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一眼万年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逐云之巅 书名:假戏真婚
    孟晓诺本就是一个十分单纯而憎分明的简单的小女生,回到锦阳城的这段子里,她开心高兴过,然而也同时因为孟振凡还有依莲的事,她亦是有了一些愁绪。<-》想来,原本也就是那么一个简单无忧无虑的小女生,而现在却要承受那么多的煎熬,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担的,尤其是她竟然还知道自己体状况的况下。

    云舒自己都有些佩服孟晓诺的勇气,看着她那么淡然的讲出自己的病的样子,苍白的小脸上是那么一副很平静淡然的样子,越是这样,云舒这么看着,倒是觉得有些隐约的心疼了起来,恍惚之间,她好像就看到了当初自己也就是这么一副孤独无助的境遇,然而,她又怎么能够释然呢?

    浅淡的吸了口气,云舒望着孟晓诺良久,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得出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跟这个坚强的小女生说些什么,撇开依莲跟孟振凡的事,云舒觉得,或许还可以真的跟这个孟晓诺成为朋友的,可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摆在那里,孟晓诺是孟振凡跟依莲的女儿,她跟哥哥云卷同母异父的妹妹,是她姚云舒怨恨了几十年的所谓的母亲跟别人的私生子,这事,赶上任何人恐怕也都不能就那样释怀的。

    “那些事都与你无关,你又何必往你自己上揽呢?我承认我心里确实痛恨她,不过,那些都是与你无关的,我无法把一切当成什么也没有生,有些事即使成为了过去,但是伤疤还在,你没有体会那种痛苦,你自然无法明白。我不想针对你,所以也请你不要插手我跟他们之间的事,免得你也要承受一些无谓的痛苦。”

    云舒那清淡的声音恍然飘了过来,很轻,听在孟晓诺的耳中不免觉得有些飘渺而虚幻。

    “父亲就是因为担心我跟哥哥,所以才会跟他们提出那样的条件。很多事它已经生了,所以我们也只能默默的接受就是了。对于你的状况,我深感同,而且很抱歉,我们也许帮不上什么忙。其实你比我跟哥哥要幸福很多,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她的子女,她就能够为你做到那个地步。你知不知道,为了你,她甚至跟我下跪,让我给你做配型。我不知道能够做到这么一点,她需要什么样所谓的勇气。所以,我在羡慕你的同时也更是为我跟哥哥感到悲哀。”

    清淡的语气悄悄的染上了一道落寞的成分,不可否认,云舒这心里到底还是难受了,她也是她依莲的女儿,可是为什么依莲就能够开那个口?更何况,她现在况还特殊。

    听着云舒这般微凉的语气,孟晓诺自然也能听出一些淡淡的忧伤,咬了咬唇,望着云舒,纤细的素手微微一抬,硬是迟疑了很久,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朝云舒伸了过去,小心的拉住了云舒的手,云舒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她那只冰凉的素手正在微微的颤抖着,下意识的收了一下,然而并没有很明显的抗拒,所以,依然还是被孟晓诺抓得紧紧的。

    “姐,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怀着宝宝了,而且你的体也不好,妈那么做确实是过分了,你不用管她,照顾好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我已经无所谓了,医生说了,我这病算不上什么大病的,好好调养着就好了,跟正常人一样的。”

    孟晓诺望着云舒,明澈动人的脸上染上了一道很坦然的微笑,看不出一点的悲观失望,相反,从那双明亮的眼睛里,云舒看到了所谓的乐观与坚强。

    那么柔弱的一个小女生啊!

    “姐姐不用因为我而感到难受,只要你觉得好过,那么你就尽管按着你的心意去走吧。我不会要求或者请求你原谅爸爸妈妈的,毕竟,你跟哥哥都有恨他们的理由。自从知道自己还有哥哥姐姐,还有知道了当年的事之后,我才渐渐的明白,对于你们来说,我们的归来可能就是一场伤心的噩梦,倒不如别回来的好。而且,任何人也不能勉强某个人的与恨。后来想想,人,也许自私一点反而比较好过了,所以,姐姐,你不用感到有任何的压力,该恨的,你就恨,想做的,你就做,不想做的,就不要勉强。就像我一样,活得简单一些,这样多好!”

