准备的褐发男子中了一招,体急速的向后甩去,褐发男子手中的白绫在空中画出美丽的水线。褐发男子的武器虽是白绫,然武学修为已经是武君巅峰期,在快要被打出擂台的一瞬间抛出白绫缠上擂台一角的栏杆,借力返回到擂台之上。

    “你……你太卑鄙了!”褐发男子惊讶于面具男竟然已经是武神级别,但是,被暗算的耻辱感令他火大。

    “武神?我没有看错吧!大鈅的队员竟然是武神!”惊呼的是一名颜国的护卫,随着这声惊呼,全场陷入喧哗之中。

    整个流光大陆,除了大鈅的神捕司统领宇文正也是武神之外,竟然又有一名武神出现!而且看样子年纪还不过三十!

    评委台上,宇文正也微微惊讶。他最看好的后辈便是沧海龙,年纪轻轻便已经是武君巅峰期,而且最近沧海龙还隐隐有突破武君晋级武神的趋势。而台上的那名神秘的面具男竟然已经是武神!若是他与之战斗,他并无把握战胜!

    大鈅,何时出了一名连宇文正也都无法战胜的人物?

    相对于众人的喧哗和惊叹,赫连昱则是一脸的隐忍。他的好弟弟竟然已经是武神了!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好!好!好啊!

    面具男看都不看那名黎国的褐发男子,面具下的眸子一直注视着一抹水红。“我希望和你一战!”

    声音,赫然是那位逸安王——接连昀奕!

    百官皆惊,随后又露出各种算计的神色。流光大陆以武为尊,虽然大鈅并没有那么疯狂,然也是个好武之人也占大多数。赫连昱因为体质的原因,不能习武,虽然在文学方面很是精通,却也存在不能习武的遗憾。而今,太后的亲生儿子赫连昀奕竟然是武神——而且,大鈅皇室的内部已经出现裂痕,若是逸安王夺位——

    百官的心思只在一瞬间,比试依旧进行着。

    “呵呵,好啊。先解决那个。”花尽泪瞟一眼那名褐发男子。褐发男子立马全紧绷,全血液似乎被凝固了一般——他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一双美丽而邪魅的眸子,竟然还是紫色的!

    褐发男子发愣中,突然感觉自己像是飞起来一般,猛地回过神来,却已经晚了。他再一次被那名面具男击飞,而且成功的击出擂台——囧——他竟然因为一个男人的眼睛而失去了警惕!

    “接招!”与花尽泪对立而战,赫连昀奕先发制人率先发动攻击!

    虽然不知道叶隐的眼睛为何变成紫色,虽然不知道他的对手茗香公子为何突然间消失无踪,虽然有种种的疑问——然而此时,他的对手只有一个,那便是——战神叶隐!

    四国争霸,最后获胜的国家,不仅可以得到强国的称号,还可以拥有三个进入流光大陆地的名额!

    他一直有一种感觉,那个地在召唤他的感觉!或许,那里就有他需要的答案!遂,大鈅必胜!

    武神级别的攻击,令众人悬起了心,皆猜测那名水红男子的下场!然而,在武神的攻击下,那名水红男子不仅游刃有余的接下,反而——很是悠闲!

    擂台上空,一抹刚毅霸道的墨黑色释放出武神的气势,令周围的空气变得很是稀薄。然,一抹轻柔的水红,像是晕染在水红的颜色一般,在空中犹如一条缓缓舞动的长袖,那般的恣意盎然,比女子还有柔美。

    台下,惊鸿无奈的扶额。小泪整个就是一妖孽!

    叱——赫连昀奕突然间向后一跃,与花尽泪悬空而对。怒道,“你搞什么?”他和叶隐有过几次交际,而且叶隐还是大鈅的第一战神,怎么可能会这样只守不攻?而且还柔得像水一般无力?虽然这种柔的确能克制他的攻势,却令他有力没地方使,感觉很是窝囊!

    “这叫战略!我家娘子说了,刚柔并济,遇刚则柔,遇柔则刚。你攻势那么猛,我只有秉承娘子的说法以柔克刚。”花尽泪语气邪魅,戏谑之极。好吧,他是看赫连昀奕不顺眼。

    他记得,鸿儿曾经问过他,逸安王是不是戴着银色面具。那时他并未注意,只回答不知道。现在看来,他家娘子竟然注意过赫连昀奕——不给赫连昀奕点颜色瞧瞧,他心里真的不平衡!

    花尽泪的声音并不大,然而却依旧清晰无比,众人听着犹如就在耳边。然,这话的内容——唏嘘啊。从水红男子出现,张口闭口就是‘我家娘子’——继续唏嘘——

    接收到四面八方的各种目光,惊鸿再次无奈的扶额,然眸底却是一片宠溺。

    “花尽泪!你必须使出全力使出真本领!否则我就揭穿你的老底!”赫连昀奕开始威胁,语气中有赌气的成分。

    “哈哈哈……”邪魅之极睥睨之极的笑容响彻天地,给人弱柳扶风轻柔感觉的水红男子突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浑邪魅,冷邪之极,令人不寒而栗。笑声的回声依旧存在,花尽泪一把扯开包裹在上的水红袍子,动作狂肆而霸道。

    水红袍子未落,一抹美幻邪魅的紫红影已经傲然天地!

    紫发,丝丝如稠。水红,冷邪蛊惑。紫眸,清澈而邪魅。绝美的容颜令天地黯然失色,邪气的笑容摄心动魄。

    赫连昀奕不敢置信的惊大了双眼。如此至邪至纯的男子,的确是有几分和叶隐相似,却更加妖美圣洁——若不是男子上有叶隐的气息,他当真以为是另有其人!

    “揭穿?哼。”不屑的眼神毫无保留的袭击着赫连昀奕的心脏。花尽泪虽笑却冷邪,“我花尽泪从不受人威胁!若不是看在曾经与你有几番交的面子上,你连本尊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资格承受!”

    狂肆!狂妄!毫不留的讽刺!

    赫连昀奕突然间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望着那双睥睨邪魅的紫眸,他犹如面对一座无法跨越的大山一般无助无力——

    十二年!异国十二年的质子生涯!他隐忍!他屈辱!他肆虐!为的就是心中那个模糊的影!为的就是回朝将那些伤害过他的人踩在脚下!为的就是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然,现在他却发现他是多么的渺小!渺小的尘埃——

    “不……不!”赫连昀奕绪频临癫狂,喃喃自语,突然间猛地抬起头,大吼一声,银色面具随之崩裂,一股股浓郁的黑色烟雾从他体里释放,将他整个包围!

    花尽泪一怔,随即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妖气?他还真有看走眼的时候。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大鈅王爷的灵魂深处封锁着妖气!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