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秋后算账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很平静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波澜。<-》舒咣玒児

    阿朔就站在慕煜北的后,东方谨还有南宫逸则是坐在沙上,三人一听到慕煜北这般语气,当下便收住了所有的动作。

    东方谨跟南宫逸相互对视了一眼,眼神很是凝重,两人皆是很担心的朝慕煜北望了去,慕煜北此刻正背对着他们,透过落地窗,望着下面的滔滔江水,他们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

    阿朔分明已经有些紧张了,双拳握得紧紧的。

    那头的云舒听到慕煜北这么一句话,也顿时收住了脚步,星眸里燃起了些许的沉重。

    她不会不知道他这么说意味着什么,可是,说老实话,她现在忽然有些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不喜欢他为了她而一味的勉强自己。她心里明白,其实在慕煜北心里,患得患失的感觉一点也不比她少,这无关自信,只是因为在乎了就特别害怕失去,跟她一样,都是没有什么安全感的人。

    “你同意什么?”

    云舒的声音染上了些许的凉意。

    “给孟晓诺做配型。”

    慕煜北淡然的回答道。

    “少爷!”

    “北!”

    慕煜北这话一落,阿朔跟东方谨他们立马很是不安的唤了慕煜北一句。

    云舒有些苦涩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是吗?其实我很讨厌你这样委屈自己来成全我,我要的感不是建立在你的牺牲之上,慕煜北。”

    云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觉得特别的难受,不知道是因为心疼他还是因为觉得自己很没用了,今天早晨看到的那些新闻还在自己的眼前晃着,之前打电话也是一直都打不通,她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的关心对他来说似乎都成了多余的了。

    “舒儿……”

    敏锐的慕煜北立马就察觉到了那头的云舒的绪很不对了,当下就皱起了眉头。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即使你同意给她做配型,这一次,我也绝对不会感激你。”

    云舒落下这么一句话,便直接关机了。

    结婚这么久,这是第一次她不等他说完话就生气的挂了电话,这让慕煜北觉得非常的莫名其妙!

    慕煜北黑眸里浮起了些许的疑惑跟沉郁,望着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抑制住心底那疯涨的不安与害怕,清俊的脸上渐渐的染上了一道难以察觉的忧郁。

    “少爷?少夫人怎么了?”

    看到慕煜北的脸色不太对,阿朔立马迎了上去,关切道。

    慕煜北黑眸一暗,一道幽光迅的从眼底一闪而过,浅淡的吸了口气,低沉的嗓音很是沙哑,“马上给我去查一下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布诺斯把那边的况给我说清楚。”

    他自然是没有忘记刚刚云舒还说有事要跟他说的,眼下这女人这么干脆的挂了电话,想来之前一定有什么事了,而且是关于他的事,不然,依他对她的了解,她定然不可能这么决绝的挂了电话。

    “是!”

    阿朔应了一句,一边从衣袋里掏出了手机,一边往阳台走了去。

    “北,怎么回事?你的姚云舒生气了?你不会真的答应给那个什么女人做配型吧?你疯了!就你那体状况!找死也不带你这样的!手术没进行到一半说不准就挂掉了,唉,我不管你了,要找死就去吧,你现在为了姚云舒已经疯了,彻底疯了!南宫逸,我看,我们也不用劝他了,去吧,要找死赶紧去!”

    东方谨瞪着慕煜北,满脸焦急的神色,但是嘴里却是骂骂咧咧的。

    “北,你不会真的想不开了吧?想不开我宁愿你去跳江,跳江谨会游泳还能把你救上来,你要真去做那什么鬼配型了,我们可就救不了你了!”

    南宫逸也忍不住开口道。

    慕煜北将手机收好,往沙里坐了去。

    “说话啊你!”

    东方谨一手抓起了桌上的酒瓶朝慕煜北扔了过来,慕煜北倒是反应迅的一手接住了,低沉的声音也接着响起了,“完牢就动动脑袋,赌场的事这三天之内必须解决。”

    “哎!你要死我不管了!随便你吧!真是红颜祸水啊!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什么都搭上了!不带你这么疯狂的!”

    东方谨摆摆手,很是无奈的开口!

    他哪里知道,之后的他陷入那漩涡之中的时候,远远比今天的慕煜北来得更要疯狂了!

    不一会儿,阿朔就收了线,回到了客厅里了。

    “少爷!”

