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离婚证书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依莲看着尹佩这架势,到底还是有些心慌了一把,暗暗吸了口气,将心头的那道慌张感压制了下去,努力的放缓和了语气,“老夫人先不要着急,我……我知道木木况特殊,我也没有说让木木现在就给晓诺做配型,晓诺现在况还算正常,医生说这况最好是尽快找到配型。<-》舒咣玒児我也实属无奈,请您一定要谅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我实在是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晓诺这么煎熬的过着。等木木把孩子生下来,把体养好了,我们可以再做打算。”

    依莲思量了一番,才按捺住自己心底的着急紧张,缓和的开口道。

    “呵呵,养好子再作打算?你这如意算盘可真是打得好啊!还让我谅解你这做母亲的心?你觉得你配做一个母亲吗?你要做一个好母亲管我们慕家什么事?凭什么你就要牺牲我的孙媳妇来成全你做一个好母亲?你这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这么异想天开的事亏你也敢说出口!”

    依莲不说还好,一说,尹佩更是气得不行!

    姚铮的事,尹佩跟温雅静慕向南,整个慕家的人就是一清二楚的!要不是之前担心什么不好意思去干涉的问题,以尹佩这格,早就杀过去将依莲骂得体无完肤了!

    “老夫人,我知道您这是对我有意见,生气我丢下孩子们不管,可是,你也是女人,你当初要是也跟我站在同一位置上,恐怕你也迟早会承受不住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恨我,骂我都可以,可是晓诺她是无辜的不是吗?要不是实在没有拌饭,我也不会这样过来求木木了。我跟凡哥会给木木作出补偿的!”

    依莲有些乞求的望着云舒,美目里充满了急切的恳求,还有无尽的痛苦挣扎。

    “依莲啊依莲,这般无耻,我还能说你什么?孟晓诺是你上掉下来的,难道云卷跟云舒他们就不是吗?你在他们成长的历程中缺席了二十多年,你现在还要回来伤害他们,你是不是要把他们赶尽杀绝了你才甘心?是不是把他们伤得遍体鳞伤你才满意?母亲不是这样做的!你给姚铮他们一家子带来的伤寒还不够多吗?姚铮那么好的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因为你孤独了二十几年,连当初深的女人也被迫自杀不成远走他乡到现在毫无下落,这么多年,你可曾尽过一个妻子的义务?尽过作为一个母亲的责任?你有吗?你没有!你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你狠心抛下那么小的孩子,抛下你的丈夫跟别的男人私奔,还生下了女儿,给姚铮活生生戴了一顶绿帽子!这些年,你怎么就能过得这么心安理得!你内心就没有时刻受到道德的谴责吗?”

    尹佩怒了,一张老脸上充斥满了怒火,精锐的眸子里燃起了一簇簇愤怒的火苗!想到姚铮他们一家子这么过来,心里更是痛恨起这个女人来了!

    “还谈什么补偿?大云小云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你所谓的补偿!如今,孩子们好不容易才从过去的影中走出来,你竟然还狠心的回来让他们答应你那样的请求!真当他们欠你的啊!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他们父子父女生活有多么的艰苦!那种寄人篱下的滋味恐怕你也不会明白,从小受尽了别人的白眼跟侮辱,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就是你,依莲!”

    尹佩的话讲得依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绝美的脸上不染上了一些愧疚与痛苦,咬了咬唇,美目里挤出了几滴眼泪,一副伤心绝的样子。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的!当时只是太年轻了,走了之后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路子,当初我要是知道会是这样的况,我也不会就那样义无反顾的离开的!木木,老夫人,请你们相信我,我本意真的不是那样的!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会过得不好!我不是故意抛下你们的,木木!相信母亲!母亲会补偿的,我会补偿你们的!”

    依莲哭得好不伤心,一手伸过去,紧紧的抓住了云舒的衣袖,泪流满面的跟云舒忏悔着!

    云舒微微偏过眸光,很是冷淡的扫了依莲一眼,脸上的冷笑甚至不达眼底,清冷的声音仿佛山尖上刚刚融化的冰雪,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忏悔就不必了,现在说什么补偿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你只要离我们远远的,就是对我们最大的补偿。”

    “听到没有!你就离开他们远远的就行了!他们可不稀罕你的什么补偿,你现在不过来跟他们提什么请求就谢天谢地了,慕家还不需要别人来补偿什么,更不稀罕你那点钱!别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势利卑鄙无耻。”

    尹佩毫不留的开口道,自然是没有好语气的。

    “木木!就算母亲求你了!你就帮了晓诺这一回吧!母亲以后一定不会再过来烦你了!真的!我可以保证!”

