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胎教趣事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回到翠园,已经差不多十点了,慕煜北自然很是积极的给云舒找衣服放好洗澡水伺候她洗好了澡,再给她那受伤的手换好了药,之后自己才不紧不慢的收拾自己。<-》

    当慕煜北执着一张大毛巾擦着那一头抖擞的半干的墨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云舒已经靠在头,手里捧着一本书正在慢慢的翻看着了。

    慕煜北狠狠的擦了几下头,然后将手里的毛巾往门旁的桶里一扔,几个大步走了过去。

    “看的什么书?”

    低沉而柔和的声音响起,惊醒了正在专注的看书的云舒。

    云舒悄然抬起头,只见男人正披着一黑色的睡袍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双修长的手正在不紧不慢的系衣带。

    “当然还是好书了。”

    云舒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合上了手中的书本,往柜上搁了去,一边继续道,“帮我把橄榄油从抽屉里拿过来,就在最上面那个抽屉。”

    慕煜北皱了皱眉,漆黑的眸子扫了桌面上的书一眼,才发现这女人竟然看起诗歌来了,这不是奇迹了么?以往不是看什么犯罪心理学就是案件分析案例!

    慕煜北弯腰,一把拉开了抽屉,果然里面找到了一瓶橄榄油,有些诧异的望着云舒,“这东西干什么用的?”

    云舒瞥了他一眼,将自己的子往另一旁挪了挪,慕煜北于是也在空位上躺了下来,将手里的橄榄油递给了云舒,黑眸微缩,紧紧的盯着云舒。

    “别这么看着我,是妈让我擦的,说以后可以防止妊娠纹,不然以后等宝宝生下来之后,肚子长了几十条黑纹,你就会嫌弃我了,往后几十年的时间里,你要面对我这么一个黄脸婆,我都没信心你会能承受得住,到时候,你要是也学别人找年轻漂亮的小秘书,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云舒这会儿倒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了,一边说着,一边瞪着慕煜北。

    慕煜北一把将手里的东西收了回去,有些沉的扫了云舒一记,语气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了,“胡说什么?整天脑袋里就想着这乱七八糟的事,我这辈子除了栽在你手上还能有哪个女人有这个本事?”

    男人的脸色有些沉,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云舒那睡袍的衣带,然后认真的看了一下瓶子上的说明,这才开始慢慢的给云舒将橄榄油抹上。

    “宝宝长得真快,才两个月不到不见,小家伙都这么大了。”

    慕煜北摸了摸云舒那凸起的肚子,脸上的沉立马就褪去了,这会儿竟然还唇边含着笑。

    云舒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我以为你都把他给忘了。每次打电话回来都没见你问候一下宝宝的况。”

    “问他有什么用?问候他妈就行。”

    慕煜北不以为然道,“况且他也听不懂!”

    “你要经常跟他说说话,不然他以后都不认你了,你看看我之前几乎每天晚上都跟他说话,他现在都认得我了,你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

    云舒蹙着眉,眨着那明澈的眸子淡淡的望着正在给她的肚子上橄榄油的慕煜北,眼底的希翼的很是浓郁,看得慕煜北都有些不忍心拒绝了,只好上好了橄榄油之后,才低声的回道,“之前不是一直在外面吗?”

    “那只是你的借口,你看了那么多准爸爸手册,难道都是白看了不成?等到以后宝宝跟我亲了,你就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吧。”

    云舒收回了眼神,稍稍挪动了子,轻靠着头,低下头,双手轻轻的摸着那凸起的小腹,眼里充满了温柔,轻柔而沙哑的声音宛如一曲清幽的曲子。

    “宝宝,宝宝起来了,妈妈给你讲故事念念席***诗歌了,起来了,嗯?”

    云舒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去,肚子里的宝宝立马就踢腿翻了,云舒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肚子里的宝宝正在欢腾着,很高兴自己的妈妈给自己讲故事念诗歌一般。

    云舒心底顿时就柔软无比了,哪里还管宝宝他爸,素手往枕头底下一拉,很快就拉出了一本席慕容的诗集,清冷动听的声音也继续响起了,“妈妈给你念念席***《乡愁》好不好——

    故乡的歌是一只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

    一首诗念完,肚子里的小家伙闹腾得更厉害了,云舒低着头都能看到了自己的肚子那

    凸起一下一下的样子。

    而这时候,云舒忽然感觉到什么似的,下意识的偏过头朝慕煜北望了去,只见那货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了望她,继而又望了望她的肚子。

    “它……它竟然听得懂你的话!”

