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秋后算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包间内,慕思雅早就准备好了饭菜了,一看到云舒跟时纤进来,便直接让服务生上菜了,没一会儿,桌上便摆满了一桌子的菜,很是丰盛。<-》

    四人很是融洽的用着餐,慕思雅对时纤很是好奇而且也很是友好,布诺斯也时而说一两句幽默的话,一顿饭下来,倒也是相处很愉快。

    晚饭过后,慕思雅也直接在帝都休息了,明天这边还有些事呢,然而云舒让时纤进去房间好好泡个澡,然后也撤了,她回了翠园,因为忽然想起了有些东西明天还是要带过去的,所以只能连夜赶回了翠园。

    回到翠园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云舒简单的冲了个澡,然后便开始收拾明天的资料,被她关了机直接扔在包里的手机这时候也才想起来开机。

    然而,才刚刚开机,十几个来电提醒就出现在屏幕上了,都是来自于同一个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

    云舒怔怔的望着手机上显示的信息,清眸里流淌着丝丝的幽光,如同子夜里闪烁着的星光,忽明忽暗的,有些无奈的吸了口气,倒了杯水,一手拿着手机,缓缓的在沙上坐了下来,思量了好一下子,才动动手指,找到了写信息那一栏,飞快的编辑了几个字,然后很果断的给男人了过去……

    黑夜似乎变得有些漫长了起来了,自打慕煜北离开之后,云舒的睡眠况似乎都不怎么好,可能是习惯了边躺着一个人吧,大半夜的下意识的往旁边缩着,才感觉到位置是空的,伸手摸了半天,才恍恍惚惚的想起来某人已经离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的事实,心底不暗暗的叹了口气,有些沉郁的翻过,收回手臂,脑袋变得异常的清醒了起来了,再也睡不着了,只好摸着自己那微微凸起的肚子,开始了妈妈跟儿子的对话:

    ‘儿子(女儿),你睡着了吗?你爸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醒来跟妈妈聊一下天吧,妈妈想找个人说话。’

    ……

    ‘你爸爸把妈妈惹不高兴了,但是现在好像是他跟妈妈生气。’

    ‘你爸爸希望你是个女儿,但是妈妈希望你是个儿子,都说儿子亲妈,你以后一定要跟妈妈亲一点,妈妈现在越来越拿你爸爸没有办法了,你以后得站在妈妈这一边。’

    ……

    后来,云舒似乎已经幻想到了以后的生活了,可是,她有点期待男人做爸爸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那个跟圣洁的光明神一样的男人要成一个小孩的爸爸,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形?无比的期待啊,想着云舒忽然都觉得自己有些血沸腾了起来,后来沸腾过后便感觉到一阵困意,这才又陷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天,云舒一大早就起来了,连早餐也赶不上吃了,梳洗收拾好过后,便匆匆的出了门直接奔帝都了。

    帝都这边,时纤也是起得很早,今天的她换了一干净利落的浅绿色夏季常服,秀也整齐的盘在脑后,露出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庞。

    两人在帝都用好了早餐,便直接去了军部。

    然而,被孟振凡之前那么一闹,布诺斯这边就算镇压得再努力,终于还是抵制不住悠悠众口,锦阳城又沸腾了起来了。各大媒体报社都对冷,姚,慕三家更是关注了,就像今天早上一样,欧冶集团大厦门口就齐聚着很多记者,同样,冷氏那边的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最近冷氏濒临破产的消息,姚家倒还好,因为军区大院这边那些记者是进不去的,姚梦诗跟云秀在家里倒还算平静,姚梦诗真是都不知道外面的事,心细的云秀之前早就接到了云舒的消息了,这几天的报纸都被她被收了起来了,这事吧,想来,还是暂时瞒着姚梦诗跟姚铮比较好。尤其是出门在外的姚铮,云卷云舒他们可都盼着这次他能够把那个女军医给带回来的。要是让他知道这事了,指定会有点什么小变故了。

    帝都今天早上其实也是围着一些记者的,不过都被布诺斯派人给疏散了,自然,很多媒体报社都是不敢轻易惹上欧冶的,不然,稍微的一个不慎,自己就有可能下岗了,他们自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冒这个险。

    “布诺斯,公司那边的况怎么样了?那些记者还在那里纠缠着吗?”

