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 上门提亲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要是往常,慕思雅听着南宫逸这话,或许还是不会相信的,然而在此刻,看着他眼里抑制着的深,她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不去相信。

    于是,她只能收回了眼神,默默的低下头去……

    而南宫逸则是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冷峻的脸上那道喜悦的感觉很是浓郁。

    慕思雅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那枚漂亮的钻戒,感受着它带来的浅淡的微凉,脸上也刷过了一道笑容,任由着南宫逸抱着自己,良久之后,那只闲置的素手才轻轻的环上了他那健硕的腰肢,往他的膛靠了去……

    而这时候,那群可的小天使又整齐的排成了两排,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着那小烟花不停的挥舞着,绽放的烟花好像一串串美丽的流星,将两人几乎环绕住了,天籁般的童声响起了,小天使们唱着圣诞颂歌眨着美丽而清澈的眼神望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

    那场景很是让慕思雅动容,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慕思雅也没有忘记这场盛世烟花……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逸才小心翼翼的放开了慕思雅,幽蓝色的流光之中,他忍不住弯下腰,在慕思雅的额上印下一吻,然后才拉着她往主座上走了去,而那道幽蓝色的光线也跟着他们移动。

    慕思雅这时候才看到,主座上巨大的盘旋凶猛的飞鹰之下,已经摆上了两个位置,中间隔着一张小小的案几而已。

    南宫逸拉着她走了上去,在位置前停下了脚步,慕思雅有些疑惑的望着南宫逸,幽幽的开口问道,“怎么……”

    “坐吧,给你看样东西,是你当年十八岁的时候跟我们说过的最想得到的礼物,一直都没忘记,现在为你实现这个愿望应该还来得及。”

    南宫逸指了指自己旁的位置,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去。

    闻言,慕思雅不由得愣了一下,望着南宫逸已经朝那位子坐了下来,她硬是思量了好一阵子才移动步伐,慢慢的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偏过头望着南宫逸,只见他也正深深的望着自己。

    收到了慕思雅的眼神,南宫逸才淡然一笑,视线一转,往前方望了去。

    幽蓝色的微光之中,有那群小天使手里不断飞坠的流星,突然间,只听到一声响,慕思雅便看到无数的星星像一道道银色的线朝她飞了过来,顿时,沉寂昏暗的大厅内不断的有星星跟烟花划过,仿佛一场异常绚丽的流星雨,五颜六色的,细小的星星不断地在旋转着。

    慕思雅恍惚之间响起了记得当年,也就是她十八岁的生的时候,她曾经这么说过,要是能站在绚丽的烟花之下,看一场惊心动魄的流星雨,那该有多好。

    记得那时候,因为在慕思雅生的前一天晚上,听说会有流星雨,所以那天晚上慕思雅就等了整整一个晚上,直到自己的生过去了,也仍然还是没有见到所谓的流星雨,那个生,慕思雅说是过得最没有意思的,之后也很少会过什么生了。

    当时在场的,当然就是锦阳城三少了。所以南宫逸自然是记得这些话的。

    望着眼前这一幕,慕思雅当下就惊讶了,很是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望着南宫逸,红唇微张,可是却是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良久过去,慕思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都记得……”

    “嗯,在我的记忆里,唯一能记得住的女人的事,恐怕也就是只有你这么一个,你说的能不记得吗?”

    南宫逸说着,大手也伸了过去,紧紧地抓住了慕思雅搁在案几上的素手,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然后才转过头去,继续观看着那么一场盛世烟花。

    感觉到他那暖暖的温度从手心传了过来,沐浴在这样灿烂的烟花之中,慕思雅一时间竟然感觉有些喉咙梗塞得厉害,迷茫之中,她悠然转过头看着向了南宫逸,然而,却只能看到他那冷峻的侧脸,素手被他抓得很紧很紧,而那些漂亮的小星星也是离自己那么的近,那么的近,有那么一霎那间,慕思雅怎么就感觉看到了幸福的曙光呢?

    “谢谢你,南宫逸。”

    慕思雅沉默了良久,终于还是这么开口了。

    “我不喜欢你跟我说谢谢,其实该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但是我不会跟你说。我希望我们还是能够像以前一样,即使一起了,你还是能感觉很自然轻松。”

    南宫逸那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

    “跟你一起我还能轻松自然么?你想想你哪一次不是欺压着我?不过,往后你要是还把我当成佣人一样使唤着,我随时可以不要你了。”

    慕思雅欣然一笑。

    “我把你当成女王一样供着,不过,在外面好歹也得给你男人留点面子,你也答应我不要再别人的面前损我,这事你可没少干了我的夫人。”

    南宫逸揶揄了瞥了慕思雅一眼,一把拉过慕思雅的素手高大的子一偏,又是吻了一记才放过。

    一听南宫逸这么一个称呼,慕思雅顿时脸上一,洁白的脸上不自觉的飞上了两朵红云,有些羞赧却故作镇定的冷眼瞥了南宫逸一眼,淡然道,“谁是你夫人了?戒指虽然上了,但是我还没有跟你登记结婚,法律上还不算是你的妻子,所以我随时还有反悔的余地!”

