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自以为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在萧芷兰严厉的视线下,楚浠学着刚才顾非凡的样子,(身shēn)子一歪,直接倒在楚苍北的(身shēn)上,“大哥,我觉得我忽然也觉得头好痛,你扶我回房间,好不好?”

    萧芷兰瞪着楚苍北,示意他不要帮楚浠说话,却不料,楚苍北竟然伸出手探了探楚浠的额头之后,竟煞有其事点了点头,扶着楚浠站起(身shēn),“(奶nǎi)(奶nǎi),爸妈,浠浠(身shēn)体不舒服,那我先扶她上楼了……”

    “你……”

    萧芷兰怒目圆睁,碍于老太太坐镇,又不敢大吼大叫,只能眼睁睁看着楚苍北扶着楚浠上楼。

    楚老太太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好,所以她的房间体贴地被安排在一楼,二楼是楚博弈和萧芷兰的卧房,还有书房、游戏室这种琐琐碎碎的房间,楚苍北楚逸恒和楚浠这些小辈的房间全被安排在三楼。

    软绵绵地靠在楚苍北(身shēn)上迈着虚无的脚步往楼上走,刚刚打开房间的门,楚浠迅速从楚逸恒的(身shēn)上站起来,毫无形象地把脚上的高跟鞋踢掉,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哪还有半点刚才病殃殃的模样?

    “终于回家了!果然还是家里好啊……”感叹着,高举的手臂不小心碰到(身shēn)后的人,不由一惊,如触电般的往后退了一大步,“大哥,你怎么还在这里?”

    “很希望我走吗?”楚苍北笑,他并不是一个把笑容挂在唇边的人,这样的笑容,莫名让楚浠开始毛骨悚然起来,看着楚苍北合上门,那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起来。

    “哥,你……你什么意思?”看着楚苍北的((逼bī)bī)近,楚浠不停地后退着,结果不小心自己踩到自己的脚,一个(屁pì)股墩,就坐在地上,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自然不会痛,这是被楚苍北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楚浠瞬间就委屈了起来,“我才刚回家,你竟然就欺负我,呜呜呜呜……”

    “别装了,你知道我不吃这一(套tào)的!”楚苍北冷冷地说着,紧皱着眉头,看着楚浠的视线比嘴里吐出来的话还要冷上几分。|

    楚浠抹了抹眼角那本就不存在的眼泪,见楚苍北眉头越皱越深,在他爆发的时候,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一(屁pì)股就坐在旁边沙发上,“好吧……你要骂我就趁现在赶紧骂吧,我保证不还嘴。”

    “哈?你以为这么简单就完了?”楚苍北站在楚浠面前,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当初我偷偷帮你转系的时候,你答应我什么了?”

    “我明明什么都没答应……”

    “嗯?需要我明年帮你转回金融管理系吗?”

    “不需要……”楚浠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在楚苍北尖锐的视线下,哼哼唧唧,这才慢吞吞吐出一句话,“保证不再纠缠景灏宇……”

    “那后来呢?”楚苍北冷哼着,凌厉的视线让楚浠无所遁形,“平时你那些幼稚的把戏,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你竟然还敢跑去跟他同居?楚浠,你脑袋到底是由什么组成的?”

    “大脑小脑和脑干……”格外委屈的声音。

    “回答的还(挺tǐng)专业?我看你根本就是没长脑子!!”楚苍北这回是真的忍不住了,伸出手指就开始戳她的脑袋,“你说景灏宇这人除了这张脸长得好能看,其他还有啥优点?你从八岁就缠上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人家跟安絮甜甜蜜蜜都准备结婚了,压根你没把你放在心上,你觉得做这些事有意义吗?”

    “胡说!”楚浠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视线勇敢地对上楚苍北,“他和安絮都分手了!”

    “分手了就不能再复合吗?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p孩知道个什么?他和安絮分分合合多少次了?每次最后还不是黏糊在一起?告诉你,他俩结婚就是早晚的事,那些荒谬的想法你就早点放弃!”

    楚苍北又恢复了平时冰冷的语气,毫无起伏的声线,就是平静在陈述一个事实。

    “哥,你真讨厌!!”楚浠大吼着,莫名其妙地眼眶就湿润了,这回是真的哭了,“我每次回来你都跟我说这些,宇明明是你的朋友,为什么你就不肯帮我一把呢?你就非要往我心口戳上几刀才舒服吗?”

    “怪不得非凡姐当初那么喜欢你,最后还是嫁给了二哥,你那么霸道,那么自以为是,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喜欢你!!”

    是……是这样的吗?

    瞳仁蓦然一阵收缩,连带着(身shēn)子也跟着微微僵硬起来,但随即,又恢复了常态,“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同意你跟景灏宇来往的,就这样,你刚坐飞机回来,好好休息……”

    楚苍北淡定地转过(身shēn)子,感觉(身shēn)后的人嘶叫一声后嘤嘤哭了起来,脚步顿了顿,随即,砰一声狠狠关上房门。

    长痛不如短痛,他也是为了她好。

    ……

    ……

    果然被自己说中了——

    她认(床chuáng)!

    所以翻来覆去,到了半夜,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还是丝毫没有睡意,也不知道是不是晚上菜吃太多,感觉喉咙干涩地难受。

    小心翼翼挪开横在(身shēn)上的手臂,掀开被子蹑手蹑脚地往外走,刚打开房门,突如其来的寒意就让顾非凡下意识的裹紧了(身shēn)上的睡袍。

    漆黑的走廊让顾非凡有些却步,但干涩的嗓子,却让顾非凡不得不下楼找水喝。

    在墙壁摸索了半天也没摸索到走廊电灯的开关,回房间找手机又怕吵到楚逸恒,权宜之下,干脆就扶着墙壁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往楼梯口走去……

    楚苍北刚刚从二楼书房上来,耳边一直萦绕着楚浠晚上那句话,注意力不集中的后果就是,没有准时完成今晚工作量,可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了,又不得不去睡觉,楚苍北焦躁了……

    点击下方↓红色字体——【收藏此书】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