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凭什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刚才不是还很听话吗?怎么一下子又来跟我甩脸色了?”楚苍北依旧维持着刚才那个姿势,眉头却已经紧紧皱在一起,“对,顾非凡,我是放不下你!当年你这么追我,我不珍惜,还那么对你,现在报应来了!你喜不喜欢我我所谓,你想不想留在这里我也无所谓,我就是要告诉你,这辈子,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必须在这里陪着我!我可以宠你顺你纵容你,但是别拿自己(身shēn)体开玩笑!我不许!”

    不许!?

    顾非凡突然轻笑出声,眼睛都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眼里却尽是满满的讽刺。

    他不许?

    他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立场不许?

    她的(身shēn)体,就算折腾废了,那也不关他的事!

    只是,顾非凡还没来得及收回思绪,双颊突然被紧紧捏住,强迫被抬起头的结果就是对上楚苍北那满是戾气的幽眸,这些天,门口轮流六个人守着,顾非凡尝试过逃走尝试过跳窗尝试过各种各样,她已经完完全全疯了,以至于这种(情qíng)况她还能倔强的对上楚苍北的眼神。

    想吓她?

    她顾非凡可不是被吓大的!

    既然逃不走,那她不舒服,她楚苍北也休想过的舒舒服服!

    “你果然变了!听说这三天你做了不少事,感觉如何?”楚苍北掐着顾非凡双颊的手不自觉的用力,顾非凡皮肤本就白嫩,没一会儿脸颊浮出了两道血红的印子,“不说话是吧?”

    “那你就继续装哑巴,我不介意,你(爱ài)装装一辈子我也不管,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了,这些东西,你是吃也得吃,不吃吞也给我吞下去!!”

    话音刚落,楚苍北捏着顾非凡双颊的手再次一用力,强迫顾非凡仰起头,举起牛(奶nǎi)杯,直接就往她半张着的嘴巴里灌。

    “咳……咳……”

    在楚苍北准备灌的时候,顾非凡下意识的闭紧嘴巴,嘴巴里没喝进多少东西,倒是全部呛到鼻子里,让顾非凡难受地猛咳嗽,整张脸都憋红了,连带着那黑色的(床chuáng)单也沾上白色的星星点点。

    “顾非凡!!”

    饶是又再大的耐力,这回也真正忍不住了,更何况,楚苍北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被顾非凡这样一二再再而三的折腾,再加上担心她不吃东西(身shēn)体真的出问题,楚苍北觉得自己就像是(热rè)锅上的蚂蚁的似的,所有的理智,这一刻全数瓦解。

    “顾非凡,你自找的!”

    楚苍北撂下一句话,在顾非凡还没任何反应之际,含住一口牛(奶nǎi),扳回她的脸,对着她已经干裂的唇瓣,狠狠地就堵了上去,顿时,一股浓郁的(奶nǎi)香味在两人的口腔弥漫开来。

    他就不信了,还非得走到输营养液的阶段!

    不过,按照顾非凡现在着(性xìng)子,输营养液估计枕头还会被她硬生生扯掉。

    “唔……”

    顾非凡没有感觉到牛(奶nǎi)香,只感觉某些甜腻的东西混合着唾液顺着她的喉咙往下,紧接着,整个胃都跟着抽搐起来,她下意识地摇头挣扎想要逃开,可腰肢被楚苍北死死扣着,明明牛(奶nǎi)都已经入喉,可楚苍北的舌头还蛮横地在她口腔里胡搅蛮缠着,直到顾非凡涨红脸几乎喘不过气,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然——

    四片唇瓣分离后,顾非凡既没有激动的大跳大叫,也没有狠狠扇楚苍北一耳光或者厉声质问,一把推开楚苍北后,掐着喉咙,连鞋子都顾不得穿,跌跌撞撞爬下(床chuáng),慌乱地跑到洗手间,趴着马桶就开始吐了起来……

    因为太慌忙,洗手间的门并没有关上,在楚苍北的角度,刚好能看见顾非凡扒着马桶的背影,还有那一声高过一声不堪入耳的干呕声……

    她这是什么意思?

    跟他接吻就这么让她恶心了?

    楚苍北半垂着眸子,邃黑色的眸子瞬间卷起万丈狂澜。

    顾非凡……

    为什么总是要一次一次地挑战他的底线!!

    顾非凡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肚子空空的,那种连酸水都吐不出来的感觉,让顾非凡感觉全(身shēn)轻飘飘连带着命都快没了半条,从马桶挪到洗手台上,拿着杯子用清水漱了漱口,余光不小心撇到镜子里那过于狼狈的女人,竟傻愣愣地半晌没有反应回来。

    这个人,真的是她吗?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杂乱不堪的头发,与其说是病态白倒不是说是泛着骇人青的脸,凹陷的双颊,尖细的跟锥子有的一拼的下巴,这……这还是人吗?

