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子,陪姐玩一玩

    空中,激烈的打斗很快引起百姓的注意,惊鸿三人找了间茶楼,好整以暇地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品着茶瞥一眼空中泛着星光的打斗。

    不多时,楼下传来一片动,竟然神捕司的人。为首的是一个穿浅色软甲的青年男子,二十五六模样,剑眉星眼,两撇小胡子别有一番韵味。他,赫然就是神捕司第一神捕——沧海龙。

    “主人,那人类武君中期耶,不错。模样倒也端正,就是那两撇胡子看着碍眼。”惊鸿浅笑。浴凰斜靠在惊鸿的上,姿撩娆,她倒是不顾忌现在惊鸿是男装份。冰漪白了浴凰一眼,冰冷的眸子审视着楼下那名软甲男子。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蓦地,沧海龙抬起头来,一眼对上那双冰蓝色的眸子。下一秒,那双眸子竟然变成了黑色,仿佛一切只是幻觉。

    “哼。”冰漪轻哼邪笑,移开视线望向空中。

    沧海龙一惊,好一个冰清玉洁的男子!再望向男子的旁边,更是惊讶无比。一个感妖娆的人间绝色无比暧昧地缠在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上。那男子虽然平凡至极,却浑散发着一股至纯至净的清冷气质……

    若是冰漪知道有人用‘冰清玉洁’形容他,不知道会是什么表

    “主人,你说那两人要打到什么时候?”浴凰打了个哈切,有些意兴阑珊。冰漪白了她一眼,“女人,你废话真多!”

    “哼,破龙,你就见不得我好!”浴凰剜一眼冰漪,便搭在惊鸿上不再说话。冰漪有些气闷,一口饮尽杯中茶水。“小二!上茶!”

    惊鸿浅笑,冰漪吃醋的模样也太可了。抬眸,瞥向空中,惊鸿清冷的眸子里露出一丝玩味。

    那两人的动作很快,快到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过了几十个回合。但是,在惊鸿的眼中,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两人出手的动作。

    其中有一个穿黑色袍子的男子,脸上戴着一面银色的面具,在阳光下泛着轻微的光。此人惊鸿见过,那名逸安王府的‘下人’。此时,他面对的不是一个武君中期的对手,而是一个法力刚刚突破君主巅峰晋级神君前期的龙门高手!

    “小鸿儿,你说那人是不是龙门的人?”冰漪嫌恶地瞥一眼浴凰缠着惊鸿不放的暧昧动作,转而温柔含笑地凝视着惊鸿。

    惊鸿淡淡一笑,余光里,一抹浅色影飞一般地驶向了空中。“是与不是,与我们无关。”

    沧海龙皱着眉头思索许久终于决定出面解决这场打斗,毕竟,这是神捕司的职责!

    “哇哇,沧海大人出动了!太棒了,你们看沧海大人好酷啊!”“沧海大人加油!我们支持你!”“神捕司加油!沧海大人加油!”

    “真吵。”冰漪余光里瞥见浴凰的视线也注意着那什么沧海大人,不由地暗暗生闷气。“这你就不懂了,人间称这为‘粉丝’。呵呵……我可是主人的粉丝哦。”

    正在打斗的两人注意到飞上来的人,一个回合下来,分开两地,凭空悬浮。沧海龙飞而上,待看清打斗二人时,不由地暗暗心惊。

    一个白衣似雪不然俗尘,白色的斗笠难掩谪仙气质,一把冰骨扇看似无害却透着寒光。而另一个,一袭如墨黑衣难掩俊朗材,凌然气势直那股谪仙,银色的面具耀耀生辉,看似温暖实则寒冰刺骨。

