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事态恶化

    “呵呵,惊鸿小姐莫不是开玩笑?”

    “交易而已。你告诉我契约内容,我帮你度过天劫。”

    耶巴斯安微微一怔,随即那一双被墨黑覆盖的猩红色一闪而逝。“莱诺斯的母亲死于千城之手,莱诺斯的报仇对象,便是千城主。”

    这才轮到惊鸿一愣了。她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她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心中不安,没想到竟然是关于小泪的。

    若是耶巴斯安履行契约内容——惊鸿忽然眸光一沉。她现在不过无极之境第八重,即便有用神杖,然,恶魔为了完成契约在最后一刻可以像天地法则借用力量,那时,她不一定能打败耶巴斯安。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不对劲,耶巴斯安刚想眸光传意,却突然对视上一双邪魅之极的紫眸。耶巴斯安一愣,随即笑若花开,眸中的猩红一闪而逝。

    “鸿儿,怎么了?”花尽泪担忧地搂过惊鸿的子,余光里一直注意着黎国那名奇怪服装的男子。

    “没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杀死了莱诺斯的母亲,可是,他是她的人。

    ——

    台上,激烈的战斗在一刻钟之后依旧没有减慢的趋势。

    然,胜负已经明显。

    维诺气势如虹,一柄长剑挥舞耀眼,令人眼花缭乱,一个鼻息间已经发挥出几十个招式。然而,毕竟他是**凡胎,气息已经出现凌乱。相反冰漪,则是游刃有余的模样,气息依旧,除了脸上有运动过后的微红之外,一切如旧。

    台上,本来坐立不安的赫连昱随着见识到冷峻男的武术之后,也渐渐放下心来。

    一个第一神捕沧海龙,再加上一个来路不明却武功高强的冷俊男,虽然赫连昱不清楚龙小凝的武功到底有多深,不过,那已经不重要了。照这样看来,大鈅,稳拿第一。

    嘭——

    维诺形一震,连退数十步,最后在擂台边缘一寸处险险的站稳脚步不至于被打下擂台。“我认输。在下维诺*纳音多,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维诺,或许大鈅人还是第一次听说,然,纳音多这个姓氏,在大鈅高层之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传闻,纳音多家族的族长是黎国的开国功臣,在黎国的地位相当于大鈅的镇国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维诺,恰是纳音多家族的嫡系。

    “冰漪。”冰漪抱拳一握,淡淡一笑。

    冰漪——四国争霸赛首胜第一人,这个名字以风的速度吹遍大鈅各个角落。

    “冰漪?呵呵……”耶巴斯安靠着椅子的姿势虽然慵懒,然坐姿很是优雅,自有一番高贵在其中。

    “怎么?你认识?”卡萨本来坐在前面,听到后面的自言自语便退到后面。对于九边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奇怪的男子,她很是好奇。不过,她的体和别人不大一样,似乎有点异能,遂,她的第六感觉很准。直觉认为此人很强,虽然举手投足间很是温雅绅士,然,最好还是不要接近为好。

    “不认识。呵呵……”

    “哦。对了,我是二号,你呢?”虽然直觉告诉她不能与此人多呆,然,卡萨还是被他那轻轻的一抿浅笑被迷住了,很不争气的犯了下花痴。

    “五号。”

    ——

    第一场,大鈅胜。赫连昱依旧笑容温和,然其中依旧不自觉地夹杂一些得意。

    第二场。

    选手,卡萨,浴凰,颜国的健壮汉子,还有……一袭水红。

    当一抹水红飘向台上时,众人只感觉像是看到了一朵从水潭深处缓缓飘来的莲花一般,清洁圣雅,丝毫没有红色的妖冶和妩媚,反而犹如莲花般令人心神向往,心生崇敬。

    莲,佛家的代表花朵。

    四人各持一角,各成一片天地。

    卡萨的棕色大波浪感妩媚,一袭精短的铠甲将她傲人的材衬托的凹凸有致更添火辣,鲜红色的颜色更诠释了她气质的大胆和感。令人惊叹女子也能这般有气场。

    再观令一抹火红的影,感如火,妖冶邪肆,张扬的发丝随风飘扬,那张妖冶绝美的脸上印画着一抹奇怪的印记,丝毫不影响其容貌,反而多了一份怪异妖冶的气质。尤其是那根根飞舞的发丝间,竟然晕染着火红的颜色,恍惚间仿佛看着一头火红的头发一般。