    她入狱的时候也没有这么邋遢狼狈吧?

    顾非凡,你的形象你的品位你平时的光鲜照人呢?

    手指颤抖着抹上自己的脸,大大瞪起的眼睛根本无法相信呈现在自己眼前的真实,镜子里却突然多了一个如同鬼魅般的男人,心一颤,下意识地想要转(身shēn),凌乱披散着的头发却突然被狠狠揪住。

    “我碰你,就真的让你这么恶心?”

    楚苍北的声音冰冷依旧,其中却又夹杂着继续怒火,揪着顾非凡头发的手不停摇晃着,显然刚才顾非凡的动作已经严重挑战了他的底线。

    而顾非凡这些天没吃东西,本就混沌的脑袋伴随着楚苍北着近乎疯狂的摇曳,更是止不住一阵眩晕。

    难受!好难受!

    浑(身shēn)都难受的要命,脑袋也像是快要炸开一般……

    “楚……楚苍北……放……放手……”顾非凡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刚才好不容易压下来的那种恶心感又涌上来了,可楚苍北抓着她,她没办法趴到马桶去吐,浑(身shēn)更是开始不舒服起来。

    她想回家……

    她想楚逸恒了……

    她以为她足够坚强。

    她以为自己能够跟楚苍北拼。

    她以为自己能够熬到楚逸恒找到她。

    可是……

    她熬不下去了!

    真的熬不下去了!

    好痛苦……

    每一天都像是活在地狱之中,挣扎,绝望……

    她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楚……楚……楚苍北……你……你放了我吧……求你……”

    顾非凡无助地抓着楚苍北的手臂呢喃着,因为痛苦,精致的五官更是狰狞的紧揪在一起,跟楚苍北此刻擎着浅笑云淡风轻的模样形成鲜明的对比。

    放了她?

    她终于说出这句话了?

    楚苍北怒极反笑,唇角掀起的弧度柔和了他脸部冷硬的线条,美的不可思雨,可看着顾非凡的视线却满是(阴yīn)婺,就像外国电影里的寻觅鲜血的吸血鬼一般,让你忍不住寒颤。

    “你想回去找楚逸恒?”

    楚苍北依旧笑着,却在同时,尖利的指尖竟狠狠嵌入顾非凡肩头(娇jiāo)嫩的肌肤之中,硬生生被他掐出一道长痕,此刻正汨汨留着血。

    “我就真的这么比不上他?”

    妖治的鲜血,让墨绿色的睡袍变成了诡异的暗红,像是一朵朵美艳到了极致的曼珠沙华。

    顾非凡闭着眼睛,感受着指甲刺穿皮(肉ròu)的痛感,深吸一口气,像是用尽全(身shēn)力气似的吐出一句话,“别拿你跟他比,以前比不上,现在……你不配!”

    “不配?”

    楚逸恒低喃一声,扭曲的俊容突然闪过一抹骇人的狰狞,突地,他勾唇残忍地一笑,俯(身shēn),冰凉的唇瓣就这样覆上她渗血的肩头,张嘴,狠狠咬上她的伤口,如吸血鬼般(吮shǔn)()吸,啃()噬……

    “为什么你们都这样子!!!!我做错了什么吗?”

    因为楚逸恒生母死得早,因为楚博弈以前对他不够好,所以,现在他得到所有的东西都理所当然吗?

    楚老太太要他进公司,为了让他进入董事会甚至不惜跟楚博弈翻脸,他帮他安排好所有事,可他却一声不响去美国洛杉矶,丢下一堆烂摊子给他!

    四年在国外和家里断掉所以联系,却在回国的第一天就动手攻击公司,恶意抛股,拦截订单,可最后,楚博弈还要把公司给他!

    说什么弥补!

    说什么欠他的!

    他欠了楚逸恒,弥补了楚逸恒,可他楚苍北这么多年的努力就不是努力了吗?

    他辛苦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妈妈没死,因为他从小(娇jiāo)生惯养,所以就算现在失去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吗?

    凭什么?

    凭什么?

    楚苍北这句话带着太多的愤怒不甘和无奈,顾非凡也敏感的捕捉到“你们”这两个字,联系起之前的事,唇瓣翕动几分,正准备张嘴时,楚苍北突然如同发疯似得按住顾非凡的(身shēn)子,咬着他的伤口,“不过都无所谓了……非凡,我要你,我现在只想要你。”

    公司,名利,权势,都比不上她来的重要。

    “我(爱ài)你,非凡,我(爱ài)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没有楚家,也没有顾家,就我们两个人,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

    卡文了,orz……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