    慕思雅看着云舒跟时纤那车子离开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眉宇间浮起些许的担心,幽幽的开口问道。

    “阿雅小姐请放心吧,那边的况还算稳定,倒是冷氏那边有点麻烦了,少爷离开的时候有特地交代过的,让我们尽力帮助老总裁的。”

    布诺斯回答道。

    阿雅点了点头,“唉,哥怎么就扯上这事了?还好跟爸爸他们那边还暂时不知道,不然指定又要责备我哥了,尤其我我爸那人,向来注重声誉,当初他就是很不赞成哥哥接受公司的,要不是因为哥哥的体不行,想来我哥早就得跟他一样,做一个野蛮的军官什么的,虽然我哥也很喜欢那个职业,然而我始终是不太赞同我哥呆在部队里,他那子不适合,还是现在好。成了一个出色的商人,还遇见了我嫂嫂,如此便是幸福啊。”

    慕思雅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哥哥的。虽然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里,但是一点也没有沾染纨绔子弟的恶习,慕思雅这一路上走过来,受慕煜北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阿雅小姐放心吧,慕长会有分寸的。这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少爷之前早就做好了打算了,请相信少爷。”

    布诺斯是知道慕煜北全盘计划的人,但是现在他还不能说。对于冷氏这边的况,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么就必须要重新洗牌,全部掌控。这也是为了以后着想的,只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自己才能随心所的去支配。

    后面,慕思雅也只能是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那边的况怎么样了,南宫逸那王八蛋已经五天没有给他电话了,自己昨晚好心想关心一下他们拨一个电话过去,那货竟然关机!而自己又不敢跟自己的哥哥打听况,反正慕思雅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感觉这段子特别的难熬,心里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了,细细一想,其实也没有多出什么东西。

    布诺斯有些疑惑的望着慕思雅那愁眉紧锁的样子,最近似乎总看到她这么一个样子!觉得她有心思便是了!看来,也得找时间跟少爷汇报一下了。

    后来,布诺斯便回了欧冶集团,那边的事还很多,他必须赶在慕煜北回来之前尽力将事都给办好了,这样也少了一桩心事了。最近锦阳城很是不太平,就连布诺斯心里也隐隐约约的感觉最近似乎要有点什么事生了。

    “布特助!”

    布诺斯才刚刚走进办公室,便有人过来敲门了。

    布诺斯转过子一看,只见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就站在自己的门口,正是欧冶其中的一位副总,杨副总!

    布诺斯愣了一下,随即便反应了过来了,

    “杨副总!是你啊!快坐,快请坐!”

    布诺斯迎了上去,一边招呼着杨副总,一边给杨副总倒茶。

    “布特助真是客气了。”

    那位杨副总很谦和的坐了下来,虽然作为一个堂堂的欧冶副总,但是却一点也没有什么高高在上的感觉,是一位对下属非常谦和平易近人的上司,是一路跟着慕威远尹佩走过来的人,对欧冶忠心耿耿的人,慕煜北向来也器重他,是慕煜北的智囊团的得力干将之一。

    “看杨副总这么愉快的神,想必是冷氏那边有了消息了,况怎么样了?少爷也是非常的关注此事的,昨天还打电话过来询问进度了,现在锦阳城也不太平了,这事还是尽快办好妥当一些。”

    布诺斯笑道,很尊敬的给杨副总倒了杯茶。

    只见那杨副总微笑的点了点头,回答,“放心吧,我知道布特助所指的是何事,少爷交代的事,我一定会办好的。冷氏那边闲散的股权已经收购完毕,现在就剩冷振老总裁中的股权,还有他的女儿手中的那点股权了,而且,现在冷挽诗跟方子卿已经在跟我们的人谈了价格,打算将自己手中的股权全部卖掉,我让精算师算了一下,以现在的况,约摸七个忆就能将他们手里的股权买断,不过可能会有点小偏差,需要少爷指示。”

    “有劳杨副总了,我即刻给少爷电话,然后马上把少爷的指示告诉你。”

    布诺斯脸上闪过了一道喜悦,熬了那么久,现在总算有消息了!七个亿,应该也不算亏了,要是将冷氏拿到手,还有欧冶,那就绝对是锦阳城商业巨头啊!任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冷氏是锦阳城建筑的龙头,而欧冶在这一块上还没有挖掘,现在讲究什么多元化展,要是冷氏成功的纳入欧冶名下,那么,一个商业帝国就出现了!这可是布诺斯一直都想看到的甚至是梦寐以求的事啊!

    对于慕煜北来说,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愉快的早晨!

    东方谨跟南宫逸他们现他脸上持续的那道浅淡的微笑已经不止几分钟了,几乎就是以小时计了!这昨天还一脸沉冷冰的离开回去睡觉,怎么今早起来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笑得眉飞色舞的!

