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豆腐是这样吃滴。

    冥王的宫,建筑仿造21世纪的欧美风格的城堡,看上去充满神秘的气息。叶隐也只是微微惊讶,似乎两年前,冥界的建筑还犹如贫民窟……按照人界和冥界的时间比,冥界也不过才短短一个多月而已。

    冥王这老巨猾的家伙,果真有点刷子。这样一想,叶隐俯视冥王的眼神更加鄙夷。

    夜妖娆无语。

    进入冥王的寝宫,叶隐突然邪邪一笑,放手一扔,冥王以抛物线的形势嘭地一声砸在巨大的上。虽然很软,但依旧疼的夜妖娆呲牙咧嘴。无奈,惊鸿就在旁边,夜妖娆硬生生扯出一抹微笑。

    “既然人已经送回来了,那么鸿儿,我们走吧。别耽误‘冥王大人’休息。”叶隐上前霸占地搂过惊鸿的腰,紫眸似笑非笑的瞥一眼夜妖娆。夜妖娆收到眼神警告,也不甘示弱地回视过去。

    七千年前,他不过是神界地位低微的树精,虽然默默地喜欢惊鸿女神,却一直不敢表白心迹。因为,他自卑。花尽泪比他绝美,花尽泪比他修为高深,花尽泪虽然是魔却是至尊的魔皇,更重要的是,惊鸿女神的视线全在花尽泪上。遂,他愿意埋葬他卑微的意。

    然,随着惊鸿女神的陨落,他选择殉。在冥界他却意外得到机遇,成为冥界新一代的王。炙炼树的果子只为冥王而生,他却并未服食。凭借自己的实力征服冥界!

    这一世,他为冥界之主,有可以得到惊鸿女神的资格!

    叶隐直接忽视夜妖娆眸中浓浓的敌意,搂着惊鸿,笑意温柔。惊鸿不再刻意与他保持距离,转而‘看’向冥王,“告辞。”

    “来人,带领我的救命恩人惊鸿姑娘和——叶隐公子去偏住下。”夜妖娆可没有忽视花尽泪紫眸中的敌意,当机立断将他们留在宫。看现在的况,惊鸿女神似乎并不知道叶隐的前世就是花尽泪,这样,很好。

    出奇的,叶隐对此并没有异议。

    “鸿儿,有没有受伤?痛不痛?为夫不是故意的,为夫知错。鸿儿……”出了冥王的寝宫,叶隐便是围着惊鸿一阵忧心,好看的紫色眸子里尽是担忧和自责。

    “叶隐,我没事。冥界已经没有白色曼珠沙华,看来,我们只有到冥界地心的炼狱去寻找。”惊鸿皱起眉头。冉乐不会骗她,既然冥界已经没有白色曼珠沙华,那只有冥界气数的来源——炼狱。

    无论如何,白色曼珠沙华她一定要找到。

    然叶隐却是一怔,随即透着恼火,“炼狱?你真当自己是无坚不摧是不是?我叶隐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去那种地方!不过是一个而已,我还……”

    “若是你这般不惜自己,我所做的努力岂不是付之东流?”惊鸿语气中有丝怒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为一个魔纠结。

    人各有命,魔如此。

    她一向主张顺其自然,何时这般紧张一个人。是紧张吗?

    “鸿儿……”叶隐垂下头,紫眸闪过心疼。“好,你若去,我不阻止。但是,你不许抛弃我!”

    惊鸿不语,嘴角边轻轻勾起一抹微笑。

    炼狱,作为历代冥王精魂的栖息空间。里面全部是冥界自诞生以来,每一代冥王死后的精魂。

    严格而言,不能说是死亡。只能说是灵魂的升华。进入炼狱的冥王精魂已经丧失本体,唯有留下强大的精魂,生存在炼狱,为冥界运输源源不断的能量和气数。可以说,炼狱是冥界的命脉。

    惊鸿原本打算等到夜妖娆体恢复后,请求他打开炼狱的通道。然而,未等到夜妖娆恢复,却横生了枝节。

    灵魂世界传出一波一波神尊级别的余力,虽然对惊鸿造成不了什么实质的伤害,却也令她头脑发胀,神识虚虚实实。

    惊鸿知道,这股神尊级别的波动,是浴凰晋级的征兆。当即,闭目盘膝,清空心态,体内的法力分成数万条支流向灵魂空间运送。确保冰漪和浴凰的安全。

    嘭——

    一声闷响,惊鸿的灵魂空间硬生生急剧缩小,空间的大小缩成原先的一半。这时,一道火红的精光瞬间笼罩在惊鸿的魂魄之上,衬得她愈发的红光满面。

    听闻动静的叶隐瞬间出现在惊鸿边,望见这突如其来诡异的一幕只有干着急,不敢碰触惊鸿的魂魄。

    锵——

    突然从惊鸿体里传出一声清澈的凤凰叫声,叶隐心下一紧,突然火红的光芒瞬间大作,晕染开来将叶隐也笼罩其中。霎时,突然从惊鸿体里飞出两抹一红一蓝的绚丽光线,惊鸿的魂魄一震,突然向后倾倒,叶隐一闪冲到惊鸿边,接着她虚弱的魂魄。

