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绝望之心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抵达酒店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的事,酒店经理一老早就等在酒店门口了,一看到慕煜北他们都是很恭敬的迎了上去。

    一行人的心似乎都是有些沉郁的,所以一路上到底也没有这么说话。

    云秀没有过来,因为家里还有小祁尊要照顾着。

    将东西放好之后一行人就出来吃饭了,晚饭的气氛到底还是有些压抑,想来大家心里都是有些不好受的,云舒倒也没有说什么,也是那么默默的低着头吃饭,慕煜北倒是显得很是淡定,不时的给她的碗里夹菜,她倒是吃得饱饱的。

    晚饭过后,小夫妻两便出去了,阿朔跟几名黑衣保镖自然也是跟在后面的。

    云舒所说的好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大型水上音乐大广场。

    B市的天的晚上还是很冷的,云舒穿着厚厚的大衣,上还披着一件厚厚的披风都还是感觉有些寒意。

    今天晚上仍然还下着雨,然而,稀奇的是,此刻那遥远的天际上居然还悬挂着一轮朦胧而浅淡的弯月,若隐若现的,仿佛隔着一层轻柔的面纱一般。

    云舒轻轻的关上了车门,拨了拨额前那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不堪的刘海,悠然抬起头望着这苍茫的天际一眼。

    “嗯?这烟雨的天气居然会有月亮出来?”

    云舒不是感觉有些惊讶了,徐然转过头视线一抬,朝慕煜北望了去。

    “嗯,倒是让人意外的,这天气居然还能看到月亮。”

    慕煜北应了一句。

    “我们过去看看吧,广场那边人不是很多,天气冷,人们或许都不愿意出来,不过这里的景色还当真是不错的。”

    云舒说着,便一边拉起了慕煜北,大步的朝广场那边走了去。

    广场那个里面人并不多,广场中央的音乐喷泉正在尽的倾泻着,一阵美妙动听的音乐喝着清风缓缓的飘了过来,穿过这朦胧的烟雨,听着,居然会感觉有些淡淡的暖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男人手心里的暖意。

    “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

    云舒拉着慕煜北来到了许愿池边,才缓缓的停下了脚步,转过,面对着慕煜北,缓缓抬起头,望着正在撑着一把大黑伞站在自己跟前的慕煜北,洁白无瑕的脸上染着淡淡的微笑,星眸里却是多出了一道恍惚的怅然。

    “别站得那么远,还下着雨,虽然不大,还是可以淋湿的。”

    慕煜北并没有回答云舒的问题,倒是伸手给云舒拉了拉那遮风帽,动作很是温柔,漆黑的眼神里闪动着淡淡的柔和。

    “有时候还真是希望可以这样子一辈子,就像他们一样。”

    云舒的唇边漾出了些许轻快的微笑,那清淡的眼神正朝慕煜北的后望了去,慕煜北疑惑了一下,连忙转过,顺着云舒视线的方向望着去。

    只见前方的不远处,一个对老夫妇正一人扛着一把椅子手牵手的往前走了去,那场面看起来很是和谐温柔。

    “他们一定很相,对吗?”

    云舒轻轻的吸了口气,淡淡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们以后老了,也一定会这样。”

    慕煜北沉默了一下,深眸里也掠过了一道浅淡的柔光,低沉的开口,嗓音有些沙哑。

    而闻言,云舒却是摇了摇头,星眸里那道暗淡的怅然越发的浓郁了。

    “我是希望爷爷,父亲跟妈他们都能这个样子,兴许幸福也就是这么简单了,万千荣华也抵不上这么一刻,在外人看来很是平淡,但是,只有自己真正觉得幸福快乐,这子才算是真正过得值了。荣华富贵,生,带不来,死,带不走,有的时候,人活着,也就是为了那些所谓的责任跟意义而已。”