    孟晓诺的话真的很天真,可是听在云舒的耳中却是让云舒感到一阵淡淡的心酸,也许是因为自己抓得太紧,无法释然吧。

    “事若真的有你想象得那么的简单,那就好了。这年头,有谁愿意背着一沉重的包袱生活着?有的时候,我还真的希望我也能像你这样,生活得简简单单的。然而,可惜的是,我注定永远都不能像你一样,生活得简单而精彩。”

    云舒淡淡一笑,偏过头很平静的望了孟晓诺一眼,微凉的视线静静的掠过了她那精致而苍白的美丽小脸,停落在她的肩头上,一片徐徐飘飞的落叶就那么安静的飞上了她的肩头,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就那么安静的栖息着。

    迟疑了一下,才缓缓的伸手,轻轻的将那片落叶捏住了,这时候,孟晓诺也下意识的偏过头,看到云舒正从她的肩头上取下了那片有些泛黄的落叶,看到这么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孟晓诺突然间就难受得想要哭了起来,眼角也就在那么一瞬间,已经泛出了点点的绚丽的晶莹。

    来不及想太多,孟晓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双素手一伸,不顾一切的抱住了云舒,沙哑的声音里含着一些隐忍的苦涩,“姐……我……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如果我就这样离开了,我还能不能见到你跟哥哥?”

    孟晓诺小心翼翼的问道。

    云舒怔了一下,顿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黑瞳里闪过了一片挣扎与痛苦,双手顿时就僵硬住了,任由着孟晓诺抱着,而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孟晓诺抬着双眸,充满了期待的望着云舒。

    云舒沉默了很久,终于也还是那么苦涩的笑了笑,缓缓的伸手,拉开了孟晓诺的双手,将自己抓在手上的那片落叶,放进了她的掌心之中,然后便拿起了自己腿上的书本,还有包包,徐然站了起来,平淡无波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我祝你好运,孟晓诺!”

    落下这么一句,云舒便提着轻快的步伐,缓缓的朝那条寂静的鹅卵石小道走了去,清瘦寂寥的背影,看得孟晓诺忍不住又是一阵泪盈眶,心里很是压抑得厉害,终于也就是承受不住的偏过头去,几颗豆大的眼泪就那么簌簌的往下掉。

    “少夫人,这个孟小姐倒不是什么坏人,可惜了,那么年轻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染上了这样的病!”

    布诺斯一直就等在走廊边上,一看到云舒走了过来,便迎了上来,有些惋惜的望着孟晓诺,这心里也在暗暗的担心着,幸亏少夫人的配型跟这位孟小姐的不合适,不然,这事又要难办很多了!

    “嗯。”

    云舒有些无力的应了一句,心里竟然隐约的浮起了一丝烦躁来了,静默了一下子,然后才幽然偏过头望着布诺斯,低声道,“对了,布秘书,我想麻烦你一件事。”

    “少夫人请说!能办到的,我一定会照办的。”

    布诺斯回答道。

    云舒深深的吸了口气,思量了好一下子,才开口道,“我想麻烦你托关系,看看能不能给她找到一个合适的配型,我知道你们的消息网很庞大,说不准还能够给她找到一个合适的配型的。我前两天我哥说了,我们两个的跟孟晓诺的都配不上,况且,我现在……还是非常时期,想来也帮不上什么忙。这件事与孟振凡依莲无关,只是我单纯的看着孟晓诺可怜,想帮她一把而已。”

    云舒也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大的勇气,才能下了这么一个决定。原谅她,她真的没有办法看到这么年轻可的女孩被这个可怕的病魔给扼住了命运的喉咙,花一样的年纪,就应该得像花儿一样盛开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天天的枯萎下去。

    真是难为她了!

    布诺斯看着云舒那明显有些憔悴的脸上闪过的那一道挣扎,能够撇开孟振凡跟依莲的关系,去帮助这样的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着一定需要莫大的勇气。有时候,就连他布诺斯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与决心。想来,她一向就是那么特别的,不然,少爷也不会得那么深。

    “少夫人放心吧,这些,少爷之前就已经交代过了,我们一定会留意的,希望能够找到合适的配型。少爷知道您一定会因为这事烦忧,所以,就事先都安排好了,才离开的。”

    布诺斯笑着回答道。

    闻言,云舒这心里不住又是一阵柔软的,这时候,突然就特别特别的想他,想到觉得自己口微微疼的那种感觉。

    “少夫人在想少爷吗?”

    布诺斯看着云舒那清亮的眸子里隐约的掠过了一道迷茫,便是一眼洞悉了云舒的心里,有些轻笑的开口道。

    听着布诺斯的话,云舒顿时不住感觉到自己那脸颊处传来了一阵淡淡的微,有些羞赧的别过头,吸了口气,才清淡的回答道,“都走了那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有回来的消息,是不是那边的事有些麻烦了?”

