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她在乎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这是属于她特殊的解压方式。

    她不是那种逮到人什么话都会说的人,也不是那种歇斯底里发泄的人。很多事,她都喜欢放在心里,自己慢慢咀嚼消化,消化不了的干脆就任凭她慢慢腐烂。

    或是跟过去的经历有关,她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又极其敏感,有时间,一些小事,会让她联想到很多……很多……

    就像现在,静下心,她开始不得不反思,自己说要开珠宝首饰店,是不是根本从一开始就是错误?

    一没有足够的资金,二没有专业的管理知识,就因为这一行暴利,因为遇见一个设计天才,就自信满满一股脑儿往里钻?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可若是哪一天白若西也离开她了呢?

    到时候,她该拿什么撑起那家店?

    隽秀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脑袋好像被打了一个结,让她头痛(欲yù)裂,让她甚至无法得知此时此刻的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为自己的无能感觉悲哀?

    还是抱怨命运的不公?

    亦或是在想,这样子的自己,什么时候才有资格和徐建国比肩?

    她是不是该放弃,安安心心做千金大小姐,豪门少(奶nǎi)(奶nǎi)?

    可是,若是连自己的信仰都丢了,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顾非凡就这样睁着眼睛看着天花,在脑子里自问自答,一直到楚逸恒下班回家。

    “今天怎么躺着了?”楚逸恒把外(套tào)挂在衣架上,看着顾非凡郁郁寡欢的模样,直接跪在(床chuáng)边,伸手就揉了揉她的脸颊,“怎么了?你那朋友今天比赛不顺利?”

    珠宝设计大赛噱头弄得那么大,几乎到了a市人尽皆知的地步,就算顾非凡不说难保楚逸恒不知道,所以顾非凡很早就有先见之明地主动告诉他白若西参赛的事,当然,隐藏了开首饰店这些计划。

    顾非凡脸上毫无表(情qíng),懒得应楚逸恒的话,只要一想到明天早上各大报纸陈茹那得意的嘴脸,还有白若西因为抄袭被批地一文不值,她就焦躁地恨不得那把刀自我了结算了。

    “今晚煮饭吗?”

    没有回答。

    “一起去外面吃?”

    还是没有回答。

    “那我打电话叫外卖?”

    这一回,顾非凡的表(情qíng)总算松动了少许,唇瓣翕动几分,自己的(情qíng)绪就这么丝毫没有掩饰的从言语之中表达出来,“楚逸恒,你到底烦不烦!!没看见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吗?”

    楚逸恒一滞,在看见顾非凡脸上的倔强和厌烦后,脸上的笑容几乎绷不住,“我……我吵到你了吗?”

    顾非凡凉凉瞥了楚逸恒一眼,没有回答,只是不耐烦地把(身shēn)子扭到另一边,背对他算是应答。

    楚逸恒神色一变,轻叹一口气后,从(床chuáng)上起来,默默从房间退了出去。

    那一晚,是两个人结婚以后,第一次,分房而睡。

    少了平时的打闹,别墅也静悄悄地可怕。

    ……

    ……

    另一边,

    方淑倩刚刚和一大堆公子哥大小姐在酒吧high完,喝了不少酒的她,连步伐都是虚无的,摇摇晃晃地朝前走着,好像随时都能倒下去一般。

    “淑倩,你自己能回去吗?要不要打电话让你那个未婚夫来接你啊?”

    其中一个扶着方淑倩的朋友担忧地道,看她这酡红的脸颊,还有迷离涣散的眼神,确定能够自己开车回家吗?

    她们经常在一起玩,很少看方淑倩喝的这么厉害的!

    未婚夫?

    听到这三个字,方淑倩突然冷笑了起来,这些天,她打电话给他,不是忙音没人接,要么就是一句两句冷冰冰的话,让她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接话,试问,谁家的未婚夫这样的?

    她承认,最开始答应和楚苍北交往,因为他曾经是顾非凡喜欢的人,跟他交往让她有种优越感和报复的快感。最开始的开始,她以为,他会被她完完全全征服,可到了后来,才明白,潜移默化中,被征服的究竟是谁。

    为了他,这些年难道她的付出还不够吗?

    (身shēn)体给了,心也给了;他说一她不敢说二,他说往东她绝不往西;他花天酒地,她一笑置之,他绯闻缠(身shēn),她出来澄清,试问,哪个女人如她一样几年如一(日rì)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她(爱ài)他(爱ài)到连尊严都丢了,可换来什么?

    一个准楚家少***头衔?

    不,或许不久之后,这个头衔她都要失去了。

    “我没事,你们别管我!”方淑倩烦躁地挥掉那朋友握着她的手,从包里拿出车钥匙,摇摇晃晃就往自己车的方向走,“你们全都各回各家,我不需要你们瞎((操cāo)cāo)心!”

    这些人,好歹也是大公司大财阀的小姐,询问方淑倩,也只是出于所谓朋友道义,却没想到方淑倩竟然是这种态度,她们又不是她的保姆,好心说句话关心她,(爱ài)听不听,不听拉倒!

    瞧,这就是她所谓的朋友!

    看着她们丝毫不留(情qíng)离去的背影,方淑倩惨兮兮地笑着,活了二十多年,才发现,自己的生活竟然是这么一塌糊涂。

    那些她在乎的,通通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这些人是……

    楚苍北是……

    就连……方曼文也是!!

    老天,她究竟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要对她这么不公平!

    她什么都没做错,却失去了一切,为什么有些人做错了事(情qíng),回来之后却可以如此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父(爱ài),然后选个好老公嫁人,开开心心当起豪门少(奶nǎi)(奶nǎi),人和人之间,为什么会相差这么多!!!

    鼻子发酸,她想要借着酒意歇斯底里地嚎啕大哭一场,却发现,当心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你一动,扯到伤口生疼生疼的,可绝对不会因此掉下眼泪。

    点击下方↓红色字体——【收藏此书】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