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被娘子契约……默哀。

    是夜。然而千城内的天色依旧是光明通亮。惊鸿出现在叶隐所在的房间,叶隐已经睡下了,安静的气息沉静的容颜令人想象不出他的邪魅气息。

    惊鸿原本只是要在叶隐边设置无极之境二层以上的空间封锁,谁知仅是一眼便静静地看了许久。

    叶隐很美,是她前世今生所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不知看了多久,轮回的记忆里忽然有一抹熟悉在叶隐的脸上慢慢重合,恍惚间惊鸿似乎看到了另一个模糊的模样,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盯着一个男人看了许久。

    无声失笑,指尖泛光,空气中瞬间扭曲,又瞬间在叶隐的周围围成一个眼看不见的封锁。

    跃出了千城,入眼的竟是浓浓的白雾。惊鸿微微皱眉,感受到空气中诡异的气息,她突然无奈一笑,又回到了千城中。

    叶隐从惊鸿离开便已经醒来,只是空间封锁的境界在他之上,他奈何不得。此时看到惊鸿又返回来,叶隐邪魅一笑,斜躺在柔蚕丝制作的软榻上,姿势撩娆之极。

    “鸿儿,是想念为夫吗?”

    惊鸿无语,轻叹一气,素手一挥收起空间封锁,淡淡道,“叶隐,出口在哪里?”

    此时叶隐发丝散乱,衣衫也松垮凉薄,斜躺的姿势露出光洁白皙的膛,可惜这样赤果的故意惑,某人丝毫不给面子,连一个眼神也不给。叶隐暗叹,难道是他年老色衰吗?

    起,任由三千发丝凌乱披散,叶隐赤脚走近惊鸿,每走一步姿妖娆之极。

    若是黑衣人在此,定会捶顿足,他家小祖宗竟然色啊!

    “鸿儿,千城不美吗?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永远留在这梦幻般的地方,有你有我。”叶隐邪魅的眸子里有着戏谑,却隐藏着希冀和认真。

    惊鸿终于抬头瞥一眼叶隐便收回了视线,视线仅是扫一眼那近乎全的完美躯。虽然叶隐穿着一件薄薄的里衣,但是那松垮的程度倒像是随意的一披,隐约之下将叶隐的材暴露出来。

    惊鸿无语,面上依旧清冷,心中却似激起一丝涟漪,小到她直接忽视。

    “叶隐,你有你的使命。我有我的人生。百里如幻是我的生魂,我既然感受到了她的绪,那么我不可能忽视。”抬眸对上那一双漂亮的眸子,惊鸿继续道,“你是魔界的天命魔皇,只有那里的气数才是你应该生存的地方。我不可能和你留在千城,这样的逃避行为不应该发生在你的上。”

    叶隐一怔,眸底闪过郁色,随即笑若邪魅,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态度,“鸿儿似乎很了解为夫呢。那么鸿儿是什么人呢?但是不管鸿儿是什么人,都是我的女人。”

    这是表白吗?叶隐的隐约表白并不是只有这么一次,然惊鸿却看到了他眸底的坚毅。

    不管是什么人……若是气数相克的人呢?

    沉默许久,惊鸿走近叶隐,直接忽视某人衣衫不整的体,凝视着他的眼睛,笑道,“一起去冥界也可以,毕竟也是为了你。但是我要你以天地法则的名义起誓,不许在冥界现。”

    为了……他?叶隐似乎没有消化惊鸿话里的意思。她去冥界,是为了他?难道她察觉了他和冥王之间……不。应该不会。

    “好。”叶隐笑道,“我叶隐以天地法则的名气起誓,随鸿儿去冥界之后绝不现冥界。否则神形俱灭。”

    霎时,天地法则在叶隐上生效,直到天地法则的光芒消失,惊鸿才隐去眸子里莫名的绪。似乎,曾经也有人在对她起过誓言……

    不过叶隐竟然选择了天地法则中最残酷的‘神形俱灭’倒令惊鸿有些吃惊。

    而叶隐想的是:反正你家夫君并不叫叶隐。

    诈!

    翌,在叶隐的空间传送下,惊鸿和叶隐出了千城。望着周围平凡世界中的精致,惊鸿终于明白那个千城在哪里了。

    是玄境空间。

    但是只有法力达到无极之境才能炼化出幻境空间。并且空间的大小和质量全部受到限制,只有随着主人的一次次炼化才能形成一个类似人界的小型空间。

    然而叶隐不过是无极之境第二层,并且千城的面积绝对不是一朝一夕便能炼化出来的,那些高级水晶和精致的建筑更不是现在的叶隐所拥有的。

    似乎,叶隐有着自己的秘密。

    看出惊鸿的想法,叶隐无奈一笑,“玄境空间是我出生就有的。至于千城,它本来就在里面。或许是我前世炼化的吧。”

