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花尽泪。这是你夫君的名字

    “你们——”夏澜行云*翼的眸子被灰黑的弥漫,面容不再俊美,反而狰狞恐怖,“我要吞噬你们的灵魂!撕裂你们的原始的本体!让你们永生永世做恶魔的奴隶!”

    ——

    满天飘落的灰黑色羽毛,碰触到事物化为乌有。浴凰冰漪等人惊讶地望着突如其来的变故。

    空中,灰黑羽毛密集的地方,渐渐降落一抹黑色影。

    夏澜行云*翼望着那抹影,突然间发出恐怖的笑声,猥琐和疯狂。“耶巴斯安!我命令你!将这些丑陋的杂碎全部吞噬!”

    时间仿佛静止,然而灰黑色的羽毛还在徐徐飘落,黑色影缓缓降落。修长清癯的姿,幽黑色的燕尾服,细碎的黑色半长发,狭长绯红的眼睛,纯白色的手,还有戴在手外那枚绯红色的戒指。温和完美的笑容以及优雅的步伐,还有举手投足间迷人的绅士气质。

    完美的男人。

    “耶巴斯安……”夏澜行云*翼就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面容狼狈望着男人,火红的眸子里全是祈求的神色。

    男人轻轻一笑,从口袋中掏出一条纯白色的手帕,细细地擦拭地夏澜行云*翼嘴角边的鲜血和脸上的泪水,绯红眸子里笑意不减,“阁下似乎忘记了契约内容。肮脏的灵魂,勾不起我的食。”

    夏澜行云*翼不敢置信地望着男。男人扔掉手帕,一跃而起,瞬间已经出了阎罗王包围的圈子,优雅的悬浮在空中,男人嘴角边的笑容一如温和。

    “你……你要违背契约?!”背后的灰黑色双翼突然随风而去,满天的羽毛飘落在冥界各个角落。直到碰到事物化为乌有。

    “肮脏的灵魂,怎么配合我签署契约。”男人轻笑,绯红的眸子忽然望向天际的一角,眸子的笑意化开。

    “夏澜行云*翼!”浴凰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手中的凤仑突然间金红光芒大作,两声尖锐的凤凰鸣叫,顷刻间从凤仑里飞出两只一金一红的凤凰。红色滚烫,红泣血,为雄凤,金色高贵,耀华天穹,为雌凰。两只凤凰交织在一起,遨游在天际,霎时,整个冥界为之失色。

    突然两色凤凰鸣叫,红凤金凰急剧坠落,目标正是夏澜行云*翼!

    “啊——不要!”

    夏澜行云*翼绝望的闭上眼睛,金红的光芒透过眼皮刺进他的心里,突然被一片黑暗笼罩。夏澜行云*翼一惊,睁开眼睛,望见的竟然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一手挡住了凤凰的攻击!不——而是一根手指!

    那可是上古神兽凤凰的精魂啊!一根手指就——变态——

    “美丽的小姐,粗鲁不是一个淑女应具备的哦。夏澜行云*翼已经将灵魂卖给在下。在下有义务保护他灵魂的完整。”男人笑容温和,声音清澈,谈吐优雅。

    浴凰一愣,收回凤凰精魂,凤仑执在手中。面无表地看那男人一眼,有瞥一眼苟延残喘的夏澜行云*翼,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要杀他,必须踏着你的尸体过去?”

    夏澜行云*翼惊喜,望着男人,眼神充满了切。可惜男人的下一句话便将他打入了无间地狱。

    “一个肮脏的灵魂,污秽与丑陋。在下还没有到饥不择食的地步。”男人优雅一笑,忽然转过,带着白色手的手掌轻轻放在夏澜行云*翼的头顶,突然间,脏乱不堪的夏澜行云*翼被火红和纯白的光芒交织着。男人抿唇一笑,喃喃自语,“肮脏的灵魂里竟然存在着如此纯净的灵魂,果真,这才是我的食物。”

    接着,纯白光芒缓慢地从夏澜行云*翼体中被抽离出来,夏澜行云*翼体痛苦到扭曲,火红的光芒逐渐暗淡无光。不一会儿,被抽离出来的纯白光芒竟然幻化出一个人形,由于人形灵魂不完整,有些模糊,看不清容貌,大致能看出和夏澜行云*翼有几分相似。

    天际,惊鸿望着那抹纯白形忽然一怔——是他?难怪夏澜行云*翼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原来——

    灵魂被抽离的夏澜行云*翼如同被榨干的干尸一般,萎缩成一团。浴凰微微皱眉,沉默不语。

    男人优雅一笑,张开嘴唇,纯白光芒竟然化作光的形势被他吸入口中——在场的人皆是一惊!这竟然是——吞噬灵魂!