    阿朔面色沉重的望着慕煜北。

    “说。”

    慕煜北简短的回了一个字。

    “冷氏即将宣告破产,冷振跟姚铮少夫人他们的关系已经被媒体揭露,媒体的矛头现在已经指向了欧冶,说您……”

    阿朔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

    “说我什么?”

    慕煜北那清俊的脸上忽然染上了一层寒霜,冷而深沉。

    “说您卑鄙……”

    “我记得我来之前已经让他们将一切都处理好,尤其是媒体这边,你们怎么做事的?”

    森冷的声音传来,让阿朔不感到后背一阵凉。

    “少爷息怒,这事是有人肆意诋毁的,布诺斯已经查到了,并不是方怡暖跟宁馨儿他们,消息是孟振凡公布出去的,我们当时并没有注意提防他,他可能想借此事报复或者警告您。少夫人也是看了今天早上的报纸才知道的,老夫人还有长他们都还不知道,是少夫人将消息给拦了下来。公司那边有媒体围堵,阿雅小姐跟布诺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此事暂时平息了。之前您的电话一直都关机,所以……刊登这些消息的只有三家报社,布诺斯已经带人过去解决,但是锦阳城里到底还是有些沸腾了。”

    阿朔这话一落,慕煜北冷然搁下了手里的酒瓶,“孟振凡,你胆子太大了!陪你玩玩也成。”

    “孟振凡,就那个mk的总裁吧?那什么女人的……这男人疯了,顶着枪口往上撞!”

    南宫逸有些疑惑的望着慕煜北。

    “马上跟孟家那边的人说,我同意她的请求,但是有一个条件,她必须给我封杀mk,断了他一切的后路,我要在半个月之内,听到mk破产的消息。”

    慕煜北冷静的下了这么一道指令,唇边勾出了一道冷的笑容。

    慕煜北这话一落,南宫逸顿时耸了耸肩,“唉,北,不带你这样的,都不给人留活路了?又让那些人去找人家的麻烦,还真不冤枉了人家说你卑鄙。”

    南宫逸话是这么说着,然而眼里却是对慕煜北一片赞赏,这人啊,做事就是干净利落,说干就干!

    “阿朔,你去堂里找些人过去协助孟家吧,好歹mk也算一个不小的公司,处理不妥当,会有些麻烦。”

    南宫逸补充了一句。

    “惹上你的人当真是没有什么好下场,我算是看透了!行了,阿朔,你快点过去吧,等会儿赌场那边还有你的工作,行了,别为这事纠结了,小事。赶紧把这边的事处理完撤了吧,我可是在这边呆得腻味了。”

    东方谨似笑非笑的扫了慕煜北一眼,开口道。

    “是,谨少!对了,谨少,布诺斯让我搁那你转达一句话。”

    阿朔应了一声,刚想走出去,突然间又记起了刚刚布诺斯的话。

    “什么话?”

    东方谨一听,挑了挑眉,悠然问道。

    “他说,时纤小姐回来了,今天晚上九点抵达机场,我们的少夫人可能会亲自过去接她!”

    阿朔落下这么一句,然后朝几个鞠了个躬,便悄悄的退了下去了。

    什么!时纤!那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女人!她回来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东方谨简直就比打了鸡血一样还要兴奋!女人,你总算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着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这一次,看你还往哪里逃!

    耻辱啊!老子这次一定要彻底的洗刷上的耻辱!

    东方谨眼里刷过了一道寒的幽光,很是令人指,唇边勾出了一道笑意,这让南宫逸看得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了起来,仰头,将杯中满满的一杯酒尽数的往自己口中倒了去!

    “谨,求你别笑得险,我看了鸡皮疙瘩起了一!”

    南宫逸搓了搓自己的手臂,皱着眉头道。

    ……

    ——《假戏真婚》——逐云之巅——

    云舒心很差,这段时以来的压抑也因为刚才的不愉快而疯涨了起来。

    然而,更让她觉得沉郁的是遇到了就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

    云舒冷然眯着眼,冷冷的望着对面一端庄优雅的依莲,若是撇开一切不说,这女人这么看上去确实就是那么一个端庄贵气的贵妇人,看上去也很有气质,可是,谁又能想到这女人所做过的那些卑劣至极的事呢?

