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无耻升级

    “叶相爷。”远远的,鹅黄色影就急切地喊住叶隐,生怕他下一刻就不见了似的。

    “哦,原来是狸玥公主。皇上在御书房,您请便。”叶隐挂起温和的笑容,不温不火,不咸不淡,然在狸玥公主看来则是另一重意思——慕。

    叶隐若是知道狸玥公主所想,只怕要上吊自刎了。

    大鈅与巫车国修好,巫车国国主‘送’出不受宠的狸玥公主前来大鈅和亲。数前,狸玥公主的和亲队伍终于到达,皇之上,狸玥公主面见大鈅皇帝。竟然对他一见钟,和皇帝赫连昱的言谈中竟然有意于他,好在赫连昱对他有所顾忌,三言两语转了话题。

    自此之后,只要一听到叶相爷入宫的消息,狸玥公主总是‘巧合’相遇!狸玥毕竟是和亲公主,叶隐自然是微笑礼之,却不想被狸玥误会是他慕于她……

    若说狸玥公主,容貌也是标致,尤其是段妖娆,粉黛的脸上有一颗泪痣更添韵味,虽是双十年华,却已见风姿。可惜,她过分注重衣着华丽,脂粉香料,倒落入了俗气之中。

    “叶相爷请留步。”狸玥公主见叶相爷有走之意,心下一急,竟然忘了礼数挡了他的去路。

    “怎么?公主还有事?”叶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语气中已有不耐。

    “叶相爷,狸玥初来大鈅,对大鈅的风土人不甚好奇。狸玥离开巫车时,父王曾嘱咐狸玥,要多学习大鈅文化。狸玥想请相爷带狸玥出宫,切入大鈅百姓之中真正领略大鈅的文明。”狸玥望着叶隐,一双柔的眸子滴出水来。

    “呵呵,狸玥公主为了两国邦交,真是辛苦了。”叶隐转看向送他出御书房的公公,淡淡道:“夏公公,狸玥公主要出宫体验生活,你去禀报皇上吧。主公,我还有事,恕不能相陪。”

    说罢,叶隐从狸玥公主边走路,目不斜视,甚是清高。狸玥公主的脸上刷地红,一圈,尴尬不已。望着那个绝然的背影,手中的手帕缴作一团。眸子里闪过狠色。

    叶隐,你早晚是我的!

    “公主请。”夏公公见狸玥公主望着叶相爷的背影发呆,不由地心里好笑。

    狸玥并不在意一个太监的暗讽,这里是大鈅,不是她的巫车国,在根基没有站稳前,哪怕是一个太监都不能轻易得罪。狸玥移步正进御书房,余光里却出现一片混乱,她不由地顺势望去,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叶隐停下脚步,好整以暇地望着那个越来越近的白色影。

    周围的侍卫见有人竟然私闯皇宫地,冲上去阻拦,却被白衣影周围无形的力量反弹而去。

    “大胆刁民!你可知私闯皇宫乃是死罪!”一个看起来有点小职位的侍卫出声厉喝,下一秒却被那清冷的眼神绝美的容颜惊愣地说不出话来。

    “都住手,她是和我一起进宫的。怎么,一会儿不见,你就惹出这么大的动静?”叶隐好笑地看着那个白衣影。仅一眼,他便确定她是昨晚的黑炭女子。

    虽然,她的气息好想又上升一级的样子。

    破衣烂衫已经换做了白色的素衣粗布,乌黑的容颜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那双至冰的眸子依旧是清冷。

    她是他见过的最美女子。

    至美至冰的容颜,谪仙般的清冷气质,虽是一粗衣,却丝毫不影响她的气势。如此的比花之美,比水至冰,若不是她上有着人类的气息,他真的要误以为那是一个不染俗尘的仙子。

    周围的侍卫因为叶相爷出面,停止了动作。惊鸿收回气压,像一朵从湖潭深处飘来的雪莲,在叶隐面前停下。

    “我的东西,请还给我。”惊鸿伸出手,淡静的姿态让叶隐一时间晃了心神。

    好,好一个奇怪的女子!

    无缘无故出现在皇宫的神陵塔,并被七星极光击中竟然毫发无伤,现在竟然大大方方地直闯皇宫地,真是越来越有意思啊。

    “什么东西?姑娘有东西丢了吗?在下一定倾尽全力帮姑娘找找。”长袖里,叶隐摩擦着那枚精致的戒指,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惹得惊鸿一阵皱眉。

    突然,戒指发出炙的温度,叶隐的手一松,戒指竟然从袖子里飞到惊鸿的手心里。收回戒指,惊鸿暗暗叹气,虽然法力已经恢复了两层,但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竟然还需要亲自跑一趟。若是以前,一个心念,戒指便会自动回来。看来,她需要闭关恢复法力了。

    “姑娘请留步!”叶隐见白衣女子拿回戒指竟然转就走,脑子一片发疼,追上去拦住她的去路。

    “阁下,还有事吗?”惊鸿疑惑地瞅他一眼。

    她对这个男人没有好感。举止轻浮,盗走她的东西有些卑鄙,不为自己的行为感觉到羞愧是为无耻。如此一个轻浮卑鄙加无耻的男人,她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

    “在下叶隐。花缺叶,尽隐泪。叶隐。我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呢?”叶隐好笑地凝视着她。至纯的眸子里隐藏着妖媚的光。

    惊鸿瞥一眼他的眼睛,清冷的眸子闪过异色。她不喜欢他的眼睛,第一次这般不喜欢一件东西。

    那双眼睛至纯至净,却隐隐透着一股子的邪魅之气,她不喜欢。

    “惊鸿。”留下自己的名字,惊鸿头也不回地转离开,丝毫不知后那个男人因为这两个字呆愣当场。

    惊鸿从未了解过封建的古代社会,不清楚皇宫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更不知道她今毫无顾忌地闯进皇宫,惹下一个棘手的麻烦。

    御书房门口,狸玥公主一瞬不瞬地瞪着那个傲然离开的背影,眸子里闪烁着狠的光芒。

    从那个布衣女子走到叶相爷前的时候,狸玥的手帕就被她抠烂了,尤其是远远地竟然能感觉到布衣女子绝代的气势,狸玥的心里更是压抑着种种绪。

    一个贫的女子罢了,竟敢私闯皇宫地!竟敢勾搭当朝相爷!竟敢那般目中无人!更可气的是,她竟然生的那般至冰至美!

    “走!去慈宁宫给皇太后请安!”狸玥公主带领着依傍莺莺燕燕离开御书房。她远走他国,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大鈅,数天来,只有吃斋念佛的皇太后关心了她几句,但这一足以安慰她思乡的心。今的事,她一定要禀告给皇太后!

    夏公公对着那个鹅黄影冷冷讥笑,一个边远小国不受宠的公主竟然敢觊觎他们大鈅第一美男子,不自量力!不过,那个布衣女子是哪家姑娘啊?他得赶紧报告皇上去!

    ------题外话------

    求收藏\(^o^)/~\(^o^)/~\(^o^)/~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