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楚逸恒的纠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他没有看错吧?

    这个毫无形象躺在沙发上的女人是楚浠?

    喝醉了吗?

    好像又不像……

    另外一个没见过的应该就是顾非凡常说的白若西呢?

    为什么她看起来好像也不正常呢?

    “楚浠好像中药了……”

    看见楚逸恒出现,顾非凡紧绷的神经总算能够真正松下来了,指了指沙发上半死不活的楚浠,自己也瘫死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中药?”楚逸恒呢喃着这两个字,似乎有些不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余光不经意扫在沙发上狼狈的楚浠,似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猛然撑大瞳仁。

    “别不相信,就是你想的那样!”

    顾非凡撇了撇嘴,她当初自己中药也没今天这么紧张,就因为她是楚家的宝贝疙瘩,不能随随便便被人侮辱了,今天晚上本来还打算好好去high一番的,结果累得够呛。

    说起来,刚才她完全可以视而不见的,(身shēn)体却在大脑做出反应前提前一步做出了行动,呵,是潜意识把自己当成楚家人了吗?

    顾非凡扯了扯唇,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看着楚逸恒二话不说直接横抱起楚浠,不由惊呼出声,“你要干什么?”

    他……他不会想以(身shēn)解药吧!!

    似看穿了顾非凡的想法,楚逸恒突然“扑哧”一声笑出声,“她可是我妹妹……”

    轰!!

    意识到楚逸恒说了什么后,又意识到自己脑袋刚才究竟是什么龌蹉的想法后,顾非凡的脸完完全全爆红,“你……你说这个什么意思,楚浠不是你妹妹难道还是你女儿不成!”

    灼灼看着顾非凡,楚逸恒突然笑了起来,没有回嘴,只是指了指楼上,让她和白若西一起上来帮忙。

    “这样……真的可以吗?”看着浴缸里的冷水,顾非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你要分清轻重缓急……”

    比起(欲yù)求不满血管爆裂什么,感冒已经是很幸运了好不好!!

    “我先出去,你们看着她,不要让她失去理智做什么冲动的事!”

    楚逸恒直接把楚浠浸到浴缸里,就走出了浴室。

    顾非凡跪坐在浴缸旁,小心翼翼地观察者楚浠,虽然只是冷水,可对于现在下着雪的冬天来说,简直就是一大考验!

    刚才她手指不小心碰到都觉得冷的发抖,更何况楚浠整个人浸在水里了。

    “非凡,为什么我看着觉得特渗人?”白若西小声嘀咕着。

    的确很吓人,明明是冰寒彻骨的水,可楚浠额头却还在往外冒着细密的汗珠,眼睛紧闭着没有睁开,嘴唇却跟痉挛似的抖动着。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场面……太渗人了!”

    白若西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身shēn)体不停地靠着顾非凡靠近着,莲蓬头开着,浴室很是安静,安静地甚至能够听到水流的声音,却格外的诡异。

    “这么久了,她……她怎么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顾非凡心里也觉得没什么,可被白若西这么左一句右一句,鸡皮疙瘩也开始立起来了。

    “你先看着她!我出去问问楚逸恒!”

    无视白若西哀怨的眼神,顾非凡匆匆丢一下一句话逃似的走了出去。

    正在抽烟的楚逸恒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顾非凡的出现,继续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烟雾缭绕,让他的脸看起来有些晦暗不明。

    他在烦躁!

    虽然连眉头都没有皱起,可顾非凡就是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他的坏心(情qíng)。

    “要不要来一根?”

    吞吐着烟雾,楚逸恒拿起桌上的烟盒,递给顾非凡。

    “你不是不喜欢我抽这个吗?”顾非凡说着,握住楚逸恒的手,直接用他指尖抽出那根正在燃烧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泯掉,“楚浠都这样了,你还淡定的坐在这里,这不是你的风格!”

    即使楚逸恒从没跟顾非凡说过他和楚家的渊源,可从楚博弈对他的态度,还是平常每次去楚家他的表现来说,顾非凡也隐隐猜到了一些。

    楚家那样复杂的家庭,她其实讶然楚浠意外的乐观开朗,从那晚因为楚浠回来,楚老太太就蓦然停止的对楚博弈的责罚,也明白,这是所有人保护楚浠的一种方式。

    她是幸运的!

    有这么多人设(身shēn)处地为她着想。

    她也是幸福的!

    可以保持最初的单纯和天真。

    她更是得到上帝偏宠的!

    (身shēn)在这种家庭,竟能让那么多不同立场的人不约而同的为她考虑。

    楚老太太是,楚博弈是,楚苍北是,楚逸恒……更是。

    只是顾非凡不知道,当年楚苍北刚刚被接回楚家时,楚老爷子刚刚去世,楚老太太关在房间不问世事,被楚博弈厌恶,萧芷兰嫌弃,又被楚苍北时常嘲笑欺负,全家只有楚浠才会正正经经跟她说话。

    对那时母亲刚去世的楚逸恒来说,这样一份来自他人的尊重,是最最让他感动的,胜过所有语言上的宽慰。

    可对于楚浠,这个萧芷兰的女儿,楚苍北的妹妹,楚逸恒心里又是复杂的,明明想要远离,可每次楚浠回到家围在她(身shēn)边一口一个二哥二哥地叫着,让他总是莫名贪恋着这难得的亲(情qíng)。

    “不是我的风格又怎么样,就算再不淡定,我也没有解药,”楚逸恒说着,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没有点燃,只是放着鼻尖轻嗅着,俊美难得出现少许纠结之色。

    “你这样子说话,我都感觉快不认识你了!”顾非凡主动靠在楚逸恒怀里,看着他拢起的眉头,指尖轻轻在他眉间点着,“我们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跟我说的吗?”

    点击下方↓红色字体——【收藏此书】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