    云舒吸了口气,清淡的视线顺着那对老夫妇离开的方向越看越远,直到他们的影消失在那昏黄的灯光笼罩的桥下,她才缓缓的撤回了那平津的眼神。

    “B市是一座不错的城市,文化氛围很是浓郁,这里每三月都会有一个大型的表演会,这个表演会是由本市的文化局赞助举办的,上台的演员一般都是我们平民老百姓,各种各样的节目都有,都是来自老百姓们最真实的心声,这个节目很受大家的欢迎,而且,在这里,我们知道了很多让人感动的故事,这是我上次来B市出差的时候偶然间发现的,刚刚那一对老夫妇一定是赶过去看表演会的,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说着,也不等慕煜北答不答应,直接拉过了慕煜北的大手,跟着往前走了去。

    往前走了并没有多远,越过了广场,走上了那小拱桥,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小拱桥右边的一片宽阔的广场中央正搭建着一个高大很是漂亮的舞台,广场并不是露天的,而是上面盖着透明的玻璃瓦的那种,此刻舞台的下方已经黑压压的坐满了一大片的人。

    云舒跟慕煜北就在桥上停住了脚步。

    “冷吗?”

    慕煜北一手撑着伞,一手牵着云舒那冰冷的素手,低低问了一句,“这地方风大,不然下去一些,避避风。”

    “不用,我感觉好的,穿了那么多,站在这里看的才更清楚,我们就看一会儿吧,然后就过去给爷爷买几件衣服。”

    云舒抬起头淡淡的望着慕煜北,欣然笑了笑。

    慕煜北暗暗吸了口气,不是有些无奈,大手往她的肩头一揽,云舒那纤细的躯便被他轻轻的揽在怀里了,暖意顿时侵袭而来,所有的寒风冷雨都被阻挡在外面了。尽管此时是烟雨朦胧一片,但是大黑伞下的世界却是一片的阳光明媚。

    这一幕无疑是动人的,可是看在另一双眼睛里,却是觉得有些疼意。

    广场边上的一辆车子旁边,一个高大拔的躯正冷冷的伫立在烟雨之中,淡淡的望着桥上相拥在一起的两人,神色异常的冷峻。

    “大哥,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云姐怎么会,怎么会是……”

    站在男子边正为男子打伞的黑衣男子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上去做什么?她一开始就是警察,是我疏忽而已,到底还是太容易轻信了她。”

    沙哑而冷漠的声音传了过来,表倒是显得平淡的。

    “大哥,那帮兄弟一直喊着要替你报仇,尤其是阿豹,您今天之所以弄成这个样子,都是这个女人给害的,我们不能这么放过她。”

    边上另一个满脸凶神恶煞一样的男子有些愤怒的等着桥上那两道影,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是的,高大拔的男子正是黑崎本人。

    清明节到了,他每年都会回来祭拜祭拜他的母亲,所以赶着这几天,他也就回来了,倒没有想到竟然会这里遇见了慕煜北跟姚云舒。

    不得不承认那样的一个男人很优秀,足够匹配她了,他也曾经跟这个慕煜北打过照面的,这个男人不输给他啊!

    “够了,什么也不要说了,她,兴许不欠我什么。当年在青石巷跟红帮那一战,她为了救我差点没命,算我一直都在欠着她的。”

    黑崎的语气很是平静毫无波澜的,仿佛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了。

    “可是,大哥,要不是因为他,我们的地盘也不至于丢了!她明显就是有目的的接近您的,这些警察最可恨了,我们黑道上的事本来就是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各走各的,是他们自己非要管着我们的!您看看我们之前到哪里那些警察不是巴结上来,甚至还用警车为我们开道的?可是偏偏这锦阳城的小警察就是那么的不识趣,有时间不如多多看看自己内部吧,连自己内部的明争暗斗都搞不好,还说什么管别人的事,就像之前的托马斯,还动用军队的人了,还不是照样没有办法将托马斯本人抓住?要我说,他们那些所谓的警察还有军队什么的,不过都是养一群蠢猪罢了。”

    那男子丝毫不掩饰对警方的厌恶,一边说着,还一边鄙夷的在边上吐了一口唾沫。

    “阿兴!不要乱说!或许,云姐跟那些人不一样!不然,那次在医院,她也不会放大哥离开!”

