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上门挑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顾非凡脸色蓦然一变,短短几秒钟,快的让人来不及捕捉,就已经恢复了平时那冷冷毫无表的模样,回握住陈茹的手,随口应道,“好啊!不知道陈小姐想要跟我谈什么?”

    她浅笑,笑容之中却又带着淡淡的嘲讽,虽然淡的几乎找不到痕迹,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顾非凡是个要强的人,她从来不觉得女人应该依赖男人生存,所以,对于这种为了一个男人而做出上门挑衅有失自尊的女人,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而来,她都由衷地看不起。

    两人一起上了顾非凡的车,这里忘记说明另外一件事,那天楚逸恒故意把顾非凡那辆法拉利撞了后,之后真如他所说,重新送了一辆车给顾非凡,但被楚逸恒自作主张地换成了粉色的莲花跑车,同样的限量版,同样的拉风,却少了那种嚣张至极的张扬,多了小资女人的调调……

    就是因为明显比那辆法拉利更加适合顾非凡,顾非凡才没有拒绝,而那辆法拉利,是当年顾振华帮顾非凡买的,如今唯一留在顾非凡边的东西,念旧的她自然是舍不得就这样送去废车场,幸亏那天楚逸恒撞得时候明显控制了力道,内部零件并没有破损,送去车厂换了车前盖后,现在停在别墅的车库里……

    好,扯得远了,现在回归正题,开车的时候,顾非凡特地注意了陈茹,见她坦然自若地拉开安全带系在前,脸上并没有半分的羡慕或是其他神。顾非凡在心里暗暗讶异,可脸上依旧不动声色,默默发动了引擎。

    这一带别墅区没有咖啡厅,顾非凡不得不驱车去自己常去的咖啡厅,熟稔地带着陈茹在大厅角落处坐下,撑着下巴看着她,坐等下文。

    “不去包厢吗?”

    陈茹随手翻了翻摆在说是的咖啡清单,这间咖啡厅规模也算大的,显然有些不理解顾非凡的举动。

    “大厅不是好的吗?”

    “呵呵,我还以为你这种大小姐不喜欢这种平民的地方。”

    就算是傻子,估计也听出了话里的暗讽。

    平民?

    顾非凡失笑,她又不是公主女王,自己也是一个普通人,哪有这些细致的区分?

    当然,这句话她没有说,既然陈茹认定了她是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那就让她这么认为好了,她又不是她的谁,她没必要浪费口水和她解释,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会发生争执。

    她是一个怕麻烦的人,特别讨厌那种有理说不清的感觉。她也清楚明白,就算再优雅贵气的女人,一旦撒起泼,都是六亲不认丝毫没有道理可言。

    她是傻子吗?这么明显的讥诮都听不懂?

    见顾非凡这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陈茹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正是这个时候,服务生上来问他们要点什么咖啡——

    “黑咖啡就好。”

    她翻阅着清单,对着服务生浅笑着,上带着与居来的贵气,莫名地让她觉得此刻自己是多么狼狈,还有……可笑?

    说实话,她从没见过这么淡定的女人,从她出现开始,没有生气,没有愤怒,甚至连那么一丝惊讶的表都没有,是她的涵养太好?还是觉得她根本没有威胁

    无论哪一个,都是骄傲的陈茹无法接受的!

    “摩卡,谢谢!”

    合上清单,她看着服务员比刚才顾非凡笑得还要艳美丽,却意外察觉服务生脸色一僵,比起刚才和顾非凡颔首微笑的模样简直是鲜明对比,更让陈茹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扒光衣服晒在阳光下一般,火辣辣的难受。

    像是在比赛谁比谁更加倔强,谁都不愿意开口说话,顾非凡优雅的啜饮着黑咖啡,一副享受其中的模样,黑咖啡是很苦的,以前她在法国尝试过一次,结果喝了一小口就受不了这种滋味,没想到顾非凡喝了半杯,竟然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忍耐??!

    这样子的女人,真是可怕!

    陈茹在心里暗忖着,殊不知,于有过那般黑暗痛苦记忆的顾非凡来说,这点苦,算什么?

    最后,在顾非凡的杯子都快见了底,见陈茹开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看了看手表,隽秀的眉头蹙了蹙,她可没有耐心和她这样子耗!