    慕煜北不敢置信的开口道。

    看到慕煜北那表,云舒心里一阵得意,笑道,“当然了,因为我每天都跟他说话,他现在已经认出我的声音了,像你都不跟他说过话,他自然不搭理你,是不是啊?宝宝?我们不搭理爸爸。”

    云舒说着,又低下头,轻声的对着肚子里的宝宝开口道。

    而,果然,云舒这话一落,肚子里的小家伙又闹腾了起来。

    慕煜北这下的眼神更是闪闪发光了,好像单纯的小男孩碰上了什么稀奇的玩意了!赶忙将手里的橄槛油往柜上一扔然后朝云舒爬了过来,低沉的声音里有些隐忍的兴奋与紧张,“我不信,我来试试!”

    云舒欣然一笑,轻轻摸了摸那圆圆的小腹,笑道,“不信你就试试呗。”

    慕煜北一把将云舒揽在怀里,一只大手摸上了云舒那凸起的小腹,低沉的声音轻柔的不像话,“宝宝,爸爸来了,有没有听到爸爸跟你说话,听到了就赶紧给我吱一声,踢踢你妈妈,快点!”

    慕煜北的声音落下去很久,都没有感觉到宝宝有什么反应,于是又不死心的再重复了两次,果然,云舒肚子里的宝宝依然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他睡着了!”

    慕煜北下了结论,脸上充斥着一道挫败,像一只斗败的公鸡,看着有些沉郁便是了。

    看着他这样子,云舒不一笑,道,“他不会睡那么快的,这会儿,可能要到十二点甚至一点才会睡,你之前不跟他说话,他听了你的声音当然不会搭理你,你看我的!”

    云舒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微凉的素手覆在了慕煜北的那只大手上,然后低下头,轻声的开口道,“宝宝,宝宝,爸爸在跟你说话呢!你快点动一动呗?”

    云舒的话才刚刚落下去,慕煜北就感觉到宝宝正在云舒的肚子里闹腾了,那漆黑深沉的眸子里顿时闪烁出了一道道灿烂的流光……

    云舒抬起头一看,竟然看到慕煜北这货正用一种羡慕瞎了的眼神看着她……

    “你以后要多跟他说说话,他就搭理你了。”

    “那我以后天天跟他说话!”

    慕煜北并不灰心,当下就坚定的开口道,“宝宝,以后,爸爸来给你讲故事,就讲爸爸跟一块蠢木不得不说的故事!”

    云舒,“……”

    慕煜北一手抢过了云舒手里的书,开始给宝宝念诗了……

    念了几首之后,就没有继续往下念了,而是有些诧异的望着云舒的肚子,那疑惑的眼神看得让云舒一阵蹙眉的。

    “怎么了?”

    云舒问道。

    “你说宝宝不会是男的吧?不然他怎么这么亲他妈?”

    慕煜北疑惑的望了望云舒的肚子,然后又抬头望向了云舒。

    闻言,云舒顿时也蹙了蹙眉,“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某北回答道,“当然!”

    说着便都对着云舒的肚子低柔道,“宝宝,快说,你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要是你是男宝宝,你就踢一下,要是女宝宝就踢两下,乖,来,告诉爸爸。”

    这样也行?云舒挑了挑眉,扫了慕煜北一眼,也低下头,摸着宝宝,轻声道,“宝宝,告诉爸爸妈妈你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宝宝?”

    语落,肚子里的宝宝又是一阵伸手踢腿的。

    “这么多下?到底是男是女?”

    慕煜北的俊眉拧紧了。

    “好了,等宝宝出来就知道了,你去书房的书架上第三层左手边那里,拿那本一千零一夜过来给宝宝讲故事吧。”

    ……

    结果,那天晚上,慕煜北,伟大的慕董终于做了一回合格的准爸爸,给宝宝讲了半夜的故事,不,是念了大半夜的故事,而且大半夜的,你还能听到这样的对话:

    ‘舒儿,宝宝的头在哪里?’