    依莲很是无奈,如今,她也只有这样的放低段了,为了孟晓诺,她真的别无选择了!

    “孟太太,刚刚的话你都没听清楚吗?我们少夫人跟云卷少爷的配型跟你的女儿孟晓诺都不合适!少爷亲自做过调查的,你不相信我现在可以马上让医院那边给你把检验报告送过去!要真的合适,我们的少爷才不会那么放心离开,你以为我们的少爷会眼睁睁让少夫人着了你的道吗?别异想天开了!少爷最烦最讨厌像你们这样的人了!辜负伤害了别人还想从他们上捞得好处,这天底下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时候,一直停在云舒后的布诺斯忍不住又再次开口了!显然,刚才他们只顾着说话,都没有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听进去了!

    “你说什么?木木跟云卷的配型跟晓诺的都不合适!”

    终于,依莲总算将布诺斯这话听进去了!

    很是不敢相信的转过头望着布诺斯,脸上分明就是一副震惊的表!瞪大了美目,沉默了好一下子,很是不相信的开口道,“我不相信!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医生说了,兄弟姐妹之间的配型合适的可能很大,你们一定是骗我,所以才编出这么一个借口的!你们一定是骗我的!”

    要知道,依莲这心里一直就已经是认定了云卷或者云舒他们的配型一定适合孟晓诺了!也就是说,他们是看到了希望才回到锦阳城的,如今,突然说什么配型不合适,依莲当然是接受不了的!

    “你可以认为我们在骗你,但是我们说的事实。其实知道你们回来的目的之后,我们的少爷比你们更加关注这件事,因为担心少夫人心,所以就暗中给少夫人做了检查,这件事云卷少爷也知道,你不相信可以亲自过去问云卷少爷,想来,云卷少爷一定也是不屑一跟你说谎的。孟太太,抱歉,很可惜,我们少夫人跟云卷少爷的配型都不合适,就算他们想要帮助孟晓诺小姐,那也是莫能助,所以,你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我们帮不上你们的忙!所以,你以后也不用再过来找我们少夫人或者过去打扰云卷少爷了,去了也是白去,还不如省点时间跟精力照顾你的女儿,给她重新寻找配型吧!”

    布诺斯也是很不客气的冷笑道。

    “嗯,对!如此一来,看你还有什么话说,这样你们应该也不用再继续跟我们纠缠了!”

    尹佩这么一听布诺斯的话,心里也是那么暗暗的松了口气,也是忍不住在心底暗暗的高兴了一把,不免是夹有一些幸灾乐祸的成分!原谅她,虽然那个叫什么孟晓诺的小女孩很无辜,可是,想起了姚铮他们一家子因为这个女人所带来的不幸,她心里更是为他们愤愤不平,希望依莲跟孟振凡受到一些惩罚的更好,现在,报应也就是这么来了!

    “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的!你们别想骗我!慕煜北呢?我要见他!”

    依莲有些绪失控了起来,拼命的摇了摇头,很显然,就是不相信这事了!自言自语念叨了一番,才抬起那泪眼,望着云舒,恳求道,“木木,慕煜北呢?让我见见他,我要见慕董一面!一定是他编造出来了的!连mk他都那么狠心的给我们断了后路,一定是他的!母亲也有事想要跟他谈谈,原本想去欧冶那边找他的,可是馨儿那边又那么忙活着,这边mk的事都的交给她了,我跟你父亲达成的约定,我……木木,让我见慕董一面,母亲求求你了,好吗?”

    依莲这一刻万分期待的乞求着要见慕煜北,不仅仅是为了让他亲口跟她说清楚,还有就算退一万步讲,她还可以利用他的关系网给晓诺找到合适的配型,当然,还有mk的事!事实上,她今天过来找的人,不仅仅是云舒,更主要的目的应该是过来找慕煜北!

    宁馨儿那边显然是已经走不通了,现在宁馨儿自己本人也都是名声狼藉了,要不是看着她有些才华,她也是不会同意孟振凡将这边的分公司交给她管理的。而孟振凡心里自然也是有他的打算的!

    要知道,宁馨儿也是堂堂的一个省厅长的千金,他们家在政坛也是非常的有地位的!就是冲着这一点,还有宁馨儿本的条件跟才华,孟振凡才将这边的mk交给了宁馨儿来管理。孟振凡着如意算盘不可谓不打得好,打得精啊!充分利用了宁馨儿的关系网来成就自己的mk,又买了宁馨儿一个人,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了!