    撑伞的男子皱着眉头望向了那个男子,有些不赞成了。

    “去!警察还不都那个样,大哥,我知道您是看上了那女人,您看您又不是受虐狂,为什么会看上这样的女人,不过是有点小姿色罢了,比她漂亮上千万倍的女人我都能把她给您找来,我们的大嫂不能是这样好不知趣的女人,依我看,我们堂里随便找一个女人就能赶得上她了,像小霜,小雪她们就比她好多了。虽然手跟胆量都没有那女人好,可是……唉,好吧……我承认,她是比较优秀,是比较好看一点,是很让人有征服的**……哦,不是,不是,大哥……我的意思是,她确实是有让大哥征服的**……”

    “阿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那男子还没有说完,边上撑伞的男子立马就给了他一脚,还一边很是担心的望着黑崎那突然森冷下来的脸色,惊得后背出了一阵冷汗。

    看着男子的眼神,那个叫阿兴的男子才愣了一下,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才发现了黑崎那双冷冽的眼睛,当下就是吓了一跳。

    “大哥!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唉,大哥,好吧,我也承认,云姐确实是我见过最适合做大嫂的人,可是,很不幸,她是警察!大哥!警察跟黑道大佬是不会有结果的,虽然这听起来很是很是残忍,可是这就是事实,这个事实您必须得给我接受的,我是说……”

    “好了,阿兴,你就别再说了,再说是不是又想跟大哥吹你那一段恋史了?你自己还不是一直被甩从未被临幸的吗?你根本没资格跟大哥说这些,大哥会有自己的打算跟自己的想法,大哥才不像你这么笨的,好歹大哥也是高富帅,再怎么不济也还是能遇到一个能够匹配的上的女子,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大哥一定会替我们找到一个更加优秀的大嫂,大哥,你说是不是?云姐既然已经嫁给了这欧冶的慕董,那我们也不需要惦记着她了,Z市的美女遍地都是,大哥,你就放心吧!”

    “是啊,大哥,您别太难过了,这女人不属于您的,不值得您为她这么劳费心思。”

    ……

    “你们说够了没有?”

    冷冽带着一股寒意的声音悠然响起了,让两人都吓了一跳。

    黑崎已经将视线拉了回来了。

    “明天祭拜完事就马上返回Z市,让阿豹回来,不要让他再给我闹事了。”

    “是!大哥!阿豹就是容易意气用事,之前一直都说要给您报仇的,知道云姐是叛徒之后,就一直喊着要杀了她,幸亏我们即使的劝住了他。”

    “唉,大哥,您就甘心这样退出了黑三角吗?那里可是我们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地盘,那些子虽然您进去了,可是我们到底还是保住了我们的地盘,就这样放弃了,我感觉有些不明智啊大哥!”

    阿兴皱着眉头道。

    “你以为长久这么混下去会有什么好处?树大招风,早在之前我就已经想将我们手头的产业漂白了,现在Z市的市场也打通了,这些年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给兄弟们一个光明正大的份相信也是大家最想拥有的。说来还是需要感激她,自古黑白两道就是对立的,这事也不能全部怪她。这事就到此为止了,不要再提起。黑三角我是不打算回去了,以后我们就在Z市定下来吧,公司的事也稳定下来了,努力这么多年,想来也就是为了这一刻。以后就好好工作,都给自己找个媳妇,好好过子吧。”

    黑崎说完,便转朝车里坐了去。

    “大哥!”

    “什么叫好好过子?您不让兄弟们跟着你了吗?”

    “就是!大哥!您这什么意思呢?”

    两人一听到黑崎这话,当下就急了,连忙迎了上去。

    “省些力气吵,你们的职位在公司并不是轻松的职位,等回去欧阳那里看看吧。开车!”

    黑崎落下了这么一句,便让司机开车了。

    ------题外话------

    又是一年的中秋节,老云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合家幸福,生活越过越好!

    推荐朋友紫菱衣新文《豪门婚色:妻撩人》

    一场游戏,她成了他报复的对象

    一场谋,原本的未婚夫却牵着养母妹妹的手走进礼堂

    但是,嗜血冷,残忍如地狱修罗的他又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喜欢另一个男人。

    夜,黑暗,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解开她上的衣物扣子,无视她的脸上的痛楚

    “乖——”低沉的嗓音带着感的磁,却带着不容反抗的语气

    冉依颜绝望闭眼,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

    ,深虐。真,专一,霸宠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