    总算如愿看见那张清秀的脸有了其他表,陈茹正在心里暗暗高兴,顾非凡下面一句话,却把她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中,万劫不复——

    “陈小姐,如果你没有特别重要的话跟我说的话,我先去买菜了,等会他就下班了……”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这个“他”究竟指谁,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

    在陈茹的瞠目结舌之中,顾非凡拿起放置在桌边的车钥匙,抬脚就往外走去,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璀璨一笑,“对了,我只带了买菜的钱,这里买单就拜托你了!”

    这是陈茹第一次正面看顾非凡笑,不管这笑是不是发自她的内心,可在她放大的瞳仁里,她笑容,明媚胜过窗外的阳光……

    这就是顾非凡吗?

    这就是他和她的婚后生活吗?

    从他们言行举止之中,她看见的,全是他们对于现在生活的满足,和……那足以让人嫉妒的发狂的幸福!!

    ……

    ……

    楚逸恒回到家的时候,难得竟是一室冷清。

    难道还在睡觉?

    可去餐厅转了一圈,早上他准备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原本贴着的便利贴也都不见了踪影。

    满腹怀疑地上楼,只见上的人把自己包裹地跟粽子似的在上缩成一团。

    生病了?

    走近几分,作势想要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可手还碰到她的额头,手突然被狠狠一拍,手背的肌肤立刻发红了。

    “顾非凡,你是想要谋杀亲夫啊!”

    对上被子里那双乌黑分明的大眼,楚逸恒捂着手臂吃痛的大叫,压根没想到顾非凡回事这种反应,刚才他伸出去的那只受伤的手臂,被她这么狠狠一拍,下意识的迅速缩回,反倒扯到伤口,其实也没有那么痛,可莫名其妙地在自己还没回过神时,嘴巴已经出声夸张的大叫起来。

    因为这受伤的手臂所以吃定她了吗?

    楚逸恒笑,或许真的是这样!

    说来顾非凡平时看起来冷冰冰不问世事的模样,傻倒也是真傻了,这些天,被他以伤患为由,不知道蹂躏了多少次吃了多少次豆腐,可这丫头,每次只要一摆起扯到伤口强忍疼痛的模样,她就什么抱怨也不说了。

    这不是傻是什么?

    楚逸恒无奈地摇了摇头,再这样下去,估计他都会被顾非凡惯坏的!

    可这次,顾非凡竟然理都没理她,甚至连反应也没有一个,拉了拉上的被子,继续把自己结结实实裹成一个粽子,子一转,背对楚逸恒,上也明显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惹到她了吗?

    楚逸恒歪着脑袋想了想,今天一大早起来她还没起,两个人连一句话都没说,他不仅表现超好的起没有吵醒她,还替她准备早餐,难道是因为早餐不合胃口?

    可依顾非凡的格,因为这点小事就使子,绝对不科学啊!

    楚逸恒转脑筋想了半天,也没弄清楚顾非凡生气的真正原因,猛然想起,所谓的婚后生活,一直都是顾非凡在照顾他在迁就他,而他,从始至终,一直都理所应当的接受着这一切,有时故意逗弄她,看着她冷着一张脸百毒不侵或摇头无奈的模样,总是潜意识的把顾非凡归为清心寡是一类,可换个角度想,是不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了解过她呢?

    这个想法,让楚逸恒的脑子有片刻的发懵。

    或是生长环境的缘故,他格外珍惜陪在边的人。

    在经历这样子的事,顾非凡这般细心体贴照料,而他甚至没有站在她角度为她思考过这件事,这让楚逸恒心里难免冒出一些名曰为愧疚的小泡泡。

    但楚逸恒就是楚逸恒,调节能力就是非一般的强大,找了一个理由很快地就释怀了,爬上,直接连被带人把顾非凡搂在怀里,见她动了动体倔强的不肯转,楚逸恒也不能勉强,就这样从背后抱着她,把脸贴在她露在被子外边的脖颈,如小猫般蹭了蹭,“怎么了?体不舒服吗”

    没有任何回应。

    楚逸恒也不在意,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有模有样地先用手背探了探顾非凡的额头,再触了触自己的额头,煞有其事地对着自己的手背点了点头,“温度正常,没发烧呀!”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