    慕思雅此话一出,南宫逸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此此景,这女人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大煞风景了!

    “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觉得我们或许打铁趁好了,不然现在马上去民政局?”

    南宫逸眯着眼望着慕思雅,那眸光有说不出的深邃。

    “我,我们……”

    慕思雅不知该如何作答,只能瞪大眼得看着南宫逸。

    “瞎紧张什么?到这一步了自然也不会放你走了,今天就暂时先放过你,不过这事还是尽快办的好,免得夜长梦多,你的子我很了解,而且,我也没有多大的耐心了,我的耐心几乎都被你磨光了。好了,不要想太多,我们看烟花吧,你一直期待的场景……”

    那一天早上,就在南宫逸的别墅里,慕思雅很幸运看到了一场绚丽的烟花,听着孩子们的那天籁般的歌声,慕思雅第一次觉得原来自己也是喜欢这样的小浪漫,不过,对她来说,也许就是这么一段就够了,在今后的子里,她都可以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来怀念这么一刻。

    慕思雅最后还是没能控制住的,起往不断飞坠的流星雨之中走了去,仰着头望着那漫天绚丽缤纷的烟花,好久好久,一动不动的,直到南宫逸也迎了上来……

    那天,南宫逸带着慕思雅将整个别墅都逛遍了,还去后山看了枫林,别墅的后面是一座山,就跟翠园那边差不多,不过这里的山上种满了枫林。

    “姑姑喜欢枫叶,我姑姑流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体就一直不是很好,爷爷就让她在这里休养。因为担心姑姑会闷得慌,所以就让人在山上种了很多的枫树,每当冬天一到,这里便是漫山遍野的火红,这里的秋意不浓,所以要想看到这样的景色,也只能等到入冬,而且这里的气候稍微偏暖,空气很好,很适合休养。”

    南宫逸站在二楼那宽大的落地窗前望着山上那一大片火红,浅淡的夕阳的余韵折而来,给这片美丽的枫林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圣洁而美丽。

    “姑姑?我好像从来都没听你提起过。”

    慕思雅有些惊讶的望着南宫逸。

    “她走得很早,之前只在这边住过一段时间,后面就跟爷爷去了海外了。”

    南宫逸解释道。

    “是不是就是那个房间里的那幅油画?油画里的那个看起来很漂亮很和蔼端庄美丽的女子就是她吧?看着跟南宫伯伯有些像的女子?”

    慕思雅偏过头,望着南宫逸,眼底很是疑惑。

    闻言,南宫逸点了点头,吸了口气,眼底流淌着浅淡的忧郁,这样的南宫逸是慕思雅还不曾见到过的。

    “嗯,正是她。她跟姑丈伉俪深,她离开之后姑丈也仿佛丢了魂似的,没多久也追随她而去了,那时候,我也还很小。她生前很喜欢这里的枫林,不管怎么样,每年到这个时候,她都会回到这里小住几,看看这里的枫林,房间里的那些画都是她亲自画的,她是一个画家,原本就一直想出去旅行,一边实现自己的边流浪边用自己手里的笔记录下这些美好的一切,可是当她遇到了姑丈之后,她便只能放弃这个梦想了。”

    南宫逸的语气很是深沉,不难从里面听出他那淡淡的沉郁。

    “她一定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而且,她一定也很你姑丈。”

    慕思雅抬起那淡淡的眼神,望着眼前那么一片美丽的枫林,神色不有些恍惚了起来。

    “姑丈也得很深,姑姑原本就是一个不羁的流浪人,因为不堪家里施加的压力,不惜放弃了家族继承权,一个人到处去流浪,她原本也是一个生活得很艰难的人。那时候,爸爸根本就无暇家族里的事,自己闯黑道去了,所以,姑姑就是家族内定的继承人。因为婚姻的束缚,姑丈时常会感觉对不起姑姑,可是姑丈心宽似海,将这一切都包容了,所以他们一家人都过得很幸福,爷爷他们也是很疼姑姑,姑姑离开之后,大病了一场,所以从此以后大家都不会再提起姑姑了,是担心提起她之后,大家都会难过。”

    “你很她吗?”