    “这里是神捕司管辖的地界,二位若是有什么恩怨,请移驾无人之地,大可畅快淋漓地打一架,莫要伤及无辜。”沧海龙冷峻着一张脸,而他的脚下,正是告示牌摧毁的地方。

    “原来是第一神捕沧海龙。久仰。”白衣公子微微作揖,悦耳的声音如浴三月风,温雅的气质实在和刚刚强悍的气息画不上等号。

    “阁下既然知道我是谁,还请给在下一个面子。”沧海龙爽朗一笑,视线转而移向那厢的黑衣男子。

    “哼。”一声冷哼,黑衣男子轻蔑尽显,一个闪,竟然凭空消失。

    沧海龙微微吃惊,暗道若是自己对上那名黑衣人大概一招也接不下。而这名白衣男子竟然仅凭君主武君中期的力量抗衡到现在,依旧是气色不改。不简单。

    “阁下,还未请教尊姓大名。”直觉,沧海龙直觉认为这名白衣男子和传说中的茗香公子很符合。谪仙的气质,如雪的白衣,还有一把冰骨扇。

    “在下……”白衣男子正回答,突然间竟然消失不见了。

    下面的群众再次哗然,真是高人啊!说消失就消失!沧海龙有些尴尬地望着空空如也的天空,罢了……沧海龙飞下空中,在百姓烈的拥戴下带着神捕司的人离开。离开时他下意识地瞥向二楼茶楼处,除了那两名不俗的男子外,并无那名妖娆女子的影。

    惊鸿细细品着香茗,望着天空,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冰漪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好整以暇地瞅着空中……

    别人自然看不到空中的形,因为,已经被惊鸿封锁了。

    龙祈刚说两个字,忽然间一股强大的法力气息铺天盖地而来,瞬间隔离了他与外间,冷眸一凌,龙祈有些意外,竟然是空间封锁!

    “哼!”冷笑一声,龙祈瞬间凝聚起神君级别的法力,重重地向空间障壁上打去。却只听‘轰’地一声,法力竟然被弹了回来,龙祈大惊,忙收回那股法力。

    四周一片寂静,听不到外界的声音。龙祈的眼神露出凝重,能够封锁空间,法力至少在君主级别,然而他神君级别的法力竟然打不破空间,只能说对方……在他之上!

    那该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呵呵呵,小子,陪姐姐玩一玩吧。”一声邪笑玲珑的女音落下,从空间深处款款走来一抹妖娆女子。

    龙祈微惊。只见那女子二十左右,材火辣,一袭贴的红色纱衣衬托出女子感的玲珑曲线,那张妖冶冷魅的绝色容颜上,印画着半只浴火泣血的凤凰,似展翅,一双红色的眸子摄人心魂。仅仅是一眼,龙祈便惊骇不已,竟然是神君级别!不,比他高出许多的神君巅峰期!

    “火凤一族向来不问人间,你是何人?竟然冒充火凤!”龙祈稳定心神,凌眸直那抹妖娆的女人。事实上,他只在龙门石碑是看到过关于火凤一族的记载,并不确定这名女子就是火凤……

    “不愧是主人看上的人,有点脑子。”浴凰妩媚一笑,那半只火凤愈发地红泣血。当然,这个‘看上’可不是那个看上。

    【小浴,此人的法力修为勉强和你相当,你上去尽管放开了和他切磋。这对你晋级应该有所帮助。】

    从几年前主人晋级神尊开始,冰漪也因为契约的关系随着晋级,可偏偏她依旧是神君巅峰期,一直没有突破。现在,送到手一个实力相差不大的对手,她怎会放过?

    若是龙祈知道是这个原因,不知会不会哭无泪。神君前期和神君中期,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分水岭呢,更别提他现在只是前期,如何对付巅峰期?

    可是,浴凰可不管。

    “就让本姑娘看看大名鼎鼎的茗香公子的真容吧!”浴凰忽然妖娆一笑,面上半只泣血的火凤竟然骤然消失,下一秒,一把红泣血的半只火凤形状的弯刀在她的手心中急速旋转。封锁的空间中,气流被高速地旋转,目标正是白衣男子头上的白色斗笠。

    “你竟然是……”龙祈只觉得一股强风刮过,白色的斗笠猛然被掀起,骤然降落,如墨三千的长发瞬间铺天盖地。

    浴凰邪邪一笑,红色的眸子霎时锁定那抹白衣胜雪,待看清那人的真实面貌时,浴凰不仅呆愣万分。

    茶馆二楼,惊鸿和冰漪一直注视着空中的一举一动,对于浴凰竟然使用了‘凤仑’不免有些咤疑,不过瞬间也就过了。看来浴凰是认真了,连武器都掏出来了。

    凤仑一出,那顶白色的斗笠瞬间掀落,还不待惊鸿看清那白衣男子的长相,一声突兀的声音从后响起。

    “鸿儿,你可让为夫好找啊!”

    惊鸿无语,转瞥向楼梯栏杆处,自然没有发现冰漪看清空中的状况后瞬间恢复的冰蓝色眸子。

    “叶隐,无耻要有个度。”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