    ‘宝宝为什么不动了?’

    ‘在听着你讲故事。’

    ‘喂,慕煜北,我想过了,以后我们的孩子要是男宝宝就叫慕小北,女宝宝就叫慕小舒吧?’

    ‘就你这样的智商也就只能取这样的名字了,小名可以这么叫。’

    ‘我也不见得你的智商能有多高!’

    ……

    ——《假戏真婚》——逐云之巅——

    第二天一大早,云舒仍旧很早就起了,跟慕煜北简单的用完了早餐就去了机场,今天是冷振离开锦阳城的子。

    云舒并不知道怎么样劝慰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因为能做的,她都已经做了,也许诚如冷振之前所说的,他跟姚梦诗之间也许就是一个永远也打不开的死结了。

    “好了,都别送了,就到这里吧。”

    苍老的声音响起,冷振终于停住了脚步,转过看着慕煜北跟云舒。

    “爷爷……”

    云舒哑着嗓音低低的喊了一声,“您到那边自己要小心一点,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东西都要打点好了。”

    “放心吧,爷爷不是小孩子,这些我都明白。”

    冷振笑了笑,看着慕煜北跟云舒的眼神都是很柔和很慈祥的。

    “阿北,冷氏这个烂摊子就交给你了,安藤会协助你的,辛苦你了。”

    冷振望着慕煜北,眼神很是平和。

    “爷爷请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让冷氏更上一层楼。”

    慕煜北保证道。

    “好,谢谢你。还有,木木,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谢谢你最后还是原谅了爷爷,谢谢你为爷爷所作的一切。”

    “爷爷说什么谢?该说感谢的人,应该是我,我理解您。到那边散散心也好,等过一段时间这边稳定了您再回来吧,我跟哥哥都会继续努力的。我相信总有一天,跟父亲会原谅您的。”

    云舒拉住了冷振的衣袖。

    “唉,原谅自然最好,但这事终于还是不能勉强的,爷爷知道你希望看到我们一家子团圆,但是有些错误犯下了,或许它就再也没有改过的机会了,趁这次机会,我也想好好的静一静,很多事需要理清楚了,忙活了大半辈子,现在忽然可以松懈下来,感觉真的不错的。爷爷老了,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活了一辈子,经历过的事也不算少,酸甜苦辣也都尝遍了,总该知足了。”

    冷振坦然笑了笑,苍老的眼神很是平静,没有了之前的沉郁。

    云舒听着冷振的这番话,却感觉心底很是难受,“爷爷,其实您可以不用走的,我跟北还有哥哥嫂嫂他们会经常过去看您的,您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安叔叔跟我说了,您的体也不是很好。”

    “木木,我心意已决,你也不用劝我了,爷爷也有自己的事要办的,就当作静心休养吧。广明寺的方丈跟我很熟,他一直邀请我过去跟他一起饮茶下棋,修禅一段时间,静静心。你们有时间也可以过来看看,我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应该都是住在广明寺的。”

    冷振那平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有,木木,过去的那些事你就让它过去吧,就不要再去想它了,明天还要继续啊,你跟爷爷一样,都是习惯活在回忆里的人,太懂得感恩了。可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爷爷希望你能活得自私一点,这样,你都不会那么辛苦,阿北也不会那么累。多关心真正关心你的人,不要总忽略他们的感受。有些东西,你该放弃,那就不要紧握双手了,果断的放手吧,人的一颗心就那么大,它装不了那么多的东西,你总得定时的清理它的。”

    冷振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眨了眨眼,朝机场外面的玻璃窗望了去,只看到外面是蔚蓝晴空一片,眼底闪过了几道星光一般的光芒,“我这一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事,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倘若我心如止水,没有上谁的话,如今,这一切都会不一样。我倒宁愿我活得自私一点,好好的做我的冷家大少,何苦去碰这东西?好了,多说也没有什么意思,这封信替我交给你吧,替我祝她幸福开心到老。”

    不知何时,冷振手里已经出现了一封信。

    云舒双眸有些迷蒙的望着冷振,喉咙处传来的一阵苦涩让她不住合上了眼睛,吃力的将眼底的灼了下去,一步上前,轻轻的抱住了冷振,声音沙哑带着些许的苦涩,“爷爷,您放心,我都明白。上一个人没有错的,不管怎么样,我跟哥哥都是您的孙子孙女,以后还有您的曾孙曾外孙,您还有我们的。您到那边之后一定要注意保重体,我跟北还有哥哥嫂嫂有时间一定会过去看您的,对了,嫂嫂还有两三个月就要生了,您到时候一定要回来,还有您的曾外孙……”

    “好,到时候会争取回来的,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进去了,你们都回去,回去吧!”