    连老狐狸尹佩也不得不佩服这孟振凡了!

    “哦?原来你还想找阿北啊?我就说奇怪了,怎么今天一大早的就在门口堵着了!想来就想把阿北跟小云夫妻二人都给堵着了?听你的忏悔史不成?”

    一听依莲这话,尹佩那冷笑而充满讽刺的声音乍然响起。

    依莲忍不住又是轻轻的一颤,有些忐忑的望了尹佩一眼,然后又是转过头,充满乞求的可怜的望着云舒。

    云舒不是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清冷的笑声里染着无尽的落寞与苍凉,不用想,她都已经知道这女人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了,真是可悲啊!

    “你永远都是这样的自私,自私得不顾一切就想从别人的上取得好处。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总是作出一副无辜柔弱的可怜样子!当初,恐怕你也是在父亲面前表现出这么一个样子吧?什么不由己言不由衷都是***借口!你当初要是极力的反抗,想必父亲也绝对不会强求你的!为什么你当初还是答应嫁给父亲了?不就是想从那里取得好处吗?与其知道是这样,我宁愿你都没有生下我跟哥哥的好,或者一生下来就直接把我们给掐死了还省事了,不然,如今大家也不会被你折腾得这么痛苦,尤其是父亲!你亏欠他太多了,让你死上一千遍一万遍也都不能消解我们对你的恨意。还提什么帮助!要我答应你的请求,除非我死去,不然,你做梦。”

    云舒淡雅洁白的脸上竟然勾出了一抹很清淡的浅笑,淡淡的说出了这么一些话,声音里没有任何的绪,仿佛事不关已一般。

    “我们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也不要再想从我们这里讨到好处,慕煜北出差去了,不在。就算他在,我也绝对不会答应你从他那里讨得任何的便宜。我累了,不想见到你,布诺斯,送客。,我们吃早餐吧。”

    云舒浅淡的吸了口气,缓缓移开了步子,朝餐桌走了去,小脸上那股隐忍的悲伤越的浓郁了起来,以为承受太多了,多一些伤害也没有关系,然而,这时候却依然还是忍不住难受了起来,最后的那一点奢望早就被熄灭了,你又何必太跟这样的人较真呢?

    姚云舒,别忘了你早就已经是没有了母亲的人!

    “是!少夫人!”

    布诺斯应了一句,迎了上去,对着满脸泪花似乎挣扎得很痛苦的依莲毫不客气的开口道,“请吧!孟太太!”

    “木木!你不要这样子,你要是这样子,母亲真的会感觉很难过,你要是难过,就打我骂我都可以,我对不起你们,木木!原谅母亲好吗?”

    依莲这会儿哭得正是撕心裂肺了起来了,不可否认,虽然她是处心积虑的希望云舒帮助她,可是一看到云舒这么一副冷冰冰,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冰冷漠然的样子,她这心里真的很痛,她并不是心里都没有这两个孩子的位置的。只是,看到他们过得好,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或者是弥补着一些什么。而孟晓诺跟他们不一样,云卷云舒离开了她,他们还有他们那强大的父亲,还有冷振,甚至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慕煜北,整个慕家!可是孟晓诺一旦离开了她,那么就是一无所有了!她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很早之前就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们的忙原谅我无能为力,就当我求你放过我,放过我们,放过父亲,好吗?”

    云舒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手从依莲的手里挣脱了出来。

    “木木!你不要这样!不要怪母亲,不要怪晓诺!”

    依莲依然还是不死心的开口。

    “我谁也不怪,我怪我自己!我怪我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所以这辈子才会跟你这样的女人扯上关系,我怪我自己犯上流着你的血,让我觉得自己肮脏无比,这样,你满意了吗?”

    云舒受不了的一把扯下了依莲又抓上来的手,一脸冷的望着依莲,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够了,布诺斯,马上把这位高高在上的孟太太送出去,我们这里容不下这样尊贵的女人,快点!”

    一看到云舒难受,尹佩这心里也是隐隐作痛,作孽啊!如今,只是苦了孩子们了!受不了的咆哮了一声!

    布诺斯连忙点了点头,立马拉住了依莲。

    “孟太太,请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纠缠了!我们的少爷却是出差了,而且,你还不够格见我们的少爷!”

    依莲想挣脱布诺斯的钳制,然而却是徒劳的!