    “北,这个月欧冶进账翻了三番了?”

    南宫逸挑了挑眉望着脸上依然还挂着微笑的慕煜北。

    “月底才有进账。”

    东方谨好歹也是欧冶的一位副总啊,当然知道欧冶的况了,很好心的给南宫逸解释道。

    “昨晚梦到跟哪个女人做了?”

    南宫逸很是邪恶的开口,笑得一脸的dang样!

    南宫逸这话自然惹来东方谨的一阵鄙视,这就是所谓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做你妹啊做!谁不知道这慕煜北向来不近女色,当然,除了他家里的那位局长老婆!

    “梦到跟你妹做啊?前天那堪比天仙似的女人还不是被北给拍飞了?南宫逸,我说你这肮脏的思想什么时候才能稍微漂洗干净一点?”

    东方谨瞥了南宫逸一眼,自然没忘记这厮昨晚又拿那些事来嘲笑他了。

    “!我妹与你同在,我梦到跟你做了。”

    南宫逸嘴巴的开口道,很不怕死的扫了东方谨一眼,还很不怀好意的将视线停在了东方谨的某一处,惹得东方谨那俊美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受不了的将手里的叉子朝南宫逸丢了去,“吃都堵不上你嘴!”

    “得了吧,弄得跟个纯小少女似的,早就开过苞了还装什么害臊纯,你就是昨晚上的某种少儿不宜十八的片子看多了,大晚上还跟阿朔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摸摸的看,还时不时出那鬼哭狼嚎的声音!”

    南宫逸很鄙夷的看着东方谨笑道,“这事你在学校的时候干得还少吗?”

    南宫逸此话一落,东方谨立马就沉下脸了,眼神很是森冷的望着南宫逸,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骂道,“我草泥马!你不黑我你会死吗?”

    “我妈满足不了你。”

    南宫逸很淡定,很的回答道,心底却是笑道,让你最近总给我挑阿雅的刺,还想染指阿雅!

    东方谨跟阿朔差点没被南宫逸这话给弄得喷饭了!

    “逸少,我们昨晚上没有看什么片子,是谨少要跟我汇报时小……”

    “阿朔!”

    阿朔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东方谨给打断了,“怎么想就怎么想,这厮也不知道要闹那出,让他自己折腾去吧,我们吃早餐。”

    ……

    自始至终,慕煜北都是那么淡定的坐着,好像旁边的东方谨南宫逸他们不存在似的,心一反常态的,非常好!

    南宫逸跟东方谨他们自然是不知道慕煜北因为合适而高兴了,难得一大早的微笑。

    要是他们查看慕煜北手机里的信息的话,一定会看到某人手机里标注着‘女人’的某一封信息里写着这么一句话‘早点回来,哈拉**oss我一个收拾不来。’

    云舒一直都是游戏玩家,慕煜北也是个高手。以前云舒跟云卷双剑合璧大杀四方,现在……

    想他就说想他呗,非要弄这么一个借口!慕煜北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唇边勾出了一道浅淡的涟漪,绚丽如夏花一样。

    慕煜北刚刚用完早餐,搁下手中的刀叉的时候,手机便响起了。

    慕煜北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扫了来电显示一眼,是布诺斯的电话。

    “是我。”

    很平静的应了一声,东方谨跟阿朔他们也下意识的收住了思绪。

    “少爷,我们的人正在跟冷挽诗谈价格,杨副总预计可能要七个亿,让我跟您请示一下。”

    那头传来了布诺斯的声音。

    闻言,慕煜北脸上的那道笑意缓缓的收住了,清俊的脸上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淡,黑眸微缩,良久,那低沉而冷淡的声音才传了过去,“五个亿,再适当的给他们一些压力,他们支撑不了多久。”

    “是!少爷!对了,少爷,查到孟家那边似乎来人了,他们的股东大会应该是就在这个月召开,此外,老总裁跟姚长的消息没有封锁住,今天欧冶跟冷氏还有帝都甚至城北局门前都围有很多记者。”

    布诺斯将今天的况大致的跟慕煜北汇报了一下。

    慕煜北深眸里掠过了一道森冷,但是语气还是很平淡,“该怎么做,你做主。”

    “是!少爷!”

    布诺斯很快便应道。

    “你们少夫人现在是什么况?”

