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三大美Nan齐亮相

    翌。破天晓,夜幕消,清风细露携尘潮,西苑小筑花香袅。

    惊鸿端坐在铜镜前,清冷的眸子扫过叶隐送来的金簪银钗,花钿珠宝,锦衣华服……转而细细打量镜中人。黛眉谷深,淡眸清冷,眉宇间那抹清冷的气质藏着一丝的凄然。

    那丝凄然,是属于百里如幻的气质。

    叶隐已经备了车辇在外等候,惊鸿对着铜镜轻轻一笑,伸手拿过一条白色纱巾。

    相府外,一辆金雕辇蓬边有游鱼戏逐的豪华车辇,曼妙的帷幕隔开辇内辇外。惊鸿微微一愣,走上前去。纱巾下的唇角轻轻勾起一抹淡笑。原来,这无耻男也是这般奢侈。

    “鸿……鸿儿……”叶隐一回头便望见惊鸿款款而来,惊艳一扫而过,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不至于失宜。

    皇宫前,文文武百官陆续到齐,一辆辆精美的车辇停在宫外。一位位或淑女或妩媚或清新的千金小姐陆续走进前,清纯的面孔上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激动和对皇室的向往。

    “皇上驾到!姬贵妃娘娘驾到!”一声尖细的声音拉回众人的注意力。“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今是品赏会,众卿无需拘礼。”话虽是这么说,又有谁敢真的放得开,不拘礼?

    “谢吾皇,谢贵妃娘娘。”

    士官小姐们一起,纷纷抬头,想一睹真龙天子。

    皇上赫连昱面容俊朗,一袭金黄龙袍犹如金龙盘旋,一顶镶金皇冠贵气十足。举手投足透着帝王气质,令那些芳龄小姐们纷纷心仪不已。然而望见坐在皇上边的柔红色女子时,她们又纷纷自愧不如,心仪之心换做仰慕。

    大红色只有正妻可以穿戴。而姬贵妃虽不是皇后,却有皇后的实权,一袭雍容华贵的柔红色金色双凤翱翔袍难掩凤仪,头戴百鸟朝凤镶金冠,看上去威仪万丈。绝美的容貌犹如皎月难比。

    一个是至高无上的帝王,一个是凤仪万丈的贵妃。竟是那般的绝配。

    听闻,先皇后百里如欣更是大鈅第一美人,那又是如何的绝美脱俗?

    正在百官和参赛佳丽们呆愣之之际,皇上赫连昱视线围扬,淡淡道,“叶卿可来晚了啊。”

    一句看似亲和的话,使得众百官纷纷回头望去。而早就仰慕大鈅第一美男子的佳丽们更是迫不及待地回头。

    一袭墨色镶金袍难掩伟岸姿,乌金红珊瑚冠下墨发柔顺,却透着一股堪比帝王的气势。毫无瑕疵的邪魅容颜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冷魅,傲然,睥睨。那张祸国殃民的绝代容颜,妖冶魅惑,充满致命的蛊惑……可偏偏那一双眸子却温柔清澈,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边的白衣。甚至无视帝王的问话。

    众人疑惑地向叶相爷的边望去,待那抹白衣现出时,前只听到惊艳一片。

    那女子,姿卓越,气势丝毫不受叶隐帝王气质的影响,反而更加睥睨天下。一袭水色荷叶裙,清雅淡静,犹如深潭清莲。三千墨发束成单螺仅缀点一根琉璃簪。薄薄的纱巾掩面而挂,清冷的眸子无波无澜。

    如仙的气质,如灵的姿,即便是纱巾遮面,也叫人心头一颤。

    这般的至冰,又是那般的至美……

    “叶卿,这位是……”赫连昱隐隐猜到了什么,可又不确定。毕竟当所见的女子虽也是气质清冷,却没有现在这般的至美至冰。

    “微臣的未婚妻,惊鸿。”不大不小的声音响彻前,那股不容忽视的气势瞬间席卷前,每个人的心头忍不住又一颤。

    他竟然当众宣布他已有未婚妻?可是,他的未婚妻不是一个相貌平凡的女人吗?

    或许,那女子虽是气质卓越,纱巾下的容貌却是平淡无奇也不一定。这样一想,佳丽们又纷纷安下心来。只是心里头却久久萦绕着那份清冷的气质。料是她们凤仪万丈的姬贵妃,也给比下去了。

    清冷的眸子对上媚眼如丝,惊鸿微微勾唇,姬贵妃轻轻颌首,两个同样绝世无双的女子。

    惊鸿和叶隐入座后,虽然窥视的人依旧众多,却也不是那般的明目张胆。

    “鸿儿,你这般有气场,为夫可真是要伤脑筋了。”叶隐靠近惊鸿,压低声音在她的耳畔。然而在别人看来却是打骂俏,于是,偷窥的视线更加的灼

    惊鸿微微皱眉,表示她不喜欢他的靠近。可惜某人愣是当没看见。

    赫连昱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向叶隐那厢,温和的眸底不觉中已经染上了微微的怒意,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年的品赏会与以往大不相同……”