    “木木,你不要这样!母亲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

    ……

    依莲就这样被布诺斯带了下去。

    “好了,小云,别难过,也别想太多,我们过去坐下吃早餐吧。”

    尹佩迎上来,轻轻的扶住了云舒的手臂,轻声的安慰道。

    依莲那带着哭泣的声音渐渐的消失在门外,云舒顿时心里也觉得疲惫得不行,秀眉也就是那么深深的蹙着,任由着尹佩扶着自己往餐桌走了去,缓缓的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神色有些恍惚了起来。

    “我为父亲感到难过,为我跟哥哥感到悲哀。”

    云舒眨了眨那有些的眼睛,无奈的开口道,随即,脸上又勾出了一道苍凉的微笑。

    “傻孩子,难过什么,你还有爷爷呢,你妈还在厨房里给你熬补药,该有的关心,你现在一样也没有少,那些事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别难过,为那样的女人不值得。等阿北回来,让他带你出去转转,你这段时间为这事伤了不少的心思,看你都这么一副憔悴不堪的样子,这对肚子里的宝宝可不好,没什么大不了。都这么多年了,这些东西也应该看得很淡了,开心一点,这样才能给生一个漂亮可的小曾孙,是不是啊?***小曾孙!再有几个月,祖就能见到了你了,高不高兴啊?”

    尹佩一边安慰着,一边轻轻的摸了摸云舒那微微有了些形状的小腹,满心的期待!

    “小云,你说得对,别难过了。不缺她那点关心,有什么跟妈说就好了,好了,不想这些了,赶紧把汤喝了吧,知道你受不了油腻,特地熬了个清淡的,来,喝一点。”

    这时候,温雅静也端着一碗汤送到了云舒的面前,温婉的脸上挂着很温柔的微笑,是那种慈母般的微笑。事实上,温雅静对她真的很好,也让她感觉很温暖,这是她在依莲上永远都没有办法体会到的。

    ……

    ——《假戏真婚》——逐云之巅——

    依莲一狼狈的回到了家里,心也是差到了极点了,不仅仅有些内疚难过,也有些无奈悲伤甚至是痛苦。

    手里紧紧的揪着那两份检查报告,直到现在,她还是不能接受云卷跟云舒跟孟晓诺的配型不合适的事实!依然还是以为布诺斯他们整出了这么一场好戏骗她的!

    心里的焦急跟害怕让她很是坐立不安了起来,一个劲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脸上忐忑不安的神色也来越明显,脾气也变得格外的暴躁了起来,想要给她倒茶送上小点心的佣人都被她莫名其妙的给骂了!现在就那么战战兢兢的站到了一旁,不敢吭声,甚至子都在微微抖着。

    “还不赶快去看看孟总回来了没有!真是废物!留着你们有什么用!这点事都不会做!都给我滚!滚!滚出去!”

    依莲控制不住的了火,一手抓起了沙上的抱枕往那两个害怕得抖的小女佣的上砸了去,暴怒的声音充斥着浓郁的火药气息,更是让那两个小女佣感到害怕不安到了极点了!

    “是!是!太太请不要生气!我们马上就过去看看!”

    两个小女佣一听到依莲的话,就如同的了特赦令一般,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门口冲了去!

    不知过了多久,依莲依然还在气愤中,沉着一张脸坐在沙里,眼底的绪很是复杂!心里也还在因为尹佩的话感到一阵揪心的,而配型的事也能让她抓狂了!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传来。

    “太太!孟总回来了!”

    是刚刚下去的小女佣的声音。

    一听到这话,依莲连忙‘嗖’的一声站了起来,双眸朝门口望了去,果然就看到孟振凡一西装革履大步的走了进来了。

    连忙迎了上去,吸了口气,让自己那绷紧的脸缓和了下来。

    “凡哥!”

    依莲低声的唤了一声,声音里分明还带着刚才还没有能够全部隐藏下去的哭腔,“你总算回来了!”

    孟振凡几个大步迎了上来,“阿莲,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你哭过?”

    孟振凡很快就注意到了依莲的脸色不太对,而且眼眶还依然红红的,当下就皱起了眉头,一手扶助了依莲,往沙走了去,一手将自己手里的公文包往沙里放了去,单手脱下了上的外

    依莲深深的吸了口气,也伸手帮忙给孟振凡脱下了上的外,一边吸了吸鼻子,开口道,“我没事,只不过是觉得有些难过不安而已。”

    “难过不安?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今早不是去找慕煜北还有姚云舒他们吗?难道他们为难你了?又给你难堪,让你不好受了?”

    孟振凡说着,眉头皱得更深了,深眸里闪过了一道难以捕捉的冷,脸色也变得不好看了。

    “嗯,我过去了,见到木木了,但是没有见到慕煜北,倒是见到了尹佩了。”

    依莲低声回答道,眼里那道刚刚压制下去的黯然也缓缓的浮了起来了。

    “尹佩?欧冶之前的财务总监兼副总!那个厉害的女人!你怎么跟她碰上了?”