    最令人惊艳的是那抹水红——虽然只露出一双眼睛,然那卓越傲然的姿和那一双晕染了无数美幻的紫色眸子,顷刻间已经压抑住了所有的色彩。直教人想扯掉水红袍子,一窥真容。

    最尴尬的莫过于那名材魁梧的健壮大汉。虽然他的材很健壮,肌发达,每一处堪称杰作,然,与另外三种颜色想必,竟然有一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感觉。

    “呀!”受不了这样诡异的气氛,健壮大汉大吼一声,手中足有百十斤的流行狼牙锤便向离之最近的一抹水红袭去。

    其实,黎国的卡萨在武学上是出了名的疯狂,传闻卡萨有过踢死十头牛的记录。而那名火红女子的气息太过诡异——健壮大汉唯一感觉不到威胁的便是那抹水红——

    然而,事实总是难料的。

    有些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看在那抹惊艳的一抹水红葬在流行狼牙锤之下,还有些人隐隐带着兴奋和狂,台上,赫连昱不着痕迹的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而塞娅公主袖中的手已经忍不住颤抖。

    那两名临时替代的陌生队员——

    流星狼牙锤扫过的劲风在台上掀起一阵乱风,卡萨的铠甲袍子不受控制的乱舞,然,那一袭火红影,依旧静静而立,轻柔的火红衣衫静若处子,丝毫不受到劲风的影响。而那抹水红——衣袂飘飘,然,飘舞的幅度很是轻柔,看上去唯美梦幻,与劲风的速度丝毫不搭配,似乎并不是劲风引起的飘动。

    嘭——!

    劲风停止。卡萨的战袍垂了下来,火红影依旧静立,而那抹火红——依旧衣袂飘飘,娴静而优雅——

    这时,水红影弱弱的转,紫眸瞟向傲宪队伍,伸出手,哽咽道——“娘子,刚刚为夫好怕……”

    静谧。静谧。

    此时的气氛很诡异。赛场大门,凌乱的挂在门上的健壮大汉虚脱似的无力垂着,那两把流星狼牙锤一把深深陷在墙壁里,一把将地面砸个大坑在里面静静的躺着,周围还跳动着几许尘埃。

    而导致这一切的人,竟然是那个看似弱柳扶风的惊艳水红色……

    这时,众人只看到一道水蓝色,瞬间台上已经多了一抹和水红打扮一样的水蓝影。

    惊鸿拉过他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吹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动作轻柔,不急不慢,“手疼吗?下一次,不要用手,这么好看的指甲若是坏了,会很疼的。”

    虽然,花尽泪并不是用手将健壮大汉打飞的。

    “咳咳……美人,你不用这么夸张吧?”卡萨已经认出了这两人正是惊鸿与惊鸿的男人,遂并未拆穿他们。但是,他们现在的举动,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

    “来人!将此二人拿下!”赫连昱从见到那抹清冷的水蓝色便觉得熟悉,此刻听到那空灵的声音,更是怒不可遏。

    为夫?她竟然嫁人了!她竟然背着他嫁人了!

    第二场比赛还没有开始(花尽泪那一招算不?),赫连昱一声令下,便从四面八方冲出许多持枪的御林军,顷刻间已经包围了整个擂台。这些御林军也见识到刚刚诡异的一招,遂很识相的没有贸然冲上去擒拿。

    花尽泪子一歪,靠在惊鸿上,哀叹一气,郁郁道,“娘子,小泪胜之不武吗?为什么要包围我们哦?唉唉唉……”

    “谁敢伤他们!”一直没有动的火红影突然跃起护在两人前,这时,一道冰蓝色闪过,大鈅队伍里的冰漪竟然也护在两人前,与火红影同肩而立。

    “好闹!我也要!”又是一道影闪过,清秀男装龙小凝激动兴奋的护在两人前。

    这下,惊愣的不止大鈅百姓更是他国。

    素来傲宪与大鈅不和睦,今,傲宪的两名队员竟然能得到大鈅三名队员的保护?什么况?

    然而,事根本没有完。

    “嘿嘿,不好意思哦大鈅皇帝,这位美人太美了,不保护会遭到天谴的。介不介意我加入?”卡萨兴致勃勃的跑到几人前面,最后一句明显是对惊鸿说的。惊鸿无语——

    现在好了,连黎国也横插一脚。

    台上,赫连昱温和的脸色黑了一半,怒不可遏又憋红了脸。青筋忍到暴起。

    这时,一道委婉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响起。

    “大鈅陛下,不知我傲宪队员所犯何事?您要动用武力?”

    ------题外话------

    我切腹!我自杀!我凌乱!

    上一章竟然传错了——亲们动手吧!偶将某意绑来了——十八酷刑都用吧!

    嗷呜——!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