    “离婚证就在孟晓诺那里,你自由了,我希望你尽快履行你的承诺。”

    云舒冷漠的开口道,淡然收回了眼神。

    “木木,抱歉,我之前的态度不对,我并不知道你跟你哥的配型跟晓诺的不合适,不然我也不会……”

    依莲脸上挂着一道愧疚,很是复杂的望着云舒。

    “够了,我并不想听你说这些,你可真是够卑鄙的,这么处心积虑的将父亲跟爷爷的关系挖出来,不就是想报复我们吗?别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事我不知道,布诺斯已经将事的经过都跟我说了。父亲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这么不顾一切的去抹黑他?下一步呢?是不是就是想把你跟父亲的事抖出来了?你能为孟振凡牺牲到这份上,我们还真是低估了你的痴程度了!”

    云舒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望着依莲的眼神如同一把寒剑一般,让依莲都忍不住微微的轻颤了一下。

    “木木,我……这事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孟叔叔自作主张的,他只是,只是太担心晓诺了,不然,你说服慕煜北,让他救救晓诺好吗?我会让你孟叔叔出面澄清此事的,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也很快就会撤离锦阳城,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们了!母亲也折腾累了,你就答应我,好吗?”

    依莲的声音里充满了卑微的祈求。

    “让我说服慕煜北给孟晓诺做配型?”

    云舒冷的望着依莲,只见一脸满脸的祈求,她心底恨意更是腾腾的上升了。

    “你做梦!孟晓诺她死不了,你担心什么?我凭什么答应你的请求?我告诉你,你现在在我心里就是最卑的女人!因为你而去伤害阿北,伤害父亲,伤害哥哥他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木木!够了,不要再说了!如果你不去说服慕煜北,我会自己过去!我卑?我再卑还是生下你的母亲!孟晓诺是你的亲妹妹这是事实!你这样见死不救就是你的不对!我跟你父亲之间的事你永远也无法体会,你跟你哥恨我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对于你父亲,我并不觉得我有多少的亏欠,我做牛做马努力支撑那个家将近十年,你怎么不去问问他都给家里做过什么了?我生病受委屈的时候他在哪里?别忘了,还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兄妹两个带大的!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依莲终于也实在是忍不了了,她没有想到云舒的脾气竟然也是跟姚铮云卷一样的硬!

    “你以为嫁给你父亲我能有多幸福?我从一个千金小姐落魄到一个带着你们两个拖油瓶辛辛苦苦的煎熬着的欧巴桑,难道我就不委屈我就应该逆来顺受吗?没有我,你们会这么安然的长大?你们生下来的时候,你们的父亲都没有过来看上一眼!你以为他后面带着你们有多么的辛苦,多么的委屈,那你们这么就不想想我呢?我就不辛苦我就不委屈吗?”

    依莲越说就越气愤,眼底的那抹温柔的幽光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剩下的,只有满满的怨气跟不服!

    “这样说,那你当初生下我跟我哥的时候,就应该直接掐死!这样倒省了麻烦了!你头上顶着父亲妻子的名号跟别的男人私奔二十多年,连孩子都生下了,连最基本的,给父亲一个交代也没有,也不管我跟哥的死活,你还觉得你有道理,这天底下这么就会有你这样的女人!有求于我们的时候,就回来软磨硬泡,你这女人还真是极品啊!”

    云舒因为这女人无耻的程度感到异常的吃惊!

    “我要是有办法我会回来求你们?这年头谁不想好好的过几天逍遥的子?我早跟你们说过了,这些年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你们,而且,我也对你们作出了相应的补偿了,你们还想让我怎么样?难道还想让我死在你们面前求你们宽恕吗?”

    依莲隐忍了多时的心底的怒气也飙涨了,多以来按捺住的火气开始像火山一样,来了一个大爆!

    “死也不能让我们饶恕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木木!你太过分了!有你这么对母亲说话的吗?你父亲都没有教你怎么尊敬人是吗?”

    依莲实在是快要气疯了,看着云舒这么一副淡漠绝的样子,心里既是难过又是觉得愤怒!

    “你没有资格说父亲的你不是!我才因为有你这样的母亲感到无比的羞耻肮脏!”

    云舒冷笑道。

    “够了!木木!不要再说了!你们心里都是向着你们的父亲姚铮!都否定我的付出!”