    孟振凡自然也是跟尹佩打过交道的,那个女人还是厉害的!

    “木木跟他们住一起呢。凡哥,我原本想说服木木的,可是,慕煜北边的贴秘书布诺斯说之前慕煜北之前已经给木木还有云卷做过检查了,他说木木还有云卷的配型跟晓诺的都不合适,这……你相信吗?他们还把这两份检查报告送过来了,我不相信!医生不是说了兄弟姐妹之间配型成功的可能很大吗?怎么可能木木跟云卷一个也不合适呢?他们一定是骗我们的!”

    依莲依然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有些忐忑不安的将自己手里的那两份检查报告给孟振凡递了过去。

    孟振凡一听,顿了一下,但是脸上倒没有太大的惊讶,伸手将那两份报告接了过来,粗略的翻看了几下,然后便收了起来,让桌上扔了去。

    “凡哥!你倒是说句话啊!你之前不是说派人出去打探消息了吗?有没有结果呢?这要是配型对不上这个如何是好?我们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回来的!要是连木木跟云卷的都对不上,我们还能去哪里找合适的配型呢?而且,晓诺她……我真的很担心,很难过!木木跟云卷一直都在为之前的事不谅解我,现在要是真的赶上这么一个不好的消息,我……我真的承受不来了!”

    依莲说着,干涩的眼睛顿时一,几颗眼泪又滴落了下来了,看得孟振凡一阵心疼又无奈的。

    “好了,阿莲,别哭了,你最近为这些事掉了不少的泪,担心自己的体。唉,他们没有说谎,也没有骗你,云卷云舒的配型确实跟晓诺的不合适,我今天打探到消息还特地去找李医生确认过了,他不会骗我的,他们的配型真的不合适。这也可能是天意吧!”

    孟振凡叹了口气,一个弯腰,扯过了一张纸巾递给了依莲。

    一听孟振凡这话,依莲更是慌张失措了!心里那叫一个绝望啊!

    “那怎么办啊?怎么办?他们的都不合适吗?晓诺这要怎么办才好啊?我的晓诺!一定是我罪孽深重,所以现在老天把一切都报复在晓诺的上了!天啊,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晓诺那么懂事的一个孩子?我宁愿你惩罚我!惩罚我吧!”

    依莲失声的痛哭了起来,带着一股绝望的悲伤!

    孟振凡轻轻的拍了拍依莲的肩头,眼底也充斥着一道沉郁!

    “别哭了!哭也不顶用啊!查到云卷云舒的配型不合适,但是同时也在找到了跟晓诺匹配的配型,只是……”

    孟振凡说到这里,又是忍不住的一阵叹气了。

    “你说什么?找到跟晓诺匹配的配型了?这是真的吗?”

    依莲一听到孟振凡的话,顿时就收住了眼泪,欣喜万分的望着孟振凡。

    孟振凡点了点头,脸色依然还是那么的沉郁,没有见丝毫的惊喜。

    “是谁啊?我一定要好好的感谢她!这下好了!晓诺有救了!晓诺一定会好起来的!凡哥,那个人是谁啊?”

    依莲眼底有掩饰不住的激动!双手紧紧的抓着孟振凡的胳膊。

    孟振凡叹了口气,脸色有些难看,微微低下头,声音有些苦涩,“是找到了,只是,这个人是不可能给晓诺做配型的,不过也是空欢喜一场而已。”

    “到底是谁?她怎么可能不愿意呢?实在不行,那就多给她一点钱,努力的说服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要条件足够,相信她一定会答应的!不然,你把她的地址告诉我,我去说服她!”

    依莲不以为然的开口道,残留着泪痕的脸上绽放出了一道笑意,看起来分外的刺眼!

    “阿莲!你不要以为任凭谁都可能拿钱去解决!对那个人来说,再多的钱对他来说都不过是一堆粪土而已,他手里拥有的资产不知道是我们mk的多少倍了!而且,他还是……唉,算了,还是不要想了,晓诺怎么样了?你今天有没有过去看她?”

    孟振凡皱着眉头从沙里站了起来,语气很是沉郁。

    “我正打算给她做点她喜欢吃的饭菜给她送过去!凡哥,这个人到底是谁?我就不相信她会拒绝,好好的跟她商量,她应该会同意的。她是谁?你把她的地址告诉我,我会努力的说服她的!”

    依莲依然还是不肯放弃。

    --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