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小鬼难缠

    “何方妖孽造次!”

    冷酷冷的声音从天际传来(若是冥界有天的话),瞬间,原本冷的空气骤然低至零点。

    叶隐冷眸一凝,眸底的紫色和发丝的紫色慢慢地退去,仿佛不曾出现过。在那声音的主人到来之际,叶隐一把抱住惊鸿,向天际一角飞去。

    “哼!不自量力!”一团寒之极的浓雾发出滋滋的渗人声音,向叶隐和惊鸿追去。可惜,它似乎低估了那两……魂的能力,竟然在在几个鼻息间跟丢了。

    “冥界何时来了这般惊骇的魂魄?”浓雾化去,一名材魁梧,头戴王冕,面容冷酷的男人浮现在空中,望着那两魂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打伤本王义女,难道是十转轮王的魂?看来,那老家伙果真等不及了!”

    远远看到一处金灿灿黄明明的河水,叶隐抱着惊鸿飞降落,停在河水边。

    “鸿儿?”虽然后的家伙很可恶,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鸿儿的体……灵魂状况!遂叶隐选择不恋战!

    惊鸿饮下忘川水,并未感觉到有什么异样,然而此次却感觉脑海中开始灼起来,清冷的眸子逐渐涣散,抬头望着叶隐,却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虽然喝下忘川水有副作用,然而她却必须喝。

    世人只知道喝下忘川水会忘记今生事,却不知……它却是魂魄能够留在冥界的唯一能量体。

    灵魂出窍来到冥界,她魂魄的力量已经被硬生生压制无极之境第一层,只要不碰上十的阎罗王,谁也奈何不了她。然,魂魄毕竟是魂魄,况且她的魂魄中还缺少在冥界最为有利的地魂!

    遂,忘川水必须喝。

    “鸿儿你怎么了?我是叶隐啊……”一见惊鸿竟然露出迷茫的眼神,叶隐心中就是一片慌乱,神色焦急,抱着惊鸿恨不能让时光倒流抢下那滴破水!

    “叶隐,我的视觉消失了。”惊鸿伸出手,摸到叶隐的脸,淡淡道。叶隐一怔,好看的眉毛扭成了麻花,抱着惊鸿不敢用力,但心中却又有一股子怒火。

    “笨蛋!明知道那是忘川水你还要喝!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什么都不怕吗?你若是就此忘记了一切……你……”或许是叶隐第一次发脾气,他感觉到怀里的人儿明显的一怔,随即语气弱了下来,一双邪魅的眸子缓慢地弥漫上紫色,发丝也从根至尾被唯美的紫色渲染了一片……

    惊鸿从叶隐怀中起,虽然看不到他,却依旧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和……一种莫名的东西。“这里是奈河,冥界的轮回之河,是白色曼珠沙华最喜欢的地方。我们沿着奈河,很快就会找到它。”惊鸿淡淡一笑。

    前世,她似乎来过冥界……奈河的气息,一如既往的祥和啊。

    叶隐皱紧了眉头,想怒,看她风淡云轻的模样又怒不出来。最后拉过她的手,牵着她向前走去。惊鸿不语,感受着从手里传来的温,她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稍瞬即逝。

    “叶隐,你是如何冲破契约戒指呢?”而且,他似乎并不在意冥界冷的极气息。

    叶隐似乎并未从惊鸿任中回来,也不回答。对,在他看来,惊鸿就是任

    好不容易他家娘子有任的一面……竟然,竟然喝下忘川水!

    见他不回答,惊鸿淡淡一笑,他在赌气?任由他拉着,指尖泛光,清冷的气息在叶隐上流转了一圈。

    探不出波动。叶隐,似乎有什么她不知道的。

    叶隐也大方地任由她探,回头望一眼惊鸿,眸底闪过一丝无奈。

    什么时候,她才能对他信任呢?

    有什么不解的,可以直接问他,不用漠然到不闻不问。明明好奇他用什么压制炙炼果,却漠然到不舍的开口。明明好奇他违背了天地法则而不受到惩罚……

    “鸿儿……这里好像没有白色的曼珠沙华……”不知过了多久,叶隐的怒气总算缓和许多。望着一望无垠的金灿奈河和寸草不生的劣土,叶隐虽然很想和鸿儿这样走下去,却也不得不停下来了。

    拿到白色曼珠沙华回到人界,才是正事!侧头看着惊鸿的魂魄状态,叶隐的紫色眸底闪过心疼。

    “无碍。我们先找一个地方休息。”惊鸿并不着急。白色曼珠沙华本就比红色的曼珠沙华稀有,况且,她的**可以持续三个月。按冥界和人界的时间比,不过七八天而已。

    七八天的时间找一株白色曼珠沙华,足够了。

    可惜,惊鸿并不知,自从惊鸿女神陨落后,所有的白色曼珠沙华全部化为了一滴泪,成为魔魂林的一棵树——泪魂。

    而叶隐之所以不惧冥界,皆因泪魂的果子已经被他所食。虽然果子被叶隐封印在灵魂世界,却依旧属于叶隐的体。

    “卑的魂奴!本座的烈狮岂是尔等能觊觎的!信不信本座让轮转王把你们全扔进魂魄台!一个个吞噬你们的魂魄!哼!快点走,耽误了冥王大人选美,本座就把你们全吞了!”狠的女声尖利狠,舒服地躺在一架类似人间软榻的轿子上。

    骄子一侧分别是两头暗黑色的雄壮烈狮,抬轿子的全部是能量等级低下的小鬼,骄子后面浩浩地跟着黑压压一片小鬼。

    叶隐见惊鸿停下,眼神的方向瞥着那厢,便简单地将远处的形告诉惊鸿。然而惊鸿在意的并不是这些。

    而是,魂魄台。

    炙炼树由于与冥界寒气数相驳的炙温度,是魂魄能量天生的克敌,而用来惩罚一些罪恶滔天的魂魄,遂称为魂魄台。

    虽然和白色曼珠沙华没有什么关系,惊鸿却依旧停了下来。

    “叶隐,现在的冥王你可知?”惊鸿心知叶隐和冥王之间一定有什么,或许……冥王能够帮忙找到白色曼珠沙华。

    “一个糟老头子而已。”叶隐眸底闪过厌恶,一想到千年前对他家鸿儿垂涎几尺的恶心男,叶隐的眼神就是一阵冰冷。若不是两年前他被勾错了魂儿,被冥王查到他前世的份,他也不会服下炙炼果,他的鸿儿,也不会……为了他,这般奔波……

    惊鸿无语。虽然冥王或许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岁数,但‘糟老头子’……前世的记忆中,那时的冥王,是个俊美谪仙的男子,名为‘冉乐’。可惜,冉乐不喜纳溪一族,自愿坠入冥界,掌管冥界。

    不知,冉乐还在不在。可愿帮她的忙。

    “你们两个是哪路的魂魄!可有通关文碟?”那位自称‘本座’的女鬼能量也不低,而从一开始两头烈狮便焦躁不安,开始女鬼以为是小鬼们的错,后来顺着烈狮畏惧的方向,看到的竟是两抹傲世独立的人影!

    其中有一抹人影竟然是唯美的紫色发丝!

    冥界,何时出过这等上等的美男!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