    慕思雅看着南宫逸那沉郁的眼神,不住问道。

    南宫逸吸了口气,很沉重的点了点头,“她算是我的启蒙老师吧,不,应该说,她是我们三个的启蒙老师,其实你哥哥也认识她的,还有东方谨。东方谨那画工就是跟她学的。阿雅,其实姑姑的子有些像你,之前你哥哥跟我说让我带你来这里,我还一直回不过神来,后来很仔细的想了很久,才明白你哥哥的用意,他说,你一定会喜欢上这里。”

    南宫逸说着,又是忍不住转过头来,低下头深深的望着慕思雅。

    “嗯,这里很好,很安静,环境也很不错,其实我一直都喜欢这里,记得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还羡慕了好一阵子的,感觉好像那城堡一样,我喜欢这里的氛围,文化的气息很浓郁。我书念得不好,可是我还是欣赏这样的书香感觉。而且,我忽然间觉得,你的姑姑一定也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女子吧?”

    望着那渐渐的往山下沉陷而去的暖暖的余晖,慕思雅的黑瞳里隐隐约约的燃起了一丝淡淡的微光……

    南宫逸沉默了,望着透过那微凉的玻璃窗望着外面的天地不一会儿就变得灰茫茫的一遍,南宫逸心底没由来的竟然也感觉有些落寞了起来,每次想起这事,他心里都会感觉一阵难受,而且,每次提起她的时候,慕煜北跟东方谨在的话,也总是会开始沉默不语。

    不知道思量了多久,南宫逸才回答道,“嗯,她是一个很聪慧的女子,教会了我们不少的事,对我们的影响很深。可惜,她走得太早。”

    感觉得到他上的那道隐忍的忧郁,慕思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思量了很久才缓缓的伸手过去,轻轻的拉了拉南宫逸的衣袖,清淡的声音穿了过来,“别太难过,那些事都已经过去很久了。”

    南宫逸吸了口气,闭上眼睛缓和了好一下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恢复平静了,转过头望着慕思雅,大手抓住了慕思雅拉着自己衣袖的素手,不一个用力的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去。

    “嗯,都过去了,但是确实也有过很多美好的回忆,阿雅,你是之后除了我妈妈之外,第一个走进这里的女人,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南宫逸那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慕思雅。

    慕思雅不一愣,幽幽的望着南宫逸,呐呐道,“什么意思?什么意味着什么?”

    “也许是一早就注定好了,怪不得爸妈一直都直接将你看成我的媳妇了,想来,应该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他们知道姑姑对我的影响很深,你能进入这里,在他们眼里也许就是说明了那么一件事,不过,现在,我很高兴他们能那么想。”

    南宫逸说了这么一段深奥的话,慕思雅感觉自己听得都不是很明白。

    ……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了,一片片黑云袭来,将那道灰茫茫也尽的驱赶笼罩了,广袤的天地间顿时就沉郁了下来,那一片火红也慢慢的淹没在黑暗之中,点点燃起的稀疏的亮光是来自于通往山上的小路两旁的小路灯,不是很明亮,但是慕思雅看着却是很温暖。

    慕思雅缓缓的将视线从窗外给收了回来,看着旁边依然还现在沉默之中的南宫逸,静默了很久,才幽然开口道,“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这里回到公寓那边还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你要不要送一下我,你还没吃饭,本来今晚家里还说给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的,嫂嫂却……”

    是的,刚刚云舒直接来电话说让她好好跟南宫逸处着,他们就不打扰他们了,今天好像有新开张的酒楼,他们赴宴去了。

    慕思雅当然知道这话就是敷衍她的,目的就是撮合她跟南宫逸,他们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

    要说在之前的话,慕思雅还觉得有些反感,然而现在,慕思雅竟然也能够很平静的接受这件事了,隐约之间,心底似乎还带着一分若有若无的期待。事实上,她跟南宫逸的这段磨合,已经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从琉璃小岛回来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她的心思也是从那时候起就一直都很复杂纠结,直到之前都还是感觉很是烦躁不安的,而现在,下了决定之后,反而还觉得好了很多了。

    “阿雅!”

    南宫逸一手拉住了想提步离开的慕思雅,慕思雅便是那么措不及防的往他的怀里栽了去,脑袋撞上了那坚硬的膛,让慕思雅感觉额头一阵疼的。

    “今晚留下来吧,我已经让他们准备了自己中意吃的好菜,房间跟衣服也都准备好了,今晚我想跟你看一场电影,长这么大,还没约过女孩子看电影,现在我倒是想跟你一起看看。”

    南宫逸的语气很诚挚,眼神带着满满的期待。

    慕思雅一愣,看着南宫逸着充满期待的样子,倒也不忍心拒绝,沉默了好一下子,才低声的开口道,“陪你看电影可以,可是我还得回去,比赛的资料我落在那边了,明天开会要用到……”

    “我让他们送过来,放心,我会给你帮忙,知道你最近为这事烦忧,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些资料,可能派得上用场。”

    慕思雅的话一落,南宫逸立马就开口了,声线低沉中带着些许隐忍的急切。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