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真的好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或许是出(身shēn)原因,徐建国骨子里有种自卑,所以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是习惯(性xìng)一开口就给别人造成压迫感,然后自己理所当然地用一种俯瞰众生居高临下的语气跟别人说话。%&*";

    这种语气会让人很不舒服,可对方是顾氏权利最高的人,是董事长,还是只手遮天的类型,除了忍气吞声还能说什么?

    吴董和顾非凡之前就有过接触,之前徐建国住院的时候,他在董事会也大力推荐让顾非凡暂时接任董事长的职位,可顾非凡竟然默不作声跑去美国旅游了,他还以为是徐建国用手段安排顾非凡走的,如今她重新归来,又能跟徐建国斗了,他自然开心。

    而朱董李董王董三人,喝着顾非凡泡的茶,和顾非凡又一茬没一茬聊着天,发现顾非凡不仅仅长得落落大方,许是在国外留学回来,说话谈吐更是不凡,根本没有外界传说(娇jiāo)(娇jiāo)女的模样,对时下(热rè)点的一些见解大胆另类却又不无道理,而且,跟她说话的时候很舒服,没有那么晚辈和长辈说话一板一眼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类似朋友平常的聊天谈心……

    午后的阳光从大大的落地窗(射shè)进来,照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这样看去,就像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可她眼里的坚定和她说的话,不自觉就让你去思考研磨她话里的深层含义,你不能以长辈的目光俯瞰她,也不能因为她的(身shēn)份仰视她,而应该是那种你闲暇之余,可以泡上一杯茶,摆出一副棋,可以心平气和聊天的“朋友”。

    现在能够这么不浮躁的年轻人真的不多见了!

    从茶道聊到人生,又从人生说到公司,最后不免又说到顾振华,吴董虽然平时做事鲁莽冲动,可也是有分寸的人,在感悟或缅怀的时候适时插上一句话,让王董朱董和李董对顾非凡的印象更是加分。

    到了最后,就是王董拉着顾非凡的手,抹着眼泪说道,“非凡啊,你真的有当年老董事长的气魄,我们这些人早就看徐建国不舒服了,你尽管放心撒开手干,我们这些叔叔伯伯都会无条件在你背后支持你的!”

    “对!非凡,你什么都别怕,尽管放开手干,需要我们的地方,尽管说一声!”

    这四位德高望重的董事这些年在徐建国的压迫下早是一肚子怨气,如今和顾非凡一谈,发现她也有一番才识,再看看最近顾氏就算徐建国醒来也依旧没啥改变的局势,更是觉得顾非凡上位是早晚的事(情qíng)。

    说不定还能把顾氏带到一个新的起点!

    这个想法,在很多年后,顾氏在美国纽约开了第一家外国分公司让顾氏真正成为跨国企业得到了全面的证实,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i^

    送走四位老董事,顾非凡伸了个懒腰,看着明媚的蓝天,不仅没有想象中半点和徐建国真正交锋的焦躁烦乱,反而有种终于要结束这一切雨过天晴的兴奋感,正想感慨什么,厨房突然传来兹兹的声音。

    呀!

    她的汤……

    顾非凡以火箭发(射shè)的速度跑向厨房,关了煤气,(套tào)上隔(热rè)手(套tào),把瓷罐从煤气炉上端下来,看着原本满满一锅的汤,如今浓缩成小小的粘稠的一碗,满意的点了点头,作势拿出托盘就要端上楼。

    冬(日rì)的阳光暖融融的,楚逸恒正坐在躺椅上晒太阳。

    最近来家里拜访顾非凡的人(挺tǐng)多,但他从来不出面,就安安心心躲在二楼,听顾非凡的话,少动多吃好好养(身shēn)子,瞧,这伤全好了,他腰部的(肉ròu)也多了一圈。

    楚逸恒摸了摸自己的肥(肉ròu),简直(欲yù)哭无泪,他一直都很看重自己的(身shēn)材,长膘这种事……

    别说,活了快三十年了,这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可偏偏那些带着顾非凡无数关心的补汤,楚逸恒根本没办法拒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明明和别人说话精明的小妻子怎么一碰到他的伤就成天然呆了?

    这不……

    又来了!

    楚逸恒喝完这碗汤,他觉得,他很有必要找个时间打电话给张雨泽,让张雨泽跟顾非凡好好聊聊。

    说起来,张雨泽也该回国了吧?

    他不是说今年要回来过年?

