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媚术是这样破解的

    “卡萨姑娘,我们不熟,请拿捏好分寸。”惊鸿淡淡一句话令卡萨瞬间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个,大家都是熟人了嘛,嘿嘿。我们能进去吗?”

    “随你。”

    卡萨和维诺进入包间,刚坐下,包间的门啪地一声被推开,卡萨看好戏般看着那个突然闯进来的秀气男子,想象着惊鸿会对那名男子怎么做。

    只是,接下来的发展,饶是花尽泪也不淡定了。

    “呜呜……惊鸿姐姐……呜呜……”男子,不,李玉莲一见到惊鸿,冲上去抱住她就是一阵抽咽的哭泣,就像是有很多的委屈需要发泄一般。

    “原来和我一样女扮男装哦……”

    “闪开!”花尽泪一把扯开李玉莲,护在惊鸿前,邪魅的脸上‘凶神恶煞’,“就算你是女子,也休想占我家娘子的便宜!”

    惊鸿无语——卡萨维诺发囧——

    李玉莲仿若受到惊吓般,诺诺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她是因为惊鸿而太激动地忘乎所以,并不是有意的——“对——对不起!我……惊鸿姐姐,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

    “嗯。李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惊鸿走过去,关上门,回到座位上时,示意她坐下。

    李玉莲坐在下位,低着头,双手握得紧紧的,似乎在隐忍什么,“惊鸿姐姐的《蝶恋花》,那么伤感唯美的意境,那么令人心疼的句子,竟然被人偷窃!两个月前,从醉云阁流传出来的《蝶恋花》,竟然和惊鸿姐姐的词一字不差!我以为是惊鸿姐姐回来了,谁知——那个怜玉竟然说,那首词是她的无聊之作,信手捏来——如此的羞辱词作,是我所不能容忍的!可是——没有人信我的话——”

    说大最后,李玉莲泣泪涟涟。惊鸿走上前,弯下,掏出帕子,轻轻擦拭着那张清秀文静的小脸,“谢谢你。难为你了,让你一个大家闺秀扮成男人来这种烟花之地。放心,凡事总有个公道,若是没有,自己讨一个。你的委屈,我一并,讨来。”

    此时,楼下忽然传出琴声,凄然呜咽,缠绵难分。

    惊鸿轻笑,她填的《蝶恋花》太过凄婉,的确适合这种曲子。可惜,她的东西,容不得亵渎。

    流落今生无去处。

    伴雨多

    泣尽黄花路。

    惯任逍遥难管束,

    金堂玉户留不住。

    伴随着低沉凄婉的琴声,凄然绵长的楚楚歌声将诗词的意境烘托在众人面前。在芳香浓郁的空气中,众人仿佛看到了一名弱质女子凄凄凉凉的单薄影,在雨中,在夜中,泣泪涟涟。

    叮——突然,一声不同于凄楚意境的声音响彻在意境之中,那般的清澈悦耳,那般的空灵清雅,令众人迷离的心智似乎找到了方向,寻着清澈的声音游走。

    怜玉面色一冷,然抚琴的动作依旧不曾停滞,将凄楚哽咽的歌声发挥至极致!于是,众人又回到了那一幅凄楚单薄的意境。

    与此同时,二楼包间。

    卡萨维诺和李玉莲目瞪口呆地望着站在窗前摆弄杯子的冰美女子。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茶杯,然经过女子轻轻的摩擦,竟然能发出那般清澈悦耳的声音!那是真正的‘乐’!

    花尽泪慵懒之极,靠在窗栏,把玩着惊鸿的发丝,眸光深。他家娘子,似乎总能给他许多惊喜。

    冷魄清魂频见恶。

    寞寞秋心,

    幽怨偕谁诉?

    独自谙得薄命苦,

    卷帘问人知不?

    媚术加入极致的凄楚声音令众人眼中的凄然已经更加真实,每个人面露伤感之色,为诗词中的女子伤心流泪。怜玉眸光发寒,嘴角边挂着冷笑。

    她的蛊惑之音,岂是那般容易破解的!

    惊鸿是吗?消失三个月又回来作甚?

    品赏会因为惊鸿的缘故无端取消!害得她计划全毁!随随便便被皇上指婚一个官家子弟——那个官家子弟竟然是个虐待狂!不得已,她放弃了狸玥的体,差阳错地附到刚刚死去的烟花女子怜玉上。眼看她成功勾起皇上的注意力,为何那个惊鸿又冒出来了?

    不过,这一次,就算是惊鸿也破不开她的蛊惑之音!

    就在怜玉将歌声琴声和香味控制到极致的时候,突然——

    清澈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同于之前的试音,这次竟然是一连串悦耳的空灵之声!轻柔,婉转,活泼,淡雅,清澈——

    大堂的芳香瞬间消退一半,众人从凄然的意境中走入一个鸟语花香,蓝天白云的世界,美若美幻的景致犹如世外蓬莱。

    嘭——琴弦绷断,怜玉的脸上被琴弦划开一道细细的血痕。然而,众人已经沉浸在美好的蓬莱之中,没有人注意怜玉的处境。

    二楼。

    卡萨三人的表已经从惊愕变成了痴迷,似乎沉浸在美幻的世界中。窗前,一只素净白皙的手,轻轻地摩擦着杯口,动作轻柔而优雅。旁边,花尽泪双手托腮,双眼冒泡地望着自家娘子——娘子威武!

    传说中的媚术蛊惑之音,竟然仅靠一些杯子就给破解了。娘子就是娘子啊!威武!

    不过——眸光一冷,花尽泪瞥一眼舞台,眸底划过杀意。

    普通的媚术虽然可以沉迷人的心神,但并不至于达到控制人思维的目的。而,那股浓郁的芳香,竟然是媚魂草!

    人类抵抗不了媚魂草的效力,加上那个女人在琴声和歌声中加入了媚术,于是,便糅合成了传说中的蛊惑之音。

    关键是,媚魂草,属于魔界!

    在魔界遍地开花的媚魂草不过寻常的杂草,然而在人类世界,却是人类致命的毒药!那个叫怜玉的女人,为何会有魔界的东西?什么时候,千城的醉云阁来了这么一个来路不明的东西?

    最后一个尾音缓缓落下,惊鸿端起花尽泪准备好的茶水,抿一口,轻柔一笑,“天池茗毫。小泪,你说是巧合还是——”

    对于惊鸿最后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花尽泪无奈地扯扯嘴角。果然,他家娘子就是聪明啊——“娘子放心!这些都是咱家的产业,统统由娘子大人管理家业。娘子不喜欢什么人随意清除。还有……设计它的时候,为夫真不是有心的啊!”

    看着他‘痛彻心扉’的坦白模样,惊鸿失笑。

    “哦!美妙啊!世上竟然有如此美妙的声音!九下不来还真是损失啊!维诺……怎么办?我好想赖上小鸿鸿哦……”卡萨抱着维诺的胳膊,花痴中。

    小——鸿——鸿——

    维诺无奈地扶额。花尽泪狠狠瞪她一眼,敢打我家娘子的注意,先有那个命活着再说!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