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爱妃,你就这样走了吗

    隐夫人丝毫不隐藏武神级别的气息,强大的气息令压抑着内众人,每一个人只感觉口一阵窒闷。原来这就是武神!

    “为何偷袭。”清冷的声音淡然若素。惊鸿瞥一眼空中便坐回台上,抚摸着琴弦,气定神闲的样子令众人吐血。敢这蒙面女子也是深藏不露的主啊!

    隐夫人形微征,一个闪瞬间降落在台上一角。浓郁的黑色斗篷掩饰了隐夫人姣好的材,风一吹,一袭能看出大致的轮廓。那凹凸有致的材令人遐想那斗篷下的模样该是如何不俗。

    “纳溪惊鸿!本宫不想与你为敌!”斗篷下,一双犀利的丹凤眼神色复杂的盯着前方淡然空灵的女子。藏在斗篷下的手,紧紧地握着,泄露了隐夫人此时不平静的心境。

    真的是她!那清冷的气质,那漠然的心境,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那刚刚的是见面礼物吗。”惊鸿淡淡一笑,手指泛光,惊颜琴骤然消失。惹得台下一片惊呼。

    叶隐等人也是一阵惊愕。

    在法力的世界,有契约一说。但是之前并且见惊鸿契约惊颜琴,然而却能收起惊颜,这说明什么?说明……惊颜本就是惊鸿之物!

    然而最震惊的当属龙祈。惊颜琴本是他在龙门圣地带出来的……这又说明什么……

    隐夫人听闻惊鸿的话,心中凭空生出闷怼。之前为了进一步确定惊鸿的实力,她才出手释放气刃……现在她又说不想与惊鸿为敌,岂不是伸手打自己吗?

    一想到她现在能突破武神,全靠那对于惊鸿控制气流的点醒,丹凤眼闪过一丝苦涩。想不到一个小小气流的感悟,竟能令她这具柔弱不堪的体修炼出武神的境地,她对惊鸿的态度,该谢还是该很?

    “惊鸿姑娘,你可还记得那魔魂林内的异变?”隐夫人刻意压低嗓音,不仅从连名带姓改为了‘惊鸿姑娘’,更放下了段自称‘我’,可惜没有人注意到隐夫人的这些细节。

    轰——

    一番话再次轰炸全场!

    “我……我没有听错吧?她……她说魔魂林……内?!”

    “第一地啊!魔魂林可是第一地啊!隐夫人和叶相爷的未婚妻都去过魔魂林啊!”

    “现在是什么状况?”

    ……

    叶隐微微蹙眉,望向惊鸿,一双邪魅的眸子里深邃之极,看不透。龙祈则是震惊!没有人比他更震惊的了!倘若惊鸿真的有去过魔魂林内,那就说明七星连珠夜那名白衣白发的女子真的是惊鸿!那个影一直萦绕着他的冰美女子!

    惊鸿终于认真抬眸瞥一眼隐夫人,站起向前走了两步,姿风华绝代,仿佛是骄阳万丈,令隐夫人无由地生出压抑之感。

    十四年前,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夜!若是时光倒流,她绝对不会利用神杖穿越21世纪的人界,更不会与眼前这名女子为敌!

    降魔尊者啊!就连魔界的尊皇都会忌惮三分的传说存在啊!

    神杖和惊鸿的力量发生相驳,竟然激化出时间隧道!她虽然有神杖庇佑,却依旧失去了**和妖法,好在她的灵魂受到神杖的一丝眷顾有丝神息残留,她才得以附一个刚死之人的体里。只是……她的儿子却为了救惊鸿不知所踪!说不定早就已经被时空隧道一瞬万年过滤得神行具毁!但是!她不放弃!哪怕再找上一百个十四年她也要找下去!

    几个呼吸间,那双丹凤眼中流露太多绪。

    惊鸿微微惊讶,随即笑道,“原来是你。好久不见。”

    惊鸿的风淡云轻令隐夫人更加气闷,却也奈何不得,压抑着声音,声音里有丝急切,“一切的过错全在我一人头上!我只想知道……我的儿子他还在吗……”

    压抑的声音有丝哽咽,小心翼翼的神令在场众人无不恻隐。

    惊鸿眸子闪过一丝咤疑,脑中电闪雷鸣之间闪过一瞬间的画面,太快但是惊鸿还是捕捉到了。那内时空隧道吸进去的时候,的确是有一股异力拉扯她,但是一瞬间也被吸进去了。想来便是魔天隐。

    轻叹一气,“我并不知。”

    一句话,令隐夫人形一顿,原本看似精神抖擞的体瞬间似乎衰老十岁。她心中原本也没有抱着太大希望,只是这个结果依旧令她失望不已。不过,惊鸿下面的一句话却令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魔天隐因我而卷入其中,我既然知道了,便不会坐视不理。但是,我要神杖的下落。”惊鸿静静立在场中央,风起,衣袂飘扬,卓越的姿绝代风华。淡淡的语气犹如三月清风般不温不火,空灵之极。却重重地震惊了姬晚歌的心。

    神杖!

