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绝世惊颜

    明明是近十月份的天气,气温也不算太。可看那些个女子一个个姿薄凉,倒真是为了品赏会下了不少的功夫。

    “贵妃娘娘,我家公子今有事缠不能前来,还望贵妃娘娘见谅。茗香公子听闻这一场比试的乃是琴艺。特命小女子送来古琴一把。”墨染一袭青色罗衣,精致的容颜不卑不亢,礼仪得体,仅是几个举手投足的动作,竟比那些大家闺秀还要优雅淑女。不愧为第一公子茗香的侍女。

    只是待墨染手指一挥,几个统一服饰的清一色女子便抬着一架足有一张方桌般大小的东西上了一台。由于拿东西用一条白布蒙着又是茗香公子所有,台下的佳丽们无一不露出痴迷神色。

    “一把破琴而已。瞧瞧,你个个土包子。”龙小凝的到来,似乎就是为了吃。左手一根香蕉,右手一个鸭梨。大大咧咧的坐姿令任何一个大家闺秀不敢恭维,直接将她划为乡野村姑一类。

    “是……惊颜。”惊鸿感受到白布下熟悉的气息,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温度。

    几名女子接到墨染的示意,这才缓缓地将白布掀去。煞时,天地为之惊艳!

    饶是那几名女子有些功夫底子,也勉强能抵挡住那把琴的抵抗气息。

    “是惊颜!是惊颜!”惊呼的老者乃是大钥有名琴师古先生。传闻此人三十而立凭借一把‘蓝尾琴’而闻名大钥。传闻北渤长公主倾慕古先生的琴艺下嫁于他,却被古先生拒绝。

    在场的众人皆为听说过‘惊颜’,然古先生喜琴成痴,游走于各个国家收集名琴,也是有幸从一个古老的国度见过‘惊颜琴’的画像而已。

    墨染见有人识得此琴,朝着台下那位老者微微颔首,转而走近古琴,娓娓道来,“此琴名为‘惊颜’,乃是茗香公子偶然所得。此琴气息甚重,具有灵,至今未曾认主。公子不忍此琴就此埋没,特地借品赏会为此琴寻得一位宿主。想大钥人才济济,不乏才子佳人,今若有人能弹动此琴,我家公子便亲自将‘惊颜’相送。”

    轰轰轰——

    “哇!茗香公子亲自相送?那不是能见到茗香公子了吗?”

    “怎么办怎么办,我的腮红是不是少了点?”

    ……

    不理会周围轰炸的场面,惊鸿淡淡望着台中央那把泛着寒光的古琴。

    琴为伏羲式,千年寒石制成,琴寒光生冷,鹿角水胎,通体水纹漾如清点涟漪,琴弦在光下微微泛着金光,竟是由古蚕所吐的金蚕丝而制,可谓至刚至硬。金蚕丝本可以作为杀人武器,百折不断,然作为琴弦谁又敢动手去弹?

    “那琴,我要了。”惊鸿淡然道,风淡云轻的语气令同桌的龙小凝和李玉莲皆是一愣。龙小凝突然神经质地一跃而起,双手做喇叭,“哈哈哈!女主要爆发啦!精彩时刻!**时分!我都忍不住要血沸腾了!”

    众人无语,或鄙夷或怜悯地望着那个疯癫的女子。果真,疯子就是疯子。

    第一个上场的佳丽是左相之女柳舒云。柳舒云今一袭精致百褶裙,看上去端庄柔弱,一颦一笑犹如百媚生。可惜巡视整个台下也没有发现逸安王赫连昀奕的影,水眸里闪过一丝失望。却还是一步一步向古琴走去。

    突然,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阻碍着柳舒云前进的步伐,柳舒云面上一紧,硬生生压下心头的压抑感向前走去。然而每走一步,那股压抑感便强上几分。

    众人见柳舒云似乎很吃力的样子,总算明白了那把古琴的古怪。再想起之前茗香公子的侍女墨染和那几名清一色女子竟然面不改色的站在古琴周围,一时间难掩惊讶。想不到茗香公子的小小侍女竟然有那般不俗的修为。

    茗香公子,果然不简单。

    “姑娘,在下可以坐在这里吗?”