    百官和佳丽们虽有在听皇上的独白,但是仍旧分了一份心放在窥视叶隐和那名蒙面女子上。谁让那两个人同样不容忽视呢。

    等等!皇上说什么?茗!香!公!子!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齐刷刷地望向后。顿时又是惊艳一片。

    一顶轻纱飘扬的车辇从远方驶过,在空中划出惊讶的弧度,最后稳稳地扫过众人的头顶,飞向赫连昱的左手边,停轿。

    从轻垂的白色纱幔里,依稀能看清里面有两个人影。一个端坐在里面,一个规矩地站在侧。这边是大鈅第一公子——茗香,和他的侍女,墨染。

    “哇,好美的出场方式哦……我好想见茗香公子一面,就一面!”

    “妹妹莫要失仪。”

    “怎么办怎么办,皇上也好,叶相爷也好,茗香公子看着也好……好难抉择啊!”

    “……”

    惊鸿看向那顶车辇,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皇上万岁,姬贵妃千岁。茗香未能出面见驾,还望恕罪。”

    温润如水的声音顷刻间网罗了所有佳丽们的心。好好听的声音啊……

    “茗香公子不必客气。”赫连昱淡淡道。看不出喜怒。

    这时,还是那位声音尖细的太监宣布品赏会正式开始。原本因为叶隐和茗香公子的到来而忽视的紧张激动的心,又被这尖细的声音吊了起来,佳丽们无一不暗暗整容修发。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楚,品赏会不过是一次大型的相亲会,主要是施展自己最美的一面。

    忽然感觉到一道灼的视线,惊鸿移眸对上一双漂亮但火药味十足的眸子。是她?那个惹到她的狸玥。

    狸玥今天也是一番的精心装扮,由于住在皇宫,她比一般人都要早早到了前。虽然每一个陆续前来的佳丽和官员都会被她的美丽所惊讶,但是却不似惊鸿那般出尽风头。

    那双愤恨的眸子死死地盯着惊鸿,恨不得利用眼神杀人。

    “人间一缕苟延的魂魄而已,希望你好自为之。”

    狸玥公主一片惊愕,愣愣地望着那个气质卓越的蒙面女子。她……传音术?还是什么?她竟然知道她的本体!

    惊鸿不再理会她,不过是一个魂魄而已。

    太监拿着一本金黄色的布薄,尖细的声音一一喊道每一位参赛的佳丽的名字。被喊道名字的小姐便款款走上台去,向大家微微施礼便走到一个类似课桌的地上坐着。等待宣布第一项比赛。

    “左相柳公之长女,柳舒云。”

    一抹鹅黄颜色款款起,莲步生花走上台去。模样精致的脸上有些许红晕,却依旧得体地施礼,“小女子柳舒云,年芳十六。”说罢,起的时候余光一扫某个角落,脸上的红晕更加嫣红,令人忍不住心动。

    顺着柳舒云的视线,众人竟然在一个角落终于发现了异常低调的……逸安王赫连昀奕。

    那起兮彼伏的声音是……无语,逸安王竟然在睡觉!

    惊鸿淡淡一笑。犹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人正是一副面具,睡意盎然。如今如出一辙。虽然他没有戴任何东西。

    至于叶隐并不知道逸安王有戴面具那就不知道为什么了。

    要说着逸安王还真是睡得香沉,一双双眼睛盯着还能如此安稳,当真是第一人。

    “右相颜公之小女,颜如玉。”

    拥有这般美好的名字的女子,倒令众人很是期待这颜如玉是否应得起这般美好的名字。一抹浅绿色一跃而起,飞亮相。“小女子颜如玉。”

    利落的手,英气的容颜,爽朗的微笑,当即也是赢得不少人的好评。

    大鈅本是重武,虽然女子习武位数不多,但是女子习武也是被许的。甚至也有一定的地位。就像是大鈅隐宫的宫主——隐夫人。

    隐夫人并不姓隐。因为无人知晓隐夫人姓甚名谁,遂久而久之,便称之为隐夫人。

    接下来上场的几位佳丽,容貌虽也端正,皆不如前面的柳舒云精致,颜如玉英气。

    “车巫国十公主,狸玥。”

    尖细的声音总算喊道了那位和亲公主狸玥。佳丽们纷纷注视着台上,对那位车巫国的公主很是好奇。

    听闻,那位狸玥公主貌美如花,才艺双绝,相中了他们的大鈅相爷。她们倒要看看,这狸玥公主有何可取之处。

    狸玥不屑一笑,最后的,才是压轴的。果然,风头还是她的。

    只是,她或许忘记了,惊鸿还未上台。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