    “惩罚!”突然一声清冷的声音,男人细碎的黑发微微飘动,纯白光芒竟然尽数从口中倒退回去!男人眸光一冷,绯红的眸子猛地望向天际一角,嘴角边抿开一抹诡异的笑容。

    惊鸿一袭柔和的光芒作为衣衫,清冷的眸子对视上那一双绯红的眸子,冰美的容颜上挂着淡淡的弧度,一只手还保持着向前伸开的动作。

    时间再次被静止,男人脚下忽然涌聚许多羽毛将他托起,升至空中。“不愧是掌管惩罚的宇宙之神。果真是一位绝美的女子。”优雅的笑容不再,男人冷笑,“宇宙之神阁下,阻止恶魔契约,可不是您的职责。”

    惊鸿清冷一笑,“在夏澜行云*翼与你签订契约之前,他扭曲的人格早就已经将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二。于你签署契约的灵魂,是他邪恶的一面。他不知道,作为恶魔的你,不会也不知道吧?还是,你想违背契约,吞噬不属于签约限制的灵魂?”

    没错,从夏澜行云*翼体里抽出的纯白光芒,正是龙祈。

    “呵呵,被发现了呢。怎么办?那个灵魂,如此的干净,我不想放手,怎么办呢?”男人踏着羽毛,靠近惊鸿,伸手挑起她的发丝,放在鼻尖轻轻一吻,绯红眸子突然一怔。

    这个味道——如此纯净如此纯粹的灵魂味道——

    若是能与她签署契约的话——念头一闪而过,男人便恢复了一向的温和绅士状态。宇宙之神,灵魂再纯粹,也不属于恶魔。

    “不属于你的东西,永远不会是你的。觊觎,对于追求美学的恶魔而言,是肮脏的代名词。”惊鸿闪,与之拉开距离。

    男人一怔,忽然轻轻一笑,单膝跪地,左手扶肩,“多谢提醒。希望还能有机会与宇宙之神大人再会。吾名——绯色*耶巴斯安。”

    话音落,男人脚下生出许多羽毛。不同于之前的灰黑色羽毛,他脚下的羽毛是纯粹的黑色,幽黑神秘,直到消失,男人的嘴角边依旧挂着淡淡的温和笑容。

    时间的齿轮继续转动。众人回过神来之时,那名优雅的黑色男人已经消失不见,纯白光芒像一道水柱一般回流进夏澜行云*翼的体里,原本的干瘪体逐渐被充满。

    夏澜行云*翼幽幽地睁开眼睛,望着对面冷冷看着他的众人,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诡异地笑了,“哈哈哈——他没有带走我的灵魂?肮脏的灵魂,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吗?竟然违背契约没有收回我的灵魂?哈哈哈——”

    肮脏吗?肮脏到恶魔都不屑的地步!

    “哼!受死!”浴凰突然凝聚起金红耀眼的光柱,向他袭去——这种人,即便体里寄住着纯洁的灵魂,也被污秽污染了,不洁!

    嘭——

    浴凰浴火重生,已经迈入无极之境,再加上上古神器凤仑的力量——惊鸿能在瞬间挡下这一击,已是奇迹。

    浴凰冰漪夜妖娆等人惊愕地望着那个被击飞的影。她——为什么——

    “该死!”暗处一直秉着看戏状态的紫发红衣男子在惊鸿出手的瞬间便已经动了,可惜仍旧是没有拦着她——

    “该死!为什么挡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魂魄!”花尽泪接住惊鸿击飞的子,紫眸里闪过责备和懊恼。

    “你……”好陌生的容貌,好熟悉的温度,好美的容颜,如此担忧的神色,是关心吗?惊鸿轻轻一笑,伸手抚上男子的脸,淡淡道,“你是谁?”

    花尽泪一怔,以为她开玩笑,然而她眸子里的清冷和她漠然的格,是绝对不会伪装——她,忘记了他吗?不对不对,他的天魂已经归位,容貌发生了变化,她自然是不认识他的。这样一想,他抱紧她的子,拨开她额前的发丝,温柔一笑,

    “花尽泪。记住,这是你夫君的名字。”

    ------题外话------

    亲们——惊鸿当下那一击是有原因的——

    龙祈啊!推荐:傲世丑妾一品王……待推中——某意心很忐忑——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