    冷振拍了拍云舒的肩头,苍老的脸上也有些不舍。

    最后还是慕煜北配合的将云舒拉住了,一把拥在怀里,冷振才能脱

    “我走了,你们保重。”

    “爷爷,您也保重!”

    慕煜北点头应了一句。

    这时候,冷振才从慕煜北手里接过了行李袋,缓缓的朝安检口走了去……

    云舒落寞的站在空的咖啡厅的天台上,看着冷振乘坐的飞机冲出了跑道朝蓝天上飞了去,好久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了。

    “该回去了,别看了,这地方有些冷,几个月之后就能再见面了,担心体。”

    一个低柔而略带着责备的声音从后传了过来,紧接着,一件洁白的外也轻轻的披上了她的肩头。

    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吸了吸鼻子,一边拉着自己肩头的外,一边偏过头朝后的男人望了去,声音清凉而沙哑,“他走了,带着疲惫而委屈,带着孤独与不谅解,我想,他这一辈子,肯定都是一直活得很累的。为什么相的人总是不能在一起?为什么彼此之间总是误会幽怨重重?为什么相的人之间总是存在着太多的计较与不谅解?大家一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不好吗?”

    云舒星眸暗淡染着一片迷蒙,幽幽的望着慕煜北,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傻瓜,我们很相,我们还不是在一起了吗?这个世界并不存在什么真善美,就更不用说,一份感里面若是夹有太多的杂质,那么它就很难再继续下去了。而夹在爷爷之间的杂质并不是很单纯的杂质,你尽力了,大家都尽力了。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里负担了。”

    “我只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而已,孤独的滋味,也许你不会明白的。我曾经在那样暗淡无光不见天子里一个人挣扎了很多年,所以我对这样的感觉很敏感,那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感觉。算了,不说了,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我们回去吧。”

    云舒抬起手,想轻轻的擦掉了眼角的泪光,然而却被慕煜北一把拥进了怀里,低沉的声音伴着十分感的温柔,“嘘!别哭,我看看,你最近太哭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当心我们的宝宝生下来也变成了一个充满了忧郁的宝宝了。”

    “他又没有看到我在哭!”

    慕煜北越是给云舒擦眼泪,云舒那么豆大的泪珠就落了下来,然而,也就是那么一颗晶莹的眼泪而已,落在慕煜北的手背上,灼无比。

    就是掉了那么一颗滚烫的泪,云舒便已经偏过头去,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心平息了下来了,绪缓和了不少,但是喉咙里的苦涩依然还在。

    “宝宝,宝宝别睡了,踢一下你妈妈这个哭鬼。”

    云舒的话一落下去,慕煜北便从后环住了她,略微偏过子,弯下腰,大手覆上了云舒的肚子,低沉的开口道。

    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云舒肚子里面的小家却仿佛听到了慕煜北的话似的,闹腾了起来。

    感觉到肚子里面的动静,云舒这时候脸上的沉郁才渐渐的散开了,素手轻轻的抓住了慕煜北的大手,默默的感受着宝宝的存在。

    “我好期待宝宝的到来,他要生下来了,陪在我们的边,我们一定会过的更开心。”

    云舒很是希翼的抬起头望着慕煜北,淡淡的开口。

    “嗯,自然,那时候,我们可都算是升级了,不,应该说现在都已经算升级了。等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一定会说服爷爷,让他回来陪着宝宝,还有你,我们一家人,最后肯定能在一起。”

    慕煜北的语气很是轻柔,然而,那沉寂的黑眸之中却是充满了坚决。

    云舒点了点头,低声道,“嗯,一定会的。”

    “我们回去吧,这里冷的,着凉就有得你受的。”

    关切的语气容不得云舒拒绝,说着已经拥着云舒朝出口走了去……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