    这才是慕煜北最关心的问题。

    “少爷,少夫人跟时纤小姐去了军部,少夫人重新接受黑琦的案子,陈局长诺说干完这一单,就给少夫人休假了,少夫人答应了。对了少爷,少夫人不打算放过孟振凡跟依莲他们了,因为孟振凡做的事已经惹恼了少夫人,少夫人让我收集证据,她要把孟振凡他们送上军事法庭,云卷少爷默许了这件事。姚长他们还不知道,少夫人打算来一个先斩后奏,追究他们的责任。”

    布诺斯回答得很详细。

    “嗯,动作迅一点,把证据收集好给她。”

    慕煜北简单的回答道。

    “明白!少爷!还有,少夫人之前在医院碰到了依莲,两人在咖啡厅里吵了一架,依莲给少夫人耳光,不过被少夫人拦下了,少夫人生气的掀了桌子,我想,她们应该就是因为这事的。孟振凡跟依莲这次是真的把少夫人给惹怒了,所以少夫人才会下定决心不放过他们的。但是为了声誉问题,少夫人要求不公开审讯此案。想来应该是担心姚长那边。”

    布诺斯解释道。

    “她早应该这么做了,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听到布诺斯这么说,慕煜北终于深深的吸了口气,他之前也曾经想过直接将依莲他们直接送上法庭的,只不过他得在意云卷云舒的态度,更还有姚铮的态度,有些事,他还是不方便出面的。

    “我一定会尽力协助少夫人的,请少爷放心。”

    “掂量着点,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只要她平安。”

    慕煜北淡然落下这么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要收集依莲还有孟振凡犯错的证据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毕竟就摆在那里的事!依莲之前很有成竹的以为姚铮这边不松口就没事了,因为她跟姚铮生活了一段时间也明白了姚铮的子。他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而且姚铮之前就觉得自己很是亏欠她,相信他也不会太过于的狠心,会追究自己的责任。然而,依莲这次失算了!因为她没有将云卷云舒考虑进去,低估了云卷云舒对她的怨恨。

    一眨眼,几天也就是这么过去了,云舒要布诺斯办的事也办得很妥当了。

    锦阳城这几个天风雨萧瑟,媒体报社对冷,姚,慕三家的关注程度没有消减半分,欧冶集团跟冷氏出动了很多的保安镇压才没有让那些记者直接冲进大厦之内。

    云舒对这些媒体倒也算是看得很平静了,之前也这样闹过的,习惯就好了。

    帝都2最顶层的天台上。

    云舒悠闲的站在天台之上看着下面的大江,江水依然还是很平静,过往的船只很多,这里条大江向来是很繁忙的,慕煜北将帝都建在这里,不可谓不占尽了天时地利了。

    “少夫人,证据我收集好了,请您过目。”

    布诺斯将自己手里的那个厚厚的档案袋给云舒递了过去。

    听着布诺斯的话,云舒浅浅吸了口气,将手里的杯子往一旁的桌子放了去,徐然转过,清淡的眸子凝视了布诺斯手里的那个档案袋良久,才缓缓的接了过来。

    打开,漫不经心的拉出了里面那么一沓厚厚的文件,大致的浏览了一番,都是依莲跟孟振凡同居的证明,还有孟晓诺跟孟振凡依莲的dna报告,还有很多可以证明他们之间关系的证据,这些证据绝对可以让孟振凡跟依莲在监狱里呆上几年了!

    “辛苦了,谢谢你。”

    云舒将文件收了回去,清淡的对布诺斯道了一声谢。

    “少夫人您客气了。这也是少爷吩咐的事。少爷很担心您。您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

    布诺斯没有错过云舒脸上的那道郁,透过那道郁,他终于现了云舒眼底那道隐忍的淡淡忧伤。

    “决定的事自然是要办的。我也不想再一味的委曲求全,逆来顺受,只会让我们更加痛苦,有的时候,残忍一点对自己更好。走到这一步,是他们我的。”

    云舒淡淡道,语气很是平静。

    “少夫人,您在难过吗?”

    “说不难过是假的,不过,很快,这一切就要结束了。这子应该也能恢复平静了吧?”

    云舒有些落寞的开口,略染着忧郁的眼神淡淡的朝天外望了去,心想着,这种煎熬的子应该很快就能够画上句号了。

    “一定会的,少夫人。”

    布诺斯回答。

    “再给我跑一次腿吧,布诺斯。”

    “少夫人请讲!”

    “把这个东西交给公检法,马上就去。”

    云舒说着,便将手上的那个档案袋递回给布诺斯。

    ……

    ------题外话------

    年票哇,快快到老云碗里来~帮老云冲上去,妹纸们,一起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