    一道温和的男声移开惊鸿的视线,瞥一眼侧那名衣着儒雅面容却平凡的男子,惊鸿淡淡一笑,“原来是子真公子,请坐。”

    龙祈见她还记得他这副容貌不由地轻轻一笑,不客气地坐在龙小凝和惊鸿之间。突然多了个人,还是个见光死的男人,龙小凝不干了,故意大幅度地转,“别以为戴张人皮面具就人模狗样了!若是你长得对的起女主,勉强还能做个男配。”

    好在龙祈熟悉龙小凝的秉,巧妙地躲过龙小凝的‘偷袭’,暗道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彪悍了。面上却依旧挂着温和的微笑,“这位姑娘说什么,在下笨拙,听不太明白。”

    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李玉莲本就因为突然多了个男人搭讪而羞红了脸,一下子又吸引那么多人,她的脸更红了。龙小凝没想到还有人比她脸皮厚的,当下来了兴趣,邪邪一笑,手一伸便撕下了对方的人皮面具,待看到那男子的容貌时,饶是见惯了美人的龙小凝也不由地目露精光。

    龙小凝的速度很快,但每一个动作全在龙祈的眼中,可偏偏他能看见却阻止不了,感觉到脸上忽然的放松,龙祈有些惊愕。

    丝丝……

    一口口惊艳声吸引了更多的人,于是又有更多的惊艳声……

    那男子,一袭普通的衣衫看上去却儒雅之极,温和如玉的眸子犹如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宝石,精致如莲的绝色容颜清秀圣洁,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渎。

    没有女子的柔却有一丝女子所不具备的柔妍,没有男子的阳刚却多一分男子所没有的优雅淡静。当着是谪仙。

    “美人好倾城!来来来!快点登个记!大钥前十有希望哦!”龙小凝双眼放光,忙从乾坤袋中翻出笔和本。

    惊鸿无语。龙小凝当真是龙门中人吗?

    龙祈无奈。这丫头又不记得他了!

    然最吃惊的当数下了台的墨染。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楚。公子费劲心机,原来只是为了接近那个女子……

    “哇!他!”

    “好美啊……”

    ……

    众人的惊艳声已经直接忘记了那厢还在和压抑力量做抵抗的柳舒云。柳舒云察觉到气氛不对,一时分心,本就停滞不前的体一下子被弹飞出去。

    “啊……”

    一声呼终于换回众人的注意力,这才看清柳舒云竟然被弹飞了台下。

    “云儿……”左相焦急之下忙跑过去,柳舒云虽然被弹飞,却仅是重重地被摔一跤,并无大碍。

    接下来上场的几位佳丽皆不如柳舒云那般能靠近古琴。这也让一向高傲的柳舒云找回几分面子。一直到右相之女颜如玉的上场。

    颜如玉虽有一个淑女般的芳名,然眉宇间有股寻常女子所没有的英气。加上右相从前乃是武将,颜如玉遗传右相的武术因子,对武术有些痴迷。有些武术底子的颜如玉并不像前几位佳丽那般连古琴都未靠近。

    众人见颜如玉已经离那把古琴只有一丈的距离,皆不由地为她捏一把冷汗。

    “鸿儿,怎么那般残忍?竟然舍得抛弃为夫?”叶隐远远地便看到惊鸿的边坐着一名气质不凡的男子,一丝寒光闪过,叶隐避开众人走上前去。

    惊鸿一愣,正要回头,却感觉到一股温的气息已经袭来。瞥一眼趴在怀里像只懒猫一般的男子,惊鸿一个扬手,直接将那人甩出去老远。

    “自重。”