    ‘呯!’依莲忍不住‘嗖’的一声站了起来,一个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惹得桌子一震,咖啡飞溅得满桌子都是。

    云舒唇边依然还夹着那道不屑的冷笑,讥笑的声音传来,“怎么,忍不住了?踩到了你的痛处了?恼羞成怒了?”

    “你!你这个逆女!”

    依莲感觉自己气得差点都要炸了,咬了咬牙,玉手一扬,一巴掌就朝云舒甩了过来,然而却被云舒眼明手快的一手扣住了手腕。

    “还想给我耳光受!就你这样的女人配做我的母亲?滚!”

    云舒怒了!

    没想到这女人还敢对她动手!

    一个甩手,依莲便硬生生的栽倒在后的椅子里。

    ‘唰啦!’

    跟前的桌子乍然被掀翻了,桌子上的咖啡点心齐齐往依莲上飞了去,污渍沾了她一,弄得她很是狼狈。

    “收敛一点吧女人!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你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会亲眼看着你在乎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毁掉,这一天不会太久,我改变主意了,就算父亲放过你们,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云舒狠的笑了笑,森冷的语气落下,便徐然站了起来,一傲气冷漠的离开了,留下依然还在错愕之中的依莲。

    好半响过去,一脸才反应过来刚刚云舒说了什么,慌忙爬了起来,对着云舒的影大喊道,“你们想毁约!”

    然而,云舒的影早就消失在门外了。

    ——《假戏真婚》——逐云之巅——

    云舒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是控制不了自己,兴许是之前跟慕煜北有了一些不愉快,所以心格外的差。尤其是刚刚依莲扬起的那一个巴掌,这一切无非只会让她感觉到痛苦,太不值得了!

    可笑的是当初自己的父亲还曾经想过,只要她回来,还可以原谅她的,如此看来,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悔改之心!而且,居然还觉得自己很有理由!

    云舒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了!

    披着一冷的气息从咖啡厅里走了出来,一面掏出手机,飞快的给云卷拨了号,没一会儿,那头立马就传来了云卷的声音。

    “舒儿?什么事?”

    云卷向来就是说话直接开门见山,眼下云舒这个时候给他电话,可见必定是有什么事了。

    “哥,我忍不下去了,我们把他们送上军事法庭吧!孟振凡把爷爷他们的关系抖了出来,父亲的份也……刚刚我还跟了那个女人见面,她恼羞成怒了,这种人,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就太便宜他们了!”

    一听到云卷的话,云舒便寒着声音开口了。

    “你说什么?孟振凡把那些消息抖出去了?”

    云卷那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今天早上的事,今早的报纸上已经刊登了这些消息,是布诺斯及时处理的,但是这事已经闹大了,这事还闹到了慕煜北那里,中午阿雅那边就来了电话,说好多媒体记者围在欧冶门口。你知道的,冷氏的事慕煜北之前就有参与,现在这消息还压着不敢让家里人知道,但是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了,孟振凡跟依莲这两个人,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冷的开口,“哥,父亲现在不在,我们收集证据,到时候我会让我们机关的人直接介入侦查以追究他们破坏军婚罪,让他们在监狱里呆上几年!反正这案件并不属于自诉案件,等到证据到手就可以直接立案侦查,父亲知道的时候事已经结束了。让他们不公开审理此案,对父亲就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而且现在她跟父亲已经离婚了。我没有办法看着他们在这样肆无忌惮的嚣张下去了。”

    原本还有些顾忌的,为什么她今天特地过去看孟晓诺,就是因为心里有些不忍。知道孟振凡将事抖出去之后云舒当然是很愤怒的,虽知道纸包不住火,冷振跟姚铮的事之前也是有过一些苗头,但是这些都被慕煜北处理得很好,并没有在锦阳城掀起什么轩然大波的,可是现在显然已经制止不住了。云舒想,这事一出来,那么之前被镇压下去的消息也会跟着起来的,麻烦事又是一大堆了!

    “你若已经打定了主意,我自然支持你。我早就说过,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便宜了他们,这事先瞒着父亲,你先把证据收集好,交出去,直接立案侦查。父亲之前不过是顾及她会要求我们给孟晓诺做配型,拿那些丑闻来威胁我们而已,现在她那边已经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了,既然咽不下这口气,那就给他们一点教训。”

    云卷很赞同云舒的决定,对于依莲,云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感可言,至于孟晓诺,对不起了,虽然很同你,但是我们也不能委屈了自己。

    -----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