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暗香浮动

    大鈅王朝。

    斜晖细影,幽静之夜,晚风轻拂点点暮云。看黛云匿月,高悬夜幕上空的七颗星星若隐若现,窥人间。一股股浓雾掀起如墨深夜,幽静似绸的黑布上,七星尽施璀璨光华,一耀苍穹!

    皇宫深处,一袭柔红色清癯人影懒倚纱窗,晚风轻抚如绸墨发,一股淡淡幽香在风里翩舞。眸媚如丝,媚眼细细锁定那七颗星,静静等待。倘若天机是真,那么今夜,这七颗星便是幽穹主角!誓必独揽天下!

    子夜时分,本来星茫璀璨的七颗星,似达成某种默契般缓缓转移至一条虚拟的直线上!清癯柔红人影媚眼一亮,红唇轻启,无波的媚眼中终于淡起一丝涟漪。顷刻,七星一一相连,一道笔直的清白光线竟将七颗亮星连成一串明珠!

    独揽幽穹!

    料那柔红色人影媚眼淡如深潭,眸底也激起层层波澜!柔红色人影轻轻颤了颤。这是,这竟真的是七星连珠!

    蓦地!不待媚眼看个仔细,七颗星星竟逐一黯淡,把光芒传递至最后一颗星星。

    霎时!那颗星承载了七星之光,整个冥朝竟亮如白昼!

    “七星……连珠!”媚眼深邃,斜倚的子有些紧绷,本来清淡的香气煞时浓烈暗涌!

    皇宫乾昱宫,听闻动静的皇上赫连昱掀被移至宫外,待看到那亮如白昼的异象时,竟震惊得脑中一片空白。

    突然,那极亮的万丈光茫闪动异常,似不愿受星体束缚一般,骤然脱离星体,驶向大地!目标竟是大鈅王朝皇宫!

    昼在一瞬间,暗在一瞬间。

    皇宫深处,柔红人影媚眼如绸,一绸,莫展。眸底如一汪深潭之水。“是神陵塔!”柔如水的声音似断了线了纸鸢,那窗前柔红人影早已消失在了如墨之夜里。只剩,窗纱遇风微微隆起。

    神陵塔。大鈅王朝皇宫里拔地涌起的佛塔宝刹,高耸入云直夜空。塔雄伟拔,塔势高峻神奇。每层四角酝暗阳运转,层层而上直入云霄。蓦地,夜间的宝刹被天光击中,塔顶骤然巨亮!层层向下曼延,届时整个神陵塔无灯通明,晶莹剔透,似鬼斧神工般如梦如幻!

    “咳…咳…”塔内,束束光线隔着眼皮刺激着惊鸿的瞳孔,还未睁眼明白况就闻到一股股冲鼻的烧焦味道!怎么回事?被击中了?幽幽地睁开双眼,只见一片刺眼的光芒。

    “咝…”惊鸿,企料因牵扯到了酸痛的肌,而浑疼痛难忍!突然,周围蓦然黯淡。惊鸿墨如黑碳的脸上露出凝重,刚刚还亮如白昼,现下却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不是魔魂林,是哪里?神杖?难到这异象是因为神杖?

    强忍着支起子,暗光之下,惊鸿这才发现自己上竟然黑如泥碳!果真,是被神杖击中了!轻扯上的烂布破衣,看着样式甚是复杂,不似她一贯简雅的风格!这不是她的衣服!眸光一冷,惊鸿扫向四周。这竟是个塔,向上望去,依晰有个大致轮廓。

    “七层的塔?”默默低喃,惊鸿不疑云重重,魔魂林附近并没有塔岭建筑!皱眉深思,惊鸿记得她倾尽全力凝聚出能量实体,两者相撞,之后她便神识模糊,感觉到天地旋转。最后似乎是被什么强大的吸力吸进去了。

    脑光一闪,惊鸿蓦地瞪大眼睛…“时空隧道!”

    倘若那股吸力真的是由时空隧道产生的力量,那么她怎么可能还活着?传说时空隧道一瞬万年,任何生物体都会被磨个粉碎连渣儿都不剩!任你是大罗神仙也只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她怎么还活着?

    强撑着虚弱不堪的体,惊鸿沿扶着塔慢慢摸索着。当务之急,是从这座塔中出去,她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判断。蓦然,惊鸿摸到一个有个吸附力量的漩涡,顷刻间便被吸了进去。一股似刀绞般的疼痛刺向心脏!惊鸿疼痛难忍,神识瘫痪,晕了过去。

    可是体里的灵魂像被撕裂般。纵使体失去知觉,灵魂却还在痛不生!一寸一寸折磨着她的神经!她的灵魂被置于体的某个角落,与世隔绝!一切都在熬与受之间!

    惊鸿刚晕倒不消若秒,一个柔红影骤然降落,在幽暗的神陵塔外如鬼魅般扑朔迷离。

    那人影,如墨三千长发翩垂至纤细腰间,柔红色影清癯妖冶,落地后一股淡淡的幽香突兀地排斥着空气中的焦味。媚眼如丝,甚惊艳,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寒凉。

    媚眼疑惑地望着神陵塔外烧焦的躯体,是她?抬手,如削葱般纤指泛起点点红光,红光似小蛇般游离在地上那焦黑之人上。只消几秒,便收回了红光。

    死了?