    楚逸恒把碗放到一旁的矮几上,长臂一捞,就把顾非凡拽到了怀里,修长的指尖轻抚着顾非凡的脸颊,在顾非凡按捺不住那痒痒的折磨想要挥开他的手时,楚逸恒捏着她的脸颊低头就亲了下去。

    这个吻痕温柔,温柔地没有任何的攻击(性xìng),让人放下心中的戒备,(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就按照他的指示跟着他的节奏走,在引(诱yòu)顾非凡主动把舌头钻进他的嘴巴里时,楚逸恒的心有着空前的满足,然后扣着顾非凡的后脑勺,一下子加深这个吻……

    “别……”

    躺椅不大,顾非凡几乎浑(身shēn)的力量都落在楚逸恒(身shēn)上,两个人(身shēn)体紧紧粘合在一起,在感觉到杵着自己的某硬件后,顾非凡脸瞬间一红,想要逃离,可刚刚起(身shēn),手腕被楚逸恒一拽,又扑倒他的(身shēn)上。

    “那几个董事都搞定了?”

    楚逸恒漫不经心地问道,带着暗哑的声音听着格外的迷人,望着顾非凡又红了几分的脸颊,坏坏的勾唇,故意加重自己的呼吸声,把唇瓣贴到顾非凡耳际,那加重的呼吸就像是——喘息。

    顾非凡只是这样听着,就感觉浑(身shēn)跟过电似的轻颤起来,把头埋在楚逸恒的(胸xiōng)口,根本就没有勇气对上他此时此刻过分邪佞的眼神,“你……你别这样……”

    “别哪样?”楚逸恒歪着头,温(热rè)的唇瓣似“不小心”擦过顾非凡的耳垂,在顾非凡(身shēn)子敏感的一颤时,氤氲着迷离的眸子震惊的看着楚逸恒时,楚逸恒却无辜的一笑,懂装不懂,“你说的那样是哪样?”

    “这样?”

    手滑过她的(月匈)口。

    “这样?”

    滑过她穿着厚外(套tào)却依旧玲珑有致的曲线,掐了掐。

    “这样?”

    滑过她的大腿时,还在那尴尬的位置多停留了几秒。

    “还是这样?”

    从大腿游离往上,直接在顾非凡衣摆下方钻进去,在她后背游走起来。

    “啊!!”

    冰凉的手触碰到她的后背时,顾非凡惨烈的惊叫一声,(身shēn)子一抖想要从楚逸恒怀里弹跳开来,楚逸恒却死死把她按着,让她真真实实感受着他(月夸)间那膨胀的越发明显的某物。

    “楚逸恒,你千万不要乱来!!”

    顾非凡连呼吸都快停了,对上楚逸恒那似笑非笑的神(情qíng),只觉得“腾”一声,原本就火(热rè)的脸颊更是以她无法预料的速度蔓延开来,“快放开我,我要去准备晚餐了……”

    “现在才下午四点……”楚逸恒张嘴,猛然咬住顾非凡的耳垂,含在自己温暖湿润的口腔里,用舌头逗弄着,在顾非凡脸红的都能掐出血来的时候,笑着勾起她的下巴,让她对上自己的眼前,“而且,你没觉得,比起我,我的另外一个地方更加需要喂饱吗?”

    “你……”

    顾非凡被迫对上楚逸恒的眼里,眼里宠溺和深(情qíng)明明都是她熟悉的,可那隐隐跳跃着的火红色,又不得不让顾非凡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嘴里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后,就再也说不出其他的。

    “你晚上是不是要参加拍卖会?”楚逸恒也不惊慌,他没脸没皮习惯了,哪怕自己小弟弟这样指着顾非凡,除了觉得自己忍得有些难受外,还真不觉得尴尬,还有闲空这么淡定地跟顾非凡聊天,“你要是不好点对我,晚上谁给你当男伴呢亲(爱ài)的?”

    明晃晃的威胁!!

    顾非凡气结,看着楚逸恒那一副就是吃死她的表(情qíng),脑子一(热rè),也不知道哪来的冲动,脱口而出,“你少自恋了!告诉你,想给我当男伴的人多的是!我不缺你一个!”

    “哟,这还有恃无恐了?”楚逸恒眯着眼睛看着顾非凡(阴yīn)阳怪调的说着,等顾非凡意识到楚逸恒是个大醋桶,在他面前根本不能提别的男人这回事想要咬舌自尽时,已经晚了。

    楚逸恒突然抱着顾非凡从躺椅上站起来,昂首阔步走进卧室,就把顾非凡压在(床chuáng)上,一句话不说,就开始扒她的衣服……

    顾非凡脑袋一片空白,在被楚逸恒从阳台抱到卧室,(身shēn)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抽离的时候,那慢半拍的脑袋第一件想起的事竟然是,楚逸恒说他伤好了,原来是真的好了!

    抱她的时候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做这种事你还敢出神?”

    如果刚才还是带点玩笑的成分,那这回就是真不高兴了,扯开顾非凡的内衣扔到地上,扑上去对着顾非凡顶端惩罚似的就重重咬了一口。

    “啊!!”

    杀猪似的叫声响起,顾非凡想要破口大骂,可对上楚逸恒那张(阴yīn)沉的脸,半句话也不敢多说了,揽上楚逸恒的脖颈,吸了吸鼻子抽抽嗒嗒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老公,我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