    “这个……”隐夫人犹豫了。穿越异世醒来之后,她便没有一丝法力,神杖也不知所踪,她唯一有的福利也便是灵魂得到神杖残留的一丝神息,也就是这抹神息令她重生后的体得以改造,修炼武学。

    “自从异变之后,神杖也始失踪了。我想,它应该是留在那个里面了吧。”

    惊鸿微微蹙眉。留在时空隧道?

    不可能。

    时空隧道里一瞬万年的压抑扭曲绝对留不住万神之力的神杖。

    丹凤眼担忧地望着惊鸿,似乎担心她会反悔。惊鸿轻轻一笑,淡淡道,“夫人,我要达到无虚之境,才能找到魔天隐的下落。在这期间,希望你能耐心等待。”

    隐夫人的希望瞬间被那句‘无虚之境’熄灭……

    无虚之境!无虚之境啊!

    不是神君不是神尊!而是无虚之境啊!

    自宇宙开天辟地以来!只有一位神族的皇成功晋级过无极之境!那便已是传说中的存在!若不是她曾经拥有(虽然谈不上拥有二字)过上古神器神杖,她是万万不知道神尊之上还有无极之境和无虚之境!

    就算惊鸿十四年前天赋骇神惊魔年纪轻轻达到神尊,但是那可是无虚之境啊!

    隐夫人苦涩一笑,谢过惊鸿,一个闪便消失在台上。看的众人无一不丈二和尚。显然是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知晓隐夫人心思的惊鸿也仅是淡淡一笑,淡然若素地走下台,却迎上了龙小凝痴迷崇拜的八爪鱼,一个闪躲开龙小凝的魔爪,走到龙祈眼前,淡淡道,“你的任务就在眼前,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叶隐听到脸色一变,看着龙祈的眼神也充满了敌意。这男不男女不女的小白脸竟然和他家娘子有他听不懂的话?!

    龙祈一惊,一想到惊鸿带给他所有的震撼,哭苦涩一笑,一个跃,扛起了毫无防备的龙小凝,神君级别的气息波动瞬间拟化出眼看不见的麻绳,捆绑着龙小凝。

    龙小凝大惊!这气息她是万万不会记错的!诡异地对上龙祈认真的眸子,惊骇道,“变态?”

    龙祈脸色一黑,扛着龙小凝就飞走,谁知麻绳突然裂化,顷刻间消散,龙小凝一瞬间窜至老远,着急着跑路也不忘回头大骂,“幸好老娘突破了神君!丫丫的!变态师兄啥时改变策略了?”竟然想到混到她的边接近她?果真卑鄙!

    龙祈一见龙小凝竟然化解了他的神君气息不由地心惊,却也毫不犹豫地追上去。好不容易有这小丫头的行踪,他怎么放过?

    赫连昀奕原本在皇宫之中被琴声吸引,这下死对头龙祈竟然出现在他眼前,还想跑?一运气,赫连昀奕也追了上去。却暗暗吃惊,龙祈不过是武君级别,竟然一眨眼间就没有了踪影!难道他以前并未使出全力?

    该走的人都走了,内的气氛不由地继续诡异。

    “鸿儿……”叶隐灿烂一笑,上前拉住惊鸿的手,感觉中手中冰凉,眸底闪过一丝心疼。

    回以他一个安心的笑,惊鸿转对上高高在上的那双媚眼,“不好意思,因为一些琐碎的私事,打扰了品赏会的正常进行。”

    姬晚歌此时脸色已经僵硬,勉强扯出一抹笑容。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无虚之境,但是……神杖!

    隐宫宫主竟然知道神杖!惊鸿也在找神杖!

    一个神秘莫测的千城主在找神杖也就罢了,现在隐宫和惊鸿也……若是千城和隐宫她还不放在眼里,但是惊鸿……

    若是姬晚歌知道千城主就是叶隐,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吐血?

    “鸿儿,比试了一天累了吧?我们回家吧。”叶隐揽过惊鸿的腰,语气异常温柔,俨然一副恩夫妻的姿态,令那些倾慕叶相爷的女子嫉红了眼。

    惊鸿无语。她哪里有累了一天。不过,她真的不喜欢现在的气氛,每一个人的视线全部投过来,的确不喜欢。淡淡点头,惊鸿迈步,一下子拉开和叶隐的距离,走在前面。叶隐无奈,随即跟了上去。

    众人无语。

    藐视皇权啊!

    一个叶相爷可以原谅,毕竟人家曾经是战神。但是……惊鸿呢?

    奇怪的是,姬贵妃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妥。

    “等一下!”

    一声威力十足的男嗓音吸引众人,叶隐和惊鸿也顿了一下。

    这时,一声尖细的嗓音响彻内,“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明黄的龙袍还未退去,令赫连昱的儒雅气质多出一份帝王气势,尤其是那一双温和的眸子竟然投出严峻的光芒,更令人感觉帝王压力。

    “妃,你就这样走了吗?”

    ------题外话------

    惊鸿被迫摘掉面纱啊……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