    柔红人影媚眼中略有不忍。地上那焦黑之人,竟然死的连魂魄都不剩。

    回想刚刚的七星连珠,任她如厮淡定,也惊叹不已。尤其当那汇聚七星之光茫的天光击向皇宫时,她隐隐感到有些恐怖。这万丈光茫太过强大,十个皇宫也只会粉碎骨!遂这天光竟只是击进了神陵塔时,她甚是好奇!只是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女人会死在天光之下!这,是天意吗?

    媚眼凝视那熟悉的女人,那被天光击中而焦黑的脸上早辨不出容貌,媚眼中闪过一丝不忍,终是转瞬即逝!

    “百里如幻,想不到你一生坎坷,末了竟以此了解残生。”柔媚的声音甚是清冷,不喜不悲。“当年,你杀害你的姐姐百里如欣,皇上大怒,本杀你。我心念旧,请皇上饶恕你一命,却害你在冷宫苟且。想不到,今夜,你会跑出冷宫,死在这七星极光之下。或许,是天意。”

    一个转,柔红影竟然凭空消失。如此神出鬼没的功夫,世间少有。

    柔红影消失的瞬间,一抹紫光骤然降临。紫光消尽,竟是一个年轻的黑袍男子。如此的邪魅与纯净,如此的妖冶与清澈,天使与恶魔的完美的结合。

    黑袍男子仅是淡淡地瞥一眼神陵塔的塔顶,然后转向塔外地上那孤零零的烧焦躯体,一个伸手,那具躯体竟然被吸进了一个淡绿色的小瓶子里!

    空气中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幽香,黑袍男子忽然邪邪勾唇,邪魅之极。这么大的动静,怎么能不惊动藏在皇宫中的那只小妖?而且,瞅一眼瓶子,男子笑容更邪,而且竟然有人接受了七星极光而躯体完好,有意思。不过,重要人物还在后面,明那人定会请他入朝询问七星连珠之事,他还是回府睡个觉吧。顺便研究一下瓶子里的东西。

    不消几时,一袭如墨绸袍的赫连昱带着侍卫浩然而来。那神陵塔已不似之前那般晶莹剔透,已转向肃穆萧色,却更显佛刹庄圣!

    这神陵塔内机关重重,且是皇宫重地,任何人不得进入。赫连昱久久注视这巍峨的神陵塔,终是放弃进去一探究竟的想法。他虽是大鈅的皇帝,却进不了此塔。难道,赫连皇室的祖训,只有天命皇帝才能安然进入神陵塔,是假的吗?还是说,他并不是天命皇帝?

    皇宫深处,暖阁厢房,红纱幔帐,香烟袅袅,烛光微曳。柔红色影端坐在梳妆台,铜镜中反应出一张绝色妩媚的容颜。

    百里如幻死了。

    皇上若是发现百里如幻的尸体,一定会把百里如幻碎尸万段。皇上那般恨百里如幻,怎么可能留她全尸?叹,她应该带走她的尸体的。

    三年前,百里相爷膝下双珠进宫为妃。长女百里如欣姿容出众,温贤,是大鈅皇后的唯一人选。次女百里如幻,五岁前虽有神童之称,可怜五岁后突然低能呆滞,痴傻疯癫。

    两年前,百里如欣怀龙嗣,册封为后,分娩前夜却被傻妃百里如幻害死,一尸两命。皇上悲痛不已,杀傻妃泄恨。那时,她是后宫里除了皇后外最受宠的妃子,若不是她出面求,百里如幻早已是死亡之魂。

    百里相爷经受不住两女灾难的双重打击,辞官还乡。而她,成了后宫唯一的贵妃,姬贵妃,执掌凤权宫闱,深受皇帝信任。

    “皇上驾到!”一声尖细的声音打破回忆。

    “臣妾恭迎皇上。”柔红影款款走至暖阁,还未福,便被跨步而来的男子扶了起来。“妃起来吧。你也是被刚才的异象惊到了?”赫连昱摆手示意侍女太监退下,拉着柔红女子的柔荑进了暖阁。

    “皇上,这般奇异的天象,臣妾还是第一次看到呢。”柔红女子服侍赫连昱脱下繁重的衣物,媚眼露出疑窦。“呵呵,无碍,你不用担心。明儿个朕就召叶隐问个明白,他精通天文地理,应该能看出这是什么征兆。得了,朕怕你受到惊吓,今儿晚上朕就睡你这儿。”

    “那臣妾把龙涎点上。”眉眼含笑,柔红的影在烛光下暗香浮动。

    “什么香味儿都不及上的味道香!”赫连昱一把拉过柔红女子,大手一挥,烛光顺势熄灭,掩去一夜旖旎。

    ------题外话------

    求收藏\(^o^)/~\(^o^)/~\(^o^)/~\(^o^)/~\(^o^)/~叶隐,便系那个至纯至净,至妖至媚的某只男主\(^o^)/~\(^o^)/~\(^o^)/~\(^o^)/~求收藏\(^o^)/~\(^o^)/~

    !

重要声明:小说《无耻相爷的降魔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