    叶隐哀怨。

    龙祈自然感觉到了叶隐的气息,只是没有想到叶隐会趴到惊鸿的怀里……看向叶隐的温和眸子不觉中已染上一丝寒意。

    叶隐邪魅一笑,瞥一眼龙祈,转而一副可怜的摸样又折回惊鸿的边,一个巧妙的提,便抢了龙祈的位置,可怜巴巴地拽着惊鸿的衣角,各种委屈表

    龙祈被挤走,侧便是龙小凝。龙小凝正在认真观看那把古怪的琴,一个不慎竟然被人挤掉了地上。然而龙小凝似乎没有发现自己竟然‘移位’,依旧望着那把琴发呆。

    最有压力的莫过于李玉莲。一个容貌绝美的‘子真公子’已经有很大的气场令人不容忽视,这才又来了个大钥第一美男叶相爷。李玉莲一激动,直接昏了过去。

    忽视叶隐幽怨的表,感受着叶隐不一样的气息波动,惊鸿微微皱起了眉头,清冷的眸子里有了一丝薄怒,“你……”

    叶隐却是妖娆一笑,忽然倒在惊鸿的怀里,重重的体重令惊鸿有一瞬间的不适。“鸿儿,为夫好累,就让我睡一会儿好不好……”

    叶隐似乎很疲惫已经睡下了。惊鸿不语,清冷的眸子锁定某个角落。黑衣人一怔,随即后背发凉,他也没有办法啊……主子要做什么他只能唯命是从……好在主子过来了……

    龙祈看着惊鸿对于叶隐的无礼举动没有任何反应,温和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酸意。

    叶隐的体温虽然不似之前那般灼,却有温和暖如风。惊鸿的薄怒稍舜即逝。只是那双清冷的眸子凝视着叶隐熟睡的安静容颜,一颗心闪过一丝疼意。

    炙炼果已经不在了。分别短短一个时辰,他,经历了什么?

    难道他不知道炙炼果的厉害吗!

    突然周围一片喧哗,原来是颜如玉终于走近了那把琴。惊鸿眉头一皱,指尖泛光,在叶隐的周围设置下空间封锁。既然累了,那就好好的休息吧。

    颜如玉冷汗直冒,颤抖着手指摸向琴弦。兹——

    手指还未触摸到琴弦,一道道细小的伤口便出现在颜如玉的手指上。颜如玉一惊,忙收回手。这时她才看清,琴弦之上已经染了一小片红色,而那红色竟然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吸血?琴在吸血?!

    颜如玉一惊,好在她心够镇定,苦涩一笑,一扬英气的容颜,淡淡道,“我也输了。”

    众人皆惊。

    颜如玉抵挡压抑的时候,释放出的武者修为已经够他们惊讶的了,现在她又那般大方淡然地认输,当真是第一人。

    后来上场的佳丽没有一个人像颜如玉那般能靠近古琴。这种况在墨染的意料之中。想她武士巅峰的修为勉强能够淡定地靠近那把琴,更别说弹了。

    看来,惊颜,只是传说。

    突然,一抹轻快的黄色影吸引墨染的注意力。墨染抬头,待望见台上的况时,忍不住惊讶。

    或许……惊颜,并不是传说……

    “神君?”惊鸿瞥一眼台上并无多大压力的狸玥公主,清冷的眸子闪了闪。若她所记不错,那次狸玥公主控制李玉莲的神智时,才君主级别。想不到短短时间,她竟突破了君主巅峰晋级君主。她手中的宝贝,有点意思。

    龙祈一听惊鸿这般说,不由地有些惊讶。这个狸玥公主,不是人类吗?

    只见狸玥公主气定神若地端坐在台上,精美的手指轻轻放在琴弦之上,一抹绝美的容笑在她嘴边漾开来。

    噔……

    一声犹如混沌的琴音瞬间响起。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