    这时,火红的光芒渐消渐散,一红一蓝两抹光在整个狭小的空间四处乱窜,若秒后才安静下来,降落幻化。

    一个妖娆似火,一个冰冷如水。

    “鸿儿……”叶隐没有闲心看那两个幻化出来的人形,心疼地凝视着惊鸿,感受着她冰冷的温度,恨不得将她揉进体里,却又担心力度太大,会伤到她的魂魄。

    “小鸿儿……”“主人……”

    浴凰成功吸纳血灵丹晋级神尊,妖娆的脸上那半枚凤凰更加鲜红妖冶。此时浴凰冰漪二人虽然注意到抱着惊鸿的是一个紫发红衣的人,却没有精力去仔细打量。能那般紧张主人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

    “——动静有点大了。比我当年晋级神尊的动静还要大。”惊鸿已经听到了冰漪和浴凰的声音,心里没由的放心。嘴角边不自觉地挂上笑意,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

    美。伤。痛。

    清澈纯净的紫色眸子犹如晕染开来的紫色染料,眸子里的心疼那般明显。这是惊鸿见过最美的眼睛。没有云的洁白,却很纯净。没有水的颜色,却很清澈。没有月的璀璨,却很柔和。

    丝丝如稠的紫色发丝轻柔地伏在她的脸上,连着她的脸也染上了紫色。她从未发现,原来紫色可以这般唯美。这般纯净。

    干净,清纯,圣洁。令人的心不由地想要向往。

    痛——心里很痛。

    惊鸿皱紧了眉头,抚摸着心脏的位置,即便痛得魂魄颤冷,她也不愿移开视线,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这片令她心动的紫色。

    惊鸿那般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叶隐,令叶隐的心无端的一阵收缩。突然,在一龙一凤的担忧注视下,在惊鸿一瞬不瞬的凝视下,叶隐——决定抽风!

    “鸿儿,小泪好想你……鸿儿想小泪吗……”花尽泪(咳咳,花尽泪状态)突然扬起灿烂无邪的笑容,脑袋噌噌地贴在惊鸿的上,一脸享受的模样。那双微闭着的紫眸里闪过一丝——羞涩。

    他家娘子的豆腐啊!光明正大的吃到了!

    那种心痛的感觉来的突兀去得也快,惊鸿整理好心态,无语地看着在她怀里撒的男子——

    “去你的!”冰漪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扯开那紫发红衣人,甩向一边,“小鸿儿有没有事?有没有被那人……”占便宜……后面的话,冰漪硬生生的咽下,冷傲的脸上浮现一抹可疑的红晕,然后——余光小心翼翼地瞥向某只凤凰。

    浴凰没有一点被冰漪在灵魂世界占尽便宜的印象。“主人没事吧?怎么回事啊?咦?这里是……冥界?”

    浴凰本是精魂,能感觉出冥界的气息。冰漪一听,当即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惊鸿。这才发现……他们竟然被解约了!

    被解约了!

    “呜呜……鸿儿,这个坏小孩欺负小泪……呜呜……”花尽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窜到惊鸿怀里,一副坏怕的模样,战兢兢的看着冰漪。

    冰漪黑线——

    惊鸿拉开花尽泪,清冷的眸子对视上那双清澈唯美的紫眸,良久,淡淡道,“你是谁?”

    很像,至少七分像。然,气息却完全不对。叶隐的气息很邪魅,很狂肆,有一种独特的清香。而眼前这名紫发红衣的男子,气息却是纯净如水,空灵如云的干净,透澈,浑散发着自然间至纯至净的气息。

    更重要的是,他没有一丝法力。在冥界,若是没有一丝力量,怎能如此的天真无邪?

    但,明明就是两个气息完全不同的人。

    “小泪啊。我是鸿儿最的小泪。”花尽泪笑如花颜,唯美的紫眸里纯净如水,表现出的态度却是个智商单纯的——小孩子。

    某人腹议:追妻路漫漫啊!不折手段是必须滴!

    惊鸿不语,只是盯着‘小泪’若有所思。随即,淡淡一笑,把他八爪鱼的手从自己上拉开,抚摸着他的头发。惊鸿一愣,没有想到小泪的头发竟是那般的柔顺,“小泪,你有没有见到过一个和你相似的叔叔。”

    某人囧——叔叔!叔叔!叔叔啊啊!

    “没有。不过小泪有见过一个长得很俊美很灵逸很高雅很倜傥很华美很……的哥哥,他说他是鸿儿最的夫君。让小泪转告鸿儿,就说他找到什么压制果子的方法了,现在已经去了人界。还说……”小泪面不改色,笑容纯净唯美的一口气说完诸多完美的词汇,最后忽然一把抱住惊鸿,笑意灿烂,连声音也翩若彩蝶。

    “还说要鸿儿好好照顾小泪,不许破龙丑凤欺负小泪!”

    ……无语。

    惊鸿无奈地扶额。不过既然叶隐找到了平衡炙炼果的办法,为什么不亲自告诉她呢?也罢,现在该是返回人界的时候了。

    冰漪和浴凰对于‘小泪’的最后一句话是记恨上了。

    冰漪的死是‘破龙’,浴凰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她‘丑’。

    然而,大言不惭的某泪,依旧笑容唯美的尽吃着自家娘子的豆腐。

    呜呜,不容易啊!

    ------题外话------

    求收藏。求回眸。求一笑。求撒花。

    吼吼~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