    不得不承认啊,她也就是这么毫无征兆的陷了进去了,无法自拔,这才离开几天,思念就如此的疯涨,恨不得下一刻他就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后紧抓着他不放。自然,想来内敛矜持的她在每天晚上男人打电话回来的时候,都不会说什么的,就是简单的聊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就像今天晚上一样。

    云秀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跟孟晓诺那么聊了几句离开之后,云舒也就直接回了病房看云秀了,看着她恢复得很好,气色也慢慢的好转了不少,而且姚梦诗跟云卷也都过来了,所以也就直接回了翠园了。

    回到翠园的时候,尹佩他们早就准备好的饭菜了,还是那么心的给云舒熬了补汤看着云舒喝下去之后,一家人才开饭。

    云舒的胃口一向不大,没吃几口也就撤了,慕家的人也都是习惯了,温雅静她们自然是心疼的看着她上楼的,心里琢磨着等下给她做一些可口的点心或者小米粥之类的送上去吧。

    跟之前的每一个晚上一样,隔着好几千里之外的男人好像就是掐算好了时间了,一等云舒沐浴完,躺进沙里看电视的时候,电话就那么准时的响起了,云舒几乎是下意识的摁下了接通键,也懒得抓着了,免提键一摁,将手机扔边上,手里却是在拿着一副十字绣在悠闲的绣着。

    “舒儿。”

    低沉感的声音从遥远的好几千里之外传了过来,是云舒倍感思念的声音。

    “嗯。”

    云舒简单的应了一句,手里的动作没有慢下半分,“你忙完了?用过晚餐了吗?”

    很自然的关切的语气,这会儿,这语气听在男人的耳中,倒是显得温柔而动听了。

    遥远的千里之外,一清俊拔的男人,正披着一黑色的睡袍,悠闲的站在阳台上,手里端着一杯清茶,一手执着手机,一边漫不经心的欣赏着自己下面的繁华美丽的夜景,一边听着电话那头自己的女人传过来的声音,很是觉得惬意。

    “嗯,刚刚用完上来泡了个澡。不跟她们一起聊聊?”

    慕煜北浅浅的摄了口茶,淡然问道。

    “没有,前些时候看着阿秀绣着这十字绣,好像有意思的,买了一副回来试试,以后给我们的孩子当抱枕,嘶!这手艺活还真是有点难,好多天了连一个小影也没有。你怎么不出去逛逛?刚刚南宫逸好像还给阿雅打了电话了,说跟东方谨正在江上游玩,你不跟他们一起吗?”

    云舒自然没有忘记刚刚晚饭前南宫逸给阿雅的电话了。

    “没什么兴致。绣的什么十字绣?你什么时候也拿这东西来打时间了?要是觉得无聊就让布诺斯陪你出去逛逛,中意什么就带回去。未来的几天有点忙,通话也不方便。”

    云舒听着慕煜北这话的时候,总感觉他那语气似乎有些沉重了,当下便是有了一些警惕了,“是不是事很麻烦?你们三个人合着解决都不行吗?对了,冷氏又是怎么回事?现在报纸都在报道着冷氏面临经济危机的消息,什么欧冶搞暗箱作,这到底怎么回事?”

    云舒虽然不是很关注冷氏那边的况,然而这几天各大媒体报纸多多少少都还是报道了冷氏的况,到底还是有些担心了。

    “那些事你就不用理睬了舒儿。你只需要相信我就行。孟振凡那边的事,也不是你能应付得过来的,他们是不是又过去找你了?”

    “没有,倒是今天傍晚跟孟晓诺见了一面,她比之前憔悴了不少,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我这样子对她会很不公平,不管怎么说,孟振凡跟那个女人的事跟她孟晓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云舒说着,便开始微微蹙起了眉头,动作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舒儿,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你不是拯救众生的女神。你有时间不如多想想我,多想想自己,还有我们的孩子。命运就是如此,人再强大,有时候也依然是无力抗争,更何况,他们现在跟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各安天命吧。刚刚哥给我电话了,父亲可能明天或者后天就要出去西北了,还记得那个女军医吗?她就在西北。父亲已经从那段破碎不堪的婚姻里解脱出来了,所以,这一次,就不要再错过了。那个女军医一直都是一个人,你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明天挑个时间回家看看,父亲人虽然强势,但是料想,在感上也跟你一样,是一个不懂的争取的大笨蛋。这次能不能给我们找个后妈,幸福的过完下半生,还需要看你跟哥努力的程度。”

    慕煜北就是不放心,所以还是特地的提醒了一番。

    “嗯,这事我知道,布诺斯之前跟我说了,明天阿秀要出院了,一起回怀山,到时候我会探探父亲的口风的。现在手续正在提交,约莫没多久离婚证就可以批下来了,父亲也算是自由之,总得给他找个伴,不然也不放心。”

    云舒很是赞同的回答道。

    姚峥的事一直就是云舒心里的一块心病,如今,眼看着这块心病也渐渐的被除掉了,这会儿,云舒隐约之间似乎就看到了希望。

    ------题外话------

    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坐了一天的车,累趴了,调整一下,明天老云要雄起!对了,貌似有什么风雨小说第三届桂林年会的选拔,老云凑闹,点击报名了,妹纸们必须一下老云啊,别让老云落后太多了,让老云风光风光,老云当然也会努力码字,票票多多,动力也多多,更新当然也会很给力,把你们手中的票票撒过来吧,老云跪谢不解释!

重要声明:小说《假戏真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