    也只有这个可能。灵魂契约不仅可以契约生灵,也可以契约物品。比如惊鸿的惊颜琴。

    或许,叶隐的前世某个轮回之中就有一个强大如斯的存在。

    “亚邪,你不必跟着我了。这段期间千城交给你打理,还有,隐宫真是越来越不老实了。”竟然对他的鸿儿出手。

    黑衣人骤然出现,黑袍之下默默无语。一想到之前龙小凝说的什么相好之类的话,他便是一阵黑线。说了一声是,主子和夫人便已经离开了。

    望着两个同样风华万丈的影,黑衣人沉默许久,突然望着头,心无比放松,“主人,您看到了吗?您的儿子……”

    魔魂林。

    此时魔魂林毒瘴雾霭浓郁,诡异的寂静气氛令生物难以顿足。突然,两道眩光降落,凭空出现两个风华影。

    惊鸿望着眼前熟悉之极的林子,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气息,冰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穿越以来第一抹温暖的笑意。

    虽然不知道为何流光大陆也有和21世纪一模一样的魔魂林,但是……这种回家的感觉,真好。

    凝视着惊鸿满足温暖的笑容,叶隐不由地呆了呆,随即也温柔地笑了。可惜……能使她笑的这般温暖的竟不是他!

    “鸿儿,我们要怎样进去?”叶隐听闻魔魂林的传闻曾经试探过,魔魂林外域的强势骇魔镇妖气息令他寸步难行,灵魂煎熬之极。

    但是,不知为何,他相信,他家鸿儿有办法。

    惊鸿收敛笑容,看着叶隐,神色淡然而凝重,“叶隐,你信我吗。”

    “信。”

    一个轻轻的字眼令惊鸿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感觉,那张绝色容颜上明媚的笑容温柔至极,令惊鸿的心突然跳动了一下。

    仅是一下,但已是让她惊讶不已。

    她从来没有感觉过……心跳……

    “好。”忽略种种异样感觉,惊鸿拉开与叶隐的距离,十指泛光,一条条犹如丝带的彩色光芒缠上叶隐,在叶隐体周围穿插连接。

    “这是?”料是叶隐淡定如斯,此时也凌乱啊,心各种悲催……

    神啊!他家媳妇儿不会是要契约他吧?!

    果然,当彩色丝带连接成一个光芒绚丽的契约阵时,叶隐抽搐了……“鸿儿?”

    “吾以普通契约与汝契约,不离不弃。汝可愿意。”

    淡漠的请冷水声音在叶隐心中响起,叶隐面色沉静,凝望着那张冰美而淡漠的绝色容颜,良久,淡淡道。“我愿意。”

    随着那句我愿意,契约阵突然光芒大作,如流水般涌进叶隐的体里。

    那一瞬间,惊鸿只感觉心里突然一阵窒息,因为叶隐的一句‘我愿意’。

    ——

    “鸿儿,你可愿成为小泪的妻?灵魂不离不弃,共享一颗心脏?”

    “我愿意。”

    ——

    轰——契约阵消失,叶隐愣愣地感觉着灵魂法力的直线上升,一直到无极之境第八层才停下来。抚摸着印在眉心上的契约印记,直到契约印记隐入眉心,叶隐才从被惊鸿契约的事实中恍惚过来……

    “叶隐,我们的契约关系只持续到从冥界回来。所以,我和你只是普通的契约。”惊鸿清冷依旧,凝视着叶隐,神淡漠,然而一颗心却莫名的不平静。

    隐约的,她和叶隐之间,似乎并不一样。那种感觉,她从未经历过。

    然而现在最需要安慰的便是叶隐!

    他竟然被他家娘子契约了!

    而且他家娘子原来竟然高出他整整六层!无极之境,每一层皆是天与地,云与泥的巨大差别。他家娘子竟然高出他整整六层!这打击……

    未等叶隐从打击中回神,惊鸿心念一动便将叶隐收回到契约戒指中。

    在契约的世界中,每完成一次契约便拟化成一枚契约戒指,为契约者平时存在的空间。

    惊鸿已经和冰漪浴凰解除了契约关系,拟化戒指也随之消失。虽然惊鸿的灵魂空间可以隔绝冥界的气息,但是冰漪正在里面为浴凰过继,不能有外力打扰。遂惊鸿想来想去也暂时契约叶隐,让他藏在契约戒指中,不受冥界气息的干扰。

    叶隐在契约戒指中默默流泪,他是绝对不会喊鸿儿为主人的!……随即一想,这算不算是和鸿儿接近一步?虽然这种接近好悲催!

    “我家鸿儿生魂已经归位了耶,奇怪……怎么看不出鸿儿的本体……”

    契约建立后,叶隐和惊鸿的心灵感应也建立起来。双方会感应到对方的一切信息。然而,叶隐发现他还是和之前一样,并未对惊鸿的了解加深多少。

    果真!心灵感应不可信!

    感觉到叶隐想法的惊鸿讶然失笑,将契约戒指移近灵魂世界,便朝着魔魂林走去。

    ------题外